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六十四章运气真棒

    第一百六十四章运气真棒

    柳援朝以身体强壮为特色,如推土机一般在人群中横扫对手。郭拙诚以身体灵活见长,在人缝中左冲右突。

    不知不觉间,郭拙诚都忘记柳援朝前世在他心目中的印象,觉得这家伙也蛮不错的,是一个直爽人,与前世完全不一样,值得真正一交。

    这更让他欣喜不已,多一个有实力的朋友自然求之不得。

    郭拙诚总算见识了老三届的学生是如何刻苦学习了。这些高考幸运儿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睡觉、吃饭没有看书,其他时间都在用功,与郭拙诚前世大学生活完全是两个概念,这些人的用功程度远远超过他前世读高三的用功。

    倒是他们寝室的四个人轻松得多,廖新文是因为年龄小还是孩子心性,见郭拙诚他们不怎么刻苦,他也没有太用功。柳援朝、匡国胜则依然保持原样,上课的时候去上课,不上课的时候就做各自的事。即使如此,他们远比郭拙诚前世的大学同学用功得多。

    在课堂上,虽然郭拙诚的年纪最小,但因为他的个子不矮,加上气质又比廖新文等年纪小的同学显得成熟得多,反而没有人认为他是最小的,大部分同学将他视为同龄人。

    加上他开朗的性格,他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充满朝气的大集体中。

    在班级如此,在寝室里也如此,三个人都把廖新文当成孩子,将他视为应该关心的对象,郭拙诚则成了匡国胜和柳援朝的玩伴。

    特别柳援朝与郭拙诚很对胃口,没有几天就将郭拙诚视为了朋友,将他纳入了他的生活圈子,每次打篮球或者他的那一帮狐朋狗友有活动,他就喊上郭拙诚。

    郭拙诚很高兴地和这个爽朗的家伙结交起来,脑海里完全出掉了柳援朝前世在他心目中留下的不好印象。

    不知不觉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星期六下课后,柳援朝找到刚出教室的郭拙诚,神秘兮兮地问道:“明天有时间没有?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郭拙诚平静而牛叉地问道:“好玩吗?”。那语气似乎是如果不好玩,我就不去了。

    柳援朝急忙将郭拙诚拖到一边,说道:“当然好玩。打枪,你说好玩不?”

    男人就是再成熟也割舍不了军人情节。郭拙诚眼睛一亮:不但想打步枪,还想打机枪。上次在省城嘉江市因为与杨小光他们起了龌龊,结果连机枪摸都没摸到就走了。

    “今天下午就出发,怎么样?明天早晨起来就可以打了。”见郭拙诚眼睛发亮,柳援朝得意地说道,“如果你的运气好,我们还能看炮兵打*。轰——最带劲”

    郭拙诚还真没有近距离看过火炮发射的场景,只见电影、电视里见过。听说能看炮兵发射,心里自然更是跃跃欲试,他更高兴的柳援朝主动提出到军营。

    他之所以报考滇南大学,一个原因是因为粟广笙教授,如果能够帮助粟教授在大规模集成电路上取得成果,不但能提升国家的综合国力,更为自己的宏伟目标打下一块坚实的基石。

    另一个原因就是军营,滇南省的军营,这才是他放弃京城两所著名大学而来这里的主要原因。他想利用前世记忆里的某些信息在滇南省的军队里成就一番事业,如果能在这里上位固然是好,如果不行就拿着这些成绩回到川昌省找军区司令员韩豹兑现相关红利,以实现将来的快速上位。

    众所周知,明年的2月将爆发中越边境战争,中国军队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只要稍有信息来源的人都知道,经过了十多年耽误的中国军人是以惨胜结束的,无论是战术动作还是武器装备,在战场上都已经落后了。

    无论是战争进行期间,还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军队上下都知道军队要进行全面的改革,指导思想、战略战术、机构组织、武器装备等等方面都需要进行大规模的改革。

    郭拙诚前世不是军事主官,也不是军事技术人员,但他脑海里不缺先进的军事思想,不缺先进的见识。特别是前世他那个小舅子不断灌输给他的特战部队方面的知识,对目前军队的发展绝对有用。他前世本来就喜欢看军事视频,喜欢看军事书籍,喜欢看与军事有关的内参,不说谈中国军队的发展,就是谈起外国军队,谈起美国的军事发展也能说得头头是道。

    他不敢说自己现在能带领一支部队在战场上横扫敌军,但他自信有能力和现在任何一个军方大佬谈军队建设,和任何一位军事研究人员侃未来的军事发展,能说出令他们目瞪口呆又豁然开朗的军事技术。

    更何况他本身还记得中越边境战争中的几个著名战例,如果有机会结交几个军队官员,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指点”一二,就能让中国军队避免更大的伤亡、取得更大的成绩。真要取得了大的战绩,这些高官们肯定不会吝啬给一下功劳给他,他在军方就有了不小的人脉,将这些人脉与韩豹那里的人脉结合起来,官场经验丰富的郭拙诚就有把握获得好处。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结交军官的机会,一个能和军官平等对话的环境。

    为了找到这个机会,为了得到这个环境,他曾经苦思冥想过,也曾经制订了很多计划,其中报考滇南大学放弃京城那两所著名大学,就是整个计划中最关键的一部分。

    大家都知道,中越边境战争在中国的广桂省、滇南省的边境爆发,其中广桂省的军队称为东线军团,由许大将军指挥,战争惨烈伤亡巨大。滇南省的军队称为西线军团,由临时上任的杨大将军指挥,进展神速战果很大。

    郭拙诚选择滇南大学就是计划结识滇南军区野战部队的军官。一旦成功,他就可以将他领先这个时代几十年的见识和一些前世带来的“秘密”用巧妙的方式告诉这个军官。让对方他取得比前世更大的战果,与东线部队形成更大的差距,进而突出他的战绩。

    这样,对方肯定会佩服他、欣赏他,进而大力推荐他。

    想必没有人怀疑战争时期的特殊性,火线入党、火线提拔、特殊对待等等例子举不胜举,郭拙诚看中的就是这个特殊

    郭拙诚之所以不选择去广桂省,是因为前世那里东线军团的士兵打得异常惨烈。最著名也最受人指责的就是东线总前指下令高平地区的穿插截敌任务,原定一昼夜穿插到位,将敌人兜住予以全歼。但因为敌人出乎意料地炸开水库毁坏了道路、因为穿插部队遭到早已经埋伏路途的敌军阻击、因为沿途经过敌重兵把守的水口和布局关两地,……,结果四昼夜也没有穿插到位,还牺牲了无数的战士。

    没有军事指挥经验的郭拙诚自诩没有雪中送炭的本事,更没有扭转战局的能力。人生经验和官场经验丰富的他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扭转东线战场的结果,即使他提出建议,说出某些秘密,让这里的部队取得比前世更多的战果,比前世减少了不少的伤亡,但人家也不会太感激他,他们会以为这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这不是他们自私,是因为他们压根不知道前世损失那么大。没有了比较,自然体会不到郭拙诚的作用。况且这么一来,东线和西线的战果、损失会接近很多,在所有人的眼里都会得很正常:都是中国军队,战斗力当然差不多。

    郭拙诚另外一个担心就是:万一自己这个军事盲出了昏招,扩大了战场损失,那就糟了。广桂省的东线的损失本来就大,这一扩大,人家能不把所有责任往他身上推?能不大踩特踩他结识的官员?毕竟战场是瞬息万变的,他脑海里记忆的那些信息未必就与实际情况完全一致。

    而在滇南省的西线就没有这个风险,即使损失扩大一点,也不过与东线拉平了一些而已。在众人眼里很正常:大家打的都是狡猾的越南鬼子,损失能不一样大吗?

    ……

    郭拙诚最担心的就是能不能认识军方大佬。遇到了柳援朝之后,他的心情变得轻松:直接从柳援朝身上着手就是。

    跟匡国胜打了一个招呼后,两人乘长途汽车出了省城。一路颠簸了两个多小时两人这才在一个军营外下车。

    军营外面有一个陈旧的水泥门楼,两个持枪的士兵如木桩一般矗立在入口两边。

    柳援朝拿出一本红壳证件交给士兵,士兵看了后朝柳援朝敬了一个军礼。郭拙诚没有惊讶,跟着柳援朝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穿过一条长长的林荫道,郭拙诚随着柳援朝进了一栋独立的房子,门口一个带手枪、明显是警卫模样的士兵看见柳援朝,笑着招呼道:“你好。来了?”

    柳援朝朝他摆摆手,问道:“我叔在里面没?”

    士兵点了一下头,将绿色的院子大门拉开。

    郭拙诚心里暗喜:有独立的小院,有警卫站岗,这里的主人至少是团长以上。

    还没有进屋,只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搞什么鬼?难道你们除了能吃饭,就不能做了人事?我不听我只要求你们,命令你们必须达到演习要求否则,老子撤了你”

    (感谢各位的订阅)

    第一百六十四章运气真棒

    第一百六十四章运气真棒,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