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五章 案情突破

    李建勇先胆怯地看了郭拙诚一眼,连忙老实回答道:“本人李建勇,男,……”

    俞冰连忙记录,记录完基本资料,又说道:“详细说明一下你们今天早晨在八一路上调戏女人的经过。”

    李建勇连忙说道:“女警官,冤枉啊,我没有调戏……”

    郭拙诚又突然朝李建勇猛击一棍,虽然没有按下电源开关,也因为李建勇见机得快而没有砸中脑袋,但肩上依然剧痛比。

    他一辈子哪吃过这种苦?一个大男人竟然委屈地哭了起来,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女警察,哀求她出言制止郭拙诚的粗暴行为。[

    俞冰也确实被郭拙诚跋扈的动作激怒了,大声说道:“姓郭的,不要以为你爸是县委副书记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本姑娘不怕!你这么做,与这个流氓有什么本质区别?你再这么缘故打人,我就告你,告你爸!你试试!哼!”

    郭拙诚不以为然地把玩着电击棍,似乎随时可能暴起。

    “好人啊,真是青天大老爷啊,你真是我的活菩萨……”害怕之极的李建勇就差朝女警察磕头了,此时他心里早就没有亵渎她的意思,只有声的哀求。

    郭拙诚站在那张困住李建勇的铁椅子旁边,随意地按着电击棍的电源开关,好玩地看着啪啪直响的电红花,不急不慢地说道:“听说这玩意好像打不死人,只是让人非常痛苦,打三下连屎尿都可以打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连续打六下的话会不会死人?”

    李建勇慌了,急忙说道:“能,能打死人,当然能,绝对能打死人……”

    郭拙诚笑问道:“怕了?不会读书阁?2月11日也就是过小年的那一天,有几个人开着一辆车去游玩,因为买卖不成,他们就把对方给打死了。为什么别人都捅他的大腿胳膊什么的,不敢真下死手,你却直接捅他的心脏一刀?你那天的胆子比今天的可就大多了,奇怪哦。”

    在这些话里,郭拙诚采取了春秋笔法,将六个人说成是几个人,将吉普车说出是一辆车。至于捅胳膊捅心脏的,都是瞎扯,为的只不过是恐吓,促使李建勇早一点崩溃。

    李建勇脑海里如一道惊雷炸响,刚刚平静一点的身体颤抖起来,比刚才抖得更厉害,双眼盯着郭拙诚如看到了吃人的恶魔。他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被发现了,那件事被警察知道了,这……这下全完了!

    俞冰也是一脸的惊骇,早忘记了记录,目不转睛地看着郭拙诚。当然,她心里惊骇的不是郭拙诚说的事情,而是惊骇郭拙诚将如此一件大案栽赃在李建勇的身上。她脱口说道:“小子,不许随意诬陷!你这是犯罪!”

    李建勇如抓到了救命稻草,连忙说道:“对,对,你这是诬陷,绝对是诬陷!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买东西,我们没找他买东西,啊,……”

    听了李建勇慌乱之下透漏出的话,看着他害怕的样子,郭拙诚心定了,知道今天成功的希望大增。他没有急着逼问,反而微笑着走回他刚才坐的地方,不急不慢地坐下,对全身依然颤抖的李建勇道:“勇哥,我虽然不是警察,但有些常识还是懂的。这种群体作案的罪犯好像有主谋和仆从之分,主谋当然是加重处罚,仆从呢?可以减轻或免于处罚。当然,案情重大,影响极坏的案子想免于处罚很难,可以说根本不可能。唯一能争取的就是减轻处罚。那么,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俞警官,是不是立功的话就能减轻很多?”

    俞冰显然不傻,如果到这个时候看见李建勇差点瘫成一堆烂泥,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那她也实在太蠢了。此时李建勇那双充满哀求的眼睛死死落在她身上,希望她能说出立功能减轻处罚的话来。

    俞冰朝李建勇温和地笑了笑,很肯定地说道:“当然!我们的政策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的受奖,反抗的死路一条。”说着,她故意对郭拙诚道,“你可不要吓唬人。”

    她脸上虽然一片平静,但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她在狂呼:“217灭门案”要破了,就要破了,是我经手的,是我参与的!

    郭拙诚想不到这个女警察控制力这么强,演戏演得这么好,一个红脸一个黑脸配合得天衣缝。

    他故意叹气道:“哎,我对这条政策很反感。干嘛坦白的要从宽?应该从犯罪分子当时的心态来考虑,如果他想置人于死地,那他就该死。现在有证据表面你李建勇是那些人中最希望猎户死的人,否则的话,你干嘛冲上去直接给人心脏一刀?而且,你们几人中,你的年纪好像最大,人家都是小孩子家家的,你不是主谋,谁是?我看你是死定了!我真是佩服你啊,马上就要死了,还到街上调戏美女,啧啧啧。”

    李建勇脸色死灰,搁在铁板上的手如装了振动机一样跳动着,目光在郭拙诚和女警察身上来回扫描,很急切很快速,最后落在俞冰脸上:“女警官,我能……能立功吗?”

    俞冰先对郭拙诚的话道:“你别诱供。别人说他用刀捅对方心脏,你就认为他真的捅了对方的心脏?依我的经验来看,李建勇虽然流里流气,但绝对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也不是那么蠢的傻蛋。别人都捅手和脚,他不可能专捅对方致命之处。李建勇,你说呢。再说,年纪大小不能成为主谋和仆从的认定因素,年纪小的一样可能是主谋。”

    “你真是我的爹娘啊。”李建勇被俞冰的话感动得痛哭流涕,目光死死停留在她的脸上,结结巴巴边哭边说道:“我没有,我没有,唔唔唔……,我胆小啊,我真的胆小啊,唔唔唔……,怎么可能是我捅他的心脏,是那群王八蛋捅的,我只是捅……只是踢了他一脚而已,我没有杀那个男孩,我没有……,我真的不是主谋,是彪子要我们去啊……”[

    郭拙诚突然跃起对着他又是一棍,虽然这次李建勇已经麻木,没有偏脑袋,但郭拙诚的电击棍还是只打在对方的背上。受了此棍,李建勇反而平静了许多,身体不再抖的厉害,说话也流利了不少:“我坦白,我交待,我要争取立功。”

    俞冰悄悄地瞥了郭拙诚一眼,目光里全是钦佩,只可惜郭拙诚没看到,他又平静地坐回了原处。

    俞冰温和地说道:“李建勇,你先别着急。事情已经发生,想重新来过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一条活路,自己为自己争取主动。不管怎么说,你是我们李县长的家人,我们不帮你帮谁?是不?你好好把经过说清楚,是你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不是你的责任你一定要说得明明白白,不要把别人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我们会根据你的态度,如实向我们领导反映你的情况,争取将你作为立功人员对待,将来一定会向法院建议为你减刑。只要你比他们先说出来,说出所有真实情况,你就立功了。……,我们现在开始好不好?时间宝贵,你身体没什么问题读书阁?先喝点水,休息一下。别人不会这么快的。”

    李建勇担心被同伴抢了先,连忙说道:“我能坚持,能坚持。我马上就说。”

    郭拙诚心里对这个女警察佩服得五体投地:你看人家小姑娘,一边把人往坑里引,一边还得到对方的感激呢。我怎么就没这个本事呢?

    他走到俞冰身边,问道:“你喊一个人来问读书阁,我不是警察,不合适问。如果程序不合法,到时候,他是否立功都法确定。”

    这下子郭拙诚得到了两人感激的目光:李建勇最希望这个恶魔早点离开,最希望是俞冰的好朋友进来。她这么温柔,她的朋友也一定温柔。

    俞冰感激的是他将这个机会交给自己的朋友,谁都知道侦破这个世人瞩目的案子绝对是一件大功,所有参战人员都有奖励,而关键性的几个人肯定能获得最多的功劳,很可能会官升一级,这份人情可就太大了。

    但她担忧地看了中间那个空座位一眼,意思不言而喻:马兴宇会不会起幺蛾子?

    (新人哭求,求收藏,!收藏!!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