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三十六章 混混堵校门

    梁凉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低声说道:“没有。……,我……,你说的是真的?”

    郭拙诚提高声音埋怨道:“嗨,我说你什么好呢,这么大了,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菜不要卖了!等下全部送过去!”

    那口气就如长辈教训晚辈一般,让旁边的人很吃惊:这小孩是谁啊,这么牛?

    梁凉反而只是愣了一下,有点慌乱地问道:“他们真的……真的全要啊?”

    “你以为我会跟你开玩笑吗?”他指了路边一块石头,命令道,“你坐那里!我回家洗完澡就过来,等下一起去。”

    也许是因为梁凉表现很乖顺,让他说话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前世的那种霸气。而梁凉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男孩竟然有一种畏惧感,心里似乎生不起违抗的心理。

    她嘴里虽然没有说出“是”,但从她急急忙忙地收拾菜篮,不时心虚地看一眼郭拙诚等等动作,明显可以看出她很服气。

    郭拙诚看她收拾差不多了,说了一句“我马上就来”就走了。

    旁边一个卖菜的老太太等郭拙诚走后,才畏畏缩缩地对梁凉道:“姑娘,这孩子是谁啊,怎么一脸的杀气,像当官的一样。我刚才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比我们的大队支书还威风呢。”

    梁凉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她自己背上还有冷汗呢。不过,郭拙诚刚才的官威和武断让她心里反而有底了。

    “他真的能让我去上学?还能帮我把菜卖掉?”这句话在她心里已经不再是怀疑,转成了一种惊叹。

    她没有等多久,郭拙诚就背着书包过来了,手里还拿了三个包子:“给!快点吃!”

    梁凉慌忙说道:“我不吃,我不饿。”

    但他霸蛮而固执地将包子递到她胸前:“快点!”差点碰到她衣服上了。

    她连忙将双手在衣服上揩了几下,恭谨而迅速地接过包子。郭拙诚早已经将她的菜篮扛上肩,大步朝前走去。

    “放……放……”她不敢大声喊,只敢跟在他后面走着。

    郭拙诚似乎生了后眼睛,说道:“快点吃!等到学校了,一个大姑娘嘴里含着包子多难堪。”

    梁凉脸色变得通红,一边悄悄地吃着包子,心里反对道:“难道一个大姑娘在街上吃包子就不难堪了?”

    这话也就在她心里说说而已。

    几乎是在郭拙诚的强迫命令下,梁凉终于跟着他一起到了学校。郭拙诚在学校大门口买了作业本、笔记本、钢笔、书包,然后带着她找到学校食堂。

    食堂的负责人显然得到了舒校长的吩咐,等郭拙诚说明了情况后,不仅很爽快地收下了梁凉的那一篮子菜,同时拉过一位年轻的小伙子,他告诉郭拙诚和梁凉,今后每天送菜就找他。

    这个小伙子见梁凉如此美貌,态度比食堂负责人好多了,一个劲地保证随到随收,而且还不断夸奖梁凉的菜比农贸市场的新鲜,价格也比农贸市场的公道,说得梁凉都不好意思。

    食堂负责人看着这个被女人迷住的小伙子,很是懊恼,心道:“早知道这样,不如喊一个妇女来收菜。别到时候连烂菜也收了。”

    虽然这个负责人是按照舒校长的要求收的,但郭拙诚还是向他表示感谢,同时将从家里带来的两包烟塞到了负责人的手里。

    负责人的脸色才好了很多,因为他看出这烟的档次很高,至少要六毛多一包,只有当官的人家才有。

    他心想:“这一篮子菜的利润还不值二毛钱,你这一下就给出了一元多,这不是亏本赚吆喝吗?你不会是想通过这种办法来获得这个姑娘的好感?可你的年龄也太小了点。”

    班主任王老师在教室后面给梁凉安排了一个座位,梁凉就这样心情复杂地开始了上课生涯。几个老师心里以为这个女孩是郭拙诚拉来的,成绩一定很好,不过试着让她回答了几次问题后,就失去了兴趣。除了一个年轻的男教师受她的美貌吸引而偶尔问一个问题外,他们的目光又重新集中到了郭拙诚身上。

    因为梁凉没有跟家里的人说清楚,所以上了一上午课之后就回家了,就如她以前卖完菜回家一样。临走的时候她向郭拙诚保证从明天开始就正式上课,回家将扔在阁楼上的书本翻出来。

    不过,梁凉出去没有多久,就惊慌失措地跑了回来,追到学校食堂门口,将他拉到一边焦急而悄悄地告诉郭拙诚:“外面有流氓找你。他们是一个叫熊癞子的人带来的。”

    郭拙诚一愣,急忙问道:“来了几个,在什么地方?”

    梁凉焦急地扫了周围一圈,说道:“一共八个。呆在学校围墙外的墙角那里。我经过的时候,他们正找学生打听你的事,问你中午会不会回去。”

    郭拙诚心里奇怪俞冰怎么没有动手,不说抓这个流氓头子去问问为什么要整自己,至少得防止他再来打人?

    见梁凉一脸焦急的样子,他故着轻松地说道:“不要紧,他们不敢进学校。等一会他们见不到我就回去了。大不了我找舒校长出面赶他们走,或者打电话到公安局去。你放心地回去。”

    梁凉担心地问道:“真的没事?我到你家喊你爸爸来好不好?”

    郭拙诚笑道:“真没事。这种人也就是搞点偷偷摸摸的事,我一个小孩子又没有得罪他们。不就是那天早上扔了两块砖头?喊我爸来反而会闹出很大的动静,对我家影响不好。”

    梁凉见郭拙诚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心里虽然担心,但还是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梁凉才走了开,魏红旗也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悄悄地告诉他熊癞子找他的事。

    他比梁凉显然镇定多了,也气愤多了,说道:“老弟,要不要整死他们?不是哥吹牛,只要我回去喊一声,立马可以喊上几十号人揍得他哭爹叫娘。

    你知道不,熊癞子去年就在我们笔架山那里吃过大亏。他丫的强迫一个姑娘跟他,姑娘不同意,他就威胁她家里。这种人我们魏家人能对他客气,当时将他打得半死扔进了河了。他手下一个家伙干脆被我们打断了一条腿,后来再也不敢去了,呵呵。”

    (老调重弹,求收藏,呵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