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三一章一首校园歌曲

    第一三一章一首校园歌曲

    虽然因为年龄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成shu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丰满的胸、柔软的腰、丰腴的臀部、修长的双腿……

    女孩显然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她低着头,一边用毛巾搓揉长长的头发,一边问道:“你还没去买肥皂啊?快去啊,等下我爸爸妈妈回来做饭,你就洗不成了。”

    郭拙诚张口结舌,呆呆地看着她。虽然他的身体只有十来岁,但他的心智早已经是结过婚的男人,面对近在咫尺白花花的娇躯怎么能把持得住?

    舒巧此时也发现了异常,搓揉头发的双方停下来,抬头看向门口。立即,一声尖锐而恐怖的声音突然爆发:“啊——”

    这声惊叫让郭拙诚总算回过神来,他很平静地说道:“叫什么叫?我是进来倒水喝的。”

    舒巧两只手胡乱地上下挥动,一会儿遮胸口一会儿又去双腿之间,但怎么遮都觉得不行,最后只好转过身,将如绸缎般细腻的背部对着入侵者,嘴里哭着说道:“你出去你出去”

    郭拙诚大方地倒了一杯水,说道:“我是小孩好不好?被我看见又有什么关系。”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口干舌燥地走出了厨房。

    喝完水,舒巧还没有出来。郭拙诚拿起刚才看的那本作业本,又拿起一支钢笔,在上面写写画画。

    总算听到厨房的门开了,郭拙诚说道:“快点,动作这么慢。你看你,一道这么容易的题都做错了,你怎么这么不认真呢?”

    被他这么一说,舒巧羞愧的心稍微减少了一些,她低不可闻地吐出了两个字:“流氓”

    郭拙诚听她说话,悬着的心一下放了下来,这个时代的女子可不比前世,这种身子被看光的情况很可能会出现大悲剧。

    他反驳道:“我哪里流氓了?我是无意中看见的好不好?又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流氓”

    舒巧怒道:“你还不是流氓?那你为什么盯着看?那眼珠子还上下乱遛,就是流氓”

    郭拙诚可不记得自己眼珠子怎么运动的,不过很可能她说的是对的,因为他将他胸脯和下腹以下都看了无数遍。

    他狡辩道:“我哪里乱遛了?我是不知道看哪里才好,被你吓的。哼谁叫你长得这么漂亮?”

    “你……,你还怪我?你就是臭流氓”舒巧脸如血布,不过内心也有点点得意。

    郭拙诚说道:“不怪你?难道怪我?至少也应该怪你妈妈。”

    舒巧惊讶地问道:“怎么怪我妈妈?你这臭……”

    郭拙诚说道:“你是她生的,长这么漂亮不怪她,怪谁?难道你是天下掉下来的?”

    舒巧一阵气结,想不到这小子这么胡搅蛮缠。

    郭拙诚很“大度”地说道:“算了,算了。我不怪你妈妈,你也别怪我。其实,看一下有什么关系,我才这么大,就知道欣赏漂亮而已,没有其他心思。”

    舒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恨恨地说道:“你太狡猾了。说这个的时候你说你是小孩,说做作业的时候你又说你是我的老师。”

    郭拙诚笑了,说道:“行。我再也不当你的老师了。我们还是保持同学关系。同学关系没有问题?”

    舒巧没有理他,心道:“同学就能看女孩子的身子了?”

    郭拙诚拿起作业本,说道:“好了没有?好了的话,我就给你讲解这道题。”

    “不好”舒巧可没有胆子挨紧他,但又觉得这么不太好,毕竟人家是帮自己做题,又加了一句,说道,“等梁凉来了我们一起听。”

    梁凉还没回来,舒校长两口子却扛着一袋米和一篮子菜回来了。看到郭拙诚,舒校长非常高兴,连忙喊老婆快点烧饭吃,今天一定要留郭拙诚在这里吃饭。

    舒巧却拦住母亲,说道:“等下梁凉还要洗澡,等她洗完澡了再做饭。……,你们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不是说六点才回家吗?”。

    说完,又用那双美目狠狠地瞪了郭拙诚一眼。郭拙诚装作没看见,无视。

    没有多久,梁凉就买了东西回来了,客气地跟舒校长夫妇打招呼,然后被舒巧拖到了房间里,房门死死地关着,谁也不知道两个女子在里面说什么。

    舒校长的老婆看了,笑着说道:“姑娘家的就是小秘密多,没有男孩子爽朗。小郭,你高中毕业了,下学期怎么办?”

    郭拙诚说道:“先在家看看书,然后再想办法。”

    舒校长对老婆说道:“说了叫你别问,你还是问。小郭有主见,他做的肯定没有错。”

    舒校长老婆笑了笑,回厨房到了几杯茶出来,分别递给了郭拙诚、舒校长,自己也端一杯坐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女孩子这才从睡房里出来,不过梁凉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看见郭拙诚的时候还是那副尊敬的笑容。而舒巧则依然与刚进去一样,对郭拙诚横眉冷对,但这是背着人的时候,每当她父母看她,她脸上又一副恬静的样子。

    郭拙诚心里暗暗地想:“她们进去说什么了?难道没有说刚才的事?”

    这时,舒巧偷偷地捅了捅梁凉的腰,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梁凉扭扭捏捏了好一会,才抬头对郭拙诚说道:“郭……拙诚,你今天能不能教我……教我们唱一首歌?”

    从她那样子就可以看出,这不是她的本意,而是被舒巧逼迫的。估计是舒巧感觉今天身子被郭拙诚看光了吃了亏,就利用他内疚的心理逼他唱歌。

    梁凉扭捏的样子让郭拙诚有点不好意思打量。每动一下,她丰腴的臀部摆动一下,丰盈的胸脯抖动着。

    郭拙诚心里暗笑,嘴里说道:“好啊。学习了这么久,我就教你们学唱一首。”就用歌声来安慰她一下。

    两个女孩眼睛同时亮了,想不到他今天这么大方。以前要他唱,他从来不同意,弄得梁凉很不好意思,总是在舒巧面前解释不了她所说的郭拙诚很会唱歌这件事。

    郭拙诚想了一会,终于选到了一首毕竟中庸的、唱出去不会带来多**烦的歌曲——《烛光里的妈妈》。这首歌是九十年代由张蔷原唱,经毛阿敏、董文华等著名歌手翻唱的校园歌曲,风靡一时。

    郭拙诚很快唱了起来:“……,噢妈妈,烛光里的妈妈,您的黑发泛起了霜花。噢妈妈,烛光里的妈妈,您的脸颊印着这多牵挂。……”

    开始的时候,舒巧真的不相信梁凉所说的,她实在看不出郭拙诚这个孩子能唱出与别人不同的歌来,即使唱出来也未必如梁凉所说的好听。

    她自然不知道郭拙诚前世经过了长期的ktv熏陶,唱出来的歌远比她的同学和老师唱出来的好听得多。

    因为郭拙诚年纪不大,还不到变声期,声音带有童声,虽然远远没有前世张蔷、毛阿敏等女歌手唱出的好听,但在梁凉、舒巧她们听来不亚于仙乐,就好像是传说中的天籁之音。

    旁边的舒校长和他老婆更是不可置信地看着郭拙诚。等郭拙诚唱完,舒校长钦佩地问道:“小郭,这歌是你自己创作的?”

    在他想来,郭拙诚的成绩这么好,办事这么老到能干,真要创作一首歌曲也许真的不是那么不可思议。

    这就是他跳级带来的好处:别人主动为他解释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本来郭拙诚又想假托是在外面听到的,但听了舒校长的话之后,他装作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道:“我也许瞎琢磨,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想出来。不知道好听不?”

    “好听好听”四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现在的文娱活动异常地单调,除了样(板)戏就是样(板)戏,唱在嘴里听在耳朵里的都那几首歌,天天翻来覆去地唱,早就腻味了,今天突然听到这么好听的歌曲,能不感到惊奇、感到欣喜吗?

    郭拙诚唱完,又放慢速度教两个女孩唱了一遍。很快,梁凉就能唱出大部分,声音自然比郭拙诚的声音好听得多。不过,因为有点放不开的原因,她唱出来的歌声没有张蔷、毛阿敏等人的韵味,看来还是需要专业老师来开发、教授她。

    印刷厂的工作已经慢慢步入正轨,当然这种正轨只是针对以前乱糟糟的情况而言。现在印刷厂有了自己的制度,开始执行自己的厂纪厂规,不再如以前那样一盘散沙。

    但是,它没有什么新的业务,每天的工作还是那少得可怜的文件印刷,因为现在没有政(治)运动,连宣传资料得印得很少。

    如果算利润,印刷这些文件所赚的钱只够工厂三百多职工买炒菜用的盐。

    虽然没有利润,但在田小燕的要求下,印刷厂大肆采购纸张,上级拨下来的资金和信用合作社的贷款几乎都用到采购这些原材料去了。购买或订购的纸张大大超过印刷厂的实际需求。厂里一个老技术员忍不住向领导反映道:“你们这么干什么,这么多纸,足够印刷厂印上三百多年的文件、宣传资料。”

    第一三一章一首校园歌曲

    第一三一章一首校园歌曲,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