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九章 上大当了!

    齐国灭亡的消息象风一般传遍天下,又引起不少人议论。

    燕国都城,蓟城,燕国王宫。

    燕王僖正与一众大臣饮宴作乐,得到齐国灭亡的消息,燕王僖端起酒爵,喜滋滋的冲群臣,道:“来,诸卿,共饮此爵。齐国是大燕的生死之敌,昔年,乐毅伐齐,几致成功,最终却是功亏一篑,惜乎哉。如今,齐国终于灭亡,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齐国也有今日,罪该应得也!”

    燕国一直很弱小,没少受齐国的欺负。诸如,两国争水,齐国在上游筑起堤坝,不给燕国放水。哪里想得到,堤坝竟然垮了,致使洪水涌向燕国境内,淹死数万人。按理说,齐国理亏,燕国占理的事儿,结果却是燕国还不得不遣使向齐国赔罪,因为齐国强大,燕国惹不起来。

    还有,齐国趁着燕国发生子之之『乱』,出兵燕国,想要吞并燕国,虽然最终没能成功,却是使得燕国更弱。[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燕国的奇耻大辱,燕人最恨齐国,乍闻齐国灭亡的消息,燕王僖能不欢喜吗?

    “好!灭得好!齐国之灭,天理昭昭是也!”一众大臣也是欢喜难言,举起酒爵,一饮而尽。

    燕王僖饮干爵中酒,道:“秦国建此大功,代大燕复仇,大燕不能不贺。嗯,遣一使携重礼入咸阳,向秦帝道贺吧。”

    “君上,不可,万万不可。”有大臣忙阻止,道:“虽说齐国可恨,然而齐地富饶,秦国得到齐地。更加富强,其势更炽,若是要攻燕的话,大燕如何应对?”

    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秦国灭掉齐国后,得到齐地的渔盐之利,这会让原就很富强的秦国更加富饶,实力更加强大,一旦对燕国用兵的话。燕国没法抵挡。

    “是呀,君上。”一片附和声响起。

    山东六国,已被秦国灭掉四个了,只剩下楚国和燕国了,不用想也知道。秦国会对这两国用兵,这事不得不虑了。

    “这……”燕王僖拧着眉头,沉『吟』一阵,道:“没事,大燕不是还有辽东吗?一旦情势不利,大燕就往辽东撤,不用怕。这遣使庆贺还是要做的。大燕势弱,不得不如此。”

    就这样,燕国在明知秦国要对燕国动手的情形下,还不得不遣使入咸阳道贺。

    xxxxxx

    楚国都城。郢,楚国王宫。

    楚考烈王站在一幅巨大的地图前,一双眼睛死盯着地图,眉头紧拧着。忧心忡忡。

    楚考烈王是个玩乐主,一有空就要与群臣痛饮。今儿没有饮宴,堪称一奇了。他之所以没有饮宴,那是因为他没有兴致,因为秦齐联兵伐楚,这令他忧虑不已。

    在得到秦异人亲征的消息后,楚考烈王就认定秦国这次不是要灭齐,而是要伐楚。光是一个秦国就够让楚国受的了,再有一个齐国,那么,楚国前景堪忧啊,楚国还能不能再存在,谁也说不清楚,他不得不忧虑。

    楚考烈王召集君臣,商议如何应对,却是没人有办法。就是他很是倚重的项燕,除了提出出兵应战的办法外,再也没有好办法。

    若秦齐两国真的联手,从东、西两个方向打过来,这会极大的压缩楚国的战略空间,让楚国穷于应付。集中全力先打齐国嘛,这会给秦国良机,秦军一定会长驱直入,深入楚国腹地,等到楚国解决了齐国之后,楚国已经占领了大片大片的楚国土地城池。

    先集中兵力对付秦国,楚国一定打不过秦国,一定会败军覆师,其结果一定是丢土失地。再者,还会给齐国以可乘之机,令齐国占领不少土地城池。

    派兵同时对付两国,那更加不行了。以秦军之善战,就算楚国集中全力,也没有胜算,更何况分兵了。

    就这样,商议来商议去,都没有好办法,楚考烈王唯有在宫中盯着地图生闷气的份。[

    李园和春申君侍立在侧,大气也不敢出。

    “君上,君上……”一个内侍急匆匆的冲进来,远远就叫嚷开了。

    “什么事?可是秦国发兵攻楚了?”楚考烈王霍然转身,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一脸的骇然之『色』,脸『色』发白,身子发抖。

    对于楚考烈王来说,他眼下最怕的就是秦国发兵攻楚,那意味着楚国很可能会灭亡。

    “……大喜事,大喜事!”内侍满面红光,欢喜难言,跑起来象在飞。

    “喜事?何来喜事?大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关头,这还能有喜事吗?”楚考烈王把内侍的叫嚷听在耳里,如同在听天方夜谭似的,压根儿就不相信。

    依他想来,楚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关头,能存在几多时间都不知道,哪能有喜事。

    “喜从何来?”春申君忙问道,脖子伸得比长颈鹿还要长,一脸的期盼。

    “齐国灭了,齐国灭了呀。”内侍急吼吼的嚷起来,扯起嗓子放声高歌:“秦国并不是要攻大楚,而是灭齐呀,这能不是喜事吗?”

    “灭齐?”一片惊呼声响起,出自楚考列烈王和李园、春申君之口。

    “噌。”楚考烈王敏捷如同猿猴,一蹦而前,一把揪住内侍衣襟,使劲摇晃,大吼道:“当真?你没说谎?”

    “君上,如此大事,我能说谎吗?”内侍忙道。

    “有理,有理,极是有理。”楚考烈王一个劲的点头,狠狠赞成。

    “太好了,大楚保住了。”楚考烈王放开内侍,迈开步子,小跑起来,跑出一个又一个圆圈,一个劲的欢唱:“天佑大楚呀,天佑大楚呀。”

    他最担心的是秦齐两国联兵伐楚,原来是白担心了一回,秦国是要灭齐,楚国就保住了,这要让楚考烈王不欢喜都不成。

    “我们上当了!上大当了!”楚考烈王尖叫起来:“这种当。寡人愿意上呢!”

    红光满面,欢喜难言,喜滋滋的道:“来啊,设宴,寡人要与群臣痛饮。”

    xxxxxx

    咸阳,乐毅府上。

    乐毅面容枯槁,脸『色』蜡黄,半躺半卧在榻上,神『色』萎蘼。

    乐间喜滋滋的进来。冲乐毅道:“阿父,喜事,大喜事。”

    “喜事?”乐毅吃力的睁开双眼,浑浊的眼睛打量着乐间,问道:“喜从何来?”[

    “阿父。齐国灭了呢,齐国灭了呢。”乐间扯起嗓子,几乎是唱出来的。

    “齐国灭了?”乐毅浑浊的眼中精光暴『射』,陡然间明亮异常,宛若九天之上的烈日。

    乐毅这辈子最大的功劳就是伐齐,攻下齐国七十余城,只余两座城没有攻下。要不是燕王中了田单之计。罢了乐毅的兵柄的话,乐毅一定会把齐国给灭了。

    虽然只差一点点就灭了齐国,最终还是没能灭掉齐国,这是乐毅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所在。此时乍闻齐国灭亡的消息,他大是激动,精神大振,忙问道:“说说。是怎生灭的?”

    “是这样灭的……”乐间把得到的消息一一说了。

    “好!好!灭得好!”乐毅眼中光芒闪烁,一个劲的赞赏:“这个王翦了得。灭魏齐两国,伤亡不到千人,千古难得一见的奇迹呀。”

    王翦此次率军东进,灭掉魏齐两国的伤亡很低,还不到一千人。以不到一千人的代价,灭掉两个大战国,这是奇迹,千古未之闻的奇迹,论怎样赞誉都不为过。

    即使以乐毅这样名重天下的名将,也是不得不佩服。

    “是呀。魏齐皆是大战国,曾经雄视天下,竟然就这样被灭了不说,秦国的代价很小很小,可以忽略不计了。”乐间抚着额头,一脸的不可思议,道:“这个王翦真是个奇才!”

    “君上独具慧眼,识王翦于百夫长之际,若君上的重用,王翦也难建如此奇功。”乐毅点点头,又是把秦异人好一通夸赞。

    秦异人第一次见到王翦时,那是在邯郸之战,当时的王翦不过是铁鹰锐士的百夫长。自此以后,秦异人一直给王翦创造机会,一直重用王翦,在秦异人提兵北征之时,更是不顾秦昭王的反对,坚持要让王翦做前将军。

    千里马也需伯乐,秦异人就是王翦的伯乐。正是因为秦异人赏识王翦,重用王翦,王翦才能建立如此奇功。

    “君上识人的眼光真是了得,他身边的那些人,个个皆是盘盘大才呀。”乐间也是惊叹不已,道:“得一人者可成霸业,君上竟然全部得到了,要不成功一番伟业都不成。”

    王翦、黄石公、尉缭、李斯、韩非、王绾、范增皆是盘盘大才,得一人就能做出一番大成就,秦异人竟然全部得到了,得人之盛远胜为儒家赞扬的周王。

    “齐国已灭,乐毅此生憾也!”乐毅一脸的欣慰,突然之间,咳嗽不止。

    “噗!”一口鲜血喷得老远,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阿父……”乐间大惊失『色』,忙冲过来。

    “快,我要见君上。”乐毅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乐毅却是不让乐毅坐起来,而是扶着乐毅躺下,道:“阿父,你好生静养。”

    “不,我要见君上。快,我时间不多了,有些事必须要说。”乐毅却是坚持。

    “阿父,你先躺着,我去请君上。”乐间想了想,还是把秦异人请来为宜。

    眼下的乐毅已经生机不多了,要是再进宫去见秦异人的话,肯定经不起这折腾,还是把秦异人请来的好。

    “要快。”乐毅呼吸急促,目光开始涣散。

    乐间看在眼里,眼泪直流,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