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一章 秦人疯了!

    此时的关中大地一片热火朝天,到处都是帐幕,到处都是挥汗如雨,奋力修渠的秦人,秦异人骑在马上,打量着眼前秦景,想到了伟人的话“人民的力量是穷”的,这就是最好的明证。

    “有如此奉公的老秦人,何愁水渠不成!”秦异人大是感慨。

    “君上,君上!”正在拼命干活的秦人一见到秦异人,不是大喜,站得笔直,脸上泛着笑容,比起见到老祖宗还要欢喜。

    秦异人当上秦帝可以说是众望所归,朝中大臣和秦人都是极力拥戴。乍见秦异人的面,对于秦人来说是比幸福的事儿,人人脸上泛着笑容。

    “累吗?”秦异人策马来到近前,飞身下马,来到一个秦人身边,冲他问道。[

    这个秦人约莫四十来岁,身子骨壮健,万万没有想到秦异人还会与他说话,激动难已,裂着一张嘴,哪里说得出话,唯有呵呵傻笑的份。

    “不累,不累!”过了老半天,他才清醒过来,忙一个劲的说不累。

    “不累?不累你都出汗了?”秦异人打量着这个秦人额头上的汗水,笑呵呵的道。

    “我们老秦人,什么时间叫过累的?”这个秦人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紧接着就是头一昂,胸一挺,振振有词的道。

    “说得好!”秦异人双手重重相击,大声赞叹道:“我们老秦人从不叫苦,从不叫累。想当年,魏国大军压境,夺走大秦的河西之地,函谷关,大秦已经到了生死存亡关头。那时节,我们的先辈就未叫苦叫累,勇敢的与魏国作战。如今,我们不就是修一条水渠嘛,区区之事能让老秦人叫累?”

    “不能!”围上来的秦人齐声大吼,人人眼里『射』出精芒,振奋异常,仿佛有着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

    “给我一把工具。”秦异人从秦人手里接过工具,道:“寡人与你们一道。修好这渠!”

    重重用力,把耒耜朝地上一『插』,右脚在上面一踩,耒耜就陷入土里。

    耒耜这种农具虽然不方便,效率低下。秦异人已经在秦国广锄头了,可是那也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取代的,这需要时间。是以,眼下的秦国农具仍是以耒耜为主。

    “君上!”

    “君上与我们一起修渠呢!”

    “我们要加把劲!早日把渠修成!”

    秦异人亲自劳作,这对秦人的激励相当之大,比起吃了兴奋剂还要让他们欢喜,不是大声欢呼。拼命的干活。

    有了秦异人的激励作用,秦人干活的效率高得多了,很快的就挖开了好长一段。

    赵姬带着蒙怡和清夫人去厨下,为干活的秦人做饭去了。

    至于小嬴政却是忙前忙后的帮着抱柴禾升火。忙得脸上全是汗水,这令那些做饭的『妇』人们好一通夸,夸他勤快,是个好小子。

    当然。也有令小嬴政很不爽的事儿,那就是他长得粉妆玉琢。那些『妇』人总想把他抱在怀里亲近一番,更有人捏他的脸蛋,谁叫他长得那么讨人喜呢。

    秦异人到来的消息,如同风一般传开了,这令秦人激动难已,振奋异常,拼命干活。

    “君上,君上。”秦异人正干间,只听有人叫他,扭头一瞧,只见李斯、郑国和蔡泽飞奔而来,远远就叫嚷开了。[

    “君上,你怎么来了?”

    “君上,你怎能干活呢?”

    郑国、李斯和蔡泽冲上来,手忙脚『乱』,要抢秦异人手中的耒耜。

    秦异人紧握着耒耜,笑道:“寡人虽是国君,又为何不能干活呢?你们以为寡人身为国君就该高高在上的指手划脚,是吧?你们错了,身为国君,在秦国最为艰难的时候,应当以身作责,就要干活。”

    “君上,你指派就是了,不用干活的呀。”李斯忙道。

    “李斯,你说,自从孝公开始,到寡人,大秦共历六代国君,除了阿父身子骨弱以外,有谁干点儿活就叫苦叫累的?”秦异人反问一句。

    “这……”李斯言以答。

    从秦孝公开始,到秦异人,一共六代国君,除了嬴柱身子骨弱,经不起折腾外,另外五人都是经受了千难万苦,秦昭王和秦异人是人质出身,更是差点死在异国他乡,李斯还真是法回答。

    “惠文王为太子时犯法,被孝公发配到民间,自生自灭十数年,每日和国人庶民一样,得拼命干活求存,他叫过苦,叫过累吗?”秦异人再问道。

    从秦孝公开始到秦异人的六代国君中,要说对农活最为熟悉的就是秦惠文王了。当时他反对商鞅变法,最后是他的师傅公子虔代他受过,被商鞅割了鼻子。秦孝公一怒之下,把秦惠文王贬到民间去,当时的秦惠文王不过十六七岁。而且,一下子从王子到庶民,这落差也太大了,他竟然能挺过去,在民间自生自灭十几年,这是一个奇迹。

    正是因为有了如此磨炼,秦惠文王很是精明,把商鞅的变法大业进行下去,方有今日秦国之强。

    “秦国有如斯国君,秦国岂能不强!”郑国、李斯和蔡泽齐声感慨。

    “李斯,在水渠修成之前,寡人不再是国君,就一庶民,你派活就是了。”秦异人道。

    秦异人的语调并不高,却是透着坚定,让人不敢有丝毫置疑。

    “君上壮哉!”郑国、李斯和蔡泽冲秦异人齐齐躬身为礼,身子躬成了九十度。

    秦异人身为秦国的国君,竟然亲自下地干活,而且还要干到水渠修成,论如何赞誉都不为过,这令郑国、李斯和蔡三人对秦异人钦佩已。

    “既如此,请君上容臣放肆了。”李斯也不客气,道:“君上,你就做这里的工头,这一段就归你管。”

    “诺!”秦异人大声领命,没有丝毫国君的架子。

    “君上,累了就歇会,不用心急的。再急,也急不来。”郑国叮嘱一句,就要赶去他处。

    这是百万人的大会战,其要处理的事儿特别多,三人忙得团团转,有时连饭都吃不上。

    “且慢。”秦异人忙叫住他们。

    “君上,可有旨意?”李斯忙问道。[

    “旨意没有。寡人给你举一个人才。”秦异人冲李斯道:“工地上的事儿特别多,你们忙不过来吧?”

    “还行。”李斯想了想,道。

    “寡人举一个善于统筹和计算的人给你,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秦异人道。

    “真的?”百万人的大会战,其需要计算和统筹的事儿何其之多,即使李斯再善于此道,也是忙不过来,他太需要这方面的助手了。

    “政儿,去把你清姨请来。”秦异人冲在远处的小嬴政道。

    “爹,知道了。”小嬴政远远叫一嗓子,蹦蹦跳跳进去,冲清夫人挤眉弄眼的,道:“清姨,爹想你了呢。”

    “政儿,你怎生说话的?”清夫人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羞不可抑。

    “嘻嘻!”小嬴政在清夫人的手刚刚举起之时,就躲得远远的了,清夫人瞪了他一眼,快步而去。

    “见过王妃。”李斯忙冲清夫人见礼,眼里掠过一丝疑『惑』。

    清夫人的真正身份,没有几人知道,李斯只知道她是秦异人的女人,却不知道她是天下间最大的商家。是以,李斯万难相信清夫人善于统筹和计算之道。

    “以你之才,来升火做饭,太屈才了。你善统筹计算之道,你随李斯去帮忙吧。”秦异人冲清夫人道。

    清夫人是天下间最大的商贾,其对统筹和计算之道极为精通,不见得比李斯差,甚至可能要超过。有她来相帮,最是合适,这比起让她升火做饭的益处大得太多了。

    “诺。”清夫人领命。

    李斯一开始有些不太相信,不过,很快的,他就惊叹不已,清夫人在统筹和计算上的造诣只比她强,不比他差,这令李斯感慨已。

    xxxxxxxx

    秦国发百万丁壮修水渠,就连秦异人都亲自上场了,这事象风一般传遍天下,令山东之地好好的讽嘲了一次秦国。

    韩桓惠王得到消息后,大是讥嘲:“秦异人真是个暴君,修条水渠竟然要发百万之众,这是暴行!”

    楚考烈王在得到消息时,放声狂笑:“哈哈!哈哈!”

    “君上何故发笑?”春申君有些不解的问道。

    “寡人是在笑秦异人真是蠢呀。为了一条水渠,发百万之众,这等事儿前古人呀,就是三王五帝也未做过呢。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暴君的暴行!秦国是虎狼嘛,就是因为如此!”楚考烈王得意非凡,大肆讥嘲秦国。

    齐王建得到消息后,也是大加讥嘲。

    “派百万丁壮,倾举国之力修一条水渠,秦异人得了失心疯!他也不想想,若是不能修成的话,这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么多的钱粮就白费了。若是修成了,不能灌溉,那也是白费力气呀。”齐王建自以为得计的道:“若是寡人的话,遇到这种事儿,就不会修水渠,而是会派出大军,向山东大举进攻。秦国没有粮草是吧?山东之地有啊,抢了就是。”

    齐王建却是忘了,秦国是要扫灭列国,一统天下,不能靠这种抢劫度日,得厚筑国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若仅仅是争霸之战的话,这倒是可行。

    燕王僖得到消息,大是欢喜,道:“秦人疯了,寡人忧也!”(未完待续)

    小 说 网w wwqm s h u o m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