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六八章语出惊人

    第一六八章语出惊人

    郭拙诚第一次见识了远程火炮发射的流程,心里很感慨,更有点不以为然:眼前的情景与他心目中的印象实在大相径庭,他感觉这种指挥方式实在太原始、太落后。

    看到大家都在兴奋地谈论着,郭拙诚扯着柳援朝出了帐篷,鼓动他去昨天打靶的地方打靶。

    回到学校后,郭拙诚又进入了紧张的学习阶段。虽然他知道现在学的知识未必有用,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听课、做习题,和其他人一样预习、复习。其认真的样子跟前世参加高考之前的高中学习相差无几。

    周围的同学显然比他更刻苦,有的人为了补上自己的知识缺陷可以说是废寝忘食,但郭拙诚没有攀比别人,很为自己能如此用功而感到自豪。

    班上一共有37个同学,全专业有78个同学。与前世没有几个学生愿意上课的情况不同,这个时代的学生都想方设法地学习,上课时没有请假的,更没有旷课的,除了晚上回寝室睡觉、吃饭时不能学习,其他时间都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

    同班同学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一起,很容易就相互熟识了。现在大家没有利害冲突、心底都单纯,相互之间的关系相处得极好,堪称兄弟姐妹。

    七十多个同学,年龄相差很大,但大家没有什么代沟,见面后讨论最多的就是学习,询问的内容往往都是一些习题和有关书本上的某些不同见解。

    郭拙诚很自然地成了大家喜欢的对象,除了他年纪小,大家都以大哥大姐的身份关心他,跟他开玩笑。更因为郭拙诚在做习题方面很牛叉,什么习题到了他手里都能顺利解答出来。这让他们在敬佩的同时,更是欣喜:这不有了一个随时可以求教的老师吗?

    在大家关心和敬佩中,郭拙诚平淡而快乐地生活着。

    有一天,系主任曹宁西亲自到郭拙诚的教室,告诉他粟广笙教授已经从沪海市出差回来了。曹宁西同时告诉郭拙诚,学校领导已经跟粟广笙教授打了招呼,只要郭拙诚去找他,他都会接待,如果有什么问题问他,可以直接问。

    在赵启东、曹宁西等人心目中,郭拙诚只是仰慕这个知名教授而已,他们可不相信郭拙诚这个大学生有资格和粟教授有什么可以交流的。

    就是粟广笙教授,虽然很惊讶郭拙诚的高考成绩,也惊讶他的年龄,但他也不相信这个孩子除了过来说几句仰慕的话,还能说什么。如果不是校长赵启东亲自做他的思想工作,他才不想浪费时间跟一个小屁孩见面呢。

    郭拙诚第一次去粟广笙的办公室时没有找到他,他的同事说他有事去了。第二天去找他,他却到了实验室。郭拙诚问到实验室,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粟广笙。

    他是一个干瘦的老头,但眼睛却异常地锐利。

    当郭拙诚进去的时候,粟广笙正在指着桌上一张大的图纸跟几个人说着什么:“……,我希望你们能把这几张图纸看通吃透,能够提出自己的见解,特别是指出其中的错误。我们学校才可能在这个项目中引起上级领导的注意,才可能争取到更多的加入名额。

    你们先看看,一张张的图纸来,一个个功能单元来,切忌不能贪多求快。你们要想到这张图纸可是专家们画出来的。虽然我们不能迷信专家,但他们能够被上级组织召集起来,肯定有他们的过人之处……”

    郭拙诚走近看了一会,虽然图纸的标题因为保密而被人涂抹,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这是微处理器8080的逻辑电路图。

    按照本来的历史,中国明年将成功仿制出这个微处理器。作为项目组中的一个重要成员,粟广笙显然有办法、也有权力拿出一套仿制过程中没有定型的图纸。

    听他刚才说话的口气,他还希望将这些手下带几个进入那个8080芯片仿制项目组中,为滇南大学赢得更多的声誉。

    几个人看见郭拙诚不受阻拦地进来很是奇怪,但见粟广笙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他们也就没有说话,继续盯着图纸看着,思考着,同时不时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

    郭拙诚看了一会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正准备退到旁边,等粟广笙讲完之后再打招呼,请教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不想他摇头的动作被对面一个男子发现,他忍了忍,但还是没有忍住,看着郭拙诚有点生气地问道:“请问你是谁?你怎么到我们实验室来了?”

    现在的郭拙诚因为经常打篮球,加上这里太阳光强烈,皮肤比以前黑了不少,再加上稳重的气质和不低于南方人成年男子的身高,使人一下子看不出真实年龄。粗一看,他大约有十五六岁,与那些年纪小的大学生年龄差不多。

    一直暗暗留意他的粟广笙却问道:“难道你能看懂这张图?”

    郭拙诚见粟广笙问自己,连忙自我介绍道:“粟教授,您好。我叫郭拙诚,是今年进来的大学生。”

    粟广笙摇手道:“我知道,你叫郭拙诚,我叫粟广笙,就不用相互介绍了。……,我我你,你刚才看见图纸的时候为什么摇头?”

    郭拙诚说道:“我刚才只是无意地摇头,没有别的意思。对于上面这张图纸,我说不上完全能看懂,只能看出一些大概。请问粟教授,这是一款微型处理器的逻辑图?”

    “哦,你以前看过?”粟广笙一愣,能够这么快就说出“微型处理器”这个名词,大大超过他的预料。他问道,“你仔细看看,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我可不相信你刚才看了几秒钟就看出问题来了。”

    郭拙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您说的对,我确实没有看出里面有什么问题。我只是觉得国家……,呵呵,让我先看看。”

    他本来想说“国家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地搞这种仿制,劳命伤财”,但话到嘴边就收住了,这可不是前世,说这种话很可能被人上纲上线,戴上右派帽子甚至打成(反)**。

    而且说这种话也与他内心的本意不符,他的本意是国家不要好高骛远,先把最基础的、工厂企业最需求的、现在有条件制造的东西搞好再说。

    来自前世的他很佩服这一辈科学家刻苦钻研的精神,佩服他们在如此艰苦条件下能追赶世界先进技术的勇气、胆量和魄力,也为他们的成果感到自豪。

    但是,这个时代存在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不重视科级成果的商用化。很多领先世界的科技成果,无数与世界水平并驾齐驱的科技成果出来后,很多时候就是在等待国家有关部门的鉴定。而它们的使命一旦鉴定之后似乎就完成了,往往有关部门鉴定完毕之日就是这个科技成果置之高阁之时。

    很高科技成果也就是在报纸、电台上宣布一下,让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高兴一番,就此没有了下文。从全国各地调集来的专家、科学家、高级技工等等人员,在项目完成之后也就此解散,各自回到自己原来的单位继续上班。

    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大多数项目在开始研究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有工厂、有企业迫切需要它们,而是因为某些领导觉得这个项目搞成了能大大鼓舞中国人民的志气,能显示中国人民的聪明智慧,所以决定上马。

    项目所需要的大量资金都是由国家掏腰包,没有工厂企业投入一笔钱。而成果一旦出来,也很少投入到企业让其产生经济效益。

    正因为项目与企业如此脱节,科技成果与企业利润无法形成良性循环,所以项目从开始到结束都是藏在深宫里的公主,徒闻其名不见其人,更别说被男人压在身下享用了,自然也就无法生儿育女。

    就如中国在1979年就有能力仿制8080微处理器。但多少年过去,中国还是依然花巨金进口8080、z80、8088等芯片。微电子技术一直跟着美国屁股后面追赶着,技术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拉越大,直到二十一世纪这种情况才因为国人重视科技成果商用化、国家经济实力大增而有所改观。

    所以,拥有前世记忆的郭拙诚与面前的粟广笙等人因为能参加大项目攻关而激动不已不同,他对这种无法产生经济效益的科技大会战兴趣寥寥。

    到90年代,几乎每一所理工科大学里都针对8080、z80芯片开设有专门的课程,很多大学都有相关的实验室。当然,这种实验室不再是仿制这些芯片,而是研究怎么应用这些芯片,教授学生给这些芯片如何编程。

    郭拙诚前世毕业于国内一所著名的工科大学——冰城工业大学,对这些芯片理解得很透彻。毕业设计的时候,他的任务就是制作一种焊接机器人上所需的控制板。

    虽然他在机器人里控制板里只用了z80芯片,可这是他在指导老师的帮助下,通过研究比较z80、8080、80888等多款芯片的利弊后做出的选择,事先对8080、8088进行了研究。

    在机床厂工作的时候,无论是作为产品设计人员还是后来担任厂设计所所长,他都对多款微处理器进行过认真地研究,因为数控机床非得用微处理器不可。

    (感谢猫咪想睡中、刘定凯、龙绍ll1的再次打赏支持,感谢夷江漂勇、casvi、龙绍ll1的月票,感谢各位的订阅)

    第一六八章语出惊人

    第一六八章语出惊人,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