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三章 两军对垒

    众将的吼声如同雷鸣似的,更有人指责这是“『乱』命”,然而,尉缭却是没有生气,很是平静,静静的听着众将的叫嚷。

    “见过国尉。”嬴政他们进来,冲尉缭见礼。

    “太子,你说我为何要让大军就地驻扎。”尉缭还礼,然后盯着嬴政问道,一脸的期盼。

    他这是在考嬴政,要看看嬴政是不是能回答。

    “国尉深谋远虑,这是为了休整。”嬴政以钦佩的口吻道。[

    “休整?为何要休整?”一众将领扯起嗓子叫嚷道:“只有一天时间就能走出绝域了,就能打匈奴了,弟兄们做梦都在想呢。不要休整,不需要休整。”

    “胡闹!”嬴政脸一沉,沉声喝道:“你们就知道打打打,却不知为何而打?不知这样打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们也不想想,千里绝域是那么好通过的吗?尽管大秦做了万全的准备,在绝域里行军半个多月,也是人困马乏了,将士们极需要休整。”

    说到这里,嬴政的声调转,有些高亢,道:“大秦锐士敢拼敢死,就算是这样,真要打起来也不会怵。可是,在如此人困马乏之时开战,大秦锐士会多死几多?”

    嬴政的话很有道理,千里绝域很是困难,秦军经过半个多月的行军,已经人困马乏了,极需要休整。若是以眼下这种情形与匈奴交战的话,秦军不见得会吃败仗,就是要付出不必要的代价。

    “三万?五万?甚至更多?”嬴政扯起嗓子大吼一声,如同雷鸣。

    尉缭听在耳里,微微点头,大为赞赏。嬴政把他的用意说得通透,这正是尉缭下令休整的原委所在。

    “这……”众将一窒。有人嘴硬道:“大秦锐士不怕死!怕死就不是大秦锐士!”

    “对!大秦锐士从来不怕死!”一众将领齐声附和,个个高昂着头颅,挺起胸膛,很是自豪。

    秦军锐士之所以能横扫列国,一统中国,就在于秦军锐士不怕死,这是列**队中最不怕死的军队。对于此点,一众将领特别自豪。

    “大秦锐士是不怕死,可是。这种死有意义吗?”嬴政眉头一拧,如同出鞘的利剑,数落众将道:“明知可以减少伤亡而不去减少,你们这是犯罪,这是对锐士的『性』命不负责。你们当按军律处置!”

    “……”一众将领哑口言。

    这种伤亡没有必要,完全可以避免,若只是一时意气,不管不顾,而去打了的话,那真的是犯罪。

    “啪啪!”尉缭不住击掌,大为赞赏。笑道:“太子精通兵道,尉缭佩服。太子,你说说,接下我们该怎生办?”

    看到了问题固然可贵。然而,更加可贵的是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尉缭仍是在考验嬴政。

    “国尉,依我之见。大军当休整三日便可。”嬴政微一沉『吟』,道:“在这三日里要多派斥候。把匈奴派来窥视的探子杀光,不使消息走漏。”

    “嗯。”尉缭眼里掠过一抹精光,大为赞赏。

    “三日后,大军齐出,以战斗队形开出绝域。”嬴政眼中精光一闪。

    “战斗队形?”一众将领大为惊讶。

    “为何要用战斗队形?”有将领不解的问。[

    “因为我们所要攻击之处是狼居胥山,是匈奴的祭祖圣地,匈奴绝不容有失。”嬴政为众将解释,道:“与其让我们走出绝域,从容休整,再进行战斗,匈奴还不如在绝域边上等待我们,以逸待劳。只要我们一走出绝域,就会爆发大战。”

    “啊!”一片惊呼声响起,一众将领大为震惊。

    “怪不得国尉要下令休整,是为了这事呀。”

    “匈奴好恶毒呀,幸好国尉已经识破了。”众将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对尉缭此举不再有异议了。

    “识破匈奴诡计的还有太子。”尉缭冲嬴政一抱拳,夸赞道。

    秦异人了得,嬴政非凡,秦国后继有人,尉缭异常欣慰。

    就这样,秦军在绝域边上驻扎下来,进行休整。休整期间,由蒙恬率领飞骑对付匈奴的斥候。

    李牧率领的秦军遇到了相同的情形,诸将对李牧下令休整一事大为不解,狠狠埋怨了一通。等到李牧道明原委之后,再也没人有异议了,于是乎,这支秦军同样在绝域边休整。

    三日后,李牧一声令下,秦军朝绝域边开去。来到绝域边,秦军立时列阵,一座庞大的军阵出现,一派肃杀,开出了绝域。

    xxxxxxx

    绝域边,单于王帐中。

    头曼单于的眉头紧拧着,沉『吟』道:“奇了的怪了,算算时日,秦军应该走出绝域了,为何还没有踪影呢?”

    秦军在绝域休整,这事有些出乎头曼单于的意料,他一时之间没有想到。

    “大单于,中原人狡猾,诡计多端,会不会是虚张声势,压根儿就没有走绝域。”有大臣忙提醒。

    “不走绝域,怎能来到漠北?难道秦狗还长得有翅膀,会飞了?”立时有大臣反驳。

    要到达漠北,必须经过千里绝域,这是避不过的,除非长有翅膀,象鸟儿那样飞过来。

    “不好!”头曼单于右手重重砸在面前的短案上,大叫一声。

    “大单于,何事不好?”一众大臣不解的问道。

    “秦军在休整!秦军在绝域休整!”头曼单于紧咬牙关,从嘴里蹦出一句话:“好狡猾的秦军,竟然识破了本单于的计策。”

    秦军的战力有多恐怖,头曼单于不会不知道。当年一战,他是亲眼目睹那强悍的战力,若是秦军休整完成,不再是人困马乏,冲杀起来,匈奴的胜算不是为零的话。也是限接近于零,要他不心惊都不成。

    匈奴此战的胜算就是建立在秦军被千里绝域拖累拖疲,人困马乏基础上的。这点不存在了,要头曼单于不震惊都不成。

    “大单于,秦狗太过狡猾了,竟然在绝域休整,一旦秦狗不再人困马乏的话,大匈奴难有胜算呀,不如撤吧。”[

    “是呀。秦狗的可怕我们是知道的。一旦秦狗不再人困马乏,大匈奴很难战胜。大匈奴不能正面撄秦军锋芒,应当撤离,利用大漠的广阔与秦狗周旋,直到把秦狗拖得人困马乏。没有了辎重,士气低落之时再来打,一准胜!”

    “单于王庭虽然重要,只要大单于在哪里,哪里就是单于王庭,我们不用死守单于王庭。”

    一众大臣七嘴八舌的出主意,说得非常在理。

    秦军的战力太过强悍了。一旦秦军不再是人困马乏,匈奴的胜算限接近于零,与秦军正面交锋的话,一定会吃败仗。与其如此。不如放弃单于王庭,利用大漠广阔垠的空间,与秦军周旋,直到把秦军拖累拖疲拖垮。再来打,一定能战胜秦军。

    这个单于王庭虽然十几年没有挪窝了。放弃的话,对匈奴的军心士气有着不可估量的打击,然而,并非不可放弃。只要匈奴军队在,一切都好办。

    “嗯。”头曼单于赞成一众大臣的提议,就要下令撤退。

    然而,就在这时,惊变骤生,只见短案上的马**『荡』起一阵阵涟漪。

    而且,脚下的地皮都在颤抖,如同地动似的。

    “这……”一众人不明所以,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大是不解。

    “隆隆!”隐隐如同闷雷似的声音响起,具有震憾人心的力量。

    “不好!秦军来了!”头曼单于率先反应过来,从宝座上蹦起,一蹦老高,飞也似的冲出王帐。

    “秦军来了?”一众大臣心惊不已,忙跟着出了王帐。

    出了王帐,头曼单于放眼一瞧,穷极目力处,只见南方出现一朵巨大的乌云,连天接地,给人沉重的压抑感。这朵乌云占地极广,足有数十里,正快速朝匈奴营地飘来。

    “传令:列阵,准备迎敌。”头曼单于知道这必是秦军疑。

    以他与秦军交手的经验来判断,秦军这是以战斗队形在开进。若是用行进队形开进的话,就不会是乌云,应该是一条长龙。

    “大单于,赶紧撤吧。”有大臣惊恐不已。

    “撤?来不及了。”头曼单于也想撤呀,只是他知道眼下撤的话,那是在自寻死路:“此时撤退,秦军从后掩杀,我们会死伤惨重不说,就是自相践踏而死者也不在少数。”

    此时此刻,若是匈奴撤退,必然会引发一场巨大的灾难。秦军一定会趁势从后掩杀,在秦军的追杀下,匈奴一定会死伤惨重。而且,仓促撤退,会令匈奴自相践踏死者不知几多。

    是以,匈奴没有退路了,不打也得打,打也得打!

    一众大臣终于明白过来了,不敢再说撤退之事了,只得命令匈奴列阵,准备迎敌。

    匈奴军队还不知道秦军是经过了休整的,还以为秦军人困马乏,还在做着斩杀秦军的美梦,兴奋不已,列阵倒也迅速。

    头曼单于看在眼里,心下稍安,军心可用嘛。

    就在匈奴列阵之际,秦军又有了变化。秦军不是直奔匈奴营地而来,而是朝东南方向开去,占住了东南方。

    要是秦军直奔匈奴营地杀来的话,头曼单于反而会不好办,秦军却是朝东南方向开去,占住东南方,给了匈奴列阵的机会。

    “秦异人呀秦异人,你不是号称英杰数吗?你的手下却是酒囊饭袋呀,竟然不直接进攻,反而绕到东方向去,这不是给我列阵的机会吗?”头曼单于没有勘破李牧这一手的高明处,咧着嘴角讥嘲一句。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