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三章 虎狼秦法

    用牛耕地的好处,只要是个人都能想到了,真要有牛耕地的话,这对国人庶民有着天大的好处,村民一旦想通了,就是欢喜。

    “我知道,你们很想知晓秦法是什么样儿的,这就让执法吏为你们解释。”齐猛招招手,站到一边。

    一个中年模样,板着一张脸的吏员上前一步,道:“我是大秦的执法吏,一是要教导你们秦法,二是执法。”

    秦国为了行秦法,培养了一大批专业的执法吏,相当于现代的法官,他们一是要向国人庶民解释秦法,二是执法。

    “一提起秦法,你们的印象就是秦法苛暴,比起猛虎还要猛,让人受不了。”执法吏开始训话,道:“其实,这都是山东之地的谩骂诋毁之言,真正的秦法完善,很少有漏洞。若秦法真有漏洞的话,你们指出来,国府会重赏你们。”[

    商鞅变法时起,秦国就有一套完善的法律体系,很完备,很少有漏洞。若是有人能指出漏洞,秦国就会重赏。

    “秦法情,在秦法面前,人人平等,没有贵贱之别,也就是‘不分贵贱,一体同法’。”执法吏接着道。

    “这个我倒是听说过,听闻商君当年变法时,太子犯法,治了太子傅的罪。太子傅就是国君的亲兄长呢。”村长抚着额头,有些眩耀的意思。

    “你的见识不错,的确是这样。”执法吏点点头,道:“在大秦,没有贵贱之别,‘礼下不庶人,刑不上大夫’是狗屁,你们与王公贵族、世家豪强适相同的律法。他们不敢再欺压你们了。”

    “就是说以后我们面对那些王公贵族、世家豪强,可以挺直腰杆做人了,不用再怕他们了,是不是呀?”有村民忙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的。”执法吏重重点头,大声肯定一句。

    “太好了!太好了!”村民没少受王公贵族,世家豪强的欺压,乍闻此言,大是欢喜。

    “关于秦法究竟是什么样儿的。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是吧?”执法吏道:“我这就给你们先说几条最重要的,与你们切身相关的。然后,我再一一给你们解释,你们一定要记住了。”

    的确是这样。齐人早就听说过秦法,至于秦法是什么样儿的,他们就不知道了,不是伸长脖子,瞪圆眼睛,竖起耳朵。

    “按大秦律,大秦治灾救灾。就是不赈灾。”执法吏的话很惊人。

    “不赈灾?怎么会这样呢?”一众村民不是瞪圆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每当发生灾害,齐国至少会做做样子,要开仓赈灾。至于实际效果如何,那是另一回事。秦国倒好,干脆连这个样子也不做了,谁能不惊奇?

    “真是虎狼之法呀。连灾都不赈。”一众村民大是不满。

    “静静。”执法吏接着道:“只要你们努力劳作,家有余粮。家给人足,就算发生灾害,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影响。那些需要国府赈济的人,多为懒人。”

    声调转高,道:“在关中之地,不是没有发生过灾害,而是发生过很多回,老秦人没有靠国府赈灾,同样能过日子,还过得比你们好。”

    “这……是真的吗?”村民不太相信。

    “千真万确!”齐猛肯定一句,道:“关中的老秦人,家家有余粮,不要说一次灾害,就是三两年也不在乎。”

    “不可思议。”村民们一脸的难以置信。

    “每当发生灾害,大秦只会治灾救灾,就是不会赈灾,你们就不要有那种想占便宜的想法了。”执法吏接着道:“不过呢,每当发生灾害,所要交的赋税可以缓,到丰年再收。”[

    “这还差不多。”村民总算松了一口气。

    秦国虽然不赈灾,却是灵活的把赋税到丰年再收,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按照秦法,身子骨康健、好手好脚者,没有饭吃,没有衣穿者,当罪。”执法吏的话又引来一片惊呼声。

    “什么?这也治罪?哪有这样的理?”

    “天啊,秦法真是苛暴,不愧是虎狼之法呀。”

    “没法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村民齐声指责。

    在常人的心目中,一个人没有饭吃,没有衣穿,那是可怜人,需要同情的,应该被救济。而秦国倒好,不仅不同情,不救济不说,还要治罪,这对于村民来说,异于天方夜谭。

    “问你们一个问题:都是身子骨康健,好脚好手的人,他人能养活自己,你为何不能养活自己呢?”执法吏大声质问。

    “这……”一众村民张口结舌,却是答不上来。

    “再问你们一句,你们中有没有是好脚好手,身子骨康健,却又没有饭吃,没有衣穿者?”执法吏再问一句。

    “要是不被世家豪强百般盘剥的话,我们都能养活自己。”村民想了想,一个劲的道。

    “你们放心,大秦的赋税并不高,只要你们安心劳作,不会养不活自己。”执法吏的声调转高,道:“身子骨康建,而又好手好脚者,还不能养活自己,多为偷『奸』使滑,不愿劳作的懒人,他们就是当罪!”

    “也对!”村长率先赞同,道:“好脚好手,连自己都不能养活者,这种人不值得怜悯,是该治罪。”

    “有理,有理。”这些村民是勤劳之人,认可了这种说法。

    “按照秦法,男子成年之后,就得分家另住,违者,当罪。”执法吏再道。

    “哪有这样的事儿?”一片惊呼声响起。

    “这真是虎狼之法呀,如此狠辣。”有一个年岁不小的村民大声吆喝,一脸的不愤。

    “这位老哥,要是我没看错的话,你家里一定人很多吧?”执法吏打量着这位吆喝得最大声的村民问道。

    “是呀。咦,你怎生知道?”这个村民大是不解。

    “要是你家里人不多,你断不会吆喝得如此起劲,脸红脖子粗的。”执法吏笑着道:“敢问老哥,你家几口人,几间屋?”

    “我家一共七口人,三间屋。”这个村民老老实实回答。

    “七口之家一共三间屋,一间是灶下兼作杂货间,另外两间是睡觉用的,对吧?”执法吏问道。[

    “是呀。你问这做甚呢?”村民有些不解了。

    “老哥,你能说说你家有些什么人吗?”执法吏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再问道。

    “我与老伴,还有大儿子二儿子两个媳『妇』,还有一个闺女。”村民老实回答。

    “老哥,到了晚上,你与你老伴亲热,你两个儿子与两个儿媳亲热,你们这动静够大的啊。你们就不怕这会让你们的闺女难堪吗?”执法吏脸上泛着笑容。

    “哈哈!”一片轰然大笑,一众村民笑得是前仰后合。

    “这……”这个村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赛过了鸡冠。

    一家七口人,三个两口子,再加一个闺女,挤在一起,这晚上够热闹的,你亲热,我亲热,他亲热,绝对够让闺女闹心的。

    “要是分家另过,会有这种闹心事儿吗?”执法吏再问一句。

    这个村民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哥,你是觉得分家过好呢,还是在一起好?”执法吏步步紧『逼』。

    “分家好,分家好。”这个村民迟疑了半天,还是不得不承认,分家有好处。

    这是商鞅“移风易俗”中的一策,既可以改变风气,还可以增加人口,有利于秦国在大争之世中争霸。

    “男子加冠,女子及笄,必须成亲,违者,罪。”执法吏又来了一条让村民惊讶的律法。

    “这个,大人,这又是何据呀?”见识了秦法的不近人情处,一众村民不再惊呼了,村长试探着问道。

    “老哥,瞧你年岁不小了,有儿有女了吧?”执法吏反问一句。

    “有一子一女呢,尚未成亲。”村长忙道。

    “老哥,你想不想抱孙子?”执法吏问道。

    “想!怎能不想呢?弄孙为乐,呵呵。”村子笑得很是欢畅,又是遗憾的摇摇头。

    “那你赶紧让他们成亲呀。”执法吏一挥手。

    这一不近人情的秦法没人再反对了。到了眼下这份上,有好几条不近人情的律法,到了最后,执法吏却是占了理,村民不得不信服。

    就这样,执法吏一条一条的解释秦法,其中有不少是不近人情的,他一说,村民就是一阵惊讶,经过执法吏解释后,村民不得不信服。

    特别是连坐法,村民一脸的惊恐,如同见到恶魔似的。

    连坐法是秦法中最为苛暴的一条,令人生畏,就是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人们一提起也是心中生凛,要齐人不怕都不成。

    “你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平生就是侍弄庄稼,又不作『奸』犯科,你们何惧连坐?”执法吏一声反问。

    “这……好象,似乎,可能也有道理呀。”村民仔细想想,这也在理。

    对于这些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来说,他们又不会作『奸』犯科,连坐法又治不了他们的罪,用得着害怕吗?

    其实,连坐法是令山东世家豪强最为恐惧的秦法,因为一人犯罪,全家抵罪,这令那些世家豪强恨得要命。比如楚霸王项羽的项氏,因此而送命者多达数百人,只有项梁、项羽、项伯、项庄他们逃掉了,其余的项氏子弟被秦始皇杀得精光。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