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变革的征兆

    面对这些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郭拙诚心里一阵恍惚:难道这就是民族的脊梁?

    他宽慰三个忧心忡忡的老人道:“爷爷,谢教授,这种局面很快就会改观。有高层领导早已经看到这个现象,更清楚这个弊端,他一定会着手解决。”。谢教授吃惊地看着这个小孩,连忙问道:“那你说说,今后会怎么变?”

    爷爷、奶奶则想的深一些,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当上了县委书记,肯定知道政府不少的新动向,他们可不认为自己的孙儿是在发表自己的看法。

    想到政策有可能有变,他们心里一时激动起来:“难道国家真要改变目前的现状?”

    郭拙诚放下筷子,将嘴里的饭菜全部咽下去后,说道:“你们应该看了贤圣同志发表的那篇《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讲话?”

    谢教授点头道:“看了!这可是说出了我们知识分子的心声,我都看了好多遍,全文都能背下来。可是,贤圣同志他还没有上台,他自己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未知数呢,我们……”

    郭拙诚说道:“这篇旗帜鲜明的文章能够发表,能够给某些人一个当头棒喝,这说明什……这说明贤圣同志复出的时间已经到了,谁也阻止不了。”

    本来郭拙诚想搞一个设问句,可看到三个老人都是自己的爷爷辈,不敢装13,只好老老实实地说出自己的意见。接着,他口齿伶俐地背诵道:“我们要实现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要能上去。……,科研人员美国有一百二十万,苏联九十万,我们只有二十多万,还包括老弱病残,真正顶用的不很多。……

    抓科技必须同时抓教育。从小学抓起,一直到中学、大学。我希望从现在开始做起,五年小见成效,十年中见成效,十五年二十年大见成效。办教育要两条腿走路,既注意普及,又注意提高。要办重点小学、重点中学、重点大学。要经过严格考试,把最优秀的人集中在重点中学和大学。要从科技系统中挑选出几千名尖子人才。……”

    虽然只背诵了短短的三百多个字,但三个老人的眼睛惊讶地睁大睁大再睁大。不是惊讶于郭拙诚的记忆力,而且惊讶他一个孩子有心记下这篇文章。

    不顾三位知识分子的惊讶,郭拙诚继续说道:“从贤圣同志这段话里就可以看出,将来我国的科研人员必须大量增加,必须大办重点大学。而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什么?肯定需要大量有真才实学的大学生。没有大批有真实水平的大学生做后盾,想要培养出大量科研人员,就如沙子上建高楼,根本不可能,这个道理就是孩子都知道。”

    其实这些问题他们都想过,但是,他们却把重点落在贤圣同志是否能重新出山上。如果贤圣同志能走上国家领导岗位,这种好事也许就能实现,他们这些知识分子的春天就到了。相反,如果贤圣同志还是被打压被迫害,他们的希望就会如肥皂泡一样破灭。

    虽然他们是知识分子,但某些传统在他们心中早已经根深蒂固,他们的思维还受到过去那种“明君闲臣、青天大老爷”的束缚。

    看到三人依然有点迷惘,郭拙诚问道:“爷爷、奶奶、谢教授,你们应该感受到现在与过去不同了?现在的批斗可比以前少了很多,右派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这说明改革……说明变化已经不可避免,前进的步伐迈出去不可能再收回。”

    虽然他们心里不认为日子比以前好过了就等同于教育制度将改革,但三个老人还是点了点头,相互从对方的眼里寻找着希望。

    一直默默坐在旁边的姐姐郭香莲有点不认识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郭香莲今年十二岁,八岁的时候就因为下放的父母没时间和精力照顾两个孩子,就把她送到了爷爷奶奶这里,一是可以让爷爷奶奶照顾她,二也可以给爷爷奶奶增添一点乐趣。而且她年纪虽小但在家里能做一些小事,有时候可以分担奶奶一点点家务。

    因为在乡下的学校没学什么东西,担心她跟不上班,到省城后爷爷奶奶让她留了一级,加上郭拙诚因为在家无人照顾而提前一年上学,这样一来,姐弟俩个一直读的都是同一个年级。

    只不过现在郭拙诚因为跳级而已经高中毕业,而郭香莲却还在读初一。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弟弟还做了很多让她父母都惊讶不已的事情,估计嘴巴会张的更大。

    她脱口问道:“弟弟,你好厉害啊。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孩子脱口说出来的这句话一下子让三个老人冷静了不少。他们似乎才明白给他们画大饼的是一个孩子。三人相对苦笑,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郭拙诚知道这些知识分子最喜欢坚持自己的观点,说俗一点就是太固执,很难一下子改变他们的想法。他也没有再劝再辩论,他已经给了他们一个希望,足矣。

    吃完晚饭,姐姐郭香莲带着郭拙诚到嘉江大学校园里参观。郭香莲很热心地讲解她所知道的一切。实际上她也讲解不了什么,因为她只是一个初中生,也就是跟着爷爷奶奶在里面散步的时候听他们说起,只是知道哪栋是教学楼,哪栋是实验室,哪栋是宿舍楼什么的。

    两人走在一起,郭拙诚的年龄看起来还显得大一些。

    因为放假了,校园里没有几个学生,到处几乎看不到什么人。整个校园都是灰蒙蒙的,教学楼的墙壁上还残留这不少标语留下的痕迹。还能看到不少触目惊心的字眼:“打倒”、“批斗”……

    回到家里,郭拙诚看到爷爷伏在书桌上吃力地刻着蜡纸。他惊讶地问道:“爷爷,你这是干什么?”

    爷爷抬起头,扭了扭酸痛的脖子,甩了甩麻木的右手,说道:“现在这些靠推荐上来的大学生知识水平千差万别,有几个已经接近了大学生水平,可大部分只有高中生、甚至初中生水平。统一的教材根本不能用,我们只能根据他们的水平自己编写。”

    (高潮过了,又是过渡。但好戏马上就会到来!敬请收藏、推荐,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