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六章 图穷匕现

    田光在驿馆,坐卧不宁,很是担心秦异人会不会召见他。他此次出使,身负重任,若是不能见到秦异人的话,就无法行刺,那就是前功尽弃了。

    战国时代虽是刺客多如牛毛,著名的刺客有专诸、要离、聂政这些名闻天下的刺客,然而,还没有一个如他田光这般去行刺最强战国的国君者,要是他成功的话,他的大名就会流传后世,为人赞颂。

    想想专诸刺王僚,王僚不过是东南之地的一个小小诸侯吴国的国君,专诸行刺成功,大名传于天下。秦异人比起王僚的份量就重多了,秦国国力强盛,已经开始了统一战争,若是在这时节行刺成功,秦国的统一战争就无法进行下去,至少会推迟很多年,田光凭一己之力阻止秦国的统一,这是何等的令人惊叹。

    这绝对是刺客神话!

    就在这时,接到命令,秦异人要见他,这令田光大喜过望。

    田光把安邑地图展开,再从怀里掏出一把蓝汪汪的匕首,一瞧便知,这把匕首是淬了毒的,是剧毒之物。

    “秦异人,你的死期到了!”田光紧咬嘴唇,兴奋得红光满面,把匕首放到地图里,再把地图卷起。

    就这样,田光紧握着地图,兴冲冲的来到了秦国朝堂,放眼一瞧,只见秦国的韩堂很是宽敞,能容纳数千人,很是大气。然而,却甚少装饰之物,更没有山东朝堂那种金碧辉煌的奢华气息,这令田光颇有些瞧不起:“这就是秦国的朝堂?真是寒酸。秦国号称天下最强战国。也不过如此。”

    田光久在山东之地。见多了山东列国的奢华。象秦国朝堂这般质朴,在他眼里就是寒酸,他当然要鄙夷一番。

    朝堂里,秦国的文武大臣都在,跪坐在两厢,很是整肃。

    “这些大臣倒还有模有样,很整肃,看着令人舒心。哪象山东之地的大臣,一到了上朝之时,不是东倒西歪,就是没有睡醒的样儿。”田光看在眼里,不得不赞扬一句。

    山东之地君昏臣庸,多耽于享乐,可以做长夜之饮,最长者可以数天数夜不停。每当临朝,有不少大臣还是昏昏沉沉,宿醉未醒。对于这种事儿。国君是不会管的,为何?很可能连国君都是昏昏沉沉的。他怎么管?

    “魏使田光见过秦帝。”田光手捧地图,进入朝堂,身子一躬,冲秦异人见礼。

    “你就是田光?”秦异人眼中精光一闪,把田光一通打量。

    只见田光正当壮年,是个中年男子,身材高大,人模狗样的,看上去挺儒雅,令人大生好感。要是不明究里的人,一定以为他是好人。

    “正是外臣。”田光忙道。

    “跪下!”秦异人淡淡的道。

    “跪下?”田光的嘴巴张得老大,一脸的震惊之色。

    战国时代,礼仪简约,没有后世那种见皇帝要跪拜的礼节,大臣见国君抱拳行礼就行了。隆重点的就躬身为礼,再隆重点的单膝跪地已经是顶天了,跪下的事儿非常非常稀少。

    秦异人田光跪下,这对田光来说,是天大的侮辱,对于他这个心高气傲的政侠来说是不可能接受的,直愣愣的站着,就是不跪。

    “哼!”秦异人冷哼一声,声调转高,沉声道:“你耳朵聋了,没听见?”

    “你……”田光脸色大变,一股怒火直冲顶门。

    政侠在战国时代具有崇高的地位,可抗王侯,列国都得侧目。象政侠创始人墨子,跺跺脚,风云失色,就是七大战国的国君都得再三掂量掂量,没人敢招惹墨子。

    田光虽无墨子的才华与声望,却是傲气过人,秦异人勒令他跪下,这令他很是恼火。

    “不跪,是?打断他的腿,令他跪下。”秦异人右手一挥,孟昭带着一队铁鹰锐士就过来了。

    铁鹰锐士是秦国的最强战力,放眼天下间,无人能抗。就算身手不凡的田光也未必是铁鹰锐士的对手,一见孟昭他们过来,不由得一咬牙,在心里怒骂:“秦异人,先由你猖狂一会儿,我先忍!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为了行刺,田光只得忍辱负重,极不情愿的跪了下来。

    “瞧见没?魏使向寡人跪下了,信陵君不如寡人呀。”秦异人借题发挥。

    田光是魏使,就是信陵君的代言人,他跪下就代表信陵君跪下了,秦异人这话说得通。

    “呵呵!”殿中大臣皆知秦异人与信陵君之间的事儿,无不是发出一阵畅笑声。

    “呼呼!”田光这一跪不得了,不仅他受辱了,连信陵君也受辱了。使臣做到这份上,脸面都丢尽了,他真想冲上去把秦异人乱剑捅死,却又不能不忍着,唯有吹胡子瞪眼的份。

    “过来!”秦异人右手冲田光一招,顺势一抚,如同在抚狗似的。

    堂堂政侠被秦异人当作了狗,这令田光难以忍受,差点儿把肚皮气破了。

    好在,田光还有几分理智,强忍着没有发作,就要站起来,却给秦异人阻止:“跪行。”

    跪行,就是用跪在地上,用膝盖来前行,这是天大的侮辱。

    在礼仪简约的战国时代,跪下都是天大的侮辱了,更别说跪行了,田光双眼一翻,精光一闪,就要发作,却见孟昭一行铁鹰锐士脸色不善,只得把一腔怒火埋在心里,双膝前行。

    “秦异人,你如此侮辱我,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田光一边跪行,一边在心里痛骂。

    “好了!”田光跪行一段距离,秦异人右手一挥,田光总算解脱了,心里一松。

    然而。秦异人手一招。只见两个铁鹰锐士抬着一物来到田光面前一放。

    田光睁大眼睛一瞧。差点没有当场晕过去,这是一扇门,当然不是人通过的门,是狗通过的话,也不知道是在哪个狗圈上拆下来的,上面还沾着不少狗毛呢。

    “噗噗噗!”一众大臣再也忍不住了,失笑出声。

    这一笑不得了,田光差一点暴走了。

    秦异人还没有说明用意。谁都明白,必然是要田光钻过去。

    果然,只听秦异人道:“钻过来。”

    “钻狗洞?你要我钻狗洞?”田光眼眼瞪圆,脸孔扭曲,胸膛急剧起来,气喘如牛。

    钻狗洞,那是何等的侮辱,不要说心高气傲的田光,就是寻常人也会视为奇耻大辱,田光能不怒吗?

    一众大臣瞪圆眼睛。死盯着田光,脸上泛着笑容。就等着看笑话。

    “哈哈!”突然之间,田光仰首向天,大笑不已,一脸的讥嘲。

    在笑的同时,眼睛余光打量着秦异人,等着秦异人说话。

    然而,秦异人却是端坐不动,压根儿就没有接话的意思,田光的独角戏演不下去了,只得道:“敢问秦帝,秦国是狗国吗?怎能让我钻狗洞?”

    “你以为你是晏子?”秦异人冷冷的道:“你以你几句话,寡人就会打消念头?笑话!”

    晏子使楚,楚国要侮辱他,要他钻狗洞,晏子就是以此为说辞,最终令楚国隆重迎接他。田光技穷之下,只得拾晏子牙慧。

    晏子是智士,田光不过一刺客罢了,岂能相提并论。

    “嗯,寡人瞧了瞧,你的身材有些大,钻不过来。好办,来啊,帮魏使一把,削掉一些肉就行了。”秦异人右手一挥,几个铁鹰锐士手提秦剑,大步而来,眼中凶光闪闪。

    这些铁鹰锐士都是身经百战的锐士,杀人不知几多,说要削就要削,没有任何问题。

    田光不敢再强横了,只得一咬牙,从狗洞里钻过来。

    “呵呵!”一片畅笑声响起,出自群臣之口,个个欢喜不已。

    一国之使竟然被逼着钻狗洞,这是何等的骇人。纵观春秋战国时代,列国争霸,尔虞我诈,无所不用其极,就未有如眼前这般侮辱的,要一众大臣不大笑都不成。

    田光听着群臣的大笑声,一张脸臊得通红,以袖掩面,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

    “秦异人,你竟敢如此侮辱我,我一定要杀了你!要杀了你!我要把你剁碎了喂野狗!”田光在心里大骂,气得浑身发抖。

    “信陵君派你为使,何其谬也!魏国无人乎?竟派一狗为使!”秦异人调侃一句。

    “噗噗噗!”范睢、乐毅、王翦、黄石公、尉缭和蒙武他们这些重臣失笑出使,个个笑得浑身打颤。

    “拿来!”秦异人道。

    “秦异人,你这是自寻死路。”田光心中一喜,终于可以靠近秦异人行刺了,可以报仇雪恨了,忙站起身,就要上前。

    然而,就在这时,却被两个人挡住了,一个是朱亥,一个是翁仲。

    望着如同巨人似的翁仲,田光吓了一大跳,不住后退。

    翁仲两米四五的身高,太过吓人,即使以田光的胆量也是惊骇。

    就在田光惊骇之际,只见朱亥大手一伸,不由分说就从他手中抢走了地图。

    这可是田光行刺的倚仗,要是没了地图,就不能接近秦异人,就无法行刺了,田光心中一紧,就要前来抢夺,却见翁仲大手一伸,按在他的肩上。田光那感觉,如同被泰山压住一般,动弹不得。

    眼睁睁的看着朱亥捧着地图来到秦异人面前,秦异人右手按在地图上,就要打开了。

    一旦地图打开,匕首就曝光了,行刺也就失败了,田光念头一转,忙道:“秦帝有所不知,这地图是用魏文所写,外臣愿为秦帝指认。”(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