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肖燕听了他还算暖心的话,委屈的眼泪一下喷了出来,哽咽着说道:“没事,我是医生,救……治病救人是应该的……”

    “救死扶伤”中有一个“死”字犯忌讳,连忙换了一个词。可是,当检查了病人的病情后,她的心只往下沉。不顾患者母亲——那个女人——的急切命令,肖燕拿过病人以前的病历看了起来,看完病历又举起x光照片,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嘴里说道:“太严重了。”

    周围的几个人脸色异常难看,患者的母亲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只是愤怒地瞪了肖燕一眼:废话,如果不严重,我们会来这里?

    医院院长其实知道这个病已经没法治了,肿瘤到了晚期患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他还是装着很虚心的样子问道:“肖大夫,我们马上就动手术吗?”

    显然院长是在推卸责任,将“权力”全部压在肖燕肩上。肖燕似乎没听出来,立即摇头说道:“我不敢!”开玩笑,患者这个状态还开刀?绝对是死在手术台上!

    中年官员——也就是病人的父亲——痛苦地坠坐在地,眼睛茫然地看着病床上的儿子:他也早就知道儿子的病情不行了。

    发现儿子得这个病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开始的时候,孩子自己不相信有病,仗着自己身体棒,坚决不愿意到医院检查,总说自己吃点药就能应付。对儿子百依百顺的妻子也以为儿子的病不严重,见儿子坚决不去医院也就没有逼他去。

    等到儿子实在受不了脑袋的痛苦了,他才进入军队医院里接受治疗。相对地方医院而言,这个时代的军队医院技术更高,药品更全。

    但是,脑瘤本来就是难以治愈的,而他患的又是最危险的一种。不说中国,就是世界上医疗力量最强的美国遇到这种病也只能束手无策。虽然军队想尽了办法,最后也是无能为力。

    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的心理,他们把病人转送到这所全省最好的地方医院。

    至于京城的大医院,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一则是病人的爷爷才恢复工作不久,京城里能指挥的人还没有在这里多,二则医生说病人不能长途运动,路上很可能出意外。

    听了肖燕的话,病人的母亲绝望而怨恨地瞪着肖燕。看见肖燕脸上的巴掌印,她心里莫名有了一丝快意。

    但这种快意来得快,去得更快,只见她放开儿子的手,对着刚进病房的中年军官哭嚎道:“孩子他伯,你要为你侄儿做主啊,就是那些流氓地痞害了你侄儿。是他们耽误了你侄儿的抢救时间。唔,这可是你们冯家的一根独苗苗啊,唔唔唔……”

    后面跟进来的老人闻听此言,脸色更是铁青,吼道:“别嚎了!我孙子要有一个好歹,老子饶不了他们。他们让我冯家绝后,老子也让他们绝后!”

    这句话吼出,整个病房里沉浸在一片肃杀的气氛中。

    患者的父亲眼里却闪过一丝异色,但随即消失不见,痛心的目光再次落在病人苍白的脸上……

    这时,一个年轻的军官快速地跑来,立正举手敬礼后说道:“报告!歹徒已经全部抓获。但是……”

    说到这里,他有意地停住不说,目光看着老者。

    老子更怒,吼道:“说!给老子一五一十地说!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也饶不了他!”

    患者的母亲更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就是他们害了我儿子不能治疗,这种败类绝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这些人就该枪毙!一定要枪毙,要将他们千刀万剐——!”

    看到她狰狞的面孔,听着她声嘶力竭的叫喊,感受到她那股噬人的怨气,没有人怀疑如果那些人在她面前,她会不会冲上去咬那些家伙几口。虽然她也知道没有那些人的阻拦,自己的儿子一样逃脱不了死神的眷顾,但悲痛的她总要找一个倒霉者发泄,连“枪毙”、“千刀万剐”的话都喊了出来。

    军官面对老者和女人的怒火,心里反而偷偷地松了一口气,马上汇报道:“报告首长,他们都是省军区首长的子弟。其中包括杨国华政委的儿子杨小光、参谋长丁毅的儿子丁红军,三三八七团团长许力宏的儿子……”

    老头愤怒地打断这个军官的话道:“你们是去抓歹徒的,还是去拉关系的?滚!”

    军官正要转身离去,刚才不顾身份尖叫女人突然惊恐地大叫道:“慢——”接着,她惊恐地问道,“你们……你们搞错了,我……我侄儿杨小光怎么可能是歹徒?”

    现场的医生、护士和院长都目瞪口呆点看着这个女人。他们实在没想到刚才她喊打喊杀的歹徒中竟然有她的亲侄儿!

    而冯家的几个男人却眼里充满了不屑、鄙夷、怨恨和决然……

    郭拙诚自然不知道发生在医院里的好戏,更不知道医院里那些高官们将与自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至于他所期望的杨小光等人会替他保密更是不可能。

    当杨小光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宛如五雷轰顶,急匆匆地赶到关押儿子的地方,愤怒地甩了杨小光不知多少耳光,杨小光一口鲜血一把泪地交代了一切。

    其他年轻人受的压力也不小,看到自己的父母如丧考妣的样子,他们虽然惊讶不解,但都争先恐后地将今天发生在打靶场和街道上的事说得明明白白,甚至连当时心里有什么想法都吐了出来。

    得知前因后果的家长们气得吐血:你们他玛的有点出息好不好?跟一个孩子打赌射击输了,赔了钱就已经够丢脸了,你们还搞这种下三烂的事,把你们姥姥的脸都丢尽了!还给老子惹下这天大的祸事。

    明知道郭拙诚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那些家长都感到无可奈何: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知道他的年龄太小,他只是被迫应招,责任怎么也归不到他这个小孩子身上,更是因为他们从马守仁嘴里得知,郭拙诚是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韩豹的邀请来打靶的、来玩的。

    有这么一个大佬罩着,他又没有任何错误,谁敢太岁头上动土?不但不敢动郭拙诚,还得客客气气地将“同案犯”马守仁送回去,吉普车也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好了。

    (感谢zhng少爷的打赏,感谢各位的支持,请收藏请推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