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章 起兵灭韩

    洛阳热闹非凡,周天子治下如同活棺材似的冷清早已不见了,如今的街瞿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更重要的是,行人脸上泛着笑容,喜笑颜开,如同大过年似的。

    自从周室被秦国所灭,洛阳就成了秦国的城池,秦国在洛阳行秦法,第一要务就是废除已成传说的“井田制”,然后再废除奴隶,分给国人庶民土地,这令逃国在外的洛阳人纷纷返回家园,辛勤劳作,家境越来越殷实,吃得饱,穿得暖。

    如此巨变,远非在周天子治下所能想象,这要不令洛阳国人庶民欢喜都不成。

    更重要的是,洛阳成为秦国的战略基地,是秦国进军山东的跳板,为此,秦国大举建设洛阳,洛阳的变化是日新月异,一天一个变化,这就令洛阳的国人庶民更加欢喜了。

    前不久,大量的秦军从关中调到洛阳,这些秦军战意炽烈,所有的洛阳人都知道秦国这次是要灭韩了。[

    韩国紧邻洛阳,洛阳的国人庶民最是清楚,韩国早就该灭了,若是被秦国所灭,这是天大的喜事儿,作为“新秦人”,洛阳国人庶民哪能不欢喜的。

    就这样,整个洛阳为一片喜庆气氛所笼罩,一派欢喜气氛。

    洛阳西城门,司马梗、王绾和颜渊站在城门下,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打量着西方。

    他们正在等待上将军白起的到来,对于白起,那是他们打从心里钦佩,要他们不来迎接都不成。

    没过几多时间,一队人马出现在视野里,司马梗他们精神一振。眼前一亮,忙整理一番衣衫,仔细检查之后没有问题方才放心。

    白起威名赫赫,是秦人心目中的大英雄,若是衣衫有问题,那就是对白起的大不敬,这绝不是司马梗他们所能忍受的。

    这队人马来到近前,司马梗放眼一瞧,只见王翦骑着高头大马。簇拥着一车马车而来,不用想也知道,白起就在这车里了。白起病了的消息,早就传开了,司马梗不会不知道。

    司马梗飞跑而去。如同风一般快。白起和司马梗是一对搭挡,两人配合了数十年,白起在战阵冲杀,司马梗为白起准备辎重粮草,这份交情极为深厚,司马梗很想早点儿见到白起。

    王绾和颜渊飞跑起来,紧跟着司马梗来到马车前。

    马车停了下来。白起掀起帘,硕大的头颅探出外,冲司马梗笑笑,道:“有劳司马兄了。”

    “上将军……”司马梗眼里为一层雾气笼罩。眼圈儿一红,差点掉下来泪来。

    如今的白起面容枯槁,脸『色』蜡黄,虽然气『色』还不错。却早已没有了昔日那种勃勃生气,很明显。白起病得很重,随时可能死去,这要令好友兼老搭挡的司马梗不悲痛都不成。

    司马梗很想劝阻白起,莫要再上战场了,可是,这话论如何说不出口。

    依白起眼下的病情,他若是上战场的话,这对他很是残酷,可是,对于征战一生的白起来说,若是不让他上战场,了却这辈子最后的心愿,这更残酷。

    将军难免阵前亡,象白起这样的旷世名将,死在战场上,才是他最好的归宿,而不是死在病榻上。

    王绾和颜渊眼圈儿泛红,想要说话却是梗住了,论如何说不出口。他们也和司马梗一样的想法,想要劝阻白起,却是这话不能说。

    “上将军,请。”司马梗抹抹发红的眼圈儿,侧身相请。

    “谢司马兄。”白起冲司马梗微微一笑,道:“直接去军营。”

    “上将军,你先歇会再去不迟。”司马梗虽然知道白起雷厉风行,仍是不免劝一句,眼下的白起早已不是往昔的白起了,身子骨太虚弱了,歇息一会是应该的。[

    “司马兄,但请放心。白起征战一生,这点儿折腾算不了什么。”白起就是白起,雷厉风行是他的特质,哪怕是时日多,仍是能保持这种特质。

    司马梗知道白起的脾『性』,知道再说也没有用,只得暗自一叹,跟着马车去了兵营。

    如今的洛阳,就是一座大兵营,到处都是秦军的旗帜,到处都是秦军的营盘。三十万秦军集结在洛阳,其规模有多大,自是不用说的了,占地数十里。

    其实,要灭一弱韩,用不着派出这么多秦军,十五万足以灭韩。秦异人之所以调动三十万秦军,是因为这些秦军是刚刚训练成的新军,还没有上过战场,让他们趁此机会上战场,积累战阵经验极有必要。

    韩国太弱,不算一回事,要灭韩是轻而易举。问题是,这只是一个开端,还有连番大战在等着他们,尤其是还有楚国这样的大战国,那将是一场硬仗,让秦军积累战阵经验太有必要了。

    白起到来的消息如同风一般传开了,秦军将士涌出军营,站在道路两旁,昂首挺胸,以十二分敬意迎接白起的到来。

    白起是旷世名将,率领秦军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大小数十战,从败绩,称得上是“常胜将军”了,在崇尚武功的秦人心目中,白起就是大英雄,值得他们敬仰,值得他们追随。要秦军将士不来相迎都不成。

    白起到来,掀开帘,看着道路两旁的秦军将士,激动难已,虎目中泪水滚来滚去,挣扎着站起身来,道:“给我着甲,我要与兄弟们见见。”

    “上将军。”随侍的铁鹰锐士忙要阻止。

    “着甲。”白起的声调并不高,却是透着不容置疑,令人不敢违背,铁鹰锐士只得给白起着甲。

    白起这身铁甲是特制的,重达好几十斤。若是在往常,他的身子骨健壮,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儿负担,可对如今的他来说,就是沉重的负担,数十斤压在身上,他的身子骨有些佝偻。

    “哼!”白起这辈子都没有弯腰的事儿,这令他难以忍受,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使出全身力气挺直腰板,掀开车帘,大步而出,右手按在剑柄上,威风凛凛。

    “上将军!上将军!”白起一出现,秦军将士们就是眼前一亮,人人激动难已,不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大吼。

    白起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能见到白起,这对于秦军将士们来说,是上荣耀。

    白起身子一颤,差点摔倒,左手疾伸而出,抓住车辕,这才没有摔倒。慌得随行的铁鹰锐士要来相扶,却给白起拿眼角余光止住了。

    若是在此时此情,还需要人扶才能站得稳,这对白起来说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他宁愿死去也不能有这种事儿发生。

    “弟兄们,我白起,征战一生,战不胜,攻不克,大小数十战,从败绩!”白起铿锵有力,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开始了训话。

    “上将军威武!”

    “上将军威武!”

    秦军将士们爆发出一片欢呼声,人人眼里闪着炽烈的光芒,不是挥着胳膊,晃着拳头,死命的大吼。对于白起的光辉战绩,不要说战国时代的秦人,就是两千年后的现代人也是如雷贯耳,要他们振奋激动都不成。

    “可是,我白起未灭一国,实为平生憾事也!”白起接着训话,神态威猛,昔年那个威风凛凛的上将军又复活了,道:“在我白起行将就木之际,君上仁慈,给了我白起这个机会。我,将率领你们去灭韩!”

    “灭韩!灭韩!”[

    虽然早就知道此战是灭韩,可是,这话从上将军白起嘴里证实后,还是令将士们振奋、激动,不是扯起嗓子大吼。

    秦国征战百年,不就是为了一统天下,还天下安宁吗?如今虽然还没有实现,灭韩就是一统天下的开端,意味着自此以后,列国必将为秦国扫灭,天下必将一统,还有比这更令人激动的消息吗?

    秦军将士们太过卖力大吼,额头上、脖子上、手背上青筋怒突,如同老树虬枝。

    “弟兄们,大秦征战百年,就是要扫灭列国,一统华夏,还天下安宁!”白起不愧是不世出的军事奇才,这训话很能激励人心:“就让我们从灭韩开始吧!”

    “扫灭列国!”

    “一统华夏!”

    “还天下安宁!”

    秦军的欢呼声达到最**,声震长空,直贯九霄,震得天空上的浮云片片碎裂。

    白起左手紧握着车辕,支撑身体的重量,不让自己有丝毫晃动,站在马车上,缓缓从秦军将士们面前经过,这是在检阅秦军。

    秦军将士们眼里『射』出炽烈的光芒,打量着缓缓而来的白起,不是昂头挺胸,拿出最好的风貌。

    就这样,白起进入了秦军大营,直奔中军帐而去。

    来到中军帐前时,白起虽是咬牙苦撑,也是坚持不住了,不住晃动,慌得随行的铁鹰锐士扶住他,才没有摔倒。

    在众人的搀扶下,白起进入中军帐,半躺半卧,喘息一阵,霍的坐起,大声下令,道:“众将听令:大军开拔,出兵灭韩!”

    “诺!”众将齐声领命,转身离去。

    没过几多时间,秦军就从营地开出了。

    秦军盔明甲亮,行伍整齐,一队接一队的开出,声势惊天动地。

    黑『色』的军服,黑『色』的盔甲,黑军的旗帜,汇成一条黑『色』的巨龙,朝着韩国所在方向,滚滚而去。

    (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