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九十章 难道有内幕?

    小王怀着一肚子的疑问回来了。

    听了小王的汇报,郭知言也是不解,但他安慰道:“他们也许有点事。你在下面等一等,我在这里抽一会烟,等下一起回去。”

    在管委会主任办公室里,蒋主任威严地坐在办公桌后,对一个技术员问道:“大坝没有什么异常?”

    技术员紧张地说道:“没有!基本水情数据还是一样的。”

    蒋主任点了点头,问道:“那几条老缝隙呢?”

    技术员说道:“还是那样。没有扩展。只要保持现在这个水位,应该没有问题。”

    蒋主任问道:“从关闭泄洪闸到现在水位涨了多少?”

    技术员翻看记录本,说道:“涨了零点四三米。”

    “等水位达到昨天开闸前持平的时候再报告给我。千万不能大意。”显然,有了郭知言的提醒后,蒋主任也不敢过于大意,虽然他在郭知言面前牛皮哄哄的。

    ……

    “郑致中,有人找!”排长带着郭拙诚走了一公里多路,翻过一个山坡后,来到一家独立的旧砖房前,大声喊道。

    不久,一个戴眼睛的老头从房子里走出来,他看了郭拙诚和排长一眼,问道:“谁找我?”

    排长指着郭拙诚道:“是他。他是水甸县县委书记的儿子。”

    老头郑致中冷笑道:“好大的官啊。”

    郭拙诚没有说什么,先推开院门,从迎上来的鸡鸭中往前走,一直走到老头的身边,说道:“郑老师,你好。我是来请教的。……,请问如果攀甸水库一直将水位保持在警戒水位以上,大坝有没有危险?”

    老头郑致中自顾自地往家里走,见郭拙诚跟上来,问道:“一定要回答吗?”

    郭拙诚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而是说道:“不知道郑老师听说过水甸县最近的事没有。”

    这话问的有点天马行空,让后面跟着的排长莫名其妙。但郑致中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一下脚步,但随即有恢复原样,一边继续往家里走一边说道:“我是一个右派,只能在家老老实实地学习,连水库的事都不容许打听,哪里能知道水甸县的事情?水甸县在哪里?难道那里是另外一块天?”

    这话里显然有太多的牢骚,也明显有点言不由衷,另外还夹杂了一点点怀疑。

    郑致中说完之后摇了摇头,心道:我怎么跟跟一个孩子说这些?跟他发这种牢骚有什么意思?要发泄也应该找那个士兵发泄,至少他能听懂一些自己话里的意思啊。

    郭拙诚不但将老头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也听出了老头话里的意思。他知道这个老头动心了,只是嘴里不说出来。

    于是,郭拙诚笑道:“水甸县确实不可能是另外一块天。但那块天与其他地方的天还是有点不同,而且所有的天将会跟着那块天进行变化,会变得越来越好。”

    排长茫然不知,完全搞不懂他们打的什么机锋。

    老头愣住了,转头先看了懵懂的排长一眼,再死死地盯着郭拙诚问道:“你多大了?”

    郭拙诚反问道:“这与年龄有关系吗?无数的人年龄比你大,但他们懂你这么多知识吗?我刚才只是问了士兵,问这里谁的知识最渊博,他们想都不想就带我到了这里,你说这说明什么?”

    郭拙诚悄悄地拍了一个马屁。

    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就是自认为自己已经淡定的郑致中听了眼前这个孩子的话之后,眼里闪过一丝自豪。他问道:“说明什么?”

    问完,他才发觉不知不觉中中了这孩子的道。不过,他没有后悔。

    见老头已经上钩,郭拙诚说道:“说明几个问题。第一,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有真本事,谁有假本事,他们一目了然。第二,说明国家需要你们,群众信任你们,你们在人们内心深处依然是宝贝。第三,说明只要政策变化,你们完全可以重新恢复工作,恢复到原来的重要岗位上。郑老师,你说呢?……,从这三点,想必你也能明白你的责任。虽然你们被人误解,但你们也与大坝的命运紧紧相连,你说呢?”

    郑致中没有回答郭拙诚的话,而是进屋将一把椅子递给郭拙诚,说道:“请坐。我这里没有茶,喝水不?”

    郭拙诚摇头道:“我现在心急如焚。我只想知道刚才我进门时问的那个问题。”

    郑致中盯着郭拙诚,问道:“为什么心急如焚?”

    郭拙诚说道:“他们为了多发电,一直将水位保持在警戒水位以上,万一这里或者上游下大雨,大坝不就危险了吗?”

    郑致中反问道:“在雨季时蓄水以减轻下游的水涝危害,在旱季时放水灌溉农田减轻旱灾影响,这本来就是水库的基本功能,这有什么奇怪的?在雨季将结束时将水位保持在警戒线以上,也是水库通常的做法,否则什么时候能补充水源?枯水期怎么发电?”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玩味地看着郭拙诚。

    郭拙诚说道:“我是真心求教,没有必要跟我一个小孩玩虚的?”

    郑致中冷笑道:“你刚才不是说年龄不重要吗?你也老实说,你发现了什么问题,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郭拙诚一愣,不确定地问道:“我知道了什么?”

    郑致中说道:“你让别人说实话,为什么你自己不说实话?”

    郭拙诚心道:我的郑老头,我发现了狗屁问题啊。我只是从前世的记忆力知道水库出事,哪里知道水库有……,不!这老头的话里有话,是不是他掌握了内幕?

    想到这里,郭拙诚很诚恳地对疑心重重的郑致中说道:“郑老师,老实说我只是心里有一种预感,预感到这个大坝会出事而已,并没有任何证据。说实在的,我是昨天才在远处看到大坝,今天跟我父亲一起来的,刚才在坝顶溜达了一下,对大坝的基本情况都不了解,更别说知道什么特别的信息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评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