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零一章 省委组织部长发飙

    此时,大坝的水位早已经超过了昨天的最高水位。由于泄洪渠被泥石流堵塞,水库的水无处可走,虽然大坝十个泄洪闸全部打开,但水位上升的速度很快,水面骤然升到离坝顶只有半米的位置。浪头打在堤上,飞溅的水花可以覆盖走在坝顶的人。

    第一次来到大坝上的人也许不觉得有什么危险,但常年生活在这里的社员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要看到这一幕,他们就明白郭知言的行为对不对。这么高的水位意味着大坝危险之至,意味着一旦垮坝,他们的家园将荡然无存!

    他们哪里还有心思计较那些被淹没的田地?对郭知言感激还来不及呢。

    果然,当郭知言等人走到大坝的尾部时,那里的农民早已经不见踪影,只有几个持枪士兵矗立在那里。

    看见他们过来,两个士兵同时举起了右手,朝他们敬了一个尊严的军礼,但更多的目光却落在郭拙诚的身上。

    这个时候,就是傻子也知道郭知言、郭拙诚他们做的对不对。

    郭拙诚对郭知言说道:“爸,这里没事了。我到电信机房去看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把交换机设备修好。你上去陪郑致中老师,还有钱老师他们,这次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忙,我是无法下这个决心,更不敢跟姓蒋的这么干。”

    郭知言点了点头,说道:“你去。”等郭拙诚走后,他又对通信员小王等人说道,“你们还是去下坳大队,很多地势低的老百姓还要搬家具什么的,你们过去帮帮忙。这里的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他默默地呆在雨水中,脑袋被雨水淋得湿透后,心里也平静下来,仔细回想起刚才儿子的举动,良久之后他感叹道:“好狡猾的小子!”

    “狡猾”是一个贬义词,但现在的郭知言毫不犹豫地用在了儿子身上,他甚至想将“奸猾”这个更糟糕的词也套给他。

    郭拙诚刚才之所以激怒蒋主任,是因为他看到了外面普降暴雨,更看到了蒋主任嚣张的表象下出现了一丝意志动摇的迹象。也就是说如果郭拙诚不这么做的话,蒋主任自己也很可能因看到情况不对而下令开闸泄洪。

    如果让蒋主任自己下令开闸泄洪,大坝固然可以保住,但郭知言父子的作用就大大地打了折扣,他们最多就是一个建言的人而已,几乎谈不上什么功劳。因为作为水库的最高领导,郑重是应该的甚至是必须的,在水库这种单位慢一拍永远比快一拍要好。

    等这件事平息之后,蒋主任很可能啥事没有。而不按规矩出牌的郭知言却势必会被人责难,有人会说他们是刺头、说他们无理取闹、说他们为了升官而不顾原则捞政绩、说他们危言耸听、说他们人为制造恐慌。

    其中最要命的就是有叶副省长批示将郭知言停职检查的文件。根据省水利厅下发的这个文件,郭知言甚至有可能被撤职、判刑。毕竟这个世界不缺落井下石的人,不缺渴望别人倒霉自己爬上去的人。

    可现在郭拙诚这么持枪威逼,性质就不同了:他在蒋主任改变主意前的一瞬间暴起,就意味着郭家父子是在不顾自己的政治前途、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来强迫顽固的蒋主任开闸泄洪。无论最后蒋主任如何表现积极,都无法改变他是在郭知言他们强硬命令下才行动的事实。那么保住大坝的功劳就百分之百地落在郭知言头上,蒋主任只能以小丑的形象来衬托郭知言的伟大。

    “我这个儿子千算万算,恐怕也没有想到蒋主任竟然拿出枪来?”郭知言在感慨之余也不免心惊肉跳。当时他听到枪响,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

    不过,郭知言知道现在离最后成功还差点远:首先必须保证大坝不出事。其次必须让人知道,特别是让上级领导相信,如果不是他们采取断然措施,大坝就会出事,几千上万人就可能死亡。

    一旦上游没有大量的洪水过来,或者上级领导不认为上游来的洪水会对大坝有致命威胁,不认同无数人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他就被动了,最坏的情况连枪毙都有可能!

    攀甸县县委书记唐成贵肯定是第一个会告状,要郭知言为攀甸县因开闸泄洪受受到的损失负责。

    同样,如果大坝没有保住,他和大坝一起灰飞烟灭,水利系统的人肯定会借故推脱,甚至会说就是因为郭知言父子的乱搞才导致大坝工作人员人心惶惶、没有了统一指挥,也就无法克服遇到的困难,导致事故发生并一发不可收拾,郭知言父子应该负主要责任。

    无论如何开枪事件发生后,他们父子只有华山一条路可走了,只有朝前冲。

    ……

    省委组织部部长褚国平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声吼道:“岂有此理!这种人简直就是土匪,完全是无法无天!为升官制造谣言,危言耸听!”

    旁边站着的手下被这一巴掌吓了一跳,马上站直后问道:“褚部长,我们怎么办?”

    褚国平扬起手里的纸厉声吼道:“对如此大胆妄为的人,你还不知道怎么办?你还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吗?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你首先是国家干部,首先是党和人民的干部,然后你才是某个人的部下。

    你难道一点原则性都没有?你看看他,为了一点点私欲,竟然将本职工作全部抛到一边,将有副省长批示的文件视同废纸,还纵容儿子拿枪伤人,这哪里还是一名党的干部?哪里是一名共产党员?下游千千万万的农民、工人,难道就比上坳大队几十号人还轻贱,几万亩几十万亩土地包括攀枝县县城难道还比不过那本来就应该淹没的一百多亩土地?”

    说到这里,褚国平又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吼道:“马上给我起草文件!我要立即将他撤职!必须立即开除他的党籍!另外,你在文件里要求司法机关马上介入侦查,必须将这种害群之马坚决清除掉!”

    (极其无语,为什么总出现章节正在审核中?每次审核之后也没有要求改一个字就放行,为什么?草!求推荐求收藏求安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