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章 大举出塞

    冒顿这两手的确是了得,招招打在秦军的要害上。尤其是二手,更是狠辣,要断秦军的水源。

    水,虽然平常,然而,谁都离不得。一旦没有水喝,不论是人还是马,都要倒大霉。

    霍去病英年早逝,其死因是千古之谜,然而,有一种说法认为霍去病当年北伐匈奴时,喝了被匈奴死牛死马死羊污染过的水,得虐疾而死。

    由此可见,这一手是多么的狠辣了。

    “哈哈!”一片大笑声响起,一众人笑得前仰后合,极是开心。[

    头曼单于不住点头,满脸的喜『色』,冒顿如此了得,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计,他由衷的欢喜。

    “我就不信,有了这两手,秦军还能不败?”有大臣欢天喜地,几乎是唱出来的。

    “没错。若是秦军依然不败,我们就不与秦军打,撤走便是。”有大臣大咧咧的道。

    “你们错了。”冒顿再度发言,道:“秦军要进攻漠北,何尝不是大匈奴的良机?这么多年来,大匈奴想要占领河套之地,都没有成功,多次吃了败仗。若是趁着秦军这次进攻漠北的机会,打败秦军的话,大匈奴就趁势南下,一举攻战河套之地。”

    “河套之地?”一片惊呼声响起,一众人个个眼里一片火热。

    河套之地是天然的牧场,而且气候温暖,比起苦寒的漠北,那是匈奴心目中的天堂,他们做梦都想到得河套之地。为此,匈奴数度大举南下,想要攻占河套之地,都以失败而告终了。若是匈奴能够得到河套之地,其实力将会剧增。

    这好处太大了,要一众人不欢喜都不成。

    “嗯。

    太子说得对,这是大匈奴千载难逢的良机·这一仗一定要打!”头曼单于右手紧握成拳,狠狠晃动。

    xxx

    冬去春来,转眼就到了春季,万物复苏时节·秦军大举出塞的时间就要到了。

    为此,李牧、司马尚、尉缭、嬴政、蒙恬、蒙毅、王贲他们在蓟城进行最后一次会商,决定军机大事,这次会商之后,秦军就要大举出塞了。

    经过一个冬天的熟悉,嬴政对兵法的理解更加通透,他指挥下的前军号令严明·行动迅速,深得李牧、尉缭和司马尚三人的赞赏。

    至此,李牧方才明白·他当日想要阻止尉缭把前将军之职派给嬴政太过冒失了,嬴政天生就是带兵的人。

    “春季已到,是用兵的时候了。我们准备了这么久,是该我们行动的时候了。”李牧虎目中精光闪烁,颇有些兴奋,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会商,你们都畅所欲言吧。”

    大举出塞马上就要进行,这事太令人激动了,众人眼里一片火热·不是激动难已。

    “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打,打一个大胜仗·把匈奴彻底解决。从此以后,北疆将战事。”一向沉稳的尉缭也是激动难言,狠狠挥了挥拳头。

    “没错。”司马尚大为赞成这话·道:“匈奴为祸华夏上千年也。往昔,我们空有击破匈奴之心,却击破匈奴之力。如今,天下一统,华夏归一,大秦实力剧增,可以彻底解决匈奴问题了。”

    匈奴一直是华夏的心腹大患·滋扰边关,令华夏极为头疼。虽有赵武灵王大败匈奴和秦秦异人全歼匈奴百万之众的大胜仗·然,那并不足以彻底解决匈奴问题。匈奴虽然战败了,却可以逃到漠北去『舔』伤口,恢复元气。[

    那时节,列国争霸,中原内争不休,力攻入漠北,不能彻底解决匈奴问题。如今,天下归一,秦朝积累了雄厚的实力,是时候解决匈奴这个千年大患了。

    此事是何等的激动人心!

    不要说做,光是想想就令人激动不已。

    “你们可知匈奴会如何应对?”嬴政却是脸『色』平静,突然问道。

    “太子知晓?”李牧有些讶异。

    嬴政的才智了得,已经嬴得了众人的敬重,他突然问出此话,必是有所见地,众人大是好奇,目光聚集在嬴政身上。

    “大秦大举出塞,要进攻漠北,这对于匈奴来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只要打败了大秦,匈奴就趁势南下,攻占河套之地。”嬴政眼中透着睿智,道:“是以,这一仗即使不如李牧将军谋划的那般,进攻匈奴的单于王庭和狼居胥山,匈奴也会打。”

    “有理!有理!”众人齐声赞同。

    匈奴想要攻占河套之地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利用秦军进攻漠北的良机,打败秦军,再趁势攻战河套之地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匈奴肯定不会错过。

    是以,这一战必然会发生。

    当然,依李牧的谋划,攻击匈奴的单于王庭和狼居胥山更加保险,更有主动权。

    若不以单于王庭和狼居胥山为目的话,匈奴完全可以与秦军游斗,把秦军消耗得差多了再来打。如今,秦军按照李谋的谋划,兵锋直指卑王庭和狼居胥山,匈奴不能过多的游斗,一定要阻止秦军,会迫使匈奴提前开战,这就让秦军占有了主动权。

    “依我所料,匈奴这次一定会在大秦进军的路上尽可能的消耗、疲惫我们。”嬴政伸出两根手指,道:“其所用的方法不外两策:一是派出飞骑袭扰大秦之军,袭击大秦的辎重,甚至把大秦之军引向岐途。二是把死牛死马死羊扔到水源里,破坏水源。”

    “好恶毒!”众人齐声惊呼。

    对于第一策,众人还不在乎,只需要秦军不上当便成,任凭匈奴如何滋扰,都不会得逞。

    令众人震惊的是第二策,破坏水源,一旦没有了水源的话,大秦的麻烦就大了。

    “太子,这要如何应对?”李牧脸『色』焦急,冲嬴政问道。

    众人的目光再度聚集在嬴政身上,一脸的期盼。

    “这两策看上去很是了得,尤其是第二策够狠辣,然而须担心。”嬴政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这话令人大为费解,众人一脸的『迷』『惑』。

    “太子,此言何解?”尉缭的眉头拧在一起道:“依我看,这两策极为了得,尤其是第二策,难有破解之策呀。”

    污染水源是“撒手锏”,难有破解之策,这令人很是头疼,嬴政却一点也不担心·要众人不奇都不成。[

    “先说第一策。”嬴政眉头一轩,如同出鞘的利剑,冷笑道:“匈奴自以为骑『射』精熟来去如风,却不知谁是飞骑鼻祖?七百年前,大秦的祖先在陇西河谷使用飞骑与周边部落杀伐攻战时,匈奴屁都不是。”

    众人先是一愣,继而就是哈哈大笑,极为舒心。

    秦部族本就是游牧民族,最善于用飞骑,据史书记载,秦部族的祖先披头散发穿着皮甲,背负弓箭,腰间挂满人头挥着弯刀,骑着骏马驰骋,这就是飞骑。

    说到用飞骑秦部族比起匈奴的历史更加悠久,可以说是飞骑鼻祖。这次,匈奴要用飞骑来对付秦军,那是鲁班门前耍斧头,不自量力。

    “我们可以挑选一批飞骑,专门对付匈奴的飞骑。我们的飞骑都有手弩,可以压制匈奴的骑『射』这一打起来,我们胜定了。”司马尚双手紧握成拳狠狠晃动着,激动难言。

    匈奴精于骑『射』之道,这是匈奴的看家本领,若是被秦军的手弩压制了,匈奴要是还不败就没有天理了。

    冒顿的想法虽好,却是忽略了秦部族是飞骑鼻祖这一史实。而且,他还忘了中原有着先进的文明,发达的科技,可以大量制造手弩。

    “好!好!好!”众人大为振奋,仿佛匈奴的飞骑已经被秦军击破了似的。

    “太子,第二策如何解?”尉缭眼里掠过一抹赞赏之『色』。

    “要是匈奴不派出飞骑的话,要破第二策倒是个天大的麻烦。”嬴政脸『色』平静,道:“匈奴派出飞骑,必然会留下一些水源不会破坏,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匈奴虽然来去如风,也是人,也得吃,也得喝。这些前来袭扰秦军的飞骑他们也需要水源,必然会留下一些水源不破坏,秦军只需要打败这些飞骑,找到这些水源就能解决问题。

    “好!采!”众人齐声叫好喝采,一脸的赞叹。

    冒顿的谋划虽好,却是没有想到,被嬴政给破解了。

    接下来,众人商议了一阵,李牧和司马尚赶赴朔方去了。

    尉缭一声令下,秦军开始调集,很快的,蓟城外面一片黑『色』的汪洋,二十五万秦军集结在这里,占地数十里。

    此时的秦军,人人高昂着头颅,挺起胸膛,眼里闪着炽烈的战意,不愿死战。

    尉缭在嬴政、蒙恬以及众将的簇拥下,来到阵前,把秦军一扫视,对秦军的战意极为满意,大声训话,道:“弟兄们:你们都知道了,大秦要击破匈奴!”

    “击破匈奴!”秦军锐士爆发出惊天的吼声,人人兴奋莫铭。

    “数百年来,匈奴滋扰华夏,掠我口众,杀戮我国人庶民,罪大恶极!如今,是时候向匈奴讨还血债的时候了!”尉缭右手高高举起,重重劈下,如同惊雷闪电,威势十足。

    “血债血偿!”秦军锐士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

    尉缭猛的拔出秦剑,对着北方重重挥下,如同天剑横空,夺人目睛。

    “隆隆!”

    突然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二十五万秦军朝北方开去,如同一片黑『色』的海『潮』,汹涌澎湃,汪洋姿肆,不可遏止。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