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七章 培养太子

    番禺,太子嬴政正与赶来送别的秦军锐士告别。!

    这次历练,嬴政没有丝毫特权,与寻常锐士一样,冲杀在前,受过伤,流过血,他没有叫苦叫累,反而勇敢畏,嬴得了秦军锐士的爱戴。

    要不是百越平定,没必要再隐瞒他的太子身份的话,与他一起冲杀的锐士还不知道他是太子。如今,嬴政即将回咸阳,这些锐士很是不舍,不是赶来相送。

    秦国能有如此英勇畏,不搞特权的太子,那是秦国的福气,谁能不喜?

    “太子,保重!”这些锐士眼含热泪,依依不舍。[

    “你们也要保重!”嬴政抱拳回礼,眼里含着热泪,很是不舍。

    这次历练,对于嬴政来说印象深刻,他亲身体验了秦军锐士的生活,还结识了不少朋友,有些还是以命换命得到的朋友。

    秦军平定百越虽说很是顺利,然而,并非没有危险,嬴政就遇到好几次凶险,差点送命,幸得有锐士相救,这才活了下来。当然,他也救过锐士,有几次为了救锐士,差点送了『性』命。

    什么关系最铁?

    战场上过命的交情才是最铁的!

    作为秦国的太子,甘冒奇险,舍生相救,这事儿令秦军锐士感动已。

    “太子,一定要保重!”有锐士更是哽咽难言。

    嬴政抹抹眼泪,道:“我的好友们,你们一定要珍重!一定要珍重!”

    拨转马头,一拍马背,绝尘而去。要是再呆下去,嬴政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哭。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只是未到激动时,如今在这分别之际,嬴政特别激动,鼻头发酸他真想放声痛哭。

    蒙恬、蒙毅和王贲打马跟上,个个沉默不言。他们和嬴政一样,这次历练交了不少好朋友,是过命的那种他们也不想分别。奈何秦异人有旨,要他们随太子嬴政一道,回咸阳,他们不能不回去。

    嬴政他们与北上的二十万秦军锐士一道回返。

    一路上平静事,很快就到了桂林一线,稍事休整,补充一些粮草

    接着北上。过了五岭,就回到了长沙。

    回到长沙时,整个长沙轰动了因为秦军这次南下,拓地数千里,可以说是华夏盛事,谁能不欢喜呢?

    更别说,楚国拥有百越之地数百年,却是不能实际控制,平定百越是每一个楚人的心声。如今,秦军做到了,这些楚人不是欢天喜地敲锣打鼓,前来相迎。

    长沙为一片喜庆气氛笼罩,比起大过年还要令人欢喜。

    在长沙休整一番二十万秦军接着北上,他们的目的地是北地,为来年击破匈奴做准备。

    嬴政带着蒙恬、蒙毅、王贲他们回咸阳去了。[

    眼下已是初冬季节了然而,整个华夏却是热火朝天,欢天喜地,因为秦异人的旨意下达后,大量的秦军开始朝北方调集。

    虽然秦朝没有明说,然而,只要是有心人都能猜得出来秦朝这次大量调集大军北上,那一定是要对付匈奴了因为北方的敌人只有一个匈奴了,不是对付匈奴还能对付谁呢?

    再者,不仅仅是军队在大量调集,军械、粮草从各地向北地运输。

    这次运输,秦异人并没有分派徭役,而是交给那些商贾去做。这些商贾接到这笔大买卖后,立时大量招收人手,这事儿想要掩盖是掩盖不了的,人们都知道秦朝要对匈奴动手了。

    至于军械粮草的运输,有了以直道为主的交通网络,就方便多了。

    在历史上,秦始皇修直道以前,从临淄运粮到蓟城,一百石粮实际能够到达的不过一两石,其余的都在路上消耗掉了。就是这一两石粮,还是从民夫的牙缝里抠出来的。

    修好直道以后,从临淄运到蓟城的粮就有**十石,这效率一下子提高了数十倍,极为惊人了。

    如今,在秦异人的主持下,秦朝修建了以直道为主,以良好道路为辅的交通网络,运输粮草就方便多了。

    每条道路上,都会出现长长的车队,如同一条条长龙,滚滚北去,极为惊人。

    击破匈奴,安定北疆,这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声,国人庶民很想出工出力,然而,秦朝新的徭役法规定,要服徭役不得超过家所在之地一百里,他们就是想服徭役都不行。

    这可把国人庶民给急坏了。为了帮助秦朝打匈奴,国人庶民最后想到一法,那就是捐钱捐粮。捐钱捐粮这是秦法所允许的,他们拼命的捐,爵位刷刷的上涨,有不少人捐到了八等爵。按照秦律,捐钱捐粮最高只能得八等爵,超过八等爵就得上战场杀敌,或是治理一方,才能获得。

    然而,国人庶民的热情太高了,不要爵位也要捐。

    为了击破匈奴,整个秦朝沸腾了。若说秦朝是一辆战车的话,这辆战车已经隆隆启动了。

    xxox

    咸阳,皇宫,上书房。

    秦异人正在处理公务,神情专注。就在这时,只见嬴政飞也似的冲了进来,一脸的喜『色』,冲秦异人见礼,道:“皇儿见过父皇。”

    “政儿。”秦异人放下手中的公务,一蹦而起,快步过来,眼睛瞪得滚圆,把嬴政好一通打量,赞道:“嗯,历练之后,你更加精干了,想来你没有偷懒。”

    “父皇,你也不瞧瞧皇儿是谁的儿子。”嬴政一如既往般的自吹自擂一句。

    “你这小子。”秦异人很是宠溺的笑斥一句。

    “政儿,政儿。”就这时,只听赵姬惊喜的声音响起,飞也似的冲进来,扑了过去,把嬴政搂在怀里,一个劲的打量。

    “政儿,想煞娘也。”赵姬眼泪直流,一双手抚着赢政的脸颊,母爱横溢。

    “娘我不是没事嘛,您莫要担心。”嬴政不住为赵姬擦着眼泪。[

    “都是你,要什么历练,把政儿可害苦了。你瞧瞧政儿黑了瘦了,娘心疼呀。”没有不疼儿的母亲,赵姬把嬴政打量一阵,心疼比,埋怨起秦异人。

    “娘,你莫要怨父皇。玉不琢不成器,孩儿经过这次历练明白了很多事儿呢。”秦异人还没有说话,嬴政就为秦异人开脱。

    “他把你折磨成这样了,你还为他说好话你是不是娘身上落下来的肉?”赵姬瞪了嬴政一眼,然后就是眉花眼笑了,一个劲的赞道:“政儿虽然瘦了些,黑了些,却是更加精悍了,一瞧就是一个棒小子。”

    “那你说,究竟是历练好,还是不历练好?”秦异人脸上泛着笑容,冲赵姬问道。

    “行了。我知道你们父子俩有大事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赵姬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知机识趣的退走了。

    “来,政儿给父皇说说。”秦异人拉着嬴政坐了下来。

    嬴政应一声,详细说起这次历练的经过。

    听完他的细述,秦异人又察看嬴政的身体身上有不少伤疤,大为满意,赞道:“伤疤是男人的功勋,你有这么多的功勋,证明你历练没有偷懒,好!不愧是朕的儿子!”

    嬴政身上有十几道伤疤,这就证明他的历练很是用功要不然的话,不会有这么多伤疤。

    “政儿大秦要击破匈奴,你是否有意出征?”秦异人打量着嬴政问道。

    “皇儿愿意随军出征。”嬴政欣然道。

    “你能如此想甚好,甚好。”秦异人大为满意,重重点头,道:“不过,这次出征,你不用再做新卒了,你得领一支军。”

    “领军?”嬴政有些意外。

    “大秦的皇帝,不仅仅要能吃苦敢打敢拼,还要能领军上战场。”秦异人颇有些语重心长,道:“这次击破匈奴后,四境将会安宁,难有战事了。趁这次出兵的机会,你领一支军好好历练历练兵道吧。”

    匈奴是眼下秦朝的最后一个敌人,若是匈奴被击破的话,秦朝在短时间内没有对手了,难有战事。这对于华夏来说是好事,然而,对于帝王来说未必是好事,因为帝王要知兵。趁这机会,让嬴政领一支军,历练他的兵法,让他知兵,这对秦国有着莫大的好处。

    “谢父皇成全。”嬴政大喜。

    “传旨:召回王翦、李牧、尉缭、司马尚,共商击破匈奴之策。”秦异人大声道。

    xxox

    河套之地,矗立着一座雄城,占地数十里,城高垣厚,这就是朔方城。

    朔方城是十年前,秦异人全歼匈奴百万之众后,令李牧驱赶匈奴俘虏修建的。如今,朔方城成了河套之地的唯一一座城池,是秦朝的战略基地,大量的军械粮草在这里贮存。

    另外,李牧还在河套之地牧养了大量的战马,为的是击破匈奴。

    帅府中,李牧、尉缭和司马尚三人正在商议军机。

    “有了朔方城,大秦要击破匈奴就容易多了。”尉缭大为赞赏。

    “这都是陛下英明,提前做好了准备。”李牧对秦异人令他修筑朔方城一事,大为赞叹。

    茫茫大漠中,若是能有一座城市作为基地,这对秦朝的好处可想而知。

    “要是没有朔方城,如此多的军械粮草,真不知道贮存在什么地儿呢。”司马尚很是感慨,道:“陛下这次调动的军械粮草好多呀,堆成了山。”

    “自天下归一后,陛下就全心全意治理,这不过是初显功效。若是再过些年,大秦的钱粮将会更多呀。”尉缭是秦异人的左臂右膀,深知秦异人为治理是何等的努力。

    就在这时,一个亲卫进来,告知他们,秦异人召他们回咸阳。

    “陛下这是要商议击破匈奴之策了。走,这就回咸阳!”三人大喜。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