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五章 张网待鱼

    六王子都退而求其次了,不与秦异人争帝位,只是要当官,提高自己的权势与地位,这也不行吗?

    更别说,四王子很是心动,却是不愿参与,还说出如此令人丧气的话,真个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四哥,你就混吃等死吧!我可不愿这么白白浪费大好时光,哼!”六王子站起身,拂袖而去。

    “六弟……”四王子忙站起身来追,奈六王子去意已坚,快步而去。

    “哎!并非我不心动,问题是秦异人是那么好对付的吗?你这次去,莫要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那就惨喽。算了,我尽力劝过你了。”四王子很是奈。[

    六王子离了四王子府第,赶去别的王子府中说事,大多数王子心动,却是不敢行动,不参与。经过一番奔走,六王子也只与十一王子和十七王子联合在一起,准备来场大行动。

    三人一番商议,决心直接前去见秦异人为宜。

    xxxxxxx

    咸阳,上书房,秦异人正与范睢、白起、乐毅、王翦、黄石公、尉缭和韩非他们在商议这流言一事。

    “郑国是间人这事,你们都说说,该当如何处置?”秦异人扫视几人。

    “君上,这都是风言风语,作不得准的。大秦讲究的是律法,可不是风言,大可不必理会。”范睢第一个发言,主张不理。

    “丞相之言极是有理,我也赞成。”白起大声附和,道:“大秦讲的是律法,不管风言风语,由他去吧。再说了,就算郑国是间人。又能怎样?郑国来到大秦,兢兢业业,为大秦『操』劳,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这能有错吗?依臣看,郑国不仅没错,还有大功。”

    白起的话很是在理,众人齐齐点头,大为赞成。

    就算郑国是间人。可他没做对不起秦国的事儿,这不能叫错。而且,郑国为了修渠是呕心沥血,都看在眼里,令人佩服。

    “你们呢?”秦异人扫视乐毅、王翦他们。

    “上将军之言在理。赞成。”乐毅、王翦他们齐声附和。

    “有道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事不捅开则已,一旦捅开了,必然是有人要上跳下蹿……”秦异人的话还未落音,只见长史桓兴快步进来,冲秦异人禀报,道:“君上。六王子、十一王子和十七王子求见,说是有大事。”

    秦异人眉头一掀,如同出鞘的利剑,眼中厉芒闪烁。道:“听见没有?这就等不及了。”

    范睢、白起和乐毅他们大摇其头,这三人此时前来,不是在撞刀口吗?

    秦异人上次只是杀了三王子,震慑了他们一番。那是在警告他们,莫要再上跳下蹿。他们竟然敢跳出来,那就正好一次收拾了。

    “叫他们进来。”秦异人吩咐一声。

    桓兴领命,前去领人,很快就回转。

    “见过君上。”六王子、十一王子和十七王子进来,冲秦异人见礼。

    望着端坐在宝座上的秦异人,三人只觉很是别扭,很不是滋味儿。[

    “说吧,你们有何事?”秦异人不动声『色』。

    “禀君上,郑国是韩国间人,包藏祸心,欲要浪费大秦的国力,不欲使大秦之兵东出,其罪当诛,还请君上法办。”六王子忙道。

    “何出此言?”秦异人淡淡的问道。

    “君上,这事都传遍了,天下皆知呀。若是不治郑国之罪的话,就是在纵容。”十一王子、十七王子忙着帮腔。

    “郑国入秦以来,兢兢业业,可曾有对不住大秦之事?郑国是韩国间人,你们可有证据?”秦异人眼中精光闪闪,道:“你们都知道,在大秦禁止风闻言事,要的是证据。”

    “这……”三人一愣。

    他们只是听闻风言,却是没有丝毫证据,要他们拿出证据来,那还不把他们为难死。

    “砰!”秦异人右手重重拍在短案上,冷冷的道:“亏你们还是宗室子弟,连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你们是在为大秦蒙羞。”

    秦异人的语气极为不善,大有发作之势,三人心中惊惧。

    “君上,有道是空『穴』不来风,既有如此风言风语,必有其因。郑国是不是韩国间人,只需要擒下郑国,一审便知。”六王子好不容易想到这个办法,急急忙忙道。

    “说得也是。”出人意外的是,秦异人竟然点头同意了。

    “君上,臣愿去擒拿郑国。”六王子一愣,他没有想到秦异人竟然这么好说话,竟然同意了,不由得大是振奋,立即请命。

    “这事还不用劳你们的大驾呀。”秦异人脸上泛起笑容,道:“蒙武,你去把郑国擒下,关在云阳国狱。”

    “君上……”白起直『性』子,就要阻止。然而,他的话刚出口,却给坐在身旁的范睢一扯衣袖,白起扭头看着范睢,只见范睢眼睛冲他一闪。白起虽是不明所以,却是不再说话。

    “君上,这是真的吗?”蒙武有些难以置信,秦异人竟然会同意拿下郑国,他愣愣的问。

    “哪那么多废话?叫你去,你就去!”秦异人脸一沉,恨恨的道:“郑国这个『奸』人,他竟然是韩国间人,亏寡人那么信任他,若是不予以惩处,难解寡人心头之恨!”

    “诺!”蒙武虽是不愿意,见秦异人已经下定决心,只得去办理了。

    “六叔,十一叔,十七叔,还是你们帖心啊。要不是你们,寡人这就不把脸丢尽了吗?”秦异人脸上泛起笑容,冲六王子三人和颜悦『色』的道。

    这三人绝对没有想到秦异人还对他们有好脸『色』,大是欢喜,颇些受宠若惊,忙道:“君上言重了,臣不敢当。”

    “当得,当得!”秦异人忙点头。一脸的欣慰之『色』。

    “君上,郑国是山东之人,他是韩国的间人,包藏祸心,欲要为祸大秦。臣想象郑国这等人不在少数,大秦应当从根儿上解决这事。”六王子被秦异人一夸,心头大是受用,这说话的声调不免有些儿高。

    “如何个解决法?”秦异人身子前倾,一副求教样儿。[

    “君上。臣以为要想从根儿上解决此事,就必须逐客。”六王子大声回答。

    “逐客?为何要逐客?”秦异人脸一沉,有些不悦了,道:“穆公得百里奚、蹇叔、公孙枝、由余、孟明视而成霸业,孝公得商君大秦始强。惠文王得张仪而破苏秦合纵,武王得甘茂大秦霸业不坠,大父得范睢远交近攻,由是观之,客何负于秦?”

    秦异人说的全是事实,胜于雄辩,六王子一窒。言以答。

    “君上,百里奚、蹇叔、公孙枝、由余、孟明视、商君、张仪、范睢皆是当世大才,他们品行高洁,自是不屑于为间人。可是,下面那些官吏就难说了。”十一王子倒也有些机辩之才,忙道:“若不把他们逐了的话,大秦人心难安啊。”

    他们想的是。至于丞相高位,他们倒是想要。却也知道不可能得到,与其如此,不如退而求次,去做一个封疆大吏,还不自在如意?

    秦国的封疆大吏中就有不少人是来自山东的士子,若是把他们驱逐了的话,必然会有很多官位空出来,他们这些宗室子弟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他们真的好盘算。

    “一派胡言!”白起猛的站起,一双铜铃似的眼睛瞪得滚圆,眼中精光暴『射』,威势不凡,冲三人沉喝一声,如同惊雷炸响。

    人的名,树的影,白起威名赫赫,就是这些宗室子弟也惧他,六王子三人脸『色』大变。

    “上将军,坐下。”秦异人却是阻止白起,脸上泛起笑容,道:“你们莫要怕,白起就这直脾气。嗯,你们说得也在理,不过呢,大秦也不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是吧?这样吧,你们三人就去查查看,有没有你们说的这等人。若是有的话,寡人绝不轻饶。”

    “我们去查?”三人一愣,继而就是欢天喜地,忙领命道:“君上放心,臣一定办好。”

    三人去查,他们还不为所欲为?想说谁有问题谁就有问题,他们就能得其所欲。

    “去吧。”秦异人挥挥手,三人欢天喜地而去。

    “君上……”三人一去,白起再也忍不住了,就要说话。

    “上将军,稍安勿躁。”范睢却是在他肩头拍拍,笑着道:“这次来的是三人,下次就会更多。眼下这时节,会有很多人在观望中,没有『露』面。留下他们,终归是个祸患,应当把他们除去……”

    “既然要除他们,那又何必如此呢?”打仗,白起是一流的,可说到这些弯弯绕绕,他真的不善长。

    “上将军,你见过渔夫打渔吗?”乐毅接过话头道:“昔年,我伐齐时,在齐地见过渔夫打鱼,先是把网张好,静待鱼儿入网,然后一网打尽。”

    “哦。”白起恍然,原来秦异人是要准备把那些心存不轨之人全部收拾了。

    “上次的事件,寡人只是震慑一番,没想到他们又跳出来了。如此也好,这次可不要怪寡人心狠手辣了。”秦异人眼中掠过一抹杀机,冲白起,道:“上将军,你如此急切,寡人就派你一件事儿。”

    “君上请下旨。”白起腰杆儿挺得笔直。

    “郑国会关在云阳国狱,你要保护好他,不能有任何损失,要是掉一根汗『毛』,我唯你是问。”秦异人脸一沉。

    “君上放心,臣一定办好。”白起欣然领命,虽是让他这个上将军去做这事有些大材小用,不过,郑国是个可钦可佩的人,白起乐于做这事。

    “郑国为修渠呕心沥血,也够累了,就趁这机会让他好好歇息吧。”秦异人对郑国很是满意。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