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六十二章 活捉楚王

    项燕的尸身栽倒在地上,眼珠子睁得老大,尽是疑惑与不解。

    他是楚国上将军,位高权重了,即使落入秦异人手里,按照常理秦异人应当劝他归降。就算他不归降,秦异人要杀他,也要数其罪过而斩之,如眼前这般,压根儿就不问,直接把他给杀了的事儿,还真是令他费解。

    “眼珠子睁得再大也没用,你该死,谁叫你是楚霸王的祖父呢?”秦异人打量着项燕的尸身,在心里暗道。

    “爹!”项燕被杀,项超惊愕万分,他和项燕一样的想法,以为秦异人会劝降,秦异人直接下令杀人,他还真是想不明白。

    秦异人的目光停留在项超身上,目光并不凌厉,然而,对于此时的项超来说,秦异人的目光如刀似剑,如同要剜心似的,他赶紧移开目光,不敢与秦异人对视。[

    “秦帝,我愿降,愿降。”项超噗嗵一声跪在地上,冲秦异人乞命。

    项超的胆色不错,可是,秦异人问都不问直接杀人这一手还真是把他给镇住了。说明他们父子在秦异人心目中没有一点儿份量,说杀便杀了。

    “降?”秦异人颇为诧异,楚霸王的爹咋就这点儿胆色呢?

    楚霸王在秦末农民战争中搅风搅雨,恨透了秦朝,凡是秦朝做的事儿,不问青红皂白,一律毁之,火烧阿房宫只是其中一件。还有不少惠及后世的“民生”工程也被楚霸王毁掉了,可以说楚霸王就是一个暴力犯罪份子。

    秦异人原本以为,楚霸王的爹应该胆儿不错吧,却没有想到跪下乞降,这胆儿不怎么样。

    “秦帝,我知道很多楚国的机密。我还知道江东的虚实,只要饶我一条狗命,我愿为大秦带路。有我带路,秦军攻城掠地一定会非常顺利。”项超为了活命,忙一个劲的说自己的价值,生怕没有价值被秦异人杀了似的。

    “楚国即将灭亡,寡人难道还不能知晓楚国的机密?江东之地都是大秦的了,大秦难道还不知道路径?杀了他。”秦异人嘴角上翘,大声下令。

    “诺!”朱亥领命。手中巨锤对着项超的脑袋砸了下去。

    “为何要杀我?”项超的脑袋象烂西瓜似的爆裂开来,鲜血和脑浆四溅,在临死前大吼一声。

    他放弃了世家子弟的尊颜,跪在秦异人面前乞降,即使秦异人不接受他的乞降。总得给他说话的机会呀。秦异人倒好,不听他的,也不问他,直接杀了他,他还真不明白这是为何。

    “你最该死,因为你是楚霸王的爹!”秦异人在心里暗道。

    楚霸王是最不安份的因素,应该把他扼杀在他爹的睪丸中。

    “自此以后。世上再楚霸王,大秦少一后顾之忧。”秦异人很是欣慰。

    “君上,项氏父子已死,可以抬着他们的尸身。四处走动,瓦解楚军的军心士气,就不用再杀了。”朱亥打量着项燕父子二人的尸身,提醒秦异人。

    朱亥的话很是在理。只要把项燕父子的尸身抬着四处走动,就能彻彻底底瓦解楚军的军心士气。用不着再杀了。

    “不!接着杀!还要狠狠的杀!”然而,秦异人却是摇头,否决了朱亥的提议。

    “君上,为何呀?您不说是这是一统之战,不能多杀戮吗?怎生还要大杀?”朱亥大为不解,眼睛瞪得铜铃。

    秦异人亲自制订的灭国方略,要以尽可能少杀戮为主,眼下他却口口声声要大杀狠杀,还真是令人费解。

    “原委有二:一是到淮水之地的楚军多为拥有特权之辈,他们若是不死,对大秦极为不利。是以,一定要趁他们集中在淮水之地的良机,一举歼灭之。”秦异人为朱亥解释道。[

    在楚国,奴隶极少有从军的,从军者多为拥有特权之辈。就是世家大族的子弟兵,也比一般的国人庶民高上一等,他们拥有一些特权,虽然不多,毕竟是特权,可以欺压凌辱一般的国人庶民。也正是因为世家大族赋予了他们这种特权,他们这才死心塌地为世家大族卖命。

    集结在淮水之地的楚军中,不是所有人,也是绝大部分人拥有特权,少说也有八九十万。

    他们都是特权的维护者,他们不会甘心失去特权,迟早要与秦国作对。与其如此,不如趁眼下的良机,把他们全歼了,永除后患。

    “二是因为大秦要立威,要让楚人知道,大秦的威风!”秦异人脸一肃,沉声道:“楚国虽是位列七大战国,却是与另外六大战国大为不同,自成一体,很少遭到来自中原的打击,这次,大秦一定要狠狠打击楚国,要让楚人害怕。”

    楚国是七大战国中最为持殊的一个,这种特殊之处不是在于楚国的地域辽阔,而是他的政治体系。

    楚国本是起于荆襄之地,自成一体,与中原王朝没多少联系。在西周时期,就不服周天子,周朝不得不征伐楚国。虽然《诗》大大的颂扬了周天子的征伐行动,然而,周天子并没有取得象样的成就,楚国只是给了周天子一个台阶下,因为楚国只是向周天子进贡祭祀用的茅草罢了。

    到了春秋时期,楚国很是强大,进窥中原,想要征服中原,与中原发生了长期战争。在齐桓公与楚国的召陵大战中,管仲就以楚国未向周天子进贡茅草为由指责楚国,楚国当时不想打,就认错了,服软了,再度向周天子进贡茅草。

    召陵大战其实并没有打,只是一次对峙罢了,齐桓公却是沾沾自喜,不少人也为他吹嘘。然而,也有人讥嘲他,说召陵之战有名实,反而助长了荆蛮的气焰。

    真正对楚国进行打击的是晋文公时的“城濮之战”,这一战晋国打了一个大胜仗,就连成得臣都自己抹了脖子。这是楚国遭到来自中原王朝的第一次沉重打击。

    然而,楚国并不服气,在接下来的百年间,不断进攻中原,与晋国发生了多次战争,各有胜负。

    直到秦国崛起,才对楚国进行了一系列的打击,令楚国还手之力。然而,秦国的打击因为地缘的关系。主要是集中在楚国的西边,整个楚国还没有感受到秦国的威力,借灭国之际立威太有必要了。

    “君上英明!”尉缭赞颂一句。

    “谢君上释疑。”朱亥抱拳一礼。

    秦军接着屠杀,楚军东逃西蹿,逃不出去。吓破了胆,不得不跪在地上乞命,然而,秦军不为所动,接着杀。

    杀到后来,楚军心胆俱裂,有不少楚军士卒吓得昏倒了。更有人一个劲的乞命,秦军还是不为所动。

    这场屠杀,一直进行了四天四夜,九十六万楚军所剩不过十几万人了。秦异人这才下令停止屠杀。

    此时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到处都是破碎的内脏。鲜血汇聚成一个巨大的血湖,方圆百里。

    若是在血湖里行走的话。每一步下去就会发出“哗哗”的声响。

    秦异人、王翦和尉缭聚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追击事宜。

    “楚军全军覆灭,楚地虽广,却军队防守了,只需要大秦之军一到,楚地尽为大秦所有。”王翦笑道:“还请君上下旨,分兵略地。”

    王翦浑身是血,跟个身人似的,他这一笑,如同恶魔的微笑,很是骇人。

    说得没错,如今楚军的有生力量几乎被秦军歼灭了,楚国虽大,已防守力量了,秦军只要分兵略地就成。可以预计得到,接下来的略地不过是一场行军罢了。[

    “你是上将军,此事你分派便是。你把寡人当作你麾下将领便成。”秦异人冲王翦道。

    “臣不敢。”王翦忙道。

    “寡人说成就成。”秦异人脸一肃,沉声道。

    语调并不高,却是不容置疑。

    王翦微一沉吟,道:“既如此,臣就放肆了。臣是想请君上去楚都郢,尉缭去长沙切断楚人退入百越的道路,臣去江东。如此一来,就能尽占楚地。”

    “上将军的处置甚当,然,寡人以为由尉缭去楚都郢为宜,寡人去长沙便是。”秦异人道:“上将军以为可否?”

    “君上,不可。”尉缭忙道。

    去楚国都城郢,说不定会抓住楚考烈王,那就是奇功一件。秦异人把这天大的功劳让给尉缭,这令尉缭既是激动,又是受之不起。

    “大秦能扫灭列国,你尉缭没少出力出计,眼看着天下即将一统了,你尉缭却是没有率军上战场,就把活捉楚王这事交给你了。”秦异人没有隐瞒,而是说明自己的用意。

    “嗯,如此也好。”王翦深表赞同,冲秦异人抱拳一礼,道:“君上胸怀宽广如海,先是功于李牧,眼下又功于尉缭,大秦能有君上这样的明君,大秦之幸也!”

    活捉楚王是何等的奇功,秦异人不要,而是让给尉缭,论如何赞誉都不为过。

    “过奖了。你们能够建功立业,寡人就能成事。略地一事宜早不宜迟,这就出发吧。”秦异人右手一挥。

    尉缭冲秦异人抱拳一礼,什么话也没有说,一切尽在不言中,率领秦军出发了。

    王翦作别秦异人,率军直扑江东之地。

    秦异人率领秦军,直去长沙。

    就这样,秦军一分为三,开始大规模略地了。

    此时的楚国没有防守力量,秦军的略地不过是一场行军罢了,异常顺利,尉缭率军来到楚都郢,只见城门大开,率军直入郢。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