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章 修改秦法

    “第二件便是如何处置六国旧贵族遗老,各地世家豪强之事。*文學馆*”秦异人眼中精光闪烁,沉声道:“六国旧贵族失去了故国,不再是贵族,没有了欺压国人庶民的特权,他们必然不会甘心,要与大秦为敌。然,寡人有好生之德,不忍心他们被诛灭,思来索去,还是把他们迁到关中为宜。”

    正如秦异人所说,六国旧贵族遗老,他们失势了,再也没有了作威作福的特权,他们必然不会甘心,要与秦国为敌。

    若是十来个,或是百来个,上千个,秦异人还真不在乎他们,完全可以把他们斩尽杀绝。然而,这些人不在少数,六国旧贵族遗老加起来,没有十万之数,也不会差得太远吧。

    一举斩杀十万人,这也太恐怖了点,尽管他们都该死。

    再说了,他们眼下在隐忍,还没有冒头,总不能没有籍口就把他们杀了吧?即使他们一万个该死,也需要一个动手的理由,不然的话,会被人指责,会骂秦异人是暴君。[

    是以,秦异人想来想去,把这些贵族遗老迁到关中来是最好的处置之道了。

    这些贵族遗老,他们的势力主要在当地,要是把他们迁到关中来,他们就是根浮苹,想要做坏事也是有心力。

    更重要的是,关中是秦国的根本重地,关中秦人不以秦异人马首是瞻,能够很好的监视他们,谅他们也不敢乱来。

    “君上英明。”殿中人不会不知道六国旧贵族遗老的势力有多么的庞大,若不把他们迁走,任由他们在当地的话,秦法难行,难以治理。

    “春秋战国。大争之世,律法败坏,正是各地世家豪强作威作福的良机,他们可以杀官,甚至于举兵,危害甚大,处置他们的办法与六国旧贵族遗老同。”秦异人眉头一挑,如同出鞘的利剑,道:“若有一人违法。举族皆诛!”

    对于这些世家豪强,秦异人是恨不得把他们全部诛杀,绝不会手软。

    秦秋战国大争之世,正是世家豪强为非作歹的黄金时期,因为律法不存。他们就是土皇帝,当地的事儿他们说了算。勾结官府干坏事,已经是好得不能再好了。杀官之事层出不穷,这还算是好的,更甚者,举兵造反,与官府对着干便是。

    是以。世家豪强的势力绝对不能小视,要迅速铲除。

    历史上,秦始皇一统天下之后,就在做这事。虽然收效不错,却是没能根绝这一大患。直到汉朝,汉武帝再度对这些作威作福的豪强势力下重手,要把他们迁到关中看管起来。最有名的便是有着侠客称号的郭解了铁血大民国。因此而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

    从秦始皇到汉武帝,这是上百年时间了。秦汉两朝都未能根除豪强势力,由此可见豪强势力是多么的庞大。

    “君上圣明!”殿中之人中,绝大部分出身布衣,权势,没少受地方豪强势力的欺压,他们打从心里赞成这一举动,用上了“圣明”二字赞颂。

    “第三件事情,便是六国宗庙、王陵,全部毁掉。”秦异人沉声道。

    “这……”一片惊愕声响起,不少人一脸的震惊,口瞪口呆。

    “君上,如此残暴之事可做不得呀。”淳于越上前一步,忙劝阻,道:“挖人祖坟,毁人宗庙,是残暴不仁之举,君上三思呀。”

    “淳于越此言差也!”韩非眼中精光一闪,反驳,道:“淳于越,你饱学诗书,当知王族宗庙、王陵,非私器,实为公器也。若是私器,君上此举是为残暴之行,然,这是公器,留之益,反而有害。公器者,必为那些不甘心失去贵族特权之人所惦记,会给他们念想,他们就会兴风作浪。毁六国宗庙、王陵,势在必行。”

    “这……”淳于越想要反驳,却是找不到词儿。

    韩非说得在理,六国宗庙、王陵不是私器,是公器,非毁不可。

    “韩非所言就是寡人要说的。”秦异人眼中精光一闪,道:“若是有人要骂寡人残暴不仁,寡人不在乎,只要能还天下安宁,能让国人庶民安居乐业,再多的骂名,寡人背了。”

    “君上仁慈。”范睢他们齐声颂扬。[

    “君上,淳于越明白了,毁六国宗庙王陵是应该的。”淳于越此人是饱学之士,转过这弯也没费几多时间。

    有不少人转过弯来了,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干系,不再阻止。

    “第四件,就是修秦法。”秦异人语出惊人。

    “修秦法?”一片惊呼声响起。

    “君上,天下初定,秦法还未到修改之时呀。”范睢忙道。

    这事,秦异人没有和他们商议,范睢要不急都不成。

    “丞相所言极是有理,天下初定,还未到大修秦法之时,然,有一条却是非修不可了。”秦异人眼中精光一闪,冲范睢问道:“丞相盘盘大才,你以为哪一条非修不可?”

    这问话一出,殿中人不是好奇,尤其是熟悉秦律者,更是搜肠刮肚,想要弄明白哪一条该当修改。

    “臣明白了,徭役法必修。”范睢就是范睢,才智非凡,沉吟一阵,立时想到了。

    “啪啪!”秦异人双手互击,大为赞叹,道:“丞相不愧是智计高千古的智者,这么快就想到了,难得难得。”

    经范睢一提醒,那些正在沉思之人不是立时醒悟,大为赞成,道:“徭役法的确是该修改了。”

    秦法苛暴,为后人诟病,其中是别有用心之人的骂词,也并非全道理,秦法的确是苛暴。虽然秦异人已经一统天下了,然而,这只是初定,只是把山东六国扫灭,其残余势力还未铲除,世家豪强还未解决。不宜于修改秦法。

    然而,徭役法之修改却是迫在眉睫了,非修不可。

    “你们一定很惊奇,为何天下初定,寡人就要修改徭役法?”秦异人一扫视,还有不少人没有明白过来,一脸的迷糊,道:“商君之时,大秦都快亡国了。所拥有的土地城池不过半个关中,就连函谷关都被魏国夺了随身携带个地球。那时节,大秦的土地狭小,十天半月,可以走上一个来回。即使遇到山洪爆发,道路难行的天气,也不会有问题。”

    在商鞅变法之际,秦国是七大战国中最为弱小的一个,即使守旧迂腐的燕国都比秦国强,是以山东之地“卑秦”,鄙夷秦国。不把秦国视为战国,不让秦国盟会,秦国视为耻辱。

    那时的秦国处于亡国边缘,河西之地被魏国占了。关中还有很大一块被魏国占了,函谷关被魏国占了,魏国随时可以灭掉秦国。就是在如此艰难的形势下,商鞅在秦国变法。还成功了,使得秦国由最弱的战国一举而成为一流战国。这是一个奇迹。

    “如今,大秦的疆域极为辽阔,不说万里之地,七八千里不是问题了。在如此辽阔的疆域上,实行徭役法,让一地的国人庶民去另一地服徭役,这太过苛酷了。”秦异人接着解释,道:“比如从江东之地到关中,这有三四千里之程,以一日百里计,光是赶到关中就要三四十日。服完徭役再回去,又要三四十日,这一来一回,共计就是三四个月。如此长的时间,若是国人庶民在家里种地,侍弄庄稼,都会多收很多粮食吧?”

    “那是一定。”秦异人这算法很是中肯,谁都得心服。

    “更别说,若是遇到山洪爆发,道路阻断之事,这赶路的时间就更长了,半年甚至一年也有可能,这是何等的得不偿失。”秦异人的话更加惊人。

    从江东之地赶到关中,用时半年一年,是有些夸大,然而,并非不可能。刘邦为何被逼反了?就是因为道路不便,没有如期赶到,他不得不反,只能跑到芒砀山去躲起来。

    陈胜吴广为何在大泽乡揭竿而起?道路阻断误期是也。

    “如今,天下初定,要兴农事修水利,便交通修道路,利商贾废关隘,所需的工役不知几多。若是不及时修改徭役法,必然会出现把千里之外,甚至数千里之外的国人庶民调来的事儿,这会误民误工,更会误国。”秦异人的声调转高,有些尖细高亢。[

    秦朝之所以那么快就亡了,和徭役法有着莫大的干系。后世指责秦始皇不恤民力,大举征发,这话是有道理,然而,却不知秦始皇为何要大举征发。

    春秋战国大争之后,积弊如山,而且还是存在上千年的积弊,要革除这些积弊,必须采取断然措施。其中就需要很多民力,不说别的,光是修直道、兴修水利这两事,需要的民力就不在少数了。

    不修?

    道路不便,不能周流货物,不说别的,光是一个盐,从齐地运到全国各地,就要多花费多少人力物力,国人庶民吃不起盐,这日子还怎生过?

    不兴修农田水利,连饭都没得吃,何来安居乐业之说?

    是以,征发徭役,就是势在必行了。

    在这点上,秦始皇并没有错。他的失误就在于,没有修改徭役法,把数千里之外的民夫抽调到另一地,且不说民夫之苦,光是路上就浪费了很多时间,这是得不偿失。

    若是秦始皇果断的修改了徭役法,或许就不会有秦末农民起义了。陈胜吴广就不能在大泽乡揭竿而起,刘邦就不会被逼上芒砀山了,就不会有秦末天下大乱。

    正是因为意识到这种可怕的后果,秦异人这才决心修改徭役法。

    “君上,这要如何修改?”经过秦异人的剖析,没人再有异议了,范睢问道。

    “寡人之意,服役者不得超过家所在地一百里,超过者,一律以钱粮充数。”秦异人道。

    到了汉朝,萧何依秦律订汉律,就是如此修改的,自此以后,徭役法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