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五章 踊跃从军

    “啪啪!”秦异人双手轻击,大为赞赏,笑道:“上将军虑事深远,看得透,所言极是有理,极是有理。”

    “没错,听上将军一席话,令人茅塞顿开呀。”范睢也是不断击掌,一个劲的赞赏,笑道:“上将军善于用兵,今日开用兵宜缓之先河也!”

    自古以来,只闻“兵贵神速”,就未闻有用兵当缓之事,王翦真的是开了先河。

    黄石公、尉缭他们重重点头,大为赞叹。

    “上将军,要如何方能把楚国的世家贵族连根拔起?”秦异人问了众人很关心的问题。[

    看到了问题和解决问题是两回事,王翦具有不凡的政治智慧,不凡的正治眼光,看到了楚国世家大族的危害,要连根拔起,这是雄心勃勃的谋划。然而,若是不能找到适宜的办法的话,这不过是空谈罢了。

    方法最为重要,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王翦身上,不是竖起耳朵,静等他释疑。

    “君上,臣之意在开战之初,大秦集结一部,约三十万人马,杀奔楚国而去,摆出一副要夺取楚国淮水流域之形。”王翦对此事早就有了万全的思虑。

    “攻略淮水之地?”蒙武最先表态,大声赞好,道:“上将军此计甚高。淮水之地是楚国的形胜,若大秦要攻打淮水,楚国必救呀。楚国这一救不打紧,正好中了上将军之计,大秦大军齐出,一举而歼之。”

    “是呀。”李斯、蔡泽、王绾、范增、顿弱、姚贾重重点头,大为赞成蒙武的剖析。

    黄石公、尉缭却是眉头一挑,却是没有出声。

    范睢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蒙将军此言差也。”蒙武所言。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秦军会打一个大胜仗。然而,却是给王翦否决了,只听王翦,道:“大秦只是摆出这架势,并非真要攻打淮水之地,不过是为了引诱楚国上当罢了。”

    “不打淮水之地?”蒙武大为诧异,一脸的不信。

    淮水之地是楚国的形胜所在,若是秦国能够打下来的话。这对秦国有着莫大的好处,王翦竟然不打,这着实令人不解。不仅蒙武不解,就是李斯、蔡泽、范增、顿弱、姚贾他们也是大为不解了。

    “呵呵。”秦异人却是发出一阵畅笑声,道:“上将军此计极妙呀!上将军这是要以淮水之地为饵。钓楚**队以及世家大族的子弟兵,再一鼓而歼之。”

    “哦!”一片恍然声响起,蒙武他们齐齐惊哦一声。

    “妙!妙!绝妙!”范睢、黄石公、尉缭、蒙武、李斯、蔡泽、王绾、范增、顿弱、姚贾他们齐声赞叹。

    “淮水之地是楚国的形胜所在,大秦若要进攻淮水之地,楚国非救不可,这一救就中了大秦的计。然,楚国的军队以及世家子弟兵不少。若是全部云集淮水之地的话,少说也有五六十万之众,甚至更多,上将军可有破敌之策?”范睢的眉头拧得很紧。颇为担忧。

    楚国地广人众,若是全力以赴,把国府的军队和各大世家的子弟兵全部调来的话,不要说五六十万大军。就是百万大军也能调集,这对于楚国来说没有什么难度。若楚国真要调集如此众多的军队。这对秦国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秦军是否有实力一口吞掉呢?

    即使秦军能够一口吞掉的话,会不会令秦军损失过重,力再战呢?

    要知道,数十上百万大军,即使秦军再善战,也不见得能一口吞掉,说不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若是不能战而胜之,那么,秦国的一统大业就难以完成。

    这不得不令人担忧。[

    “是呀,上将军,你可有良策?”黄石公眼中光芒闪烁,眉头紧拧着,不住沉思。

    “若是不能战而胜之,那么,就只能差不多先灭掉楚军,再来追击了。只是,如此一来,会留下不小的后患。”尉缭也是颇为忧心。

    若是楚军过多的话,秦军难以一口吞掉,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了,那就是等楚军集结得差不多了,先打上一仗,打败楚军再说。这样做的好处虽然比较稳重,却是会留下后患。若是楚军不能全部集中在淮水之地的话,秦国就要面临着追击的问题。楚军熟悉楚国地形,若是利用险要地形与秦军周旋的话,这对秦国不利。

    “对于此事,大可不必担心。”王翦却是云淡风轻。

    “不担心?”范睢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紧接着,范睢就是扯起嗓子,声音有些尖细高亢,质问道:“长平之战,赵国出动五十万大军与大秦相抗,大秦与之相持三载,耗光了钱粮。以楚国之地广人众,莫说五十万之众,就是百万之众也能调集,如此之多的军队,岂能不担忧?”

    这番质问非常在理,黄石公、尉缭、蒙武、李斯他们不是点头赞成。

    就是秦异人也是微微颔首。

    “长平之战,赵国出动五十万大军,皆是精锐,有不少是打过匈奴的老卒。赵军号称劲卒,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军纪严明,其战力不比大秦锐士差,是以,大秦艰难取胜。”王翦却是一脸的平静,平静得如同没有听见范睢的质问似的,缓缓道:“楚国之军,论是国府的军队也好,还是各世家大族的子弟兵也好,装备低劣,训练不精,号令不严,其战力极为低下,即使百万大军,亦不见得能比赵国五十万之军强。此其一也。”

    楚国虽然地广人众,是七大战国中地域最为广阔的战国,然而,楚国是最为落后的战国。到了战国时代,还在使用春秋时的车战。到了战国时,战车早就为骑兵取代了,而楚国没有改变,大量使用战车,由此可见楚国的落后了。

    至于训练、号令之事,对于一个落后,而朝政又为各世家大族把持的国家来说,能好到哪里去?

    “其二,各大世家有各自的利益,他们虽是迫于大秦而不得不出兵,却一定会留一手,不会甘于把子弟兵交于国府,这就使得楚军不能有统一的号令,会各自为战,各行其是,楚军即使百万之众云集,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王翦的剖析更加深入。

    楚国的朝政由屈景昭黄项五大世家把持,这些世家为了各自的利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甚至斗得你死我活,要他们心甘情愿的把军队交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虽是迫于秦国的巨大压力,各大世家不得不派出子弟兵参战,必然会留一手,苦差事你上,好事我上,不可能有真诚合作,不可能有统一的号令,不可能拧成一股绳,说到底,不过是一盘散沙,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有理,有理!”众人齐声赞同。

    “其三,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君上早就布下了一着妙棋,到时,只需要君上轻轻一拨,楚国说不定就会内『乱』。即使不内『乱』,也会『乱』上好一阵子,只要我们善加利用,就会令楚**心大『乱』,士气低落,大秦再趁势进攻,焉有不胜之理?”王翦眼中精光一闪,声调转高,大声道。

    王翦说的是春申君篡国之事,春申君先是把李嫣睡了,等到李嫣怀孕之后,再把李嫣进献给楚考烈王。楚考烈王不知此事,还以为负刍是他的骨肉,大为欢喜,并立为太子,要把楚国江山传给他。

    若是秦国在紧要关头把此事揭穿,楚国一定会发生内『乱』。这是关系到楚国江山的传承,楚考烈王焉能不怒?他一怒之下说不定就会大杀一通,春申君惧罪,必然要自保。要知道,春申君是楚国大世家黄氏子弟,他这一有动静,就是黄氏有动静了。

    黄氏一有动静,屈景昭项四大世家焉能坐视不理?为了各自的利益,他们一定会扑上来狠咬一口黄氏,就这样,楚国必然会动『荡』。

    楚国这一动『荡』起来,必然使得楚国的军心不稳,士气低落,秦军抓住机会进攻的话,楚国一定会大败。

    若是更进一步,楚国发生宫变,或是内战的话,那对秦国的好处就更大了。

    “呵呵!”众人发出一阵畅笑声,不是大喜过望。[

    “范睢言辞过激,多有得罪,还请上将军见谅。”范睢站起身,冲王翦赔罪。

    范睢适才是以质问的语气说话,的确是有些过了,他知错就改,立时请罪。

    “丞相言重了,王翦不敢当。”王翦忙还礼。

    “君上,上将军的谋划甚好,臣大为佩服。”范睢冲秦异人见礼,道:“只是,若要灭楚的话,大秦还需再练新军。臣之意,眼下的韩魏齐三地初步稳定,可以用其力了,这练兵一事,当从韩齐魏三地招蓦。”

    韩魏齐三地虽是新得,并且时间不长,不过一年多。不过,由于秦国行秦法得力,让国人庶民尝到了甜头,这三地已经初步稳定下来了,招蓦士卒不是问题了。

    得其地可以耕,得其民可以战,如此方能越战越强,不能什么事儿都靠原先的秦国撑着。

    “臣等赞成。”王翦、黄石公他们大是附和。

    “好!这事就这么办!”秦异人重重点头,道:“练兵这事就委于上将军。王绾、李斯、黄石、范增,你们要全力协助。”

    “诺!”众人欣然领诺。

    秦异人这道旨意传出后,发生了一件令秦异人没有想到的事,那就是韩魏齐三地之民踊跃投军,尉为风『潮』。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