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三十三章 奸计得逞(求收藏)

    郭知言是一个月前从下面的小镇调上来的,分配的住房自然是最容易潮湿、其他县领导不想要的一楼套房。

    这个时代的楼房普遍都不高,家里又没有电视机可以消遣,人们因此喜欢在外面溜达。刚才郭拙诚这么一喊,跟他站在院子里喊差不多,夏日在外休息乘凉的人们都听到了。

    很多人脸上露出了惊讶和不解。

    一个打着蒲扇的老头讥讽地看了楼道处一眼,对旁边的人道:“哼!这姓张的真是没有骨气。姓郭的才协助主持,坐上去还八字没一撇呢,他就急急忙忙过来抱大腿了。”

    旁边的两个老头冷笑着摇了摇头。

    普通人之间相互自然是小事一桩,没有其他含义。官员却不同,特别在这个敏感时期,一个官员到另一个官员家里,不是站队表态就是巴结套交情。

    如果罗虎这么做倒无所谓,因为罗虎是公安局代理局长,低郭知言至少一级,又是郭知言的直接手下,加上这次他能升为公安局代理局长完全靠郭知言的帮忙,他到郭知言家上门表示感谢是应该的。不来,反而有人会说他忘恩负义,是一只白眼狼。

    但张怀威就不同,他和郭知言本来就不怎么对付,加上双方的地位都差不多,而且张怀威相比郭知言的资历更老。

    一个资历老的同级干部用得着这么快地上门巴结奉承?用得着这么急地改变立场?就算你要投靠,完全可以利用工作上的事不知不觉地表态,凭他老组织部长这块招牌完全可以与对方平起平坐、讨价还价。

    郭拙诚的声音传到了楼道对面二楼的洪杰耳朵里。正在吃饭的洪杰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变得铁青,将碗筷朝桌子上猛地一顿,张口欲骂,但又随即明白了什么,只是说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完,他喘着粗气起身离开饭桌进了书房,留下其他人面面相觑。

    小孙女看到洪杰老婆的目光看过来,以为是奶奶怪她引起爷爷不快,连忙说道:“奶奶,不是我哦。爷爷是听了拙诚哥的话生气的。拙诚哥说‘爸,张部长来了,张部长找你喝几杯酒’。我刚才吃青菜了,爷爷没骂我。”

    洪杰的老婆强装笑脸,摸了摸孙女的脑袋,说道:“不是妞妞的错,是外面大坏蛋的错。”心里则把看风使舵的张怀威的祖宗骂了十八遍。

    除了郭拙诚,所有人都冤枉了我们的张怀威部长大人,他今天之所以来,真的只是来看热闹的,是来享受郭知言得知儿子被混混打得住院之后那副痛苦表情的。哪里想到郭拙诚还好好地呆在家里,哪里又会想到郭拙诚会来这么一手?

    慌乱的他挣脱了几下,却没有挣脱,糊里糊涂地被郭拙诚拖了进来,很快门就被关上了。而且郭拙诚这么一喊,正在谈话的郭知言和罗虎连忙起身,很快就走了过来迎接。

    虽然他们内心惊讶,但既然来了就是客,都应该热情接待。

    就是田小燕也连忙将锅子从煤炉上移开,急急忙忙地跑出厨房迎接张怀威。

    尴尬的张怀威心里将郭拙诚咒诅了无数遍,当然更恨他那个拿了钱却没办事的舅子:“我草你奶奶,给你一百元连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都摆不平。要你何用?”

    他压根就没想到那四个混混被郭拙诚给收拾了。更没有想到现在自己也被郭拙诚摆了一道,打死也不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竟然如此奸诈、如此有心机。他被拖进来,以为是自己太大意太慌乱,孩子太热情才拖进来的,连孩子力气大都没有想到。

    面对郭家的热情,自己又已经进来,张怀威只得强装笑脸,双手迎上去握着郭知言伸出来的双手:“刚好路过,听见里面欢声笑语,忍不住就进来瞧瞧,呵呵,不会打扰你们?”

    得意的郭拙诚暗笑着跑回了自己的睡房。

    笑过之后,他心里又疑云重重:刚才张怀威脸上为何如此表情?一个大人面对开门的小孩子用得着如此震惊和失落吗?开始又怎么会有幸灾乐祸和讥讽表情呢?难道我的出现大大超出他的意料?……,我出来开门很正常啊,这是我的家啊。

    郭拙诚继续思考着:他既然来敲门,为什么又不肯进来?连招呼都不跟我父亲打,还说出如此蹩脚的借口。你儿子都二十多岁了,用得着你做父亲的挨家挨户找他吃饭?他又怎么可能到我们家玩?

    想着想着,郭拙诚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觉得不太可能,实在太令人不可理解。不过,想起父亲前世的遭遇,郭拙诚又不得不强迫自己相信这件事:为了打压父亲,张怀威这些王八蛋真的不择手段!

    “除了买凶打我,还会有什么后招?”郭拙诚自言自语道。

    ……

    张怀威在这里并没有呆几分钟,强装笑脸喝了一杯酒之后就告辞走了。很快对面二楼的大门被敲响,门打开后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你?你还好意思来?”

    声音是压抑着说的,音调很低,但里面透过的冷意就是模糊听到的郭拙诚也感觉得到。

    站在门边偷听了洪杰老婆说话,郭拙诚反而没有了刚才拖张怀威进门时的那种快感。他知道自己这个小动作虽然能在洪杰和张怀威之间种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但要让它生根发芽则需要大量的时间,马上就企望他们两个决裂是不可能的。

    不久,罗虎也回去了。他离开的时候还到郭拙诚的睡房来了一会,看到郭拙诚真的在认真看书,他很惊讶:“怪不得你这么聪明,原来是天天认真看书学习啊。我回去得让我那个小兔崽子好好学学你。他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疯玩,天天在外面打架。比你只小了一二岁,可还是一个调皮捣蛋的混小子。”

    田小燕连忙客气地说道:“小孩子就是要调皮,将来才能有出息。我家拙诚也是最近才开始懂事,以前还不是一样?”

    郭知言却感叹地说道:“孩子还是糊涂点好,要不做父亲的真头痛。”

    罗虎以为郭知言是谦虚,他哪里知道老郭同志是真的有感而发啊。

    (请问童鞋,你收藏我的《少年高官》了吗?谢谢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