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六十一章 斩项燕

    项燕寻声望去,只见一队秦军正对着他开来。文學馆这队秦军身材异常高大,身着重甲,清一『色』的重剑,如同铁塔一般,很有威慑力。

    “铁鹰锐士!”项燕猛的想到了秦国的顶端武力。

    他的猜想没错,来的就是铁鹰锐士。铁鹰锐士是秦军的顶端武力,个个是千挑万选的精锐,人人身材壮硕,其所用的装备与寻常秦军异,清一『色』的重甲与重剑。

    此时天光微明,项燕看得明白了,铁鹰锐士簇拥着一个头戴帝冠,身着帝袍的年轻王者,一股上位者的威势透体而出,令人不敢仰视,不是秦异人是谁?

    秦异人已经即位多年了,经过这些年的熏陶,早就养成了上位者的气势,很是不凡。[

    “秦帝。”项燕的嘴巴张得老大,很是吃惊。

    项燕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声咆哮竟然引来秦异人。

    “项燕,多谢你的咆哮,寡人方知你在这儿呢。”秦异人脸上泛着笑容,冲项燕道。

    一听这话,项燕差点没气炸肚皮,秦异人摆明了是要把项燕逮住,却来感谢项燕为秦异人指路,项燕能不气吗?

    “秦异人,你来得正好。本将抓住你,不愁不能解大楚的危机。”项燕手按在剑柄上,眼中精光暴『射』,打量着秦异人,如同猎人在打量猎物一般。

    眼下的楚军处在覆灭的紧要关头,溃败之势已成,项燕力回天了。若是能抓住秦异人的话,那么,他就能扳回来,不仅能解楚军的危机,还能立上天大的功劳。他的血『液』沸腾了。

    “哈哈!”秦异人仰首向天,笑得是前仰后合,嘴角一裂,一脸的讥嘲,道:“项燕啊项燕,你真以天光还未大亮,你的清秋大梦还没有醒,是吧?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瞧瞧,寡人四周如此之多的铁鹰锐士。你项燕就是再能打,再勇猛了得,你能打得过他们吗?”

    铁鹰锐士不仅仅是秦国的顶端武力,也是当时整个天下的顶端武力,放眼天下。没有一支军队能与他们相抗。

    项燕的武艺着实了得,然而,他也不是这么多铁鹰锐士的对手。

    项燕眼中精光四『射』,在铁鹰锐士身上一扫,脸『色』一黯。随即想到,不能示弱,不然的话就是自坠威风。冷然道:“秦异人啊秦异人,你有铁鹰锐士,难道我项燕就没有精锐?江东子弟兵何在?”

    “隆隆!”很有威势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队项氏子弟兵开来。把项燕护在中间。

    这是项燕子弟兵中的精锐,清一『色』的江东子弟兵,也是项燕的护卫力量,是项燕手中最为了得的子弟兵。

    “秦异人。你瞧见了吧?我项氏的江东子弟兵不比你的铁鹰锐士逊『色』,只要他们缠住铁鹰锐士。我就能擒下你。”项燕眼中一片火热。

    江东子弟兵虽是了得,但与铁鹰锐士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不过,这不要紧,项燕的目的并不是要江东子弟兵打败铁鹰锐士,只需要缠住就行了。他对自己的武勇,对自己的身手有着绝对的信心,相他自己能够擒下秦异人。

    “你真当寡人身边人?”秦异人轻蔑一笑,冷冷的道:“朱亥何在?”

    “臣在。”朱亥高声相应,举起手中一对巨锤,冲项燕道:“大胆项燕,速速受死!要是敢说个不字,休怪我手中巨锤情。”

    “朱亥?”朱亥是天下间有名的猛士,威名天下传,项燕乍闻此言,大是惊讶,一双眼睛精光四『射』,在朱亥身上打量来打量去。

    “哼!”项燕冷哼一声,不屑的道:“你朱亥是了得,可是,未必是我项燕的对手。”

    项燕自幼苦练武艺,身手极为了得,他很是自信。[

    “是吗?”秦异人却是冷笑,道:“翁仲何在?”

    “臣在!”一个如同炸雷般的声音响起,只见翁仲拖着一条碗大的精铁棍大步而来,精铁棍撞在地上,发出震耳欲耷的巨响。

    “这……”项燕的自信刹那消失,一脸的惊骇,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命的打量着翁仲。

    翁仲这身高跟巨人似的,这块头如山如岳,很有威慑力,就是见多识广的项燕也是没有见过如此长人,由不得他不震惊。

    “咚!”更令人震骇的是,翁仲手中精铁棍重重朝地上一顿,沙飞石走,泥沙四溅,地皮都在颤抖。

    不用想也知道,翁仲是神力惊人,光是手中那条精铁棍,少说也有百多两百斤。

    “翁仲,给他点厉害瞧瞧。”秦异人脸『色』一冷,沉声下令。

    “诺!”翁仲领命,上前一步,手中精铁棍抡起,对着江东子弟兵就狠狠砸了下去。

    “呼呼”精铁棍带起尖锐的劲风声,势不可挡,狠狠砸在江东子弟兵身上。

    “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近十个江东子弟兵被砸个正着,不是筋断骨折,就是死翘翘了。

    一棍之威若斯,竟然能砸死砸伤近十个江东子弟兵,这太过骇人了,项燕的眼睛瞪得滚圆,打量着在地上翻滚惨叫的江东子弟兵,一脸的难以置信,如同见鬼似的。

    “什么江东子弟兵,狗屁!不堪一击!”翁仲粗声大气的讥嘲一句,如同雷鸣似的,远远传了开去,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项燕一听这话,身子摇晃,差点摔倒在地上。

    江东子弟兵是项氏子弟兵中的精锐,人人千挑万选,经过严格的训练,那是项燕的心血,竟然被翁仲贬得一文不值,他能好受吗?

    翁仲这一立威,有着不错的收效,这些江东子弟兵个个脸『色』大变,如同见到逞凶的魔鬼似的。如同翁仲这般神力者,听所未听,闻所未闻,要他们不惊恐都不成。

    “活捉项燕!”秦异人右手一挥。大声下令。

    “活捉项燕!”铁鹰锐士爆发出惊天的吼声,眼中精光四『射』,打量项燕如同在猎人在打量猎物似的。

    听着铁鹰锐士的吼声,看着铁鹰锐士不屑的目光,项燕那才叫一个郁闷,比起吃了苍蝇还要令他难受。

    适才,他不把秦异人放在眼里,在他的眼里,秦异人就是一猎物。任由他猎杀。如今,这才过了屁大一会功夫,他就成了猎物,任由铁鹰锐士猎杀,这风水轮流转也未免太快了点。

    “杀!”朱亥和翁仲齐喝一声。如同惊雷炸响,震得地皮都在颤抖。

    翁仲手中精铁棍横扫,劲风呼呼,一砸一大片,江东子兵如同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死伤惨重。

    朱亥挥着一对巨锤。保护翁仲,为翁仲抵挡江东子弟兵的攻势。[

    朱亥虽是武艺高强,是天下间闻名的猛士,然而。说到战阵杀敌,肯定还是翁仲更占优势了。一是翁仲的力气比朱亥大,二是因为精铁棍比起巨锤更善长杀敌,翁仲只需要抡起铁棍狠砸。就能一砸一大片,而朱亥手中的巨锤就没有这种优势。

    是以。朱亥只需要保护好翁仲,让翁仲没有后顾之忧,放开了手脚去杀,那么,翁仲就是一台绞肉机,坚不摧。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只见翁仲手中的精铁棍不断砸下,每一下都有不少江东子弟兵死伤,只一会儿功夫,就被翁仲砸出一片真空地带。

    “这……”项燕眼睛瞪得滚圆。

    铁鹰锐士紧随在翁仲和朱亥二人身后砍杀,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很快就击溃了江东子弟兵,如同『潮』水般,对着项燕冲去。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项燕怒气冲冲,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了。

    他这辈子就未有如眼前这般气愤的,江东子弟兵不如铁鹰锐士,他的身手也不如翁仲和朱亥,哪一样都比不了,这令一向自信的项燕大受打击,紧握手中剑,就要冲上去拼命。

    “阿父,快走!”项超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拖着项燕就逃。

    “追!”良机当前,秦异人岂能放过项燕,右手一挥,指挥铁鹰锐士追杀。

    “放开我,放开我。”项燕大吼,使劲的挣扎。

    今日太窝囊了,项燕只觉一口怨气直冲顶门,很想拼死一战。

    “阿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回到江东,就有机会。”项超还算冷静。

    项燕毕竟是一员良将,被项超提醒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指挥残存的江东子弟兵冲杀,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

    然而,这哪里做得到,面对铁鹰锐士,江东子弟兵压根儿就不是对手。更别说,还有翁仲和朱亥这一对组合在,他没有丝毫逃走的机会。

    江东子弟兵虽然英勇冲杀,却是越杀越少,很快的,项燕身边就只剩不到十人了。

    “江东子弟兵不愧是项氏子弟兵中的精锐,是项燕的心腹,杀到眼下这份上,却是没人怯战,没人逃跑,亦是难得。”秦异人看在眼里,重重点头,赞叹一句。

    翁仲一棍砸飞项燕手中的剑,蒲扇般的大手一伸,掐住项燕脖子,如同拎小鸡似的把他拎了起来。

    与此同时,朱亥也得手了,擒住了项超。

    项燕父子就这般落入了秦异人手中。

    “砰!”翁仲把项燕扔在秦异人面前,项燕摔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似的。

    “项燕,你也有今日。”秦异人策马而来,居高临下,俯视着项燕道。

    “秦异人,你休要劝降我,我项燕宁死不降。”项燕头一昂,胸一挺,脖子一梗,激昂昂道。在这种情形下,仍是如此硬气,颇是难得。

    “哈哈!”秦异人仰首向天,大笑不已,道:“项燕啊项燕,你太自以为是了,寡人不会劝降你。杀了他!”

    言罢右手一挥,果断的下令。

    “真杀?”项燕一脸的惊诧,他原本以为秦异人要劝降他,却是没有想到,秦异人竟然连问都不问,果断的要杀他。

    “噗!”朱亥手中巨锤砸在项燕脑袋上,项燕的脑袋如同烂西瓜般炸裂,鲜血脑浆四溅。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