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二八章告诉父亲做官

    第一二八章告诉父亲做官(求订阅)

    郭知言慷慨激昂地说道:“同志们,这个印刷厂的意义重大,关系到我们全县的形势是否稳定,关系我县的工作是否顺利,这是必须搞好的。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同志能够将这件事看成是自己的事情,能够鼓动自己的家属、朋友来这里工作。如果有的话,请各位到组织部长那里报名,我以县委书记的名义保证,这些来的同志能够保留国家干部的身份。如果将来想调离,只要工作满五年就可以调到其他单位。”

    “草,这不又是一个陷阱吗?你还将人困在那个破地方五年,到时候一个没有级别的人哪里还能找到更好的位置调离?”大家心里又将郭知言腹诽了很久,“要我的老婆去,除非你拿刀逼我,哼我可不像跟你比谁高尚。”

    自始自终大家都以为郭知言不过是故意将那个破得不能再破的印刷厂看得很神圣,想尽一切办法来抬高它的身价。为了达到安抚右派的目的,不惜牺牲妻子的利益将她从县教委党委委员的位置拖下来塞进印刷厂,真是煞费苦心啊。

    他们都没有感觉到郭知言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在设置门槛,设置高高的门槛,不让某些存侥幸心理的投机客有可趁之机,不让个别人脑袋一拍、热血上涌真的将什么人安置进去,一旦这个有后台的家伙进了印刷厂之后以为自己了不起而在印刷厂兴风作浪,导致印刷厂达不到如期效果的话,那就糟糕了。

    有关印刷厂的议题得到全票通过,虽然与会人员的心思完全迥异。

    此次会议之后,印刷厂如遭受了强烈地震,一下子人心惶惶,普通工人还算安静,反正没地方可去,明知几百号人进来后,连喝汤的机会都没有了,但他们只能逆来顺受,也逆来顺受惯了,默默地看着县里派来的工作组进进出出。

    那些厂领导和在外面有一些关系的职工可就不同了,他们一个个使出全身解数,找熟人寻朋友,以实现胜利大逃亡,早日逃离这个苦海。

    行动最积极的当然是印刷厂的主要领导,本来他们就已经不满意在印刷厂这个穷得没裤子穿、又没有任何权力的单位熬日子,现在有了这么一个上级领导听之任之的好机会跳出这个火坑,他们自然充分利用起来。几乎是倾其所有给领导和熟人们送出重礼后,这些人级基本都达到了目的,从厂级领导到中层干部几乎都跑了。

    其中厂党委书记最幸运,他代替了田小燕的位置,坐上了县教委办公室主任的宝座,虽然他因为是新来的,没有一下子入党委中,但副科级级别足以让他大笑三天了。

    至于右派的进入,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很难,那些人肯定不会进这个大火坑,但郭知言亲自上门做了几个为首者的工作后,他们慢慢地都改变了心态,开始朝印刷厂集中。其中最吸引他们的是他们的家属也可以进厂,郭知言承诺今后逐步解决他们的城镇户口。

    在这个过程中,最困难的是解决这些人的住房问题。郭知言的主要精力也集中在这个方面,他亲自带着印刷厂的新领导到处找地方,找房子,最后在县城旁边的一个公社里找了一个已经停工了的棉纺厂,清理出几间厂房和仓库,这才把这些人住下来。

    孩子读书的事什么的,只能等以后再慢慢来。

    郭知言亲历亲为的表现让这些右派都很感激,特别是听到很多人冷嘲热讽,对右派的事不屑做,或者说不敢做之后,他们更觉得郭知言行动的可贵。

    很多本来对此有怨言的右派此时不但不再埋怨,还处处替郭知言考虑,悄悄地劝他离他们远点,免得将来有政(治)(运)动的时候被他们拖下水。

    郭知言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一下,然后继续为印刷厂的事情奔波。

    花了半个多月时间,印刷厂才算安顿下来,选出了临时的领导班子:除了厂党委书记是由县里任命的,其他领导都是从原厂的工人和右派中推选出来的。

    田小燕担任的就是印刷厂厂办公室主任。

    在这段时间里,郭拙诚也不断出现在印刷厂,跟在父亲或母亲的后面奔波,在没有其他人在旁边的时候,他悄悄地为他们出谋划策,有别人在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乖乖崽,如普通孩子一样看热闹。

    有的时候,他则在家里陪着姐姐看书做作业,将那些在新华书店买的书进行“到此一游”的活动。

    姐姐郭香莲对郭拙诚的行为很是不理解,也很愤恨,觉得他纯粹是在糟蹋书本,好好的一本书就是乱翻几下,写几个字就扔到一边,难道他不知道这些书都要花钱买吗?

    有一次她实在忍不住了,出言阻止他如此浪费书本。却不料郭拙诚不但没有悔改之心,反而理直气壮地说他这是在学习,他的知识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自学得来的。他还说他现在有的是钱,不在乎花费几元、几十元。

    让郭香莲惊诧而眼红不已的是,他竟然真的从口袋掏出了一叠钞票,还从里面抽出两张交给她:“姐,这二十元你拿出买东西吃。不够,我再给你。”

    那架势比大哥哥还大哥哥。现在的她在这个妖孽般的弟弟面前感觉很失败,一点也摆不出做姐姐的架子。每次作业做不出来,还是请他来讲解,真是大失姐姐的威风。

    如果不是妈妈不断地宽慰她,说这个弟弟很聪明,就是当县委书记的爸爸也要听他的,她肯定会羞愧得只想埋在被子里睡觉。

    看着郭拙诚递给她的钞票,郭香莲颤抖着问道:“弟弟,你是不是拿了爸爸妈**钱?你怎么拿这么多?”

    郭拙诚笑道:“你啊,太小看你弟弟了。这点点钱还用得着拿他们的?我这段时间赚了好多钱。……,就是到省城去看爷爷奶奶和接你,我都是出差,有补助的。还有奶奶、伯伯他们给我的零用钱。”

    他没有讲出牟小牛他们替他赚钱的事。这次去省城,确实是部队答应了按出差给他补助,不但有专车来回接送,打了靶,还得到了十元钱。

    郭香莲小小的脑袋实在想不明白这些事,干脆不想,不过也不接郭拙诚的钱:“我也有钱,妈妈给了我五元,奶奶也给了我十元零用钱。”

    小孩拥有十元钱,在这个时代算是小财主一个。

    晚上,父亲郭知言和母亲田小燕同时回家,姐弟俩个一个连忙递上茶水毛巾,一个则马上布菜。

    郭知言大口地喝了几口茶,摸着脑袋,感叹道:“当县委书记真累啊。”

    田小燕拿着蒲扇给丈夫扇了几下,说道:“印刷厂的事也快完了,你可以不必理这边的事。安心做你县委那边的大事。”

    田小燕名义上是印刷厂办公室主任,并不是厂长、厂党委书记,但她是印刷厂实际上的掌舵人,除了县里安排的那个将要退休的厂党委书记比较超然以外,其他的领导基本都是由右派担任的,他们从一群被打击的对象一下子被提拔到“领导”岗位,心情确实是高兴,但也免不了忐忑不安,他们明里或暗里都将田小燕视为主心骨。

    这不但是因为感激郭知言冒着风险将他们解救出来,还解决他们家属的工作,更主要的是因为田小燕虽然是一个女同志,对印刷厂的事情似乎并不陌生,特别是安排事情方面更是井井有条。慢慢地,她赢得了大家的信任。

    事实上,田小燕的行动都是由丈夫郭知言和儿子郭拙诚安排或指点的。对于他们的安排,她理解也执行,不理解也执行,反正他们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给茶杯续水的郭拙诚笑着说道:“爸,你这句炫耀的话在家里说说可以,千万不要在外面说,不要对别人说。”

    郭知言哭笑不得地说道:“小子,我哪里是炫耀?你说,为什么我就不能说一声累?”

    郭拙诚说道:“如果是我们这些老百姓听了,一般只会猜测你是真的累还是假的累,猜对猜错都问题不大。可是,若让你的下级听到了,他们就会猜疑:‘是不是领导说我工作不得力,让领导过多地操心了?’,‘是不是我们做的事太闹心,让领导烦躁了?’,‘是不是说我们做事不注意分寸,给领导添麻烦了?’,你说他们能不六神无主吗?这句话若是你的领导听了,他会怀疑你是在向他抱怨。”

    郭知言大笑道:“就你的花花肠子多,别人哪里会想这么多?”

    已经知道儿子本事的田小燕却说道:“我觉得儿子说的有道理。既然你已经是领导干部了,说话做事就要注意一点。随口一句话可能给你徒增不少麻烦。”

    “行真是倒霉,堂堂做老子的时不时被儿子教训一顿。哎……”虽然叹气,但脸上的得意跟田小燕的得意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郭拙诚就是这样时不时地提点父亲如何做官,郭知言和田小燕已经见怪不怪了。

    (求月票)

    第一二八章告诉父亲做官

    第一二八章告诉父亲做官,到网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