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九章 决战郑国渠

    秦国王宫,上书房,一片欢喜气氛,不为别的,只是因为逐客这事被秦异人善加利用,获得了良好的反响,山东士子纷纷入秦。这对于极需要人才的秦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呵呵!”范睢发出一阵畅笑声,笑得眯到一起了,冲秦异人道:“君上,你可知入秦的士子几多?”

    “这个寡人知晓,到眼下是八百三十六人。”秦异人想也没有想,脱口而出。

    “君上,你错啦。”乐毅摇摇头,道:“那是昨儿的数目,今儿已经达到九百一十四人,这还是到官府入籍的士子,还有不少正在赶来而未去官府的士子呢。一天之内就增加了七十八人,实在是个好消息。”

    “是呀。这还仅仅是开端,随着时间的移,入秦的士子会更多。”范睢眉头一挑,很是欢喜。[

    “这都是李斯的文章写得好。”秦异人也是欢喜。

    眼下的秦国最需要的就是人才,一天就能增加七八十人,一个月下来就有两千多人,这还是初期,随着时间的移还会更多。有了这些人才,秦国就能大量贮备人才,等到将来扫灭列国,一统天下之后,要治理天下就容易多了。

    “李斯的文章固然是好的,不过,若是没有君上的大气魄,这些士子也不会纷纷入秦呢。”乐毅也是一脸的喜色,冲秦异人笑道:“君上,你猜猜这些入秦士子是怎样赞誉你的。”

    “嗯,这可猜不着。”秦异人还真没有心思却管这些士子如何赞誉他,他要处理的公务极多,哪有时间。

    “士子们说君上有大气魄。‘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这话感动的士子不知几多。观古今,真正能做到此点的又有几多人呢?就是商汤用伊尹、周文王用太公、穆公之用百里奚,也远远不如呀。”乐毅眉头一挑,脸上的笑容一敛。道:“这些山东士子在父母之邦不得意,或多或少有着这样那样的缺陷,君上能有如此气魄,他们能不入秦吗?”

    入秦的山东士子不是所有,至少也是绝大部分是因为他们在山东之地不得意,用武之地。有些人甚至差点送掉性命。秦异人能说出“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的豪言,要不感动他们都不成,要他们不入秦都不成。

    要知道,这种豪言,古往今来又有几多人说得出来?又有几多人敢说出口?

    士子入秦固然是喜事。不过日子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很快就到了来年春季。这一年,秦国遇到了百年罕见的旱灾,连续两月雨,情形大为不妙。

    “噗!”秦异人骑在骏马上,吐出嘴里的灰尘泥沙。

    此时的秦异人跟个泥人似的,头发上、脸上、脖子上、身上。到处都是灰尘泥沙,乍一瞧,跟个泥人似的。

    不仅人是如此,就是他胯下骏马也为泥沙灰尘厚厚的包裹了一层,跟匹泥马似的。

    随秦异人而来的黄石公、尉缭、韩非、朱亥、孟昭、范通、马通、盖轰和鲁句践他们个个如是,都成了泥人。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关中大旱,天干物燥,风一吹,就是一片泥沙。灰蒙蒙的一片,令人连眼睛都睁不开,让人产生身在沙漠中的错觉。

    “寡人十天里跑遍了关中十九县,县县如此,如同在西域的莽莽黄沙中似的。再这样下去,关中今岁将会颗粒收,这可不行。”秦异人吸口气,一脸的凝重,沉声道。

    “是呀。”黄石公满脸的担忧,道:“大秦眼下最缺的就是粮草,若是今岁颗粒收,这会令大秦一统天下的时间迟数载呀,这得想办法。”

    眼下的秦国不缺金银,就是缺粮草,若是有充足的粮草早就开始了灭国大战。长平大战把四代人的积累消耗一空,到眼下秦国都没有恢复过来,再有这大旱,秦国的统一大战至少要迟三五载,这是不能接受的。

    “立即回去,召集所有大臣商议此事,今岁一定要克服这事。”秦异人眉头一掀,如同出鞘的利剑,透着一股坚定。

    就这样,秦异人一边朝咸阳赶去,一边派人把郑国、李斯、蔡泽这三个修水渠的人召回。秦异人回到咸阳没多久,郑国三人也赶了回来。

    秦异人、范睢、白起、乐毅、王翦、蒙武、黄石公、尉缭、韩非、郑国、李斯、蔡泽、荀子、公孙龙子聚在一起,商议抗旱之事。[

    “寡人十天里跑遍了关中十九县,只见到处都是泥土灰尘,风一吹,灰蒙蒙一片,跟在西域的莽莽大漠中似的,这就是说关中今岁的大旱非常厉害,若是再不能有水的话,关中今岁就会颗粒收,这不是大秦能接受的,如何克服旱灾,你们畅所欲言。”秦异人脸色特别凝重,扫视着群臣,只见众人个个眉头紧拧着,难有妙法。

    “君上,这事儿挺棘手的。”范睢的眉头拧得更紧了,道:“在旱灾刚露出苗头之时,臣就要各县准备抗旱。一开始,附近还有水可以挑,到眼下各沟渠里的水都干了。不要说给庄稼地用水了,就是国人庶民连喝水都出现困难了。有些村子为了吃水,要去数十里外的地方挑。更令人担忧的是,就算是这样,这些水源依然还在枯竭。”

    范睢的话已经够令人震惊了,然而,荀子说出来的话更加令人震惊。

    “据我所查典籍,关中今岁的旱灾是百年一遇,其危害相当之可怕呀。”荀子抚着额头,一脸的震惊。

    “百年一遇?”众人一听这话,差点骇倒在地上。

    亲眼看见这旱情,深知其可怕,再闻这话,谁能不震惊?

    “谁有抗旱的法子?”秦异人充满期待的问道。

    众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谁也没有办法,唯有一脸的奈。

    秦异人看在眼里,一颗心直往下沉。虽然关中殷实,家家有余粮,即使今年颗粒收。秦人也不会有饥饿之虞,可是,这会大大迟秦国的统一之路,这不是秦异人能接受的。

    “照这样看,唯有一法可以解决了。”秦异人眉头一挑,沉声道。

    “什么法子?”众人一脸的期待。死死打量着秦异人。

    秦异人善谋善断,深得众人信服,他说有法子定是有法子,要众人不充满期望都不成。

    “寡人想来想去,唯有把水渠修成一途了。”秦异人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成一个川字。

    “噗嗵!”郑国一个没坐稳。一屁股摔在地上,大声尖叫起来:“君上,这不可能,万万不可能之事呀。”

    “说说看,怎生不可能?”秦异人问道。

    “关中水渠干系甚大,臣等虽是奔走操劳,修得并不多。要想修成此渠。所费之力甚大,不是今岁能完成的。”郑国想也没有想,脱口而出,狠狠打击秦异人。

    “据寡人所知,各种勘查已经完成,只需要动工便可,是吧?”秦异人问道。

    “话虽如此,然而,如此浩大的水渠,哪能在短时间内修成呢?”郑国仍是一阵阵心惊。

    郑国渠是一条由长四百余里的干渠和不计其数的支渠毛渠组成的集灌溉和排水于一体的浩大工程。不要说在战国时代。就是在现代社会,这也是一个大型工程,要想在短时间内完成,异于痴人说梦。

    “你是担心人手不够,是吧?你说吧。你要几多人?”秦异人眼中精光闪烁。

    “这……”郑国眉头紧拧着,开始计算。

    “君上,若能有百万之众的话,或许能赶在夏粮之前完成,还有一季收成。”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斯突然开口说道。[

    “李斯,休得乱说。”蔡泽喝斥一句,道:“百万之众,岂是那么容易的?”

    在人口稀少的战国时代,百万之众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即使以蔡泽之明智,也是一阵阵心惊。不仅仅是蔡泽心惊,就是范睢、白起和乐毅他们也是一阵心跳。

    要知道,当时的秦国只有五百万人口,百万之众就是秦国五分之一的人口了。而且,用来修水渠的一定要年轻力壮,秦国所有的丁壮差不多也就是百万之众了。

    “李斯,你说说看,要如何使用这百万之众?”秦异人却是问道。

    李斯的才干不用说的,非常了得,更难得的是他善于工巧计算之道,很善管理,他既然如此说了,必然是有所得。

    “君上,臣以为眼下的勘查已完,可以把水渠进行分段施工,每段都派水工前去指点。”李斯侃侃而谈。

    “好!”众人齐声叫好。

    设计已经完成,只需要同时开工就行,这的确是个加快工期的好办法。

    “其次,可以把丁壮分成两批,一批歇息,一批施工,如此一来,人歇渠不歇,就能加快进程。”李斯不愧是未来的丞相,对于这等事儿特别在行。

    “好!采!”经过李斯这一处理,这效率就会提升一倍,由不得众人不叫好喝采。

    “为了加快工期,还可以派出老弱妇孺,要他们为丁壮做饭烧水,把饭食送到工地上,如此一来,还可以节约不少时间。”李斯的心比针细,连这等事儿也想到了。

    “好!”秦异人大是欣慰,问郑国,道:“照李斯所说,能否在夏种前修好水渠?”

    “君上,虽然勘查已完成,可是,地下的事儿谁也说不准,说不定到时就要改道,是不是能够修成,臣不敢说这话。可是,臣却要说,可以放手一搏。”郑国想了想道。

    郑国是绝世水工,他的话就是权威,他说可以放手一搏了,那就一定可以一搏,众人大是振奋,目光齐刷刷集中在秦异人身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