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三二章找茬的家伙

    第一三二章找茬的家伙(加更恭贺佛莱迪成掌门)

    厂里的干部职工都在纷纷猜测:准备这么多纸张,不会又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运)动?可是郭知言又这么关照右派,难道不怕运动一来他和他的家人受到牵连?

    又是几天后,厂门口挂出了一副鲜红的横幅“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这幅标语与街道上其他的标语格格不入,显得很另类,明显缺乏政治因素。

    此外,几个有学历、有知识水平的右派被田小燕安排到僻静的地方开始编辑高中生自学丛书。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印刷厂的目的是干什么,心里激动的同时又产生了新的疑虑:“难道上面真的开始重视知识,重视人才了?”

    印刷厂里面的右派们在诚惶诚恐地过着日子,印刷厂外的官员们眼睛瞪得大大的,有关印刷厂的情况往往第一时间里传到了地区行署所在地的宜贡市,甚至传到了省会城市嘉江市,省地县各个阶层的人都在注视着它,很多人都在等待着。

    但是,也有一些人开始迫不及待了,开始向印刷厂伸出了黑手。

    这天上午,四个男子乘坐一部吉普车来到了印刷厂门口。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趾高气扬地掏出一本工作证对守传达的人说道:“我叫吴昊,我们是地委宣传部的联合调查组,前来你们印刷厂调查有关情况,请你们厂里的领导过来。”

    守传达的一听,不由肃然起敬,连忙起身朝里面跑去。很快厂里厂长刘向东和办公室主任田小燕迎了出来。

    车里的三个男子见他们来了,这才慢吞吞地下车,可只有刚才那个拿工作证的吴昊慢吞吞地迎上去,另外三个人则聚精会神地看着挂在厂门口的横幅,好像在研究“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这几个字的书法,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

    刘向东伸出双手,热情地招呼道:“各位领导好,欢迎你们前来我厂检查指导工作。”

    吴昊昂着头,倨傲地问道:“你是谁?职务?”

    田小燕连忙介绍道:“领导好,这是我们印刷厂厂长刘向东。我叫田小燕,是印刷厂的办公室主任。请问——”

    吴昊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你们的厂党委书记呢?”

    他的手并没有伸出来,让刘向东的手悬在空中,收不是不收也不是。

    田小燕心里咯噔了一下,说道:“我们赵书记到外地出差了,这里是刘厂长负责。”

    后面三个男子中的一个黑脸男子用沉重的鼻音问道:“刘向东,我记得你的右(派)帽子还没有摘掉?怎么当上厂长了?谁做主任命的?嗯——”

    黑脸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老年男子也跟着冷哼了一声。

    刘向东脸色变得煞白,想说什么,但没有说,身子佝偻了不少。

    田小燕认出那个黑脸男子,挤出满脸的笑容,说道:“原来是稀客来了。黎部长你好,前几天我家老郭来念叨着你呢。”

    被称为黎部长的人脸色并没有好转,看着田小燕说道:“不劳郭书记挂念。请问田主任,你们这幅横幅是谁决定挂的?”

    田小燕看了横幅一眼,笑道:“是我决定挂的。怎么,挂得不好吗?我看很正啊,没有斜。这字写得很漂亮?反正我是写不出这么好的字。”

    黎部长不屑地说道:“字写得好有什么用?内容越反(动),字写的越好,产生的流(毒)就越广,损害人民群众就越深。”

    田小燕很虚心地问道:“黎部长,不会这么严重?这可是中央领导同志说的,我们只是将它抄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难道那位领导同志犯错误?”

    黎部长心里一慌,说道:“刚才谁说他犯错误了?我是说你们印刷厂是宣传工作中的重要一环,要突出政治,要时刻绷紧政治这根弦。你看看你们,就只知道低头做事,这怎么行?今天是我们地委宣传部接到了群众举报,组成联合调查组前来调查的。请你通知在厂的领导到会议室来参加会议。”

    田小燕客气地请他们到会议室去坐,同时暗地里让人喊她的儿子郭拙诚过来。在田小燕心里,自己的儿子比自己聪明,他肯定有办法应付这些家伙。至于刘向东,现在他被对方拿捏住了,不敢理直气壮地说话。

    会议室不大,一张条形办公桌将房间占据了一大半,两边的椅子一摆,加上面对门口必须留出的走道,对面的椅子几乎是靠着墙壁了。因为椅子是按桌子两边摆放的,黎部长等人就是很不愿意,也只好忍着鼻子斜着身子挤进去。

    吴昊作为调查组中资历最轻、年纪最小的人,他坐在最外面,以服务其他领导,并方便他应付厂里领导。

    黎部长自然居中而坐,他的眼睛四处扫描,看到空空如也的墙壁,眼里又露出了嘲笑的目光。

    这几天郭拙诚基本都在厂里,和那些编辑数理化自学丛书的知识分子在一起。

    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在旁边看着,那些知识分子也只是把他看出一个看热闹的小孩,没有太上心。当然,因为他是郭知言、田小燕的孩子,也没有人敢将他赶走。

    但几个小时之后,他就开始加入其中,跟着他们一起讨论,一起拟题。知识分子大惊之下纷纷询问他的年龄、学历,得知他竟然从初一越级到高中毕业班,而且期末考试打满分,大家纷纷赞叹,开始重视他的意见。而郭拙诚悄悄地将前世很多理念不知不觉地说出来,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

    慢慢地他们成了忘年之交,有人甚至喊他为郭老师,让郭拙诚汗颜的同时也窃喜不已:呵呵,将来等你们官复原职的时候,我就去找你们帮忙。你们不会不给我这个“小老师”面子?

    田小燕派来的年轻人找到郭拙诚,将他拉到一边,急切地说道:“小郭,坏事了出大事了迈不开到我们印刷厂找茬子了。”

    郭拙诚莫名其妙,问道:“什么‘迈不开’来找茬子?”

    年轻人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迈不开是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绰号。他姓黎,名字叫黎迈,因为看见漂亮的女人就迈不动脚,所有大家称他为迈不开。他原来在我们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后来调到地委当宣传部副部长了。他说他是带队来调查的,你妈妈田主任让你去。”

    郭拙诚连忙放下手里的书籍,跟旁边的人打了一个招呼就走,一边走一边问道:“那里还有谁接待?”

    年轻人马上说道:“还有刘厂长。他们一来就给了刘厂长一个下马威,说他的右派没有摘帽怎么就当厂长了,让刘厂长很被动。他们还说我们厂门口的横幅不行……”

    郭拙诚一进会议室就大声说道:“刘厂长,车间出了一点小问题,工人们请你过去一趟。”

    正如坐针垫的刘向东连忙说道:“好,我就去。”也不跟地委的人打招呼就走了。

    郭拙诚又对母亲田小燕说道:“田主任,刚才有人过来说粮库家属区那里有人病了,请你过去看一下。”

    田小燕一愣,眼睛打了一个眼神给他:我们都走?谁接待他们这些领导?

    郭拙诚又说道:“你快去啊。如果病人出了事,你可就麻烦了。”

    田小燕不好意思地黎迈等人说道:“各位领导,真是对不起,我去去就来。小江,快过来泡茶,你一定要陪好领导。”

    刚才那个去喊郭拙诚的年轻人马上应道:“好的。”

    等田小燕刚出门,郭拙诚对黎迈等人问道:“请问你们中间谁的职务最大?”

    坐外面的吴昊鼻子哼了一声,昂头道:“你是谁啊?你一个小孩怎么到印刷厂来玩?快点回家去”

    郭拙诚说道:“我是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走勤工俭学的道路,今天在这里帮忙,正好今天会议室的招待工作就是我负责。按照厂里的规定,不同级别的领导同志有不同的接待标准,一点也错不得。现在我要给你们泡茶,必须搞清楚你们的身份。高级干部我们用高级茶,放的茶叶数量也多。普通干部用普通茶叶,就放一点点;一般群众用茶叶末子或者白开水。请问你们——”

    看着郭拙诚一本正经的样子,四个板着脸的男子笑了,觉得这孩子天真得可爱。但笑容很快就凝结,一个个想起今天来的任务,马上正襟安坐。

    黎迈心道:这孩子真是不懂事。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做法心里有数就行,用得着这么大声囔出来,哪有当面问客人怎么泡茶的道理?

    吴昊的城府没有其他人的深,只见他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接着很自豪地说道:“这位我们地委宣传部的黎部长,跟你们县领导的级别一样。我们都是高级干部,都比你们印刷厂的领导大。”

    他觉得这孩子有趣,说的这句话有点开玩笑的意思,并没有严格按实际情况说。一般情况下地委宣传部副部长比县委书记要低半级,至于吴昊自己现在什么级别也没有。但所处的位置不同,对于没有行政级别的印刷厂而言,他说他比印刷厂的领导级别高也有道理。

    但是,郭拙诚岂能不抓住他无意中露出的这个漏洞,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感谢佛莱迪的五万巨赏,感谢畅游歌海的打赏支持,谢谢各位的订阅)

    第一三二章找茬的家伙

    第一三二章找茬的家伙,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