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零四章 省长下令

    感谢陈鹏2011的打赏支持,感谢龙绍ll1的再次打赏!

    ————————————————————————————

    一个年轻的军人大步走进来,立正朝大家敬礼:“各位首长好!”

    韩豹怒道:“别搞这些狗(日)的虚礼,马上给老子把地图铺开!你给某些昏了头的家伙讲讲现在的形势。”

    韩豹带来的军用地图与高国辉墙上挂的地图完全是两个级别。上面海拔高度和等高线一目了然。

    参谋并没有马上讲解,而是先让大家看着。没看一分钟,一个秘书模样的年轻人就走了进来,他拿着一张纸对叶副省长说道:“首长,这是省委组织部抄报过来的有关撤销水甸县县委书记职务的处分决定。”

    所有的人都一愣。韩豹连连冷笑道:“什么时候我们政府的办事效率这么快了?那个加强水库管理的文件也是瞬间而就,现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人家生死不知,你们就将他的职撤了,我真是佩服你们啊,哼哼!”

    他将那纸处分决定一把从叶副省长手里抢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说道:“哼哼,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夺枪威逼?……,既然是夺枪,说明对方之前就掏出枪了,我问你们,对方凭什么掏枪?对方掏枪对着一个县委书记合法吗?你们了解了多少现场的情况?姓龙的,对,姓龙的厅长,你给解释一下。”

    被韩豹愤怒的双眼瞪着,龙厅长全身都长了白毛,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们厅里不知道,这是省委组织部下的文……”

    韩豹怒道:“放屁!刚才你进来的时候不就大声说着这个姓郭的逼人开闸泄洪吗?现在怎么又说不知道了?”

    叶副省长有点不满龙厅长将责任推到组织部,但也知道这个姓龙的现在胆虚了,不敢承担一点责任。见部下无力,他只好自己出面,说道:“韩司令,请注意你的身份。人家好歹也是一厅之长,你说龙厅长不了解情况,你说姓郭的没罪,难道你就了解情况,我们龙厅长就有罪?”

    他的这话很巧妙地将自己撇清了,转而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帮龙厅长说话。

    韩豹不知是没听出来还是不屑计较这些,他冷笑道:“我说了姓郭的无罪吗?我说了姓龙的有罪吗?我是军人,心里没有你们那么多的道道。我不追求过程,我只看结果。现在我们军工厂形势危急,那么这个姓郭的要求开闸泄洪,就是有功!

    我不妨告诉你们,我已经请示上级并得到授权,如果我们军工厂周围的水位继续上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下令轰炸机起飞,将大坝炸平!那时候承担责任的可不仅仅是这个水库的领导,还有你这个牛皮哄哄的龙厅长!也有某些不了解情况就乱批意见的人!”

    叶副省长是常务副省长、常委,跟韩豹的级别一样,见对方不点名地说自己,也顾不上撇清了,而是讥讽地说道:“危言耸听!你以为我们都是三岁孩子?”

    韩豹怒气勃勃,转头对高国辉吼道:“姓高的,你跟这几个蠢东西说说,老子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玛个逼的。”

    韩豹的骂声让所有人张口结舌:他竟敢当面骂省长!

    虽然高国辉没有说话,但叶副省长、龙厅长见了韩豹的态度就知道攀甸水库真的麻烦了,心里不由慌乱起来,就是叶副省长也开始流出了冷汗:如果真是韩豹所说,龙厅长丢官是肯定的,他这个主管水利的副省长又何尝没有责任?

    他们两人心里不约而同地感到一点点庆幸:幸亏省委组织部下发了这个文件,至少为他们分担了很大的责任。

    叶副省长是精明人,心里很快就权衡清楚了事情的利弊。他放低声音说道:“国辉省长,韩司令,因为攀甸水库现在信息不通,我们只能听地方政府转来的消息。我所知道的情况是,有一个叫洪杰的公社副书记在进出攀甸水库的道路堵塞前乘车出来了,他说他亲眼看见了水库管委会里面发生的事情,说郭知言同志与水库管理人员矛盾很大。

    也因为这个洪杰同志打电话给他们的县长和地委领导,地委的领导同志就向省委组织部提交了建议。具体情况如何,还有有待关部门进一步调查。请省委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会将情况调查清楚的,绝不会冤枉一个好同志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见叶副省长将脑袋缩进龟壳,韩豹还待骂人,又有一个秘书模样的人惊慌地走进来,对龙厅长说道:“龙厅长,攀枝县有紧急情况汇报。”

    说着,他递了一张纸给龙厅长。因为他只是厅长的秘书,面对几个常委,心里很紧张。

    龙厅长扫了那张纸一眼,本来煞白的脸色变得更白,脱口说道:“怎么会这样?”

    叶副省长见状,连忙夺过纸张快速看了起来,尚未看完就脱口说道:“怎么会这样?”慌乱之色明显写在脸上。

    高国辉问道:“怎么回事?”

    韩豹则没有高国辉的矜持,再次粗鲁地从叶副省长的手里夺过纸张,刚一看就冷笑起来,说道:“‘目前发现并确认泄洪渠因为泥石流而堵塞。现在忻流河河水暴涨,怀疑攀甸水库垮坝’。哼,你们这下倒是有了推脱责任的借口,泄洪渠堵塞谁也想不到是不是?垮坝好啊,免得我下令空军炸坝了。哼哼哼……,”

    一声声冷笑如钢针般刺向某些人的心脏。

    叶副省长慌乱地说道:“我一个副省长有多大的责任?现在我们都不在想办法吗?”

    韩豹没有理会叶副省长,而是大声命令道:“江参谋,马上询问两个军工厂的水情!”

    “是!”参谋扔下地图,迅速跑向门外。

    高国辉将手里的烟让茶几上一扔,脸色异常严肃地对自己的秘书下令道:“记录命令:一、立即通知在家的常委召开紧急抗洪救灾会议,立即研究部署攀甸水库下游防汛和群众撤离方案。二、攀枝县、水甸县、鸿江县、邵山市立即进入紧急状态。水甸县、鸿江县、邵山县严防死守忻流河两侧大堤。攀枝县地势低洼地方的群众立即撤离。三、攀枝县立即组织所有党政军和群众的力量疏通泄洪渠。四、命令宜贡地区驻军派出精干队伍携带无线电设备立即进入攀甸水库,查清攀甸水库当前情况,四小时内必须建立起联络通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