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二章 巡视天下

    自从一统天下后,到眼下,五年过去了。(即可找到本站)这五年间,秦异人他们忙前忙后,革除积弊,行新政,经过五载的努力,总算是大体完成了。

    至于新政的具体效果,唯有出去,亲眼看看,方能明白是否有差错的地方,方能明白如何更进一步。

    “陛下圣明,臣等自是异议,只怕会朝议汹汹。”黄石公很是担忧。

    黄石公没有说错,朝议时一片反对声。

    秦异人要出巡,这是何等的大事,必然要告知群臣,各项准备事务,自然要群臣出力,朝议是免不了的。[

    “陛下,万万不可出巡呀。”

    “陛下出行,非同小可,天下震动呀。”

    “陛下出行,随行者众,耗费钱粮数呀,切不可行。”

    “陛下当坐镇咸阳,听取群臣的见解,指点江山。”

    朝臣一听秦异人要出巡,立时七嘴八舌的反对,声浪之高,都快把殿顶给掀飞了。

    “你们以为,在皇宫中,听你们朝议,看着各地的奏本,就能把大秦治理好?那是做梦!”秦异人沉声道:“周天子倒是不浪费钱粮,坐听朝议,观阅群臣的奏章,就是他的政令不出洛阳,周天子力制诸侯。”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在皇宫中看奏本,听取朝臣的议论,就想把天下治理好,异于痴人说梦,压根儿就不可能的事儿。

    “朕之出巡,是会带很多人,耗费钱粮不少。然,若是大秦的国策出了差错,那是何等的过失?所损失的就不仅仅是钱粮了,还有人命!还有大秦的江山社稷!”秦异人沉声道。

    古代交通不便。秦异人出巡,必然要带很多人,消耗肯定很大,这是不可避免的。然而,若是心疼这点儿钱粮,不去亲眼看看新政行得如何的话,若是出了差错,损失的就不仅仅是钱粮,还会有人命。而且是成千上万的人命。更有可能,会危及到秦朝的江山社稷。

    正是因为如此,中国历史上那些大有为之君,都不会坐在皇宫中看奏章,听取朝臣议论。而是会亲自去看看,诸如秦始皇、汉武帝、康熙、乾隆……他们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了解了施政的缺失,这才把国家治理得欣欣向荣。

    “陛下!”有大朝更是急吼吼的叫嚷,想要阻止。

    秦异人右手一挥,沉声道:“此事,朕乾纲独断。不再朝议,你们得做好准备便是。朝中事务,就由丞相、国尉主持。太子,随朕出巡。”

    就这样。秦异人乾纲独断,群臣虽是多有不愿者,却是可奈何。

    秦异人之所以带上太子嬴政,是为了让他亲眼看看如今的秦朝江山。为他以后治理天下做准备。只有亲眼看看,实地考察。方能针对弊端施政。

    交待好朝中事务,秦异人率领三千军队,带上太子嬴政、赵姬、蒙怡、清夫人他们出巡。

    一行人出武关,直入楚地,一路上仔细查考。

    然后,去了云梦泽,秦异人一家人泛舟大泽中,甚为惬意。

    “朕这五年来,可是累坏了,难得有如此清闲时光,多好啊。”秦异人躺在舟中,很是感慨。

    自从天下归一后,这是秦异人第一次如此清闲。[

    越着这次出巡,好好放松一番,歇歇乏,也是秦异人的目的之一,这才来到云梦泽。

    在云梦泽逗留了三天,然后,接着出巡。

    一天,秦异人一行停下来,扎下营盘。秦异人把长史韩非召来,问道:“韩非,附近可有特别的村落?”

    “君上,有是有一个,就是不宜于陛下去看。”韩非眉头一拧,犹豫着道。

    “为何?”秦异人眼中精光一闪,问道。

    “陛下,因为这个村落全是盗匪,叫盗村,远近闻名。”韩非皱着眉头。

    “有意思,那就更得去看看。”秦异人眉头一轩,道:“你是担心他们匪气难改,欲对朕不利,是吧?”

    “是呀。”韩非着实担心这事。

    “大乱之世的盗匪,多为没有饭吃,没有衣穿的国人庶民,原本良善,只是被逼不得已,不得不啸聚山林。”秦异人当即决定,道:“这样的村落不会太多,更应该去瞧瞧。”

    韩非知道秦异人的性格,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更改,只得不再说话。

    秦异人穿上便装,带着朱亥、盖聂、鲁句践他们去了盗村。

    盗村并不大,不过百十户人家。秦异人远远一瞧,只见这个盗村还不错,有十来间瓦舍,其余全是茅屋。

    瓦舍,在山东之地非常稀少,唯有秦国多。这个村落就有十来间瓦舍,说明这个村落还算富饶。

    “敢问客从何来?”秦异人他们刚到村口,就被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迎住了,满脸堆笑,冲秦异人他们问话。

    “我是行商,听闻你们村很富饶,想来做点儿买卖,不知有没有什么好货色?”秦异人脸上泛起笑容,回答道。

    “原来是行商呀,请,快请进。”这个汉子忙侧身相请。

    秦异人他们随着这人进入村中,立时惊动不少人,男男女女的赶了来,好奇的打量着秦异人。

    “你们这是……”秦异人都快成了动物园里的猩猩了,很是诧异。

    “请客人恕我等之罪。”一个年岁较大的男子忙冲秦异人赔礼,道:“我们这村都是由匪盗组成,远近闻名,甚少有客商敢来,他们有些好奇。”

    “哦。”秦异人恍然,笑着问道:“你们出身匪盗,竟然不忌讳别人提起?”

    匪盗不论在哪个时代,都为人瞧不起,这些人自称出身匪盗,一点也不忌讳,着实令人有些惊奇。

    “这有什么?我们是做过盗匪,可我们那是迫不得已呀。”这个男子一脸的不愤。道:“要是有活路,谁愿去为匪盗?”[

    “就是呀。”一片附和声响起。

    更有人眼圈儿发红,愤愤的道:“要不是那些贵族、世家、豪强逼得我们家破人亡,没有活路,我们才不去做盗匪呢?”

    “再说了,我们做过盗匪,却是好盗匪,从不做欺压良善之事。我们下手的全是那些为富不仁之辈,比起那些贵族、世家、豪强。我们仁慈多了。”

    听得出来,他们说的是真话,要不然的话,不会如此气愤。

    每一次天下大乱,必然是盗匪丛生。那是因为活不下去了,官逼民反,不得不反。

    “可叹啊,孔夫子闻盗泉之名而不饮其水,却不知天下何以有盗也。非人愿为盗,实被逼也。”秦异人也是感慨。

    “没错,这位客人说得太对了。”一片附和声响起。个个气愤不平,道:“那些腐儒,只知摇唇鼓舌,四处乱说。谁给他们好处他们就为谁吹嘘,却不知其所以然。”

    孔子闻盗泉之名而不饮其水,这事太过武断了。这事还为后世读书人大赞特赞,何其谬也。泉名盗泉。和泉水有屁的关系。

    “你们如今过得怎样?”秦异人转移话题。

    要是不转移话题的话,以他们那气愤之情。说不定会骂娘了。

    “可好呢。”一片喜悦的声音响起。

    “陛下英明啊,深体我等之心,知晓我等是被逼的,不得不啸聚山林,特赦我等之罪,让我等回归家园。”一个男子几乎是用赞美的口吻,道:“大秦有如此英明的皇帝,我等安能不安居乐业?”

    “没错。”

    “山东之地历来不把我们当作人看,不断发兵围剿我等,不给我等活路。还是大秦好,不仅不发兵围剿我等,还分给我等土地,让我们重新做回国人。”

    “大秦之恩比山重,比海深!”

    有些人说到激动处,更是眼泪汪汪的。

    他们本是良民,只是被逼得没有活路了,不得不啸聚山林,能够重新做回良民,他们有再世为人的感慨。

    “我们有饭吃,有衣穿,更有肉吃呢。”有人献宝似的吆喝起来。

    在战国时代,肉很金贵,能有肉吃就是小康生活了,由不得他们不喜悦。

    “当真?你们可养有家畜家禽?”秦异人有些不信。

    “有呢,有呢。”村民齐声叫嚷。

    秦异人要村民带他去瞧瞧,这些村民欣然应允,领着秦异人一行去观瞧。

    不瞧不打紧,秦异人一瞧,还真是有些诧异,每家每户都养的有家畜家禽。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的地种得好,有余粮。要想养家畜家禽,必须要有余粮。

    然后,秦异人又去他们家里瞧瞧,只见家家户户屋里很是整洁清爽,大为诧异,道:“不错嘛,很是清爽。”

    “呵呵。”这些村民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

    “如今归大秦了,可不能马虎,要不然的话,要被治罪的。”一个村民扯起嗓子嚷道:“这屋里必须要清爽,不能脏乱差。”

    抚着额头,有些埋怨,道:“大秦什么都好,就是这秦律太苛刻了些,连这都要管。”

    “不管你,你屋里还不乱得跟猪圈似的。”他的话刚落音,一个女人指着他就喝斥起来了:“就是要如此,大秦律法森严,看你还敢不敢乱扔衣物,把屋里弄得跟猪圈似的。”

    这个男子一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瞧得出来,这是一对夫妻,而且,这个妇人还是一头河东狮。

    “大秦律法是苛刻了些,可说得也对,自己住地的地儿,为何不能弄得清爽些呢?”那个男子忙改口,他的妻子这才白了他一眼,算是放过他了。

    这村落里的人唯一不满的是,他们曾经做过盗匪,没人敢来收购他们的东西,手头有些紧。秦异人为他们解决了这事,把他们想卖的东西全卖了,他们大喜过望,不住道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