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少年高官

第四章 凶暴的少年

    郭拙诚点头道:“我爸爸太凶了,如果偷懒肯定会被他打屁股的。不过,罗叔叔,我可不想听太多,就听那个流氓头子的审讯读书阁。”说到这里,他装着很不好意思地说道,“罗叔叔,能不能安排一个漂亮的女警察审他们?呵呵。”

    罗虎噗哧一声大笑起来,说道:“好啊,小子,我得把这个情况告诉你爸。说他家里有一个胆大包天的小色鬼。”

    郭拙诚装出一副尴尬的样子讪讪地笑了笑。

    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以自污来减少罗虎刚才意说出的不满,向罗虎表示自己没有听明白他的话,不用担心自己告密。

    他确实也不会去告密,这种脱口之语也许只是一种紧张情绪的发泄而已,并非真的否定领导的意见。[

    罗虎哪里知道眼前这个小孩的阅历比他还丰富?不知不觉间就被郭拙诚糊弄过去了,他大声地喊来一个手下,吩咐他准备审讯工作。同时真的将一个漂亮而温柔的女警察安排到审讯李建勇的小组中。两个警察男的叫马兴宇,女的叫俞冰。

    其实,罗虎让一个温柔的女警官参与审讯是有用意的,就是防止男警察在县委副书记儿子的面前图表现,对犯罪嫌疑人动刑。毕竟对方是副县长的儿子,不看僧面看佛面。关一关可以,让他收敛收敛流氓本性也许还有好处,真要刑讯逼供,让李建勇受伤甚至落下什么残疾,那他罗虎可与副县长李岗结下了死仇,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小鞋等着他穿。

    能够当上官员的,没有一个傻子。

    郭拙诚当然知道罗虎心里打的小九九,他心里同样也是打了小九九。他要罗虎安排一个女警过去,就是为了更好实施他的计划:一个扮红脸一个扮黑脸。那些衙内没有经过真正的审讯,几句恐吓几句安抚话就能让他找不着北。到时候不就方便自己便宜行事吗?

    当罗虎的手下来报告说审讯工作准备就绪,只等嫌疑人送来后,郭拙诚要求收回刚才给他的那封信。

    罗虎马上就给他了。虽然信上的内容没有什么问题,但领导让自己的孩子参与审讯,有违规定。不落在纸上别人也就说说而已,有了这封信就等于给了别人一个把柄。

    郭拙诚拿起那张纸,笑着将它撕碎后扔进废纸篓里,然后跟着罗虎出了办公室。

    这个时候,罗虎心里已经起了疑心,觉得这小孩子表现太老道,如果不是脸上看起来稚气未褪,他真会认为他是一个阅历丰富的中年人。只不过,他把郭拙诚所做的这一切都归于是郭知言早就吩咐好的,这个孩子只是按照他父亲的要求行事。

    郭拙诚一切都算计准确,但没有算准李建勇的魅力,低估了李建勇的父亲李岗的权力辐射力。当李建勇押来后,面对趾高气扬的他,负责审讯的两个警察都小心翼翼。

    郭拙诚期待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的希望自然落空,现在论男女都唱起了红脸,要多规矩就有多规矩地问起了李建勇的犯案经过。马兴宇言语中还明显表露出审问他的事是上面有人压着他做的,如果没有某人,警察肯定不会请他进来,更不会审问他。

    说话间,马兴宇还还朝坐在旁边的郭拙诚努了努嘴。

    郭拙诚的父亲虽然是副书记,权力比副县长李岗的权力还大,但李家一直住在县城,加上年龄相差太大,李建勇认识很多领导子女,唯独不认识刚从下面乡镇随父母搬迁来的郭拙诚。所以李建勇看见郭拙诚坐在旁边后,很奇怪地朝马兴宇问道:“他是谁啊,一个小屁孩怎么坐这里?你们公安局什么时候变幼儿园了?”

    权衡再三,两个警察却也不敢当场说出郭拙诚的真实身份。

    郭拙诚倒是很坦诚,说道:“勇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今天早上调戏女孩子的时候,我不是比你那个手下赶开了吗?我就是早上那个要买山药的人,也是扔了两块砖头砸你们的人。如果按你习惯性地出你父亲的说法,我可以说我是县委副书记郭知言的儿子。今天根据我爸和罗局长的指示,旁听警察对你的讯问。”

    说着,他的目光从惊讶的李建勇身上移开,看着两个警察道:“不知两位跟嫌疑人谈心谈到什么时候,我的时间很有限,请你们开始读书阁。”

    郭拙诚的时间真的有限,必须在父亲有可能与县公安局联系之前拿下这个家伙,万一父亲到了地区,跟罗虎联系上,那一切都会穿帮。自己伪造批示的事一旦曝光,自己的屁股肯定会被父亲打烂不说,父亲的政治仕途也许就此打住,即使“217灭门案”侦破了。最为危险的是,自己的人生将留下一个法抹掉的污点。

    所以他必须利用父亲尚坐在前往地区的吉普车上,尚法跟县公安局取得联系的这段时间完成一切!虽然有极大的把握,但也不能任他们如此浪费时间!

    警察和李建勇三人一愣,负责记录的女警官俞冰脱口说道:“我们已经开始讯问了啊。”

    郭拙诚冷笑道:“是吗?我怎么没看见你动笔?我也没听见嫌疑人说有关案子的事。”[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马兴宇一脸的不耐,想说什么又不敢。俞冰异常尴尬,低着头玩弄着钢笔。

    倒是李建勇很开心地笑了起来:“哈哈,难得啊,两位警察像在一起谈恋爱似的,扭扭捏捏。嗨,说真的,这位女警官穿着这身警服很靓哦,看着你,我下面就硬……”

    “住嘴!”终于,还是姑娘的俞冰怒了,满脸的寒霜,厉声道,“说!姓名?”

    看着马兴宇坐立不安,郭拙诚很“关心”地问道:“这位同志,你有肾虚的毛病读书阁?看你像被尿憋了似的。要不,你先去上厕所放尿,然后抽支烟再过来?”

    马兴宇早想离开这两边不讨好的是非之地,哪里管郭拙诚的话是不是讥讽?他连忙说道:“是啊是啊,我的肾有点小毛病。那我先出去一下,等下你们喊我我就来。”

    说完,生怕别人会拖住他似的落荒而逃,带簧的铁门自动关上合拢。

    李建勇再次大笑,说道:“哈哈,别跑这么快啊。哥没有这么大的杀气读书阁?哥只是坐这里,怎么把你尿都吓出来了?呵呵。”

    俞冰满脸通红,瞥了满脸嘲笑的郭拙诚一眼,然后对李建勇喝道:“老实点!姓名?”

    “小妞,我真的不行了,下面胀得痛呢。你不知道你这幅生气的样子好性感哦。”李建勇夸张地张大嘴,嘴角口水直流,活脱脱一个流氓赖的形象。

    俞冰正要破口大骂流氓,旁边的郭拙诚早已经暴起,飞快抓起刚才男警察留在这里做样子的电警棍,对着李建勇当头就是一棍。当然,砸下的时候没有忘记按下电源开关。

    随着一声闷响和一声电流击穿空气的啪啪声,得意非凡的李建勇惨嚎一声,全身颤抖脑袋鲜血直流。

    俞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良久才吃惊地问道:“你……你……你敢打他?”

    “既然那个家伙耍滑头不敢做恶人,只好由老子亲自上阵了。”郭拙诚“大义凛然”地说道:“只要是一个男人,都会这么做。看着自己身边的美女被人调戏,如果我动于衷的话,你将来还不是看不起我?……,如果你可怜他,你可以安慰他啊。”

    俞冰脸色更加绯红,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让一个小孩搞得如此被动,实在有伤脸面。她奈地说道:“那……那也不能动刑啊。”

    此时的李建勇总算缓过气来,被欲破口大骂,但见郭拙诚眼里闪着凶光,手里的电击棍又举了起来,急了,连忙看着女警察说道:“对,对,这位女警官说的对,不能动刑,不能动刑。……,女警官,他又不是警察,你怎么让他打……”

    俞冰先在心里鄙视了一下欺软怕硬的李建勇,然后厉声问道:“姓名、性别、出生年月、家庭地址?”

    (衷心恳求各位、收藏,新手写书不容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