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二章 水淹大梁

    王翦一张利口,说得魏军战心,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哪里想得到,事起突然,信陵君用这一手毒着,竟然扭转了局势,令魏军士卒不敢不拼命,使得王翦的努力白费了。

    这令秦军将士们大怒,不是大声请战:“上将军,下令吧,我们攻城!”

    “攻城!攻城!”秦军爆发出惊天的吼声,恨不得立时攻上城头,把魏国给灭了。

    王翦双眼瞪圆,把城头一阵打量,只见大梁极为坚固,要是强攻的话,秦军一定会死伤惨重。有如此坚城可以依托,魏军不需要有多坚决的抵抗之心,只需要稍有战心,都会对秦军造成不小的伤亡,强攻实在不明智。

    “撤!”王翦眉头一挑,拨转马头离去。[

    “撤?”一众秦将个个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过了好半天功夫,这才不得不信王翦是真的撤了,只得拨转马头离去。

    望着离去的王翦,信陵君嘴角抹过一抹讥嘲之色,得意非凡,道:“这个王翦胆小如鼠,连攻城都不敢。他要是敢攻,寡人一定让虎狼秦人好受!”

    “君上英明。”毛公、薛公和侯嬴齐声颂扬。

    再说一众秦将跟随王翦回到中军帐,急匆匆的冲进来,埋怨起王翦了。

    “上将军,你怎能撤军呢?”

    “就是啊,区区大梁城算得了什么,就算再坚固,还是挡不住大秦锐士的利剑,一样会被攻破。”

    “大秦锐士席卷天下,怕过谁来的?区区大梁还不放在我们眼里。”

    一众秦将吼得山响,个个嗥嗥叫,战意炽烈。齐声道:“上将军,下令吧!”

    王翦睁圆眼睛,把众将好一通打量,道:“你们有如此旺盛的斗志,我很欣慰。可是,你们想过吗?大梁城极为坚固,是天下间有名的金汤之城,若我们强攻的话,会死伤不少。”

    “上将军。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这点伤亡我们不怕,兄弟们不怕死。”

    “对!大秦锐士就没怕死的。”

    一众大臣不在乎,仍是叫嚣着要应战。

    “大秦锐士闻战则喜,不惧战。这令人欣慰。可是,没有必要的伤亡就不必付出。”王翦脸上泛起笑容。

    “上将军,不付出代价能攻破大梁,能灭魏吗?”一众秦将不依不饶。

    “大梁固然坚固,然而,却是挡不住我王翦的步伐。”王翦信心十足。

    “这……上将军,你是不是有办法了?”秦将中有脑筋转得快的。忙问道,眼睛明亮。

    “没错。”王翦重重点头。

    “上将军,你要用何种办法破城?”众将对王翦极为信服,他说有办法定然是有办法。忙问道。

    “我自有妙计。”王翦却没有回答他们的问话,眉头一掀,如同出鞘的利剑,道:“传令。谨守营地,不得出战。凡有挑战者。乱箭射退便是。违者,斩!”[

    不准交战,这能打下大梁吗?这令众将很是语,很不想执行。可是,王翦的号令极严,众将又不敢不执行,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领命了。

    “挑选五万身强力壮的锐士,备好锄头、耒耜,随我走。”王翦随即下令。

    “锄头?耒耜?”一众秦将个个诧异不已,瞪圆了眼睛,不明所以,齐声问道:“上将军,难道要去种地?”

    锄头是秦异人的妙想,已经在秦国行,虽然还没有全面普及,已经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耒耜不用说了,秦人在使用的农具。

    王翦不要众将备战,而是要众将准备农具,这要众将不迷糊都不成。

    “哪那么多废话,执行。”王翦脸一沉,众将不敢不执行。

    很快的,五万身强力壮的秦军锐士调集好了,锄头和耒耜这些农具也准备好了,王翦一声令下,五万秦军锐士就离开了秦军大营,朝北而去。

    一直朝北行了百里地,来到一条水利工程前,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鸿沟。

    鸿沟其实就是一条水利工程,只是因为楚汉争霸以此为界而得名。

    “上将军,来这里做甚?”秦军将士不解了。

    “很简单。”王翦眼中精光闪烁,打量起地形,道:“大梁城坚固异常,要是强攻的话,死伤必重。可是,只要把水引去,就能淹掉大梁。”

    “水淹大梁?”秦军将士惊奇不置,个个瞪圆了眼睛。

    在战国时代,并非没有水战,并非没有用水淹城的事例,只是这种事儿太少了,要秦军将士不惊奇都不行。

    “没错。就是要水淹大梁。”王翦重重点头。

    “真要能淹掉大梁的话,我们就会少死很多兄弟,这的确是妙计。上将军不愧是上将军。”

    “上将军神机妙算。”

    一时间,秦军将士拼命的夸赞王翦,溢美之词满天飞,在他们嘴里,王翦快成一朵美丽的花儿了。

    “可是,上将军,这水要如何引?”夸完之后,将士们就是兴奋不已。

    “鸿沟是现成的,再通过广武峡,就能把水引到大梁了。”王翦胸有成竹。

    “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工吧。”

    “是啊。当年修郑国渠时,我们都参加了的,熟门熟路呀,这可难不住我们。”[

    秦军将士特别兴奋。

    秦军锐士虽然不怕死,可是,能不死人就不必死人,真要能水淹大梁的话,这会少死很多人的,谁能不兴奋?

    “好。分头行动。”王翦点点头,立时分派任务。

    很快的,秦军开始劳作了,为了早日灭魏,他们不是拼命的劳作,一分力气当作十分使,这工程进展非常之快。

    xxxxxxx

    “秦军没进攻?”信陵君眼睛瞪圆,一脸的难以置信。

    秦军把大梁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就是不进攻。一开始,信陵君还不以为然,五天之后就大是不解了。

    信陵君谋刺秦异人,激怒了秦异人,秦国发兵灭魏,这是志在必得,哪有围住大梁不打的道理,就是猪也知道不对劲了。

    “没。自从秦军围住大梁后,到眼下已经七日了。就没进攻一次呢。”毛公抚着额头,也是不解了。

    “秦军会不会有阴谋?”薛公也是不解,试探着问道。

    “阴谋?何等阴谋?”信陵君被“阴谋”二字吓了一跳,忙问道。

    薛公摇摇头,他哪里能想到。

    就这般。信陵君君臣绞尽脑汁,都没有弄明白秦军在打什么主意。

    这迷团,到了半个月后就解开了。

    xxxxxxxx

    半个月后,王翦站在高处,打量着大梁城,笑道:“渠已成,放水吧。”

    “放水喽!放水喽!”

    “水淹大梁喽!”

    秦军将士发出一阵欢呼声。欢天喜地的扒开堵塞水流的土袋,水流咆哮而去,直奔大梁。

    很快的,水头就到了大梁城外。对着大梁城就涌去。

    “快看,水淹大梁了!水淹大梁了。”秦军将士打量着奔涌而去的水头,很是兴奋。

    然而,兴奋之情并没有持续几多时间。就化为了沮丧。

    水头朝着大梁城涌去,可是。越来越小,在离大梁城不足三里处就没影了,全部浸入了土里。

    “哎。”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兴奋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把水引过来,却是如此结果,谁能不气沮呢?秦军将士齐声叹息。

    “上将军,行不通呀。”秦军将士眼巴巴的望着王翦。

    王翦却是脸上泛着笑容,道:“甚好!甚好!”

    水都浸入土里了,用水淹大梁压根儿就行不通,谁都明白的事儿,王翦竟然说很好,这太让人语了。要是这话不是令人信服的王翦说的,将士们一定会骂他疯了。

    “上将军,这可怎生办?秦军将士一脸的气沮。

    “就这样啊,挺好的。”王翦的回答,足以把人气死:“传令,全部撤往高处。多派骑兵把守各要道,若有魏军逃走,射杀便是。”

    于是乎,王翦一声令下,秦军全部撤到高处去驻扎了。

    xxxxx

    “哈哈!笑死寡人了!笑死寡人了!”信陵君端坐在宝座上,笑得是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差点一头从宝座上栽下来。

    “哈哈!见过蠢的,就没见过这么蠢的。”毛公、薛公和侯嬴个个大笑不已,捧着肚子,笑歪倒在地上了。

    王翦要水淹大梁,在信陵君他们眼里不过是笑话,水头浸入土里了,连大梁城都没有碰到,这能叫水淹大梁?要他们不笑话都不成。

    “秦国有如此狂悖之将,也妄想一统天下,秦异人啊秦异人,你真是瞎了狗眼。”信陵君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抹着眼泪讥嘲秦异人。

    xxxxxx

    咸阳,上书房。

    秦异人、范睢、乐毅、黄石公、尉缭、蒙武他们在座。

    “王翦要水淹大梁,要不费一兵一卒而攻下大梁,此计大妙。”秦异人大为赞赏,重重点头。

    “君上,王翦他就乱来嘛。什么水淹大梁?水头连大梁城都没碰到,这能叫水淹大梁?”蒙武一脸的气愤,率先反驳。

    “是啊。”范睢、乐毅、黄石公、尉缭他们齐声赞同。

    “你们呀,好好想想。”秦异人笑道:“大梁所在地是平川之地,若要想全部淹没,那是不可能的事儿。王翦此举,并不是要淹没大梁城,而是要破坏大梁城。”

    得到秦异人提示,范睢他们不是拧着眉头思索起来,一时间,屋里鸦雀声。

    “妙!妙!绝妙!”突然间,范睢、乐毅、黄石公、尉缭他们击掌称赞。

    “这有什么妙的?就没见过这么臭的招了。”蒙武仍是没有想明白。

    “蒙武,你再想想,你一定会想到的。”秦异人再度提醒一句:“寡人敢断言,大梁城必将颗粒存,大梁城必将毁坏。”

    “君上是说……”蒙武若有所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