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章 兵临大梁

    王翦领命后,没多做停留,即时赶赴新郑。

    一路上打马疾行,很快就到了韩地,王翦一瞧,吓了一大跳。

    如今的韩人不再是往昔那般所事事就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打屁,而是忙忙碌碌,一派繁忙景象,不论男女老少,只要能动的,都去了田间地头,忙着翻地,忙着春播。

    韩人一边忙碌,一边高声放歌,虽然跑调了,还是跑到九霄云外的那种,却是难掩他们的洋洋喜气。

    “据我所知,韩人历来散漫,不尽力劳作,能躲就躲,能拖就拖,他们这是犯的哪门子的病,竟然哪此勤劳。”[

    “而且,韩人是出了名的沉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象今儿这般放声高歌的事儿,我还是头一遭听说呢。”

    随王翦而来的铁鹰锐士个个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议论纷纷。

    “呵呵!好!好!好!”王翦看在眼里,不由得大是欢喜,重重点头,击掌赞好。

    “上将军,为何赞好?”有铁鹰锐士不解了。

    “你们可知他们为何如此快活?如此勤劳?”王翦是自问自答,道:“那是因为韩人充满了希望。自从大秦灭韩之后,就在行秦法,废除王公贵族的特权,抑制豪强,让韩人不再畏惧这些昔日的恶霸了。再者,大秦还分给他们田地,至于赋税嘛,与大秦同。”

    “哦。”铁鹰锐士恍然,道:“如此一来,韩人与老秦人异,要不勤劳都不成了。”

    “没错。”王翦微一颔首,道:“君上特的下旨,韩地的赋税今岁全免了,来岁只交一半,第三年这才全交,这是为了帮助韩人度过难关。你们说,韩人能不欢喜吗?”

    “君上英明啊!”一众铁鹰锐士赞叹不已,道:“这些韩人在王公贵族豪强的压迫下,饥寒交迫,家余粮,这第一年若是让他们交赋的话,日子定会难过。第一年免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事儿。”

    “还有,大秦的赋税是定数,谁都不能任意改动,哪怕是君上也不能。自此以后,韩人就不用再象往昔那般,任由王公贵族豪强压迫的了。他们的好日子不远了。”王翦道。

    王翦他们一边打马疾行,一边观瞧,一路上所见都差不多,整个韩地是朝气蓬勃,充满生机,与往常那般死气沉沉截然不同。

    很快的,新郑就到了。刚到城门口,就被王绾迎个正着。

    王翦一瞧之下,差点一头从马背上栽下来。只见王绾一脸的疲倦,满眼的血丝,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王绾年富力强,整个人很是精神,象今儿这般疲惫不堪的事儿还真是不多,这令王翦不惊奇都不成。

    “王绾。你这是怎么了?”王翦飞身下马,上前一步,执着王绾的手问道。

    “上将军,你眼光非凡,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累的吗?”王绾苦笑一下,开始诉苦了。道:“韩国新灭,这事儿多如牛毛,我忙得是焦头烂额,能不累吗?”

    “韩国新灭。事儿多这不假,可你也不能累成这样儿呀。”王翦颇有些埋怨。

    “这还不是怨你?”王绾埋怨一句王翦。

    “怨我?”王翦有些糊涂了,不明所以:“此话怎讲?”

    “你早些时日灭韩,我就不用这么累了。你也不想想,你灭韩之时都冬季了,冬季一过就是春季,这要春播呀。一年之季在于春,这春播一定要赶上,要想春播就得先分田地,我这不是忙这事了吗?”王绾颇有些没好气。[

    王翦脸一肃,冲王绾一躬身,道:“王绾忠公体国,疲累如斯,王翦佩服!”

    这话说得很真诚,没有丝毫假意。

    王绾之所以这么累,主要就是他想赶在春播之前把田地分下去,让韩人都有田地,就能春播了。要是不能赶上春播的话,这损失就大了。尤其是对于穷困潦倒的韩人来说,更是难以承受。若能赶上春播,收上不少粮食,韩人的日子就好过了,一下子就缓过劲来了。

    为了完成这一目标,王绾是起早贪黑,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这份公心论怎样赞誉都不为过,令人肃然起敬。

    王绾的创新不如李斯,但他能成为秦始皇朝的第一任丞相,并不是幸致,而且有其过人之处,这就是明证。

    王绾陪着王翦进入新郑,一边走,一边打呵欠,拼命揉眼睛,这是极端不礼貌之事。不过,王翦不仅没有动怒,反而更加佩服。

    都累成这样了,要是换个人的话,早就去睡了,王绾还在坚持,还在处理公务,这太令人起敬了。

    进入新郑后,王翦一瞧,又是好一通诧异。只见新郑大变样了,不再是往昔那般牛粪马屎到处都是,而是整洁异常,行走在街瞿上的韩人喜笑颜开,走路风风火火,快步而去,仿佛有天大的事儿在等着他们忙似的。

    虽然这景象与咸阳还没法比,还有不少差距,在这么短时间内有如此变化,难能可贵了。

    王翦直接去了军中,下令击鼓升帐,众将忙赶到中军帐,站列两厢,肃然声。

    王翦虽然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然而,他是不世出的军事奇才,令人信服,众将对这位年轻的上将军极是敬重。

    “今儿把你们召集在这里,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君上下旨:出兵灭魏!”王翦眼中精光一闪,大声训话。

    “灭魏!”

    “灭魏!”

    众将齐声大吼,不是激动异常。

    灭掉魏国,距离一统大业就更近一步了,更不用说,还可以为让他们爱戴的秦异人出一口怨气,这事儿他们时刻不再盼着。如今,秦异人正式下旨,这太令他们振奋了。

    “立时集结大军,准备出兵!”王翦的训话异常简短,三言两语就结束了。

    “诺!”众将领命。快步而去。

    军令一传下,秦军开始集结,从军营开出来,在新郑城下集结。秦军训练有素,号令严明,行动起来有条不紊,没有丝毫混乱。很快的,新郑城下就是黑压压一片,人欢马腾,旗帜飘扬,好不整肃。

    王翦在王绾和众将的簇拥下,策马而来。来到阵前,王翦一扫视,只见秦军人欢马腾,士气高昂,不是战意炽烈。

    这些秦军在灭掉韩国之后,并没有调回秦国,而是就地驻扎。为的就是要接着灭魏。这几个月来,他们不断操练,早就在盼着出兵了,王翦的到来,令他们异常振奋。

    “弟兄们:去岁冬季,魏忌这狗贼遣田光这恶贼意欲行刺君上!”王翦扯起嗓子,大声训话,道:“天道昭昭。魏忌这狗贼的阴谋并没有得逞,被君上识破。如此恶事,大秦岂容忍!只是当时天气转冷,是冬季,不宜用兵,君上这才忍着。如今,春暖花开。正是用兵之时,大秦锐士当杀奔大梁,为君上报仇!”[

    秦异人遇刺这事儿,早就传遍天下了。秦军锐士哪有不知之理。一得到这消息,秦军锐士就是嗥嗥叫,要打到大梁去,要把魏国灭了,要活捉信陵君,以此为秦异人报仇。

    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出兵的命令,他们只能把一腔仇恨之心埋在心里。如今,王翦喊出要为秦异人报仇的口号,他们哪能不响应。

    要知道,秦异人是凭着自己的本领而登上秦帝宝座的,他做的大事儿不少,令秦人对他很是爱戴,要不为他报仇都不行。

    “杀奔大梁!”

    “为君上报仇!”

    秦军锐士振臂高呼,声振长空,震得天空上的浮云为之片片碎裂。

    秦军锐士人人瞪圆眼睛,眼里尽是仇恨的光芒,杀气直贯九霄。

    “活捉魏忌!”王翦振臂高呼。

    “活捉魏忌!”秦军锐士再度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怒吼。

    “呛啷!”王翦猛的拔出腰间佩剑,朝东方狠狠劈下,如同惊雷闪电。

    “隆隆!”秦军锐士开动了,一队接一队的从新郑城下开出,直奔魏国都城大梁而去。

    “王大人,王翦告辞。”王翦冲王绾一抱拳。

    “上将军,马到成功!”王绾抱拳而别。

    告别王绾,王翦踏上了征程,率领秦军杀奔魏国都城大梁。

    很快的,秦军就进入了魏境,一入魏境,所见所闻,令王翦大是欣慰。

    因为魏人的反应与韩人差不多。当初,秦军进入韩境,韩人是扶老携幼前来相迎,魏人也是这般。

    当然,也有不同之处,那就是魏人一见秦军的面,就是大说信陵君的不是。

    “魏忌枉有贤名,却是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竟然弑君,他不得好死!”

    “魏忌就一小人,他竟然要行刺秦帝,他这不是找死吗?”

    “秦国出兵伐魏,那是应该的,谁叫魏忌倒行逆施呢?”

    一路上,王翦听到的是对信陵君的一片指责声,不是大骂信陵君不是东西。

    魏人有如此变化,那是因为秦国的宣扬成功了,姚贾和顿弱主持的宣扬很有效,令魏人对秦国的看法大为改观,不再仇视秦国。

    当然,秦异人利用田光行刺这事大做文章,站住了理,使得秦国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出兵借口,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一路上,秦军势如破竹,几乎没有遇到象样的抵抗。信陵君登基不正,再有行刺之事,令魏人寒心,谁也不愿为他卖命,当然不会与秦军为敌了。

    就这样,秦军很快就抵达了魏国都城,大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