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八章 灭匈奴方略

    咸阳,皇宫,上书房。◎文學館r

    秦异人头戴皇冠,身着皇袍,端坐在宝座上,顾盼生雄,威仪四『射』。

    范睢、王翦、李牧、尉缭、司马尚、黄石公、李斯、韩非、范增、王绾、蒙武、嬴政、蒙恬、蒙毅、王贲他们跪坐在矮几上,个个一脸的喜『色』,很是期待。

    他们都知道,秦异人今儿把他们召集在这里,为的是商议击破匈奴之事。

    在平定百越之前,秦异人曾经召集他们共商军机大事,曾经提到过有关匈奴之事,那是准备阶段,眼下是要采取行动了,这意义截然不同。[

    匈奴整体实力虽然不如秦朝,然而,秦朝要想击破匈奴,也不容易。王翦坐镇岭南,而岭南新定,王翦本不该离开,然,击破匈奴这是何等重大之事,听听王翦的意见是必须的,是以,秦异人这才召回王翦。

    至于范睢,那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他已经致仕,他谋国数十年,老成持重,在商议击破匈奴一事上少不了他。

    嬴政、蒙恬、蒙毅和王贲四人之所以能参与此次商议,那是秦异人下的特旨,为的是让他们增长见识。毕竟,秦朝迟早要由他们来挑起,让他们多些积累也是好的。

    “今儿,朕把你们召集在一起,不用朕说你们也明白,就是要商议如何击破匈奴,你们就畅所欲言吧。”秦异人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开场白,直接切入主题。

    “呵呵。”匈奴为祸华夏时间很长,数百载了,击破匈奴一直是数仁人志士的心愿,乍闻此言,尽管众人早就知道这事了。仍是免不了一阵阵欢喜,发出一阵畅笑声。

    这次,众人的目光没有集中在王翦身上,而是落在李牧和尉缭、司马尚三人身上了。

    击破匈奴这事,最初是由李牧在谋划,司马尚辅助他。当决定要两路出兵后,秦异人决定由尉缭领一支军,就把尉缭派到北方,与李牧和司马尚一道谋划。众人的目光当然要落在三人身上了。

    “李牧,你久在北边,而且击破匈奴一事你谋划最久,还是你来说吧。”秦异人点名。

    “诺。”李牧没有辞,应一声。道:“陛下,上次商议时,臣就提出要想击破匈奴必得两路进军,如今,臣就说说如何两路进军。一路从朔方出发,过龙城,横绝大漠。直捣单于庭。这一路,臣最熟悉,臣以为由臣统兵为宜。”

    李牧久在北地,虽然熟悉北边事务。然而,他们最熟悉的就是这一条路线。若是把他调到另一路的话,不是不能打,是会降低他的效率。

    “嗯。”众人齐皆点头。大为赞成这话。

    “另一路,由尉大人率领。由蓟城出发,顺着匈奴与东胡的边境之地北上,直捣匈奴祭祖圣地,狼居胥山。”李牧接着道。

    “好!采!”众人齐声叫好喝采。

    众人目光非凡了得,当然明白这样两路进军的好处。

    匈奴没有精良的装备,没有先进的战术战法,更没有严明的号令,虽然头曼在进行一些改革,仍是称不上有严格的号令,不是秦军对手,只要两军交战,匈奴是必败疑。

    然而,秦朝最怕的是匈奴不与秦军打。要是匈奴不与秦军打,而是采取游斗,利用大漠广阔垠的优势,消耗秦军,那么,此战的胜负之数难说。

    是以,此战之要就是要让匈奴必须与秦军打。

    要做到这点,秦军就得攻匈奴之必守。单于庭和祭祖圣地就成了匈奴的软肋,只要秦军对这两处下手,匈奴就必须打。

    单于庭是匈奴单于的驻地,干系甚大,象征着匈奴的王权,匈奴不能不打。[

    当然,单于庭并非是固定,只要单于在哪里,哪里就可以算是单于庭。然而,匈奴的单于庭在绝大数时间还是固定的,而眼下的单于王庭已经十几年没有挪窝了,在匈奴心目中具有相当的重要『性』。

    若是匈奴放弃单于王庭的话,这对匈奴的军心士气的打击相当之大,头曼单于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至于狼居胥山,那就更不用说了,匈奴必守,而且还要死战。

    匈奴,是一个奇怪的种族,贵壮贱老,青壮年有着超然的地位,可以享用美酒美食。老人却是地位低贱,只能享受不好的食物与酒类。然而,匈奴对祖坟却极为重视,埋葬亲人时,会倾其所有,金银珠宝美玉有什么就陪葬什么,绝不会有二话。

    若是有人动了匈奴的祖坟,匈奴一定会找你拼命,这事在李牧挖掉龙城的匈奴祖坟就得到了验证。那一战,匈奴大怒,不计后果,发誓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李牧碎尸万段,却是一头扎进了秦军的埋伏中,最后百万之众死伤殆尽。

    若是秦军要攻打狼居胥山这个匈奴祭祖的圣地的话,匈奴一定会力拼,一定会死战,这正是秦军需要的。

    李牧这一谋划,就把匈奴不与秦军打的难题给破解了,不可谓不可高明。

    “此战之要,不在于能否战胜匈奴,而是如何保证辎重不缺。”尉缭眼里掠过一抹睿智。

    “是极,是极!”众人齐声赞同。

    秦军战力强悍,只要遇到匈奴了,匈奴一定不是对手,这点早在河套之战就验证了。

    这一仗难就难在如何保证后勤辎重。不用想也知道,这一次秦军出动,不会是十万二十万,至少需要五十万大军。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要想靠缴获匈奴的牛羊为食,已经不现实了,必须要有有力的后勤保障。

    历史上,霍去病善打不要后勤的仗,他实行的是以战养战之法,攻打河西走廊就是霍去病这种战术的极好体现。然而,在“漠北决战”时,霍去病却是力主要有有力的后勤保证。就是因为汉朝出动的军队很多,光靠缴获已经不现实了。

    “朕决定,此战出动五十万大军,其中骑兵二十万,步卒三十万,你们以为如何?”秦异人眼中精光一闪,问道。

    “五十万可以了。再多的话,这后勤难以保障了。”李牧和尉缭、司马尚两人互视一眼,微一点头。道。

    “大漠不比别处,后勤难以保障,是以,五十万是最多之数,也是最低之数。”王翦肯定一句。

    集中举国之力的话。秦朝可以出动七八十万大军。然而,军队越多,这后勤的压力越大,难以满足军队的需要。以秦朝眼下的实力,最多只能保障五十万大军的后勤,再多就难以为力了。

    当然,要想击破匈奴。最低也需要五十万大军,少了难以凑功。

    “五十万,合适。”范睢他们齐声赞同。

    “朕的意思是,主力是二十万精锐骑兵。每人三匹骏马。多带粮食,每人配一枝手弩,用来压制匈奴的骑『射』。”秦异人眼中精光四『射』,道:“步卒的主要任务就是为骑兵运送粮草。保障后勤畅通。”

    历史上,汉武帝发起“漠北决战”。一共出动数十万大军。其中,主力是十万精锐骑兵。至于步卒,主要是用来运送辎重,保障后勤线畅通。

    汉武帝这一举措是正确的,然而,汉军的伤亡依然很大,伤亡近半。这点,可以从战马的损耗上看出来,出塞时,一共三十万匹骏马。打完之后,回来的不过十四万匹战马,这伤亡之大可想而知了。

    太史公在《史记》中写这次战役时心情很沉重,写的是“物故者众”,也就是死伤惨重。[

    当然,战果也很大,漠北决战之后,匈奴一蹶不振,越来越弱,最后灭亡。到了现在,匈奴只存在于历史书中。

    “陛下英明!”众人对秦异人这谋划没有异议。

    在大漠中作战与别处不同,因为有着广阔的空间,完全能够周旋,而且匈奴还有众多的战马,来去如风,要靠步卒的两条腿与匈奴打很不现实。

    要对付匈奴,就必须要用骑兵,以骑制骑才是上策。因而,此战,骑兵才是决胜的关键。

    每名骑兵三匹战马,可以多带辎重,增加骑兵的行动时间。而且,还可以换着骑乘,保证马力,可以使秦军骑兵来去如风,完全可以追着匈奴打。

    至于手弩,那是压制匈奴骑『射』的利器。

    匈奴自小在马背上长大,善于骑『射』之道。可是,一旦遇到华夏的弩,匈奴的骑『射』优势也就不复存在了。赵武灵王大败匈奴,蒙恬大败匈奴,汉朝击破匈奴,之所以能取得大胜,就是因为华夏军队使用了大量的弩,有强弩,也有手弩,完全压制了匈奴的骑『射』。

    匈奴就只有骑兵一个兵种,没有步兵之说,若是骑『射』被压制了,匈奴也就完蛋了。

    然后,众人再商议一些出兵细节问题,这一商议费时很长,总共用了半个月时间,方才把各个方面确定下来。

    “大计已定,不可更改,来年春季出兵!”再也没有问题之后,秦异人站起身来,道。

    “诺!”众人轰然领命。

    “漠北是匈奴的老巢,自盘古开天地以来,就未有华夏军队抵达过,匈奴一直以为大秦力深入漠北。是以,这一战,不仅要大破匈奴,还要大肆杀戮,唯有如此,方能震慑匈奴。”秦异人眼中厉芒闪烁,如同一头嗜血的凶兽。

    匈奴与华夏数度交手,每当吃了大败仗,就逃回漠北去『舔』伤口,恢复元气。在匈奴的心目中,漠北就是他们的底气所在,只要漠北还在,匈奴就不会死心。

    是以,秦军必须深入漠北,捣毁匈奴的老巢,向世人宣告,漠北不算什么。

    当然,要想让匈奴害怕,就唯有杀戮,一定要狠狠杀戮。

    “让匈奴的鲜血把大漠染红!让匈奴的尸骨把大漠堆满!”秦异人眼中的精光如同利剑似的,大气不凡,势吞河岳。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