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六0章重要的一环

    第一六0章重要的一环

    俞燕点了点头小脑袋,又随即摇了摇头,小脸通红地说道:“我也在这里看书。……,郭老师,你看那种书,能看懂吗?你一定看得懂,对不对?”

    郭拙诚笑道:“装呗,装深沉而已。我只要拿起那种书看,有的人就会以为我很有水平。不想喊我郭老师的也只好喊了,呵呵。”

    当然,郭拙诚这是跟这个小女孩开玩笑。

    他在前世的时候就喜欢看有关电子方面的书籍,现在这些属于科普形的电子书籍在他眼里几乎没有任何难度,看它们连“复习”都算不上。他现在之所以拿着它们看,一是为了给其他人一个他爱学习、苦钻研的印象,最重要的是为了掌握现在电子行业的水平,对现在的电子行业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以便进入大学请教老师的时候能循序渐进,不给老师有突兀的感觉。

    他之所以报考滇南大学而不是京城那两所著名的大学,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到滇南大学结识一个人。这个人叫粟广笙,他年青时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学习,取得自动控制博士学位。归国后一直从事微电子研究,参与过国家757工程项目(小型计算机)攻关,在计算机和集成电路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是国内这个领域的顶尖高手。

    只可惜他在1987年就因病辞世,在计算机和微电子领域取得的成果因为他的死去而慢慢失去名气,特别是后来外国的计算机全面占领中国市场后,连他的名字都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如果不是后来有英特尔的资深副总裁虞有澄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提起他的成就而赞叹不已,恐怕国人都忘记有这么一位牛人存在。

    听虞有澄的这堂课时,郭拙诚时任机床厂下属的设计所所长。好奇的他开始搜集了粟广笙的有关资料,不但知道了他的生平事迹,更理解了粟广笙孤独而行,不顾身边领导、同事、朋友的规劝而执意开发自己的集成电路,最后牺牲在研究岗位的那种心态。

    前文提到中国在半导体研究方面与日本同时起步,远远早于韩国、台湾地区,但最后被这些后来者甩下,与此相同而同样遗憾的是,中国在集成电路研究方面也起步较早,开始时成绩斐然,有一大批专家分布在相关领域,与世界级专家并驾齐驱。那时候中国自己设计和制造的芯片有部分已经成功地应用在我们的导弹、卫星、雷达、工业控制系统等领域上。

    只不过生产的芯片数量很少,更多的芯片还是需要动用大量资金、通过各种渠道甚至不惜用特工从美国偷偷购买。

    1974年4月美国英特尔公司研制出一款可以商用化的8080芯片,这是一款很先进的8位微处理器。在1979年上海元件五厂和上海无线电十四厂就复制成功了该款芯片,而德国(当时叫西德)在1980年10月仿制出类似产品,而前苏联则是在1986年仿制成功。

    虽然不能就此说明中国与美国的cpu发展只相差五年,但可以说明中国整体水平并比落后西方国家多少。当时中国还向日本出口集成电路生产中最重要的设备——光刻机。

    中国在该领域真正落后西方,或者说与西方的差距越来越大反而是后来出现的,因为国家经济困难,资金都往民生项目、见效快的项目上转移,导致这些项目一个个下马。

    没有资金注入,想活也活不成啊。

    除了有一个银河巨型计算机项目撑门面外,其他有关计算机研究的项目基本都砍了。加上后来中国在对待个人计算机方面的产业政策失误,没有看到个人电脑爆炸似扩展的前景,在这方面毫无作为。以至于后来眼睁睁地看着外国公司在这个领域大赚其钱,中国只能乖乖地将海量的真金白银奉献给美国人。

    知道前世中国计算机发展历史的郭拙诚心痛那些被时代抛弃的科学家,痛心科学家们取得的成果被无情的抛弃。虽然他决意这一辈子走从政的道路,也没有树立带领中国科学家在计算机领域将美国压在脚下的雄心,毕竟就是再愤青也知道中国想在计算机技术特别是硬件制造技术上超越美国很难,就算他是穿越者加天才也不容易。但是,他觉得在某些领域紧跟美国的技术发展是可能的,利用他前世记忆中的技术和理念,完全可以赚取一笔不菲的利润,至少可以将国内一部分利润收入自己的囊中。

    如果运作得好,也许这些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也能在世界计算机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也能分享计算机技术进步所带来的部分红利。

    不管怎么说,至少比小小的韩国、狡猾的日本多赚取一点金钱?

    前世他在大学学的是机电一体化,学了不少计算机不少基础知识,也懂得几种编程语言。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在机床厂里也少不了数控机床的研究,对cad软件、办公软件都很熟悉。

    完全可以说,他对计算机的发展并不陌生,即使成不了计算机硬件、软件方面的专家,也可以给其他专家以指点,至少可以告诉他们朝哪个方向进行研究,至少可以告诉专家们某些著名应用软件的界面情况,肯定可以减少他们的失误、节省他们的时间。

    不要小看了这个指点,这个价值绝对是无法估量的,就如黑夜里失去方向的渔船在茫茫大海里挣扎时突然看到了远处的灯塔一样。灯塔本身不能帮渔民划船,但它能给渔民信心,能防止渔民浪费力气划向其他方向甚至划往大海深处。

    前世技术高超的粟广笙失败了,这一世的粟广笙在自己的引导下,未必会失败。

    郭拙诚决心将这个孤独的教授培养成为自己恢宏布局中的最重要的一环

    俞燕看着郭拙诚在走神,她等了好一会,最后忍不住推了他一下:“你干嘛?神经兮兮的。”

    郭拙诚笑着说道:“我啊,我在想,如果我和你手牵手地回家,我妈是不是会高兴得跳起来,说她儿子有本事,给她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儿媳妇。”

    俞燕大窘,白净的脸变得血红,慌忙说道:“你……你瞎说什么?流氓”

    郭拙诚大笑道:“走。”

    俞燕嗯了一声,快步跑向旁边,推出那辆自行车,准备推着走。

    郭拙诚抓住手把,说道:“我带你。”

    “你行吗?”。俞燕羞涩地问道。

    “男人有什么不行的。保证不会摔下你。”郭拙诚动作敏捷地跨上车。

    俞燕小跑了两边跳上来,小手死死抓住座椅和衣架。

    郭拙诚大声道:“抱着我的腰,我要加速了。”

    她这才用胳膊环住他的腰。过了好一会,她小声而娇羞地问道:“你年纪这么小,思想怎么这么反(动)?”

    郭拙诚一愣,问道:“我思想什么时候反(动)了?我一向理想崇高,思想积极。”

    俞燕用手指戳了他腰间肌肉一下,生气地说道:“可你总是对我耍流氓”

    那动作与其说是气愤,不如说是耍小性子。

    郭拙诚笑了笑,说道:“谁叫你长得这么可爱,瓷娃娃似的。”

    “不来了,你这是说小孩子似的,我可比你大三岁多呢。”俞燕嘴巴撅着,但心里却甜蜜蜜的,“你什么时候动身上大学?”

    郭拙诚看见前面几个人走在路中间,马上拐了一下,从旁边插了过去。

    见他没有答自己的话,她突然问道:“你说阿姨……你妈妈会喜欢我不?”

    郭拙诚回答道:“当然。谁不喜欢你这么乖巧的孩子。对了,你姐现在怎么样?”

    听出郭拙诚并没有用心回答自己,俞燕不由一点点失望,说道:“我姐很好啊。”

    ……

    到了三月中旬,各个大学开学的时间到了。郭拙诚揣着录取通知书、户口迁移证、粮油关系转移证等等,踏上了前往滇南大学的旅程。

    在他走后不久,右派们也终于迎来了人生的春天,随着公安部那份关于彻底为右派平反的报告递交中央后,虽然中央没有立即批转该文,但嗅觉敏锐的官场很快就闻到了味道,不少右派开始官复原职。

    与其他地方一样,水甸县的右派同样有一部分人开始陆续接到原单位、原机关的信件,请他们前去工作。

    在其他地方,如果有右派接到这样的信件,没有一个不欣喜若狂,没有一个不背着人嚎啕大哭,就是当着别人的面也热泪盈眶、喜不自禁——苦日子终于熬过头了,能不激动吗?

    但在水甸县却有另有一番景象,有的人无动于衷,有的人竟然不想去原单位上班。因为在郭知言明里暗里提示下,他们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因而激动的程度远没有其他地方的右派那么大。

    最让他们为难、舍不得离开的是现在印刷厂的效益极好,每个月的收入都是空前的。无论是正式工资还物资补助,远比周围的单位好得多,现在县城里的人都羡慕他们。

    如果会回单位,经济效益绝对不会好于印刷厂。而且通知里面都没有说明有岗位安排,需要他们回去之后再酌情考虑,万一考虑不成,很可能被长期闲置。

    那岂不是自讨苦吃?

    (感谢林团的月票,感谢龙绍ll1、robin谢的打赏,感谢各位订阅)

    第一六0章重要的一环

    第一六0章重要的一环,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