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九十九章 夺过指挥权

    郭知言见此,没有再出言阻止,但心里却想开了。

    郭拙诚却将枪口顶在蒋主任的太阳穴上,大声命令道:“把十个泄洪闸全部打开!”

    蒋主任哆嗦着说道:“不行,不行,我的权限最多开五个。即使是平时,五个以上泄洪闸开启也必须由省水利厅下命令,还要向省政府报备。而汛期则必须征得省政府批准同意后,同时必须提前通知下游的相关单位,提前做好防汛准备,这样才可能打开。否则就算没有出大事故,我也要判刑坐牢。”

    看来这家伙对自己职责还是蛮清楚的,面对枪口还能说出这么多话。他之所以这么“配合”郭拙诚,是因为他被他的手下——副主任李柏林——吓怕了。如果说郭拙诚用枪顶着他有生命危险,那么李柏林说他是在反革命的逼迫下叛变投敌,那就不仅仅是生命有危险,连名声都臭了,家里的人一辈子都无法抬起头来,可以说,这种政治上的污点比死还难受。

    郭拙诚可不管这些,断然说道:“马上打开所有闸门,同时向上级报告!通知下游各县!”说着,他用枪口捅了蒋主任的脑袋一下。

    脑袋剧痛让蒋主任慌忙不迭地喊道:“对!打开所有闸门,向省里……向省里报告……”

    喊完,他如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晕了过去。

    马守仁带着士兵冒雨快步跑来,他们手里牢牢地握着装满子弹的枪支。

    这个时候,那个站在走廊里的李柏林反而不反对了,而是大声喊道:“蒋主任命令打开所有泄洪闸!我们马上执行!”不知是故意还是因为嗓子喊哑了,就是没有喊后面一句:“向省里报告。”

    这个时候,这家伙还在玩心眼:将所有泄洪闸打开之后,下游很可能出事故。他这么一喊,这个责任就死死地罩在蒋主任头上。

    倒是旁边的一个女人大声说道:“蒋主任,我们电信室的交换机刚才被雷电打坏了,与外界失去联系!无法通知下游,也不能向上级报告!”

    “啊——”所有的人都大大惊呼道,特别对业务熟悉的人更是惊慌失措,因为他们知道在这关键时刻与上级领导失去联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所有事情都要水管委自己决定,意味着所有决定都得由他们自己承担责任!

    蒋主任已经晕过去了,自然不知道,其他人却脸上全是惊惶之色。

    这时,马守仁带着两个士兵持枪冲了过来,两支步枪一支手枪一齐对准郭拙诚。马守仁眼里的神情复杂极了,有不解有惋惜有犹豫……

    郭拙诚将枪扔给他,说道:“我是正当防卫。就算我无缘无故地杀了他,也是过失杀人,我一个小孩最多判几年劳教。你们就不要如临大敌了。”

    看他扔了枪,外面的人一下涌进来好多。只有那个孙副主任忙于查看晕过去的蒋主任,其他的人都围着郭拙诚看着,一个个七嘴八舌,有的喊打有的喊抓。

    马守仁将扔过来的手枪插进自己的枪套,大声吼道:“安静!安静!”

    二个士兵在马守仁的带领下隐隐地将郭家父亲围在中间,但却不知道如何办才好。熊癞子、小王、夏国荣也拦在其他人前面。只有洪杰似乎没有回过神来,呆呆地站在旁边。

    郭拙诚小声对父亲郭知言说道:“爸,现在该你了。”

    郭知言内心极不平静,他强行压住心里的惶恐,快速地对洪杰和通信员小王道:“你们马上通知下坳大队的人撤离,都到高地上躲避。同时设法通知下游做好准备。”

    小王和洪杰连忙说道:“好的。”

    谁也没有看到洪杰眼里那丝阴霾和得意的冷笑。

    等他们两人走后,郭知言大声地说道:“同志们,你们好!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虽然刚才这一幕谁都不希望发生,我也不希望发生,但既然发生了,我们就要正确地面对它。

    现在的情况很危急,不是我们追究这件事有关的责任的时候,而是我们应该考虑大坝的安全。我是水甸县县委书记,现在蒋主任因身体原因不能亲自指挥,我作为这里级别最高的干部,自动接过管理权。在我发出命令前,我请同志们先好好想一想,凭你们的经验和天气,判断一下我们的大坝是否安全?如果上游冲下来大量的雨水,我们的坝能不能保住?

    我知道大家都是责任心很强的同志,对上级的指示是一丝不苟地执行,但是具体情况必须具体对待,现在大坝已经危在旦夕,容不得我们再请示再汇报,更不能等待通信畅通之后再根据上级的命令采取措施,而是必须当机立断!现在我以县委书记的身份命令你们,将所有闸门打开!尽可能快地降低大坝水位,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由我郭知言一人承担!

    同时,我也以一名普通群众的身份请求你们,请求你们看在你们家人,你们孩子的份上,看着下游千千万万老百姓的份上,把泄洪闸打开,不要等上游的水冲下来后,我们随着大坝一起毁灭。一旦大坝垮了,我们将带着耻辱死亡,同时也带着千千万万农民用血汗修筑的大坝死亡,我想各位一定会死不瞑目。

    同志们,为了大坝,为了你自己的生命,为了让更多的人获救,请听我的命令!我郭知言谢谢你们了!”

    郭知言说的声音很大、很有魄力,但无人应答,现场的人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良久才有人说话,他怀疑地说道:“郭书记,今天的水位还没到昨天的位置,这有……”

    郭知言大声打断他的话说道:“同志们,时间容不得我们再犹豫了!如果谁再犹豫,谁就是人民的罪人。如果谁怕担责任,你可以撤出,让有卵子的人来做!请你们立即把所有泄洪闸打开——!”

    但是,事情终究太重大了,听不听郭知言的命令其后果的差别极大,完全是严重犯罪与普通工作的对比。不说那些对大坝安全有信心的人,就是担忧大坝安全的人也不敢动一下,他们都希望别人先一步做,然后他们再做,谁也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整个现场的气氛几乎凝固,连一声咳嗽都没有,只有噼噼啪啪的雨声和偶尔的雷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