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零三章 杯具的水利厅厅长

    韩豹冷哼一声,说道:“我说高省长,我的高大人,你到底懂不懂水利常识性?下游的水位高就托住了上游的水,大大减缓洪水的下泄速度。……,现在我们军工厂那里山洪爆发,如果下泄太慢,洪水就会倒灌进来。……,呃,我说你老高,不会以为我和这个姓郭的有关系,现在是拐弯抹角地替他求情?”

    “你韩豹是这样的人吗?”接着,高国辉开玩笑道,“呵呵,怎么听起来你有点做贼心虚似的?不会真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于高国辉活跃气氛的话,韩豹只是瞪了对方一眼再次冷哼了一声。

    高国辉收住笑,关心地问道:“韩司令,军工厂的情况怎么样?怎么水大到可以淹没工厂的程度?当时水库设计的时候肯定考虑过这个洪水的问题,你别说什么倒灌,玄乎乎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下之意是有点不相信这么重要的军工厂能被洪水淹没。如果真是这样,不是当时设计大坝的人员该枪毙,就是设计军工厂的人该枪毙。

    韩豹眼睛又瞪圆了,说道:“我的老搭档,你难道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老妖?”

    他噌地一声站起来,大声问道:“我问你,工厂的那些男男女女要不要结婚,要不要生娃娃,生了娃娃要不要结婚,要不要住房子?原来那些地方怎么能够用,他们能不向四周、向下面平坦的地方发展建房?

    再说了,这次是你们水库的水位保持得太高,超过警戒水位一米多。结果天一下大雨,山洪一爆发,这些水就被托住了,流不下去啊。现在连老厂都快要进水了。”

    怎么听怎么都感到他有点心虚,老脸也有点发红:被高国辉问出实情实在有点尴尬,实际上现在淹没的区域都是军工厂工人搭建的“违章建筑”。可以说是军队管理不严格造成。只是这种违章建筑情有可原,是领导默许修建的,现在若被淹没工人的损失也不小。

    韩豹此时难得地放低了声音,说道:“职工的住宅区也属于军工厂的范围?我可没有借势压人的意思。”

    对于军工厂的困境,省长高国辉心里很清楚,心里确实没有埋怨军工厂工人的意思:人家一辈子生活在那种穷山沟里,够苦了,搭建几间房子实在情有可原。

    他摇了摇手,语气低沉地说道:“韩司令,我的心也是肉长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了解情况。……,老韩,你们军队完全可以发函给水利厅,也可以直接给水库下令,要他们立即泄洪啊。哪里用得着你亲自出马?”

    韩豹气愤地说道:“现在攀甸水库成了孤岛,电话电话不通,路也被山体滑坡而阻塞。派人找到你们水利厅,你们这里的官老爷倒好,就给了我的手下这个传真电报,上面有常委副省长签字呢。……,你说我手下的小兵哪里敢跟这么大的官斗?他们没卵子,怕领导,只好把我这个老家伙喊出来。你以为我愿意丢下老脸跑到你这里来哭求?”

    高国辉听了两道眉毛皱成了一团。

    就在这时,叶副省长和水利厅龙厅长联袂而来。祝秘书没有通报,直接将他们带了进来,只在进来后才说道:“首长,叶副省长和龙厅长到了。”

    高国辉劈头问道:“龙厅长,宜贡地区攀甸水库目前的情况你熟悉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问话的时候,他示意叶副省长入座。对同级干部,必须保持必要的尊重。

    而旁边的韩豹却眼睛炯炯地盯着龙厅长,就如一头豹子待机而噬。

    龙厅长见得几个大领导都在这里,不由有点慌乱,心道:果然是攀甸水库的事情!那个姓郭的王八蛋真是不省心啊。区区一个县委书记竟然惊动了这么多人,把省里的高官都扯出来了。

    他马上回答道:“报告高省长,攀甸水库的情况我了解一些。主要是前段时间那一带干旱严重,去年过年的时候连发电的水都没有,攀枝县的干部群众对此意见很大,而且我们也收到了当地军工厂发来的批评意见。

    考虑到现在雨季将要结束,水库领导班子认为应该趁目前下雨量大的好时期多蓄积一些水源。根据他们的请求,我们水利厅经过分析论证,基本同意他们保留较高的水位的建议。

    而水甸县县委书记郭知言同志却从个人私利出发,强行要求水库方面泄洪。最为恶劣的是就在一个小时前,他竟然夺取枪支威逼管委会主任,不顾下游水位高的情况而强行命令开闸泄洪。我们水利厅就此情况已经向省委组织部门提出请求,请求有关部门对该同志采取必要的处分……”

    突然一声巨响在旁边响起,龙厅长一愣,慌忙住了嘴。

    韩豹一巴掌拍在茶几上,然后指着龙厅长大声咆哮道:“放屁!真是一派胡言!大白天竟然有你如此颠倒黑白,真是咄咄怪事!”

    叶副省长张口结舌地看着愤怒的韩豹,可怜的龙厅长更是双腿颤抖着。

    最后还是叶副省长先反应过来,不满地问道:“韩司令,龙厅长是根据事实向领导汇报,我认为他的汇报是实事求是的。你怎么如此……生气?”

    “态度”二字临时换成了“生气”。如果说“怎么如此态度”,那就有了明显的责问之意,有上级批评下级的意思。

    韩豹怒极而笑:“哈哈,实事求是?那好,我问龙厅长,我们八零三厂即将被水淹,全体军民放下生产去抗洪救灾什么怎么回事?我们五四九厂已经进水又是怎么回事?我们的军粮基地危在旦夕又是怎么回事?”

    龙厅长脱口问道:“怎么可能?”

    韩豹一下窜起来冲到龙厅长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怎么又不可能?你是说我这个省军区司令在你龙厅长面前说谎话,你以为我这个省委常委没事干专门来诬陷你这个水利厅厅长?”

    龙厅长脸上冷汗直冒,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看着自己的手下吃瘪,叶副省长心里很恼火:玛个逼,大家都是省委常委,你甩什么身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老子就是这么好欺负的?

    他大声说道:“韩司令,无论是八零三厂受灾,还是五四九厂受灾,与攀甸水库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在当时设计水库建设的时候,各相关单位可是签了字的,即使……”

    韩豹可不管你是谁,除了买省委书记、省长几分面子外,其他人都怎么看在眼里。见叶副省长又要长篇大论地分析道理,他怒了,大声对外喊道:“江参谋!进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