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一百章 开闸泄洪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老头满身雨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急迫地喊道:“郭……郭……,快点,快点,否则来不及了。泄洪渠可能是因为泥石流被堵塞,已经不流了,水库的水位正在急剧上升!”

    “啊——”众人看清是郑致中,一个个目瞪口呆。虽然平时参与批斗他们,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知识分子的本事,他们说大坝危险,那绝对是真的危险了。

    “走!开闸——”他们再也没有怀疑,一个个转身就跑。

    三分钟不到,一个个泄洪闸口逐第打开。一根根洁白的水柱冲向半空,然后在坝底远处砸下,发出轰隆隆的吼声。

    看着一根根水柱喷涌而出,郭知言这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就势斜靠在旁边的墙壁上。他两只手如风雨中的树叶般抖动着,连烟都拿不住。

    郭拙诚扶着郑致中坐下,心有余悸地说道:“郑老师,刚才真是多亏了你啊。我真担心功亏一篑,那样的话大坝就真的危险了。”

    郑致中还在大口地喘着气,刚才说话几乎耗尽了他本来就不多的体力。过了好一会,他才说道:“我……我担心还是来不及啊。我们必须迅速通知当地攀甸县政府,让他们组织当地群众把堵塞的泄洪渠挖开。现在谁也不知道上游会来多少雨水,仅靠泄洪闸恐怕……”

    郭拙诚想起前世泥石流阻塞河流形成堰塞湖的事,如果真的形成了堰塞湖,那是不可能凭人工一下挖开的。他说道:“现在通信不通,只能让人步行去通知,一时间恐怕很难挖通。郑老师,有没有其他办法让水流走?”

    郑致中摇头道:“哪有什么其他办法?”他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让我想想……,真没有好办法,……”

    郭知言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他吸了两支烟之后走下大楼,冒着倾盆大雨站在大坝中央,看着笼罩在水雾中的湖泊,沉思着:“能不能保住它?这件事对我是祸还是福?儿子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刚才他的行动实在太出格了,他怎么一下变成了这样?……,如果没有郑致中过来,情况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郭书记!郭书记!不好了!……”一个人大喊着跑了过来。

    郭知言一惊,连忙跑着迎了上去,对全身湿透的通信网小王吼道:“慌什么慌,发生什么事了?快说!”

    小王哭丧着脸大声道:“下坳大队的社员闹起来了!他们骂你,说你是反革命,说你夺蒋主任的权就是为了上坳大队的那些禾苗。听说这里要泄洪了,他们说找你算账,要抓你批斗!郭书记,你快跑啊——”

    郭知言冷笑了一声,说道:“就这点事也值得跑?洪杰,洪书记呢?”

    说完,他心里就明白洪杰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事,如果不是他鼓动下坳大队的干部群众,他们又怎么知道自己逼迫了蒋主任,怎么知道自己夺权?这个姓洪的真是不消停啊。

    小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雨水,回答道:“他……他和司机小张已经乘吉普车出发去通知其他人了了。下坳大队的电话是接水库的,这里断了他们那里也不通……”

    听了小王的话,郭知言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只要洪杰能把消息传出去,下游做了提防,那里的损失就会减小很多。

    突然,大地一阵剧烈地晃动,就如发生了地震一般。

    郭知言和小王不由自主地伸出手,紧紧地抓在一起,相互支撑着。两人脸色苍白,目光在雨中相互探询:“发生什么事?难道大坝垮了?”

    正在办公室陪着郑致中的郭拙诚也是大惊,也以为大坝出事了,心里暗呼:糟了!历史上该发生的灾难还是发生了!老天爷,难道老子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

    他想都没想就从椅子上站起来欲往外冲出去,他要看看大坝到底是如何崩溃的。

    这时,外面又传来一阵阵低闷的声音。

    脸色苍白的郑致中略一思考,马上说道:“不是大坝本身。事发地点离这里至少七公里。从声音传来的方位看,很可能是野狗坡发生了大型山体滑坡。”

    被郑致中这么一说,郭拙诚也很快明白了,说道:“声音的速度每秒三百四十米。你留意了时间?”

    郑致中很赞赏地看着郭拙诚,觉得这个孩子反应很灵敏。他不知道郭拙诚心里很惭愧,都是成年人,为什么郑致中就能瞬间判断出原因,而我就慢一拍呢?不过,他心里还是异常高兴:只要不是大坝崩溃就好。

    他不知道是因为他心里记挂着大坝,记挂着父亲的安危,自然就没有注意这些细节了。

    但郭拙诚还是走了出去,因为外面传来了一阵接着一阵的喊声,只是听不太明白,不知道喊什么,只知道肯定又出事了。

    看见熊癞子、夏国荣依然站在走廊外,他解释道:“原来想喊你们来帮忙的,现在已经没必要了。走,下去看看。”

    随着蒋主任的掏枪,一切行动都已经提前。郭拙诚安排的最后手段没有利用上。

    熊癞子和夏国荣被刚过来看到的那一幕吓怕了。熊癞子心里多少还有一些准备,夏国荣心里则完全颠覆了郭拙诚是一个孩子的印象。

    两人不说一句话,急匆匆地跟了下去。

    他们与郭知言和小王汇合了,相互交流着信息:

    小王告诉远处的喊声是下坳大队的社员发出来的。他们要来找郭知言讨说法,要来批斗为了上坳大队而不惜祸害下坳大队的县委书记。现在那些人被马守仁带领的士兵挡住了。

    郭拙诚则告诉父亲,说刚才的大地晃动和沉闷的声音是野狗坡发生了大型山体滑坡引起的,请他不要担心。旁边的夏国荣则激动地诉说着野狗坡的情况。

    郭知言一边走,一边对郭拙诚问道:“你说下坳大队的群众会冲破士兵的阻拦过来吗?”

    郭拙诚摇头道:“不会。要过来早就过来了。如果他们上了大坝,马上会明白父亲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

    郭知言点了点头,看着儿子分析得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心里很自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