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一章 登基

    “君上仁德,然天下初定,需用民力者多也,如此一来,就没有民力可用了,这要如何是好?”淳于越抢先一步,忙道。

    原范睢想要谏阻的,没想得竟然被淳于越抢了先。他所言,正是范睢要说的,微微颔首,大为赞成这话。

    “是呀,君上,还请三思。”殿中人齐声道。

    只要是个人都能明白,春秋战国大争之世留下了太多的问题,要想革除这些积弊,必然需要很多民力,这是不可避免的。秦异人硬行规定,服徭役不得超过家所在之地一百里,超过者就以钱粮充数,这固然是方便了国人庶民,却是减少了很多民夫,令人不得不忧。

    “有了钱,有了粮,你还愁没人?”秦异人却是信心十足,右手一挥,大气的道:“此事,寡人自有办法。你们放心就是了,要做的事儿一件不少,还不会忧民。”[

    既不忧民,还不少做事,这在战国时代的古人眼里,异于“既要马儿好,还不给马儿吃草”,这是不可能的。尽管他们对秦异人很是钦佩,却也不太相信。

    “君上,你没说假话吧?”范睢迟疑了一阵,仍是问道。

    这话正是殿中人心中所想,不是打量着秦异人。

    “君戏言。”秦异人信心十足。

    再议了一阵事,就散掉了。

    秦异人回去,只见赵姬、清夫人、蒙怡三人正在一起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嬴政和嬴蟜两兄弟在打闹,吼得山响。

    “政儿,蟜儿,过来。”秦异人冲两个小家伙一招手。

    如今的嬴政已经是少年了,个头高大。不下于一米八了,再过几年,一米九也不是问题了。而且,他很是英俊,每当他出现在咸阳街瞿,都会引来很多人的尖叫声。

    “父王,哥欺负我,父王,你要治哥的罪啊。”嬴蟜告刁状了。

    “父王。您莫要说听他瞎说,我如此乖巧懂事仁爱,怎会欺负他呢?”嬴政忙辩解,还不忘给自己脸上帖金。

    每当两弟兄见到秦异人时,一个就要告刁状。一个就是如此自吹自擂般的分辩,逗得秦异人好笑。

    “父王问你们,你们可愿为帝?”秦异人冲两个小家伙问道。

    “不!”公子蟜忙摇头,一个劲的道:“为帝有什么好?累死累活,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我要跟我娘一样,做天下间最大的商贾,既多金。还不『操』劳呢。”

    “蟜儿,你真不愿为帝?”秦异人有些讶异,问道。

    “当然。”嬴蟜一颗头颅摇得如同拨浪鼓,差点把脖子都扭了。朝清夫人怀里一靠,撒娇道:“娘,你莫把金用光了,要给我留着呢。”

    “你这孩子……”清夫人怜惜的在嬴蟜头上抚『摸』。冲秦异人笑道:“君上,蟜儿似臣妾。不喜政道,倒是喜商道,还是让他从商吧。”

    “政儿呢?”秦异人冲嬴政问道。

    赵姬颇有些紧张,眼睛瞪得老大,一个劲的冲嬴政眨眼,要他说不。

    这是秦异人头一遭如此相问,不会因,必然有大事,赵姬生怕嬴政不知天高地厚,说错了话,那就麻烦大了。[

    “父王,由天不由儿。”嬴政想了想道。

    “滑头!你真是他小滑头。”秦异人伸手在嬴政鼻子上刮了一下。

    引来嬴政的不满,抗议道:“父王,你又欺负我。”

    “啪!”秦异人右手一巴掌拍在嬴政屁股上,道:“这才叫欺负。”

    嬴政吞吞舌头,扮个鬼脸,不说话了。

    “夫人,帮我做件事。”秦异人冲清夫人道:“你是天下间最大的商贾,在商贾中有很高的威望,你这就给楚地猗顿氏、赵地卓氏、齐地田氏、魏地白氏,还有大大小小的知名商贾去信,请他们到咸阳一聚,就说有大事相商。”

    “君上,你可以直接下旨呀。谅他们不敢不来。”清夫人一愣。

    秦异人是天子,他一道旨意掷下,这些商贾谁敢不来?

    “寡人下旨,还不吓破他们的胆?他们还以为寡人看中他们的钱袋子了呢。”秦异人道。

    “既如此,那臣妾这就修书。”清夫人干练之人,一经决定,立时动手,开始修书了。

    xxxxxxx

    上书房,秦异人正在处理公务,范睢带着几个内侍,送来两样东西,一为皇冠,一为皇袍,道:“君上,皇冠皇袍已做好,还请君上过目。”

    秦异人放下手中竹简,站起身,拿起皇冠一瞧,只见皇冠做得非常不错,上面镶着不少明珠,很是贵重,光这皇冠就价值数万金。

    再瞧皇袍,做工精致,价值不菲,少说也要值上万金。

    秦异人摇头,道:“不行,重做。”

    “君上,这时间紧,再重做恐怕来不及。”范睢忙解释一句。

    时间已经给过了一天,明日就是秦异人登基的时候了,再重做论如何也是来不及。

    “范睢啊范睢,你什么时间也如此崇尚奢华了?你瞧瞧这皇冠,价值数万金吧?”秦异人脸一肃,沉声道:“天下初定,需要用钱的地儿多着呢。大秦崇尚节俭,不尚奢华,你这么快就忘了?”

    “君上,你可冤枉臣了。臣也力主节俭,然而,此事是公议啊,山东名士、饱学之士力主如此,说不如此,不足以彰君上功业。”范睢有些苦恼,道:“众议汹汹,臣也却之不得。”

    “不如此,不足以彰寡人功业?笑话!”秦异人冷然,道:“照他们这么说,只要头上的皇冠越贵,功业就越盛了?那么,山东那些奢侈之君就不会亡国了。大谬之言也。寡人的功业,不是头上的皇冠价值几多,而是天下国人庶民是否安居乐业,是否有饭吃。是否有衣穿。若是国人庶民安居乐业,天下康宁,即使寡人头上戴着竹冠,也是功业鼎盛。若是国人庶民吃不饱,穿不暖,不能安居乐业,朝不保夕,寡人头上的皇冠就是价值连城也是枉然。”

    这话太有道理了,范睢心悦诚服。道:“君上圣明。”

    “拿下去重做,不得超过十金之数。”秦异人沉声道。[

    “十金?君上,这也太少了吧?”范睢一愣,随即劝阻,道:“再怎么说。天子也不能如此寒酸。”

    十金,对于天子来说,的确是太少,可以说是很寒酸了。

    “十金不少了。十金足支中等之家一两载支用了。”秦异人颇有些语重心长,道:“丞相,你想过没?寡人是开国之君,寡人一言一行。都会为后人所仿效。若是寡人奢华度,后世之君还得了?还不把天下的奇珍悉数收罗?”

    这话很有道理,但凡开国之君,其言其行就是后人的准则。若是秦异人奢华,后世必然是穷奢极侈。若秦异人俭朴,虽然不一定能令后人节俭,至少也会有不错的约束力。

    “君上深谋远虑。臣佩服,这就去改。”范睢大为赞成这话。立时拿着皇冠皇袍离去。

    次日,就是秦异人登基当皇帝的大日子,咸阳城里一片喜气洋洋,人人着新衣,欢喜难言,比起大过年还要欢喜。

    秦异人登基这事的象征意义非常之大,这意味着秦国大功告成,春秋战国大争之世正式结束了。同时,还意味着,一个继往开来的新时代即将来临,谁能不欢喜?

    春秋战国大争之世,黎民苦战国,苦不堪言,家破人亡者不知几多,死于沟渠者不知几多,大争之世结束了,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就意味着有好日子过了,谁能不盼望?

    来自山东之地的名士,饱学之士,搜肠刮肚,准备了锦绣章,准备趁秦异人登基之际,好好颂扬一番。当然,其中有拍马屁者,也有人是真诚颂扬。

    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的准备功夫白费了,压根儿就没有机会。

    秦异人登基的过程持续时间甚短,前后不到一个时辰。

    第一件事,当然是祭天地山川,这是战国时代的必行大礼,登基这样的大事更不能错过。

    然后就是去到宗庙,祭告列祖列宗,让他们在九泉之下知道,秦国经过数百多年的拼杀,终于成就伟业,一统天下了。

    第三件事就是戴上皇冠,穿上皇袍,秦异人正式成了“皇帝”,而不再是“秦帝”了。

    第四件事就是接受群臣的朝贺,这事所用时间并不长。很多人想要好好颂扬一通,秦异人却是不给他们机会,简单的朝贺一完,秦异人就一挥手,道:“朕即位,不能没有皇后。赵姬随朕日久,品行端正,从失德,宜为皇后。”

    历史上的赵姬,遇人不淑,遇到吕不韦,最终成为『荡』『妇』,为秦国蒙羞,为后人讥嘲。然而,如今的赵姬,遇到秦异人,不仅没有失德不说,还多有帮助,可以说很是贤慧,甚得群臣爱戴,她做皇后没人有异议。

    授予赵姬玺印之后,赵姬就正式成了皇后。

    第五件事就是立太子,至此很多人这才明白过来,清夫人亦有贤德,没有被立为皇后,原因就在这里,因为秦异人要立嬴政为太子,子以母贵嘛,赵姬必然为皇后。

    嬴政不过十三四岁,却是聪慧过人,才华初显,朝臣大为赞叹,他做太子,没人有异议。

    就这样,嬴政正式成了太子。

    秦异人之所以如此早就立太子,一是因为嬴政的才华不凡,他最适合当太子。二是因为秦异人不想重蹈历史之覆辙。历史上,扶苏未被立为太子,这是赵高李斯能够矫诏的原委所在,若是扶苏被立为太子,他继位就是名正言顺了,兴许秦朝不会灭亡。

    最后一件事,就是赐群臣酒宴,让他们痛饮一番。然后,秦异人就下旨,要他们赶回去,各司其职,各尽其责。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