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章 千古积弊

    上书房中,秦异人跪坐在短案上,正在处置公务。而面前的短案上堆满了竹简,等着秦异人处置。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在尉缭的指挥下,几个铁鹰锐士又抬着几大捆竹简进来了。

    秦异人一瞧就是一阵头大,这天下一统之后,事务多如牛毛,各地的奏章言事者不知几多,秦异人忙得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睡觉了。

    “放下。”秦异人挥手。

    铁鹰锐士放下竹简,见礼告退。

    “进来。”尉缭冲门下吩咐一声,只见十几个读书人快步进来,冲秦异人见礼,道:“见过君上。”

    “你们是……”秦异人把这十几个读书人一打量,没有一个认识的。

    “君上,他们是饱学之士,能识多种文字。”尉缭抚着额头,颇有些头疼,道:“眼下收到的奏章中,有不少是赵文齐文楚文魏文韩文燕文写的,臣恐君上不识得,找了他们来,君上但有疑惑,可以向他们问询。”

    秦异人想说上几句,却是不知从何起来,右手重重拍在自己额头上,道:“尉缭,你做得很好。”

    秦异人站起身,把刚刚送进来的竹简一阵翻找,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了。

    正如尉缭所说,这些竹简来自全国各地,所用的文字五花八门,齐文、魏文、赵文、楚文、韩文、燕文,无不应有尽有。

    “一国之中,竟然有如此多的文字,真是天大的笑话!”秦异人抚着额头。倍觉头疼。

    “君上。天下刚刚一统。各地的文字依然在实行,比如说一个‘马’字,就有近十种写法,一个‘敢’字就有二十余种写法。”一个读书人上前一步,冲秦异人一礼,颇为感慨。

    “你叫什么名字?”秦异人把这个读书人一打量,只见这人中等个头,却是很精神。

    “臣叫周青臣。”此人忙回答。甚是荣耀,昂头挺胸。

    秦异人第一个就问他的名字,他很是自豪。

    “周青臣?”秦异人眼中精光一闪,打量着他,暗道:“引来焚书坑儒之人?他在后世背负了骂名,实际上他说的是实话,很有眼光。”

    “是的”。周青臣忙道。

    “一个‘马’字就有近十种写法,一个‘敢’字有二十余种写法,骇人听闻啊,这文字必须要统一。”秦异人眉头一轩。沉声道。

    造成文字如此混乱,不用说。当然是天下不一,诸侯力征的必然产物。往昔里,与诸侯较着劲,倒还不觉得,如今,天下一统了,把这些由各种文字写成的奏章摆在一起,方知其不方便如斯。

    这仅仅是秦异人遇到的积弊之一,随着王翦他们的归来,秦异人遇到的问题越来越多,哪一件不是千古积弊?

    王翦、李牧、司马尚、李斯、黄石公、王绾、范增、郑国、李冰他们先后赶到咸阳,秦异人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商议。

    “在你们往回赶的这段时间,寡人这里的政务增加了十倍都不止,随着治理的铺开,这政务会更多。”秦异人抚着额头,轻笑道:“不一天下,不知事务是如此之呀。”

    原本秦异人已经把治理的事务想得够多的了,临到事儿来了的时候,方知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再多也得撑着。”范睢揉揉发红的眼睛,很是困乏。

    范睢是个精力旺盛的人,入秦这么多年来,就少有见他困乏的时候,如今他都累成这样了,由此可知政务之繁重。

    “幸好你们都赶回来了,可以分担一些了。”秦异人把李斯他们一打量道。

    李斯、黄石公、王绾、范增政才不凡,有他们帮忙,相信会好上很多。

    “接下来的治理是重中之重,干系着一统伟业能否存续的大事,绝不能掉以轻心。为此,寡人特命各地官员赶来咸阳,参与大朝会,共商大事。”秦异人的眉头一挑,道:“然,在举行大朝会以前,我们得先好好商议商议,拿出个章程来。”

    大朝会主要目的是给各地的官员统一认识,明确如何治理一事。在大朝会之前,秦异人他们这些高层就要达成共识,拿出如何治理的纲领,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空谈。

    “首先要解决的当然是积弊。”秦异人眉头一挑,很是头疼,道:“这些积弊可不得了,很多是千年积弊,存在上千年呢。你们从各地赶来,遇到什么问题,都说说。”

    “君上,臣率军东进,先是征韩,后是灭魏齐,再灭楚,深入江东之地,足迹遍布华夏各地,感慨最深的当数交通不便了。”王翦抚着额头,第一个发言,一脸的感慨,道:“交通之不便不仅仅是地形各异,还在道路难行,宽窄不一。从咸阳去临淄,要经过韩地、魏地,韩地通行的车辆不能适宜魏地道路,魏地道路不适宜于齐地道路,太难行了,太难行了。”

    华夏分裂,诸侯力征,各自有各自的道路标准,要是好走了就成了怪事。

    “没错,上将军之言深获我心。”一片附和声响起,出自众人之口。

    “寡人也是为此事感慨万端呀。”秦异人深知战国时代的道路是如何的难行了,不仅仅是自然环境,更多的是人为。

    “还有,关卡多如牛毛。”王绾一脸的感慨,扳着手指头,细数起来道:“臣在韩地时,随便找个方向出行,不要走太远,就走百八十里,就会遇到三五个关卡不等。若是走上千里地,遇到的关卡竟然多达四五十个。”

    “哎!”一片叹息声响起,一众人大摇其头,一脸的感慨。

    上千里之地就有四五十个关卡,平均算下来就是二三十里就有一道关卡。

    关卡如此之多,就在于韩地实行的是分封制度,韩王要分封他的大臣,大臣还要分封家臣,家臣还有家臣……层层分封下来,每多一次分封就多了一道关卡,人人都有权力在自己的封地上设关卡收税。

    “韩地还算是好的,楚地更加令人震惊。”尉缭摇头,道:“在大世家的封地上,还算好的。大世家的封地大,关卡数目要少些。在那些小世家的封地上,那才叫一个令人震惊,我曾经看见十里之地就四道关卡,细算下来,三两里地就有一道关卡。”

    “这些关卡不能留,一定要废。”秦异人亲眼见过山东的关卡是如何的恐怖。

    “臣在魏地数载,亲眼所见世家豪强是何等的猖狂。”李斯摇着头,大是气愤,道:“世家豪强在山东之地根深蒂固,虽然推行秦法后有所收敛,却仍是不容小觑。那些世家大族大养门客,少则三五人,多则数百上千,为他们爪牙,多行不法之事。”

    战国时代,养门客成风。所谓的门客,其实就是游手好闲之辈,依附有钱有势之家,为虎作伥,欺压良善,巧取豪夺。

    养门客最有名的便是有着“战国四公子”之称的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赵胜、信陵君魏无忌、春申君黄歇。这四人有着丰厚的身家,所养门客多达数千,为他们奔走吹嘘,把四人吹得跟花儿一样,“贤名”满天下。

    其实,这四人背地里尽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和一个“贤”字挨不着边,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罢了。

    春申君竟然干起了篡国的勾当,这能当得一个“贤”字?

    在山东之地推行秦法,这些豪强之家虽然有所收敛,却是根基仍在,时不时就会做出坏法之事。

    要知道,在战国大争之事,侠客多如狗,刺客满地走,一言不合便要拔剑而起,杀人泄愤,要想在短时间内根除这些豪强,那是不现实的,是以,尽管韩魏齐三地已下数年,豪强仍是很猖狂。

    “六国旧贵族、世家、豪强必须连根拔起,不然的话,山东不宁,国人庶民难有好日子过。”秦异人与平原君、信陵君和春申君多次交手,深知这些人有多么猖狂。

    以前,天下未一,秦国还腾不出手来对付他们,眼下是该惩治这些人的时候了。

    “货币不一,不便商贾贸易。”范增道。

    七大战国各有各的货币,齐刀赵币各行其地,秦国忙着一统天下,还未整顿经济秩序,眼下各大战国的货币仍在流通。要是不进行整顿的话,不便经济的发展,经济不发展的话,国人庶民难有好日子过。

    “货币必须要一统。”秦异人重重点头。

    货币的重要性不需要说的,谁都能明白,此事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臣路上所见所闻,国人庶民多为尺度不一,衡器不一而苦恼。更有那些不良豪强世家,以此做欺诈之事。”李牧右手紧握成拳,一脸的气愤。

    战国时代,天下大乱,度量衡多如牛毛,一个国家有一种甚至数种度量衡,乱得一塌糊涂,不法商贾、豪强世家从中渔利,牟取暴利。

    有些国家的度量衡可以达到十数甚至数十种。这点,楚国最为明显。因为楚国实行的是分治,世家林立,世家的势力很大,就是楚王都难以控制,他们是为所欲为,度量衡如何制订,还不是他们一句话的功夫?

    “度量衡必须一统。”秦异人当然知道度量衡混乱的可怕后果。

    就这样,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畅所欲言,所说无一不是千古积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