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二十章 投省委书记所好

    郭拙诚摇头笑道:“我怎么知道?我现在想得到妈妈你中意都难,更何况高高在上的省委书记。”

    郭知言也笑了,说道:“是我太着相了,这次本就是意外之喜,难道还要贪心不足?吃饭!吃饭!”

    郭拙诚端起碗,说道:“爸,也许你说的对,明天汇报的时候,你就从吃饭说起。”

    见父母惊讶不已,郭拙诚又说道:“我听说省委书记一到我们川昌省就到农村调查,对农民很关心。你实在没好点子的话,就说一说农村‘三熟制’、农村‘土地深耕’的事情。”

    郭知言摇了摇头,说道:“这么做风险太大。这些都是上面的要求,这些领导都在位,我去唱反调不好。而且这么逢迎领导,投其所好,弄得我像过去的奸宦佞臣一样。”[

    郭拙诚笑了,说道:“爸爸既然要随大流,那我就说想不出什么办法。其实这事就看你心里怎么想,如果你心里认同上级的这些事,那就不要说,说出来他也知道你是因为讨好他才说的。如果你心里坚决反对,那又有什么不能说的?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见丈夫面子有点挂不住,田小燕打圆场道:“你小子今天吃了豹子胆,竟敢教训你爸。怎么做难道你爸不比你知道更多?……,好了,别说这些事了,吃饭!儿子,这两个鸡腿都是你的,快趁热吃。”

    刚才郭拙诚说的“三熟制”和“土地深耕”是现在深受农民反感的农村政策。

    川昌省是有着几千年农耕历史的省份,农桑业自古就非常发达。农民早就根据当地的气候条件形成了自己的农耕习惯。一直进行的是“一稻一麦”二熟制。每年都能有一定的农闲时间休养生息。可是,自从大跃进开始后,zh色ng 府部门强行要求农民搞“三熟制”,也就是种两季水稻,一季小麦,就如同纬度沿海地区的省份一样。

    结果因为川昌的日照时间严重不足,论是水稻还是小麦都法满足正常的生长期,导致产量大降。原来每季的产量平均在五百斤以上,换成三熟制之后平均亩产不到三百斤,农民还累得要死。所以当地农民戏言“三三得九,不如二五一十”。

    可是,因为川昌省个别海拔低、日照时间长的地方执行三熟制提高了一些产量,那些官僚和为了讨好上级的干部依然要求农民坚决执行。导致农民不满,干群关系紧张。

    至于“土地深耕”的问题更简单,不知何时起到处流传一个“科学”的耕种方法——要想产量高必须耕得深。完全不顾当地的土壤条件和气候,把农民累死累活还破坏了肥力。

    拥有前世记忆的郭拙诚知道,现在的省委书记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深入农村调查,最早入手的就是改变这两个政策,但执行起来却阻力重重,各地干部阳奉阴违拒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有的甚至公开反对,多年的拉锯战之后才开始逐地逐区地扭转。

    如果父亲能在这次会见时主动提这个问题来,异于给省委书记雪中送炭,肯定符合对方的胃口,也肯定对父亲的仕途有帮助。

    经过自己这番试探,郭知言越发变得糊涂,都有点不相信儿子身后有人了,而是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那批示也许真是儿子一个人干的,他不同于其他孩子,就是不知道他是天才还是妖孽。

    吃完晚饭,郭拙诚休息一会就回房,到了九点左右出去到外面的树林子里打拳,然后回来冲凉准备睡觉。看着父亲书房里的灯光,郭拙诚本想再去劝父亲在省委书记面前说一说农村“三熟制”和土地深耕的事,但最后还是没有去,因为他不知道父亲对这两个政策在农村的实施效果了解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心里是认同还是反对。

    前世的时候郭拙诚因为年纪小,对这些实在不了解,他之所以想到这些,一是因为前世的网络上有这事的谈论,二是他前世当地方官的时候对这些有所了解。

    欲速则不达,郭拙诚知道,这种事最主要在于父亲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根据前世的发展强行给他灌输自己的理念,很可能物极必反,画虎不成反类犬。现在能够给父亲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就达到了目的,就有利于今后劝说他。

    想到这里,他甚至有点想父亲碰一个钉子,这样的话效果就更好。

    第二天早晨锻炼身体后回家的路上,他又看到了正在卖山药的梁凉。顾客的时候,她又轻轻地哼唱着《得意的笑》。

    歌声很美,很清新,让郭拙诚有一种很自豪的感觉:“呵呵,这可是我调教出来的。”

    郭拙诚发现歌声里的缺点已经很少很少,虽然还有一些衔接纰漏,但他觉得够可以了。加上他本身没有专业的音乐知识,就算想帮她也从帮起,也许过段时间她自己会纠正。

    实际上,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喜欢这首歌了,分布在她周围的小贩成了清一色的年轻人,有几个也跟着哼了哼。当锻炼之后满身大汗的郭拙诚经过他们摊位时,还真没几个人注意他。

    只有梁凉看见他的时候,眼里露出惊喜的目光,连忙喊道:“郭拙诚,你来了?大家都想学这首歌呢,你快来教他们读书阁。”[

    几个少男少女不相信地看着这个满身臭汗的“粗鲁小汉”,异口同声地问道:“他?”

    郭拙诚马上摇头道:“我不会,是梁凉骗你们的。”

    开玩笑,这首歌可是有“不健康”的内容,好奇地教给梁凉一个人听也许没事,真要教大家唱,传到那些顽固的家伙耳朵里,还不知道会给自己和家庭带来多少麻烦和变数。

    说话的时候,他偷偷地向梁凉传递几个眼神。

    梁凉很是惊讶和委屈,见郭拙诚如此紧张,虽然她还是迷惑不解,但聪慧的她知道里面一定有自己所不了解的事情,觉得自己应该替他掩盖。可她实在不习惯撒谎,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说好。

    郭拙诚见她不配合,心里叹了一口气:今后我得小心又小心啊。

    他大声说道:“只是我也是在街上听人意唱起,觉得好听就在梁凉面前炫耀,其实我真的不会唱。”说着,他唱了几句。

    其实他的歌声在这个时代应该还是不错的,可梁凉的珠玉在前,加上他故意装拙,故意把歌词唱错,音节唱跑调,他唱的就与梁凉唱的自然有了云泥之别。

    众人本就不愿意承认是他教梁凉唱的,听了他的话、听了他的歌,大家再一次看向梁凉,意思自然是想梁凉教他们。

    梁凉慌乱地连忙说道:“等有空的时候我就教你们。现在我不敢大声唱。”说着,她郁闷地看着郭拙诚,心道,“不就是一首歌吗,神秘兮兮的。……,你说好还要教我一首歌的。”

    看出了她眼里的不解,郭拙诚走过去轻轻说道:“你不懂的。”

    梁凉白了他一眼,但没有说话。她心道:“我不懂,难道你这个小孩子懂?”

    他在她身边呆了一会,等周围的人不再注意她,低声问道,“梁凉,你读过高中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