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二十二章 县委书记的烦恼

    当杨小光、崔有望等人的父母合计着如何劝说冯家平息怒火,合计着找哪些领导出面解决问题的时候,郭拙诚花了五分钱乘坐公交车安安稳稳地回到了嘉江大学。

    一家人其乐融融。

    等军人服务站将吉普车修好后,心有余悸的马守仁开着它到了嘉江大学。两人只字不提刚才的事,稍微讨论了一下明天回去的事,郭拙诚请马守仁在办理手续的时候帮忙打听一下有关印刷机的事,之后马守仁就走了。

    远在水甸县城的家里,郭拙诚的父亲郭知言有点心事重重。与刚坐上了县委书记的宝座时意气风发相比,现在的他却眉头紧皱,吃饭时都心不在焉。

    田小燕看着丈夫,关切地问道:“老郭,你怎么啦?工作不顺心?”

    郭知言看了妻子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将妻子夹到碗里的菜塞进嘴里咀嚼着。

    田小燕开玩笑道:“是不是离开了儿子,你就像少了一根拐杖?连路都走不稳了?……,呵呵,我儿子真的好聪明,你当爸爸的都比不过他。”

    郭知言老脸有点挂不住,瞪了妻子一眼,说道:“行了,行了。天天说这个有意思吗?谁不知道他是你生的。”

    田小燕又夹了一点菜放进丈夫碗里,说道:“工作上的事有操不完的心,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明天时间一到,太阳一样地升起。”

    郭知言笑道:“厉害啊,儿子是天才,连你还成哲学家了,说话都带内涵的。”

    田小燕故意装着生气的样子,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大小也是一个领导,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没水平?我告诉你,你爸爸妈妈是大学教授,我爸爸妈妈也不是文盲。我也是有遗传的。……,老郭,什么时候我们也去看看我爸爸妈妈。好不好?这么多年都没回京城了,不知道爸爸妈妈的身体到底怎么样,每次写信都说好好好。”

    郭知言苦笑道:“我当然知道应该去看。可是现在你看谁能离开?要不你去京城住一段时间?等放寒假了,我们一起再去看他们两位老人家。”

    田小燕眼睛一亮,但随即暗淡下去,说道:“我去了谁做饭给你吃,谁给你洗衣服?到时候我回来,家里还不知道变成牛栏还是猪圈。”

    郭知言说道:“也不至于这样。过几天拙诚和香莲就回来了,他们做饭洗衣也不差。”

    田小燕却怒了,大声说道:“姓郭的,你以为你真的是县太爷啊。孩子还这么小你就让他们做牛做马,给你煮饭洗衣服,你吃得下去?你穿在身上好意思?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你看我儿子,现在被你当大人在使唤,一天不见就没有主心骨,你……,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做爸爸的,心太狠了。”

    郭知言想不到自己一片好心却被妻子数落一通,他不好意思地说道:“行了,算我没说,你别借题发挥好不好?……,我不是想你早点去看望你爸爸妈妈他们吗?爸爸落实政策的时候我们才去看了一次,这么久没看见他们了,你心里当然想得慌。要不你到省城去,带了他们两个一起去京城。我吃饭什么的很好办,就吃食堂。我以前又不是没有洗过衣服,实在不行,我就让小王帮忙。……,我担心儿子说的是真事,真要恢复高考的话,将来你在教委的工作也很忙,孩子们也要忙于学习,想离开这里一段时间都很难。”

    田小燕问道:“你说儿子预计的到底准不准?我也偷偷地问了我的同事,大家都说这个可能性不小。要不也不会让《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讲话发表出来。”

    “我怎么知道?”郭知言摇了摇头,说道,“说真的,你刚才说的没错。我现在好多事真想找儿子商量商量。我总觉得他什么时候都成竹在胸。”

    田小燕得意地笑了一下,说道:“老郭,你真的遇到麻烦事想请教儿子了?”

    郭知言放下筷子,点了点头,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郭知言之所以没有说出来,不仅仅是因为他一贯以来秉承家属不许干政的信条,不把重要的公事带到家里来,更主要的是这件事说出来也没有用,徒增妻子的烦恼而已。

    郭知言感到棘手的事就是右派们的安排。上次右派在洪杰等人的鼓动下到县委闹事,幸亏儿子郭拙诚出了一个主意,组织这些人形成各行业的专家调研组进行调研,虽然没有在书面上为他们摘帽,但变相地给予了正常的政治待遇,算是不摘帽的摘帽。

    这个行动让右派们看到了希望,他们也知道他们摘帽的权力不在县委,所以这次闹事很快就平息下来,右派们兴高采烈地到各行业、各部门、各单位调研,通过他们的努力,也真的发现了不少的问题,找到了不少解决的方法,特别是在农业、工业方面找到了不少好的途径。

    比如省委书记所关心的“三熟制”,在水甸县就已经完全解决这个问题的理论障碍。只要今年夏粮收割完毕就可以在全县大部分地方着手进行“二熟制”的工作。

    在工业上,这些右派专家在几个县属企业和几个乡镇集体企业里,对产品、设备、工人的技术问题都进行了全面的剖析,提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办法,虽然他们提出的办法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但至少对工业生产有不少好处。

    这些内容多多少少在上交给省委书记的那篇全县工作计划中有所体现,这也是这个工作计划能得到省委书记认同的一个主要原因。

    现在专家调研组的工作已经完全,这些人都滞留在县城里,经常到县委大楼来找郭知言请求安排工作。

    当时的安排完全是临时性的、应付性的,但如果现在不拿出一个很好的办法消化这些人,那情况很可能变得比原来更糟糕。

    原来的时候,他们闹一次也只是一次,闹的时间长了只能回家。可现在,他们就在县城里,就在你的鼻子低下,赶不得骂不得。如果真要拉下脸来赶他们走,他们一定会说你郭知言忘恩负义,是一个政治投机客,将彻底得罪他们。

    (感谢kuei柜子、龙绍ll1、陈鹏2011的打赏支持。请有月票的书友留下一张月票,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