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九章 大破东胡

    辽东之地,一场大战即将展开。!

    在空旷的原野上,秦军正与东胡军队对峙。秦军集中了进入辽东的十五万军队,东胡集中了三十万之众,双方即将在这里展开一场大战。

    东胡和匈奴一样,是游牧民族,其政体比起匈奴远为不如。匈奴虽然政体松散,好歹还有一个单于进行号令,在名义上还是统一的。

    而东胡却是由很多部落组成,大小部落之间矛盾重重,很难号令。事实上,东胡没有一个有力的政体,没有统一的号令,各自为战,一盘散沙。

    因为科技的落后,东胡军队有没有粮良的装备,他们除了必不可少的弓箭外,还有弯刀。他们的弯刀是用青铜制成,然而,其精良程度比起同样以青铜兵器征战天下的秦军来说就差得太远了。[

    秦国可以把青铜兵器打造成不下于铁兵,而东胡军队的青铜弯刀却是很软。

    所来的三十万之众,并不全是军队,还有不少牧民。东胡和匈奴一样,是全民皆兵,一旦发生战事了,男女老少都可以上战场。当然,真正的主力还是年轻力壮的武士。

    更有一奇的是,这些东胡人还会赶着牛羊前来参战,这对东胡的战力极为不利。

    更要命的是,因为没有统一的号令与约束,各部落之间不能协调,不能一致行动。即使这场大战即将爆发了,这些部落也是东一团,西一团,如同一盘散沙。

    “这就是你们吹嘘得跟草原上的花儿一样的秦军?我看没怎么样嘛。一身的黑,就猎犬拉出的一个颜『色』。”

    “你们说他们如何如何能打,我就不信了,我怎么看都没能看出他们哪里能打了?”

    秦军扫除了燕国的残余势力后,就在李牧的指挥下开始攻击东胡部落。这些部落压根儿就不是秦军的对手,被秦军杀得七零八落。

    当然·这不过是李牧的手段,李牧真正的用意就是要通过杀戮,激怒东胡,让他们集中起来·好一战而歼之。

    东胡各部分散在辽阔的辽东之地上,要秦军一个部落一个部落的歼灭,费时很长,不如激怒他们,让他们自行集中的好。

    秦军对东胡部落痛下杀手,杀人盈野,还放出狠话·说东胡狗屁不是,不配拥有辽东之地,要是他们敢来的话·定教东胡有来回。

    这话一传到东胡各部耳里,这令东胡各部气愤难已。因为他们在辽东之地称王称霸惯了,压着燕国打了数百年,哪会把中原人放在眼里,在他们的心目中,中原人就是虫子,任由他们蹂躏。

    于是乎,气愤不过的东胡各部就点齐兵马赶来,叫嚣着要把秦军斩尽杀绝。

    对于这些赶来的东胡部落·李牧并不与之交战,若是东胡各部前来袭击,秦军用强弓劲弩『射』退便是。

    东胡没有严明的号令·打顺风仗很是厉害,一旦战事不利,就会作鸟兽散。要是秦军一打·他们必然会逃走,那么,李牧要歼灭东胡的谋划就会落空。

    为了吸引更多的东胡前来,李牧时不时命秦军锐士把金银珠宝、丝绸瓷器茶叶拿出来显摆一阵子,甚至于还装作不敌,让东胡部落抢去。

    金银珠宝虽是价值不凡,对东胡也有一些吸引力·却不是很大。

    最令东胡欢喜的是中原的丝绸、瓷器、茶叶,这不是辽东能够出产的·而且茶叶还是生活必须品。因为茶叶可以克油,以牛羊肉为主食的东胡要是没有茶叶,会被腻得难受。

    是以,东胡很想得到秦军拥有的好东西,当消息传出后,东胡各部更加坐不住了,不断派出军队。有些部落更是拔营而起,全部赶来了,准备狠狠捞上一票。

    为了吸引更多的东胡前来,李牧指挥秦军故意败上一阵,不得不后撤。[

    就这般,被吸引而来的东胡越来越多,到了眼下,已有不下三十万之众了。

    东胡的口众并不是很多,三十万之众,几乎占了其总人口的一半了。若是干掉这三十万东胡,就能震慑辽东,东胡就会破胆。是以,李牧决定开战。

    秦军在李牧的指挥下,一队接一队的开出营地,阵势整肃,一派肃杀,令人心悸。

    要是在中原的话,山东之地一见到秦军如此阵势,必然会心惊肉跳。然而,东胡看在眼里,却是不以为然,因为他们没有统一的号令,没有严明的军纪,更没有先进的战术战法,打起仗来是一涌而上,压根儿就不懂得何为堂堂之阵。

    就这样,东胡人还会嘲笑不已。

    “勇士们:你们都看见了,这就是中原人!不知死活的中原人!他们拥有美丽的丝绸,好用的瓷器,还有可口的茶叶,他们这些懦夫,不配拥有这等好物事!我,将率领你们,打败中原人,掳夺他惘美丽的丝绸、好用的瓷器、可口的茶叶。”一个东胡部落首领挥着弯刀,大声训话,激励士气。

    丝绸、瓷器、茶叶都是东胡最想得到的东西,一听这话,不是嗥嗥叫,如同万千恶狼似的。

    “当然,你们莫要忘了他们那细皮嫩肉的妻妾!”这个部落首领眼里尽是另类光芒,大声吼道:“东胡的勇士最快活的事情就是打败敌人,享用其珍货,凌辱其妻妾,要让他们的妻妾在我们胯下婉转呻『吟』、嚎啕哭泣!”

    “嗥嗥!”这话勾勒出了一幅美好的蓝图,激得东胡武士使劲的挥着弯刀,嗥嗥叫,如同狼嗥似的。

    “杀光中原人!”这个首领手中的弯刀对着秦军一挥,如同惊雷闪电,很有气势。一拍马背,率先冲了出去。

    “杀光中原人!”这个部落的武士骑着骏马,挥着弯刀,嗥嗥叫着,如同恶狼似的扑了上来。

    “杀光中原人!”一有部落行动,别的部落自然不甘落后,要是去得迟了,好东西还不给抢光了?

    于是乎,所有的东胡人都动了,能骑马的就骑马,不能骑马的就步行。跑得动的就跑,跑不动的老弱挥着胳膊,大声呐喊,为东胡军队加油鼓劲。

    “轰隆隆!”数十万东胡人冲杀,蹄声如雷,震得地皮都在颤抖,好不威风。

    然而,落在李牧眼里,却是不值一哂。

    因为东胡徒自人多罢了,没有统一的号令,没有严整的阵势,不过是各自为战,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更要命的是,东胡还不留预备队,一旦遇到战事不利的话,他们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事实上,东胡人打仗只凭一口锐气,若是打上一阵子还不能撼动敌人的话,他们的锐气就泄了,就会逃走。

    “哪有这样打仗的!”

    “你们会不会打仗呀!”

    尽管秦军的号令极严,不得在阵列中说话,然而,此情此景仍是令他们不得不议论。

    秦军东征西讨,打出个大一统,经历的战阵不知几多,就没有见过如此这般凌『乱』的打法,徒自人多罢了,看上去光鲜,真要打起来,没有一丝儿胜机。[

    秦军久久没有动静,这更是助长了东胡的嚣张气焰,不是吼得山响,想要把秦军斩尽杀绝。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秦军铺天盖地的弩矢。秦军的强弩更是骑兵的克星,这一发威,那还了得,不计其数的东胡武士被连人带马的『射』到空中,马嘶声、惨叫声响成一片。

    如此可怕的事儿,东胡军队还是头一遭遇到,吓得不轻,有人踯蹰不前。

    然而,此时的东胡军队锐气还未衰竭,仍是有不少人不管不顾的冲杀。其结果却是非常悲惨,被秦军的强弩『射』得大洞小眼的,死状极惨。

    那些首领也是心惊,然而,一想到丝绸、瓷器、茶叶,他们又是眼睛放光,指挥东胡军队冲杀。

    在付出血的代价后,东胡军队终于冲到秦军阵前,可以砍杀秦军了,东胡军队士气高昂,挥着弯刀,如同恶狼似的扑了上来。

    迎接他们的却是一片戟林,不计其数的长戟组成戟阵,东胡武士被刺死刺伤不少。而且,他们的死状极惨,身上大洞小眼的,少则三五个,多则十来个,十几个,甚至高达三二十个。

    东胡压根儿就撼动不了秦军的阵势,反而死伤惨重,这令东胡的锐气大减。

    有些胆小者,拨转马头便逃。

    一有人逃走,就有人仿效,东胡武士不是拨转马头,准备作鸟兽散。

    李牧岂能让他们逃走,手中令旗一挥,秦军的骑兵从左右两侧疾驰而出,直『插』他东胡军队的后背,是要切断他们的退路。

    秦军骑兵一边驰骋,一边用手弩或是弓箭『射』杀,如入人之境,很快就『插』到东胡军队的后方,切断了东胡军的退路。

    秦部族原本就是游牧民族,精于骑『射』之道,秦军骑兵的骑『射』不比东胡差。再加上有不少手弩,要秦军骑兵不顺利都不成。

    一完成包围后,秦军就在李牧的指挥下,对东胡军队进行绞杀。先是把东胡军队分割成几部分,再一一歼灭之。

    这是一场屠杀,真正意义上的屠杀。

    以秦军强悍的战力,还有李牧这个军事天才的灵活指挥,相得益彰,东胡军队没有丝毫招架之力,被秦军斩杀得干干净净。

    东胡不知秦军兵威,秦军要在辽东立威,方能震慑东胡各部,屠杀是不可避免的。

    等到战事结束,三十万东胡死伤殆尽,没有一个能喘气的。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