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九章 秦始皇?

    又是一天大朝会,淳于越却是抢着发言。

    “君上,淳于越以为君上功超三代,德迈五帝,应当上尊号,以示尊荣。”淳于越冲秦异人一抱拳,大声道。

    “上尊号?”秦异人一愣,有些发懵。

    这些天忙得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对于这事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从天下归一后,秦异人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把天下治理好,还天下安宁,至于显荣的尊号,他连念头都没有动过,要不是淳于越提起,他还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想到呢。

    “是极,是极。”就在秦异人发愣之际,只听一阵附和声响起,群臣大为赞成这说话,个个重重点头。[

    “君上,淳于越说得是,大秦成此伟业,君上一统天下,三王五帝所未有也,帝号已经不能显君上之尊荣了。”范睢满面红光,大声附和。

    范睢是个务实的人,并非好虚名之辈,实在是秦异人一统天下这事太过令人激动了。

    “尊号虽是显荣,然,毕竟是虚名,有没有都不要紧,还是先把天下治理好再说吧。”秦异人对这等虚名不太上心。

    “君上此言差矣。”淳于越却是上前一步,扯起嗓子,昂昂道:“君上可知尊号之可贵?”

    “哦。”这话倒是勾起了秦异人的兴趣,打量着淳于越问道:“此言何解?”

    “大秦一天下,成就不世伟业,前古人也,若尊号,以显尊荣,此其一也。君上上尊号。可以号令天下,名正言顺,胜过十万雄兵,此其二也。当此大乱之后,尊号可以振奋民心,收民望,举国一体,此其三也。”淳于越扳着手指头细数起来。

    虚名看上去是没多大用处,然而。在特定的时间却是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比如,秦昭王称帝,可以名正言顺的号令天下,秦军一举而成王师,可以征战天下。这是秦国能够很快扫灭列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秦异人已经完成一统伟业,上尊号有很大的作用,顶得上十万雄兵,淳于越的话很有道理,引来一片附和声:“没错,是这理。”

    秦异人的眉头一挑,冲范睢、王翦、黄石难、尉缭、李牧、李斯他们问道:“你们以为如何?”

    “君上。淳于越所言极是,还请君上上尊号。”范睢他们这些顾命大臣齐声赞同。

    “有没有人有不可见解?”秦异人扫视殿中众人问道。

    所有人紧抿着嘴巴,没有不同的见解,看来他们是一致赞同胜者为王。

    “既然如此。寡人就上尊号。”秦异人扭头冲淳于越问道:“淳于越,你以为寡人该上何等尊号为宜?”

    “三王五帝实则三皇五帝,是古之圣人,然。君上的功超三皇,德过五帝。应当取‘皇’与‘帝’,合称为‘皇帝’。”淳于越昂昂而言,道:“唯有如此,方能显君上不世奇功。”

    皇帝这一词就是三皇五帝的合称,因为在战国时代,人们公认三皇五帝对华夏的贡献最大。秦始皇自认为他的功劳超过了三皇五帝,应当另有尊号,就取二字合在一起,称为“皇帝”。自此以后,皇帝就成了至高上的存在,传承了两千多年。

    事实上,秦始皇的功劳的确是超过了三皇五帝,他当得这一称号。然而,后世之君中,能当得这一尊号的就不多了,后世皇帝者,多为虚名罢了,并实际意义。

    “皇帝?”对于现代人来说,这个称呼再熟悉不过了,秦异人好一阵惊讶,暗道:“皇帝就皇帝吧。会不会是始皇?”

    他的念头刚起,只听范睢道:“淳于越此言极是,以君上之功业应当尊‘皇帝’。然,还不能尽道君上的功业,臣以为皇帝自君上始,君上当称‘始皇’。”

    “始皇?秦始皇?”秦异人一听这话,差点从宝座上一头栽下来。[

    “秦始皇”这三字是响当当的,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仍是如雷贯耳,谁个不知,哪个不晓?一提起皇帝,人们就会想到“秦始皇”这三字。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范睢竟然提议秦异人做始皇。

    “我要是应允了,岂不是抢了政儿的风头?”秦异人不住转念头,暗道:“我一统天下,早就抢了他的风头,这有什么呢?始皇就始皇吧。咱两父子,谁跟谁呀,政儿的风头不就是寡人的风头吗?”

    突然间,又一个念头冒出来:“寡人成了秦始皇,政儿岂不要做秦二世?”

    一想到这问题,秦异人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秦二世胡亥亡国,正是他令秦国风崩离析,秦始皇创下的伟业不复存在,令数后人扼腕。如今,秦异人成了秦始皇,那么,原来的秦始皇就成了秦二世,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不过,政儿做秦二世,以他的聪明才智,大秦不会亡。相反,大秦会稳若泰山,不说传之万世不绝,至少能传很多世吧?”秦异人的念头越转越欢喜。

    “要是政儿再生个扶苏,那么,秦三世也有了,大秦要想不稳若泰山都不成呢。”秦异人喜滋滋的想。

    嬴政的才华不需要说的,要不然的话,他不会一统天下,实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变革。扶苏也有不错的政治才华,后世公认的,若是扶苏不被陷害,他当上皇帝的话,秦朝不会亡的。

    秦异人、嬴政、扶苏,这三人就是三世牛人,有了他们,秦朝还会亡吗?肯定不会了。

    就在秦异人转念头之际,只听淳于越,道:“时人自称‘朕’,淳于越以为,自今日始,这当为天子专属称谓。”

    “朕”之一字,在战国时代是第一人称,是我的意思,论尊卑皆可用。秦始皇当上皇帝以后,把“朕”用作天子的专属称号。直到清朝帝制终结为止。

    “臣工应当敬称天子为‘陛下’,不再称‘君上’。”淳于越接着道。

    “甚善。”范睢他们齐声赞同。

    “请君上纳淳于越之谏。”殿中所有人齐声道,如同雷鸣似的万化风流。

    秦异人若是采纳淳于越的建议,上尊号,改称谓,那么,就意味着秦朝彻底与大争之世告别了,也就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诞生了,谁能不欢喜?

    “那就这样吧。”秦异人冲淳于越。道:“淳于越,你为此事思虑很久了吧?”

    “为陛下思虑,是淳于越的荣幸。”淳于越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满面红光,极为振奋。

    数人的目光聚集在淳于越身上。很是艳慕,不用想也知道,秦异人会封赏淳于越了。

    “淳于越,你首倡此事,应当封赏。然,寡人这么一瞧,就见他们的瞪出来了。他们艳慕着呢。寡人担心,若是因此事而赏了你,就会有很多人不做正事,挖空心思来奉承。是以,寡人不赏你了。”秦异人眼中精光暴射,神态威猛。

    淳于越脸色一黯,虽说提及此事。他更多的是佩服秦异人,然而。没人不爱赏赐。

    “你有功,也不能不赏,是吧?你就做一博士,跟随荀子考证文字之正统吧。”秦异人冲淳于越道。[

    “谢君上。”博士在秦朝不是实职,类似于现代的“顾问”,因为他们博学多才,朝廷有不明之处就征询他们的意见,便于决策。这虽不是实职,却是荣耀,淳于越仍是很开心。

    “上尊号这事,就由丞相来操持,选一吉日便可。”秦异人冲范睢道。

    “君上,后日便是吉日,大吉之期啊。”范睢还没有说话,公孙龙子就接过话头了。

    “哦。”秦异人颇有些惊讶,刚刚言及上尊号之事,吉日就要到了。

    “君上,千真万确。”荀子忙肯定一句,道:“我与公孙龙子皆通此道。”

    荀子和公孙龙子二人学识渊博,他们精通阴阳五行之学,他们说是吉日肯定是吉日了,没人敢有疑义。

    “那就后日吧。”秦异人当即拍板,道“各地官员、山东名士、饱学之士都在,正好一并办理了。”

    “君上,是不是太仓促了?”范睢有些不太愿意,时间实在是太短。

    “不仓促。”秦异人摇头,道:“天下初定,不得铺排,时间短一点好,少了很多铺排呢。”

    “君上圣明。”所有人不是心悦诚服,齐声颂扬。

    秦异人成就不世伟业,功超三代,德过五帝,上尊号这等大事马虎不得,应当隆重其事,铺排是少不了的。然而,秦异人不打算铺排,要节约,这论如何赞誉都不为过。

    “朝议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岐见越来越小,共识越来越多,寡人上尊号之后,你们就要赶回各地,投入治理一事,有几件事必须得跟你们说清楚。”秦异人眉头一挑,如同出鞘的利剑,道:“一件是匪盗之事。春秋战国,大争之世,黎民死沟渠者不知几多,再加上各地贵族世家豪强的欺压,国人庶民家破人亡者不知几多,他们不得不铤而走险,啸聚山林,成为匪盗。如今,大秦一天下了,可以给他们一条活路,先告诉他们,只要他们不再为匪,就是大秦的国人庶民,可以安居乐业。若是敢说个不字,发兵剿灭。”

    每一次天下大乱之后,必然会有很多盗匪。春秋战国这样的大争之世更是不用说了,匪盗多如牛毛,要是不把他们处置掉的话,不能有良好的秩序,国人庶民难以安居乐业。

    当然,这些盗匪并不天生就是歹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逼不得已,不得不啸聚山林,干起了没本钱的买卖。

    “君上英明。”对于此事,没人会有异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