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四章 拜上将军

    ■须贾脸『色』大变,冷汗如同涌泉一般涌了出来,浑身筛糠

    信陵君要须贾向魏安王说信陵君要见他,要共赴国难,这是须贾愿意劝说魏安王的原因。万万没有想到,信陵君竟然要刺杀魏安王,这对于须贾来说,异于天塌了。

    要是须贾知道信陵君是要剌杀魏安王的话,他万万不会劝说的,因为那对于他来说,结果是一样的,甚至更坏。

    须贾就要叫侍卫进来,却给田光抢先一步,用手中剑制住。田光把剑架在须贾脖子上,冷声道:“你要是敢『乱』来,准让你血溅当场。”

    “不敢,不敢。”须贾都快晕过去了,却是不敢有任何异动。[

    “你……”魏安王瞳孔涣散,脸『色』苍白,没有一丝儿血『色』,即将死去,却是不甘的瞪圆眼睛,死盯着信陵君。

    他原本以为信陵君此次回来是共赴国难,却是没有想到信陵君竟是要杀他,要夺魏国国君之位,他不仅震惊,还很痛心。

    魏安王虽然痛恨信陵君,一直没有动手铲除信陵君,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委就是他念着骨肉亲情,一直隐忍。要是没有骨肉之情的话,以魏安王对信陵君的恨意,早就不知被杀几多回了。

    然而,信陵君丝毫不顾骨肉之情,亲手刺杀自己,这对于魏安王来说,让他太痛心了。

    “大魏在你的治理下,越来越弱,都快被虎狼秦国灭了,你不配为大魏国君。”信陵君却是脸『色』阴森,声音冷冰:“我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你窍居大位这么多年,也该知足了。你放心吧,大魏在我手里,一定会万世长存。”

    “咕咕。”魏安王还想再说,却是嘴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头一歪,气绝而逝。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一脸的不甘。

    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信陵君当场『摸』拟魏安王的笔迹·写了一道禅位旨意,说是身有宿疾,命不长久,为了魏国的国运计,传位于信陵君。

    信陵君对魏安王太了解了,『摸』似他的笔迹实在是太简单了,非常象·就是魏安王自己也未必能分辨出真伪。

    然后,再盖上国玺,就天衣缝了。

    “你·去传群臣,你仍是大魏的丞相。”信陵君冲须贾道。

    “我······还······是······丞相?”须贾的嘴巴张得老大,一副见鬼的表情。

    须贾与信陵君没有交情不说,还多次难为他,须贾原本以为信陵君得势,他就死定了。哪里想得到,信陵君仍是让他当丞相,这既让他欢喜,又是让他感到意外。

    “没错·你还是大魏的丞相。”信陵君肯定一句。

    须贾大喜过望,忙去召集群臣。

    信陵君把魏安王的尸体整理好,不留丝毫破绽·直到群臣到来时,他这才扑到魏安王尸身上痛哭。哭得那叫一个惨,听者动容·闻者落泪,催人泪下。

    不知究里的人还以为他真的是骨肉情深。

    须贾站出来说是魏安王宿疾发作,不幸辞世,在驾崩前传位于信陵君。并且出示信陵君『摸』似的旨意,群臣一一观瞧,竟然没有发出这是信陵君的手笔,由此可见信陵君早就有了狼子野心。

    群臣再三相请·要信陵君即位,信陵君再三谦让·直到“不得已”这才即位称王。[

    就这样,信陵君终于当上了魏国的国君。

    端坐在宝座上,接受群臣的朝见,信陵君是意气风发,得意非凡。

    散朝之后,信陵君召信侯嬴、『毛』公、薛公、鲁仲连、田光和荆云商议大事。

    “如今,寡人大事已成,赖诸卿之力。”信陵君缓缓开口,道:“然,秦祸不远,迫在眉睫,如何解秦祸,还请诸卿出计。”

    “秦国势大,而秦异人善谋善断,更有王翦、范睢这些爪牙,若正面交锋,大魏难有胜算,是以,此事必须要另想他策。”『毛』公第一个说话。

    “有何妙-计?”信陵君问道。

    “一力士足也。”薜公接过话头。

    “你们是说,刺杀秦异人?”信陵君摇头,恨恨的道:“有朱亥这匹夫在,万难得手。”

    朱亥本是信陵君的心腹门客,只是因为秦异人不断离间,最终弃信陵君而去,成了秦异人的心腹护卫。对朱亥之能,信陵君再了解不过了。

    “君上此番即位,秦异人必要以此而做文章,更有可能以此为籍口发兵灭魏。”田光脸上泛着笑容,道:“只需要大魏先一步派人去咸阳,向秦国赠送厚礼,必能得到秦异人召见,到时只需一力士便足以置秦异人于死地。”

    “有理。”信陵君大为赞成这说法,道:“只要秦异人一死,秦国就能人了,秦军难以东进,大魏岂有不存之理?只是,没有这样的智勇双全之士呀。”

    在座的人中,『毛』公、薛公、侯嬴、鲁仲连,都是嘴皮利索,拳脚不成之辈,要他们去做刺客,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若信陵君不嫌弃,田光愿往!”田光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你愿去?”信陵君一愣,随即道:“先生高义,忌感佩。!只,只身入虎狼之『穴』,恐有粉身碎骨之虞呀。”!

    田光是个不错的人选,信陵君一个劲的盼望他去,只是他还是要拿捏一番,要做出一副不忍的举动。

    “魏王好意,田光心感。只是,我辈政侠,当慨然赴难。若能刺得秦帝,田光之名必能永垂青史,万古流芳,此正我辈政侠所求也。”田光头一昂,胸一挺,昂昂而言。

    战国时代,有那么一批刺客,不求利,只求名,荆轲就是这样的人。荆轲明明知道去刺杀秦始皇凶多吉少,必死疑,他仍是同意前去,就是因为他想求名。

    “先生高义忌感佩已。”信陵君眼中泪水滚来滚去,随时可能滚下来,他这是装的:“不知先生需何物为礼?”

    要想行刺秦异人,必须要有厚礼不然的话,连秦异人的面都见不着。

    “两物足也。”田光眉头一挑,道:“安邑是魏国旧都,又是肥沃之地,秦国早就想得之,若是以安邑之地献上,秦帝必能见我。”

    “嗯还有一物呢?”鲁仲连忙问道。

    “借先生头颅一用。”田光打量着鲁仲连,眼中凶光闪闪。[

    “什么?要我头颅?”鲁仲连大惊失『色』。

    “千里驹在秦国连失两君之际促成合纵,五国联兵讨秦秦异人对你恨之入骨,若能有千里驹的头颅,大事成也!”信陵君先是点头赞成,后就是眼泪汪汪,一个劲的道:“不可,不可,此事不可。千里驹乃忌知交,岂能做此等事?先生休得多言。”

    “谢魏王。”鲁仲连心里升起一股暖意,信陵君还是挺仗义的。

    然而下一刻,只见田光猛的拔出佩剑,剑光一闪鲁仲连一颗大好头颅就飞得老高,鲜血狂喷中,头尸轰然倒下。

    “你”信陵君一脸愤怒手指着田光,就是没有站起来。

    事实上,他就是想杀掉鲁仲连,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装的。

    “还请魏王恕光擅专之罪。”田光当然明白信陵君的想法,假模假样的请罪。

    信陵君又是装模作样一番哭泣,此事不了了之。

    然后,信陵君取出安邑地图命田光为魏使,出使秦国。

    一场刺杀秦异人的阴谋就这样开始了。

    xxoxox

    咸阳秦国王宫,上书房。

    秦异人、范睢、乐毅、王翦、蒙武、黄石公、尉缭在座,个个一脸的气愤。

    “这些山东列国,真以为大秦没有了白起,就法灭他们吗?”秦异人沉声道。

    白起是秦国的顶梁住,生前杀人盈野,死在他手里的山东之卒高达一百六七十万之众,白起之死令山东之地欢喜若狂。秦异人令山东之地遣重臣前来为白起吊丧,可是,这些山东列国以为白起死了,秦国没有大将了,没有一国派使臣前来。

    这着实令人气愤,范睢眼中精光一闪,重重点头。

    “君上休怒。”乐毅却是笑道:“纵然山东之地不派使臣前来吊丧让人气愤,然,上将军身后能令山东庆贺,这是上将军的威势,上将军此生憾也。”

    “有理。”众人齐声附和。

    象白起这样,死了之后令敌人杀猪宰羊的庆贺,这是对白起成就的一种肯定。

    人生若此,夫复何憾!

    “上将军后事已了,眼下大秦缺一上将军,还请君上早日拜上将军。”范睢提醒一句。

    虽然山东列国没有遣使臣前来吊丧,秦国仍是以盛大而隆重的礼节为白起下葬。下葬这天,秦人纷纷赶来,要送白起最后一程。

    白起是秦人心目中的英雄,要秦人不赶来送葬都不成。

    “大秦猛将千员,良将众多,然,观诸将中,唯王翦最优,寡人之意,王翦就是大秦的上将军。”秦异人早就有意拜王翦为上将军了,只是因为白起这个上将军是当之愧的,只要他还活着,这上将军一职就只能是他的,即使王翦再优秀,也不能当上将军。

    “我?”王翦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成为上将军。

    “君上,不可,不可。”王翦忙辞,道:“臣还年轻,担不得此任。”

    王翦虽是才华不凡,却是太过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不到三十岁的上将军,这太过骇人。

    “年轻又怎么了?寡人还不是年轻,一样当秦帝。”秦异人脸一板,沉声道。

    “君上,臣哪能与你比呢。”王翦忙道。

    “你以为大秦的上将军是什么?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就这么定了!”秦异人右手一挥,大气不凡。

    “谢君上。”王翦不能再辞了。

    “恭喜君上得人!”

    “恭喜上将军!”

    范睢他们站起身来,齐声道贺。

    自从打败五国联兵,成功深入五国境内破坏之后,王翦就被公认为是白起的接班人,他当上将军没人有异议。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