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七十二章 好险

    说着,他从地上拿起一个弹簧,一边将它往老工人的手掌上压,一边解释道:“用这个力度压下去,弹簧能被压缩,但这种物质不能退让,否则没意义。”

    老工人略微想了一下,说道:“有,有好几种。如皮带蜡、烯乙三胺、模具塑料都可以。但它们有什么用?”

    郭拙诚指着那根轴说道:“我们先将这种东西加热熔化,然后灌入这些孔里,把这些半球全部暂时封死在里面,让它们不能出来,结果会怎么?”

    老工人一听,全身都颤抖起来,大声说道:“好!妙!小师傅,你真是……”

    他的话很突兀,让周围的人都大吃一惊,大家一齐看着他们俩。

    郭拙诚也被老工人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扯了他一下,说道:“至于将套筒压进去……”

    老工人的脸立即又变为着急,急忙问道:“那……怎么办?强压下去的话会……”

    郭拙诚哭笑不得地说道:“老师傅,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老师傅连忙点了点头,说道:“你说,你说……”脸色又激动又尴尬。

    郭拙诚说道:“至于将套筒压进去,就更不是问题了。先将套筒在烘箱里加热,热胀冷缩的原理你也知道,它一加热是不是变大?而轴放进冰冻室遇冷呢,是不是变小?一个变大一个变小,那它们之间的公差是不是……”

    老工人双手紧紧握住郭拙诚的手,兴奋地摇着:“小师傅啊,我真的佩服你。你真是帮我们一个大忙。……”

    虽然周围的人听的不是很真切,但技术这东西有时候也就隔了一层纱,只要有人捅破它立即就失去了神秘。

    明白了道理的人们都激动起来,一双双看向郭拙诚的眼睛里充满了佩服。

    郭拙诚见大家没有异议,马上当仁不让地吩咐起来:“你们几个马上去找材料熔化备用。你们两个马上将套筒放入烘箱烘烤,温度不要太高,摄氏400就行。你们两个给我量好轴上各孔的内径和深度,我要用。你们两个给我拿两张图纸和几支铅笔过来,我要画图。你们谁是车工?我要车几个木模。另外,还要用铁桶煮一大桶机油,到时候用来熔化那些灌入孔中的皮带蜡。”

    朱主任、戴书记、王厂长和几个总工办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郭拙诚,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指挥若定的人仅仅是一个孩子。

    他们怎么能想到这个孩子在前世当过一厂之长?这点小事能让他手忙脚乱不成?

    当然,郭拙诚临时想出来的办法还是有一些纰漏,但这里并不缺技术人员,更不缺执行者。就在执行的过程中,郭拙诚的方案也在不知不觉地被完善,大家都以最佳的方式改善着他提出的方法。

    实际上,郭拙诚的图纸还没有画完,一个车工就完全领会了他的意思,十几分钟就把他所需要的木模车了出来。

    套筒的加热温度、轴的冷冻温度,以及机油的数量都被总工办的专家拿出了最科学最稳妥的数据。

    后面的事情完全不用他插手,因为厂里的人对自己厂的了解远远比郭拙诚了解清楚得多,很多数据郭拙诚只能靠在记忆里寻找,而这里的工程师们随时可以从有关技术书籍中查到。

    整个工厂就如一台被加速的机器,高速地运转着。

    一个小时刚刚过去,陶主任就喜滋滋地跑到郭拙诚跟前高兴地说道:“郭师傅,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现在大家都喊郭拙诚为郭师傅,只有朱主任、戴书记、王厂长还是矜持地称他为“小郭”。不过,郭拙诚更喜欢别人叫他“小郭”,他觉得“郭师傅”太正规了,特别是被老工人称为郭师傅的时候,良心很不安。

    主要矛盾解决了,其他都不是问题,又花了一个小时,所有零件都安装到位,再经过十几分钟的紧急保养、维护和擦拭,整台机器与刚进厂时的样子无异,甚至连蒙包机器的塑料布都如还没有开封过似的。

    等待工人们都离开这台机器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两个美国技术员在翻译的带领下正好到了车间门口。

    听到那几个说着英语走进来的外国人,车间里所有人都在心里感叹道:“好险!”

    大家脑海里都出现了那个从容镇定的小孩身影。

    郭拙诚此时正在餐厅里,老老实实地坐在父亲身边吃着饭。

    郭知言感到很奇怪,刚进来的时候一个厂领导都没看到,好久才有一个副厂长出面接待。就在他准备告辞离开时,厂党委戴书记书记来了,又是道歉又是热情地和他交谈,亲自为他泡茶续水,但就是不提议去食堂吃饭。

    过了半个小时,省科工委的朱主任——省政府机关里正正经经的厅级干部——来了,其热情的态度比戴书记还要热情,也是不断地装烟,不断地热情交谈,就是不说去吃饭。

    又过了半个小时,王厂长来了,一脸喜色地走进来,又是道歉又是赔罪。

    过了好一会,郭知言实在忍不住想说吃饭的时候,黄副总工带着儿子来了,所有的人都站起来迎接,热情地和儿子握手,寒暄,把他这个老子甩在一边。

    等戴书记亲自问郭拙诚喝茶不,而郭拙诚回答说不喝茶之后,朱主任这才大手一挥:“走!吃饭去。真是饿死了。”

    戴书记、王厂长、曾处长等人一致点头:“真的好饿。都几点了?”

    莫名其妙的郭知言心道:“原来你们也知道饿啊。……,这小兔崽子又做什么事了?”

    虽然儿子乖乖地坐在旁边,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但郭知言知道这小子在这里肯定做了什么大事,要不人家怎么可能对他这个小屁孩客气?

    想起自己的官帽都是这个小子赚来的,郭知言断定自己的儿子有这个本事。但他没有问,也不点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继续和那些人应酬。

    他可不想更多的人知道儿子的异常,更不会说出儿子做的其他事情。他就是要别人以为儿子刚才碰巧想到了办法,只比别的小孩聪明一些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