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四章 强势回应

    咸阳,秦国王宫,上书房。

    秦异人头戴帝冠,身着帝袍,端坐在矮几上,正在处置公务,神情极为专注。

    黄石公、尉缭、韩非三人在旁襄助,三人的神情也是专注。

    就在这时,长史桓兴脸色凝重,快步而来,道:“禀君上,山东消息。”

    “哦。”秦异人放下手中竹简,抬起头来,把桓兴凝重的表情看在眼里,眉头一挑,问道:“可是有不利的消息?”

    “君上英明。”桓兴夸赞一句,忙禀明实情道:“鲁仲连奔走,促成合纵。如今,楚燕韩齐魏五国共计出兵五十五万,由信陵君率领,直奔函谷关而来……”

    “合纵?”秦异人眉头一挑,冷声,道:“自苏秦起,合纵数十载,又有哪一个次能把大秦怎样了?这么多次合纵,还不是被大秦击败。”

    合纵对秦国的打击并不是在军事上,而是在政治上和邦交上。

    单说军事上的话,合纵对秦国没有什么威胁,尽管山东列国多次给纵,多次兵临函谷关,都被秦国打败了,死伤惨重。

    不过,合纵在邦交和政治上对秦国的威胁就大了,山东之地可以联合起来对付秦国,不说别的,单说山东列国不与秦国贸易,就足够秦国受的了。或许别的货物秦国不在乎,盐就足以令秦国焦头烂额。

    盐,是一种战略资源,是人就得吃盐。若是没有盐吃,就会生出这样那样的病。这对一国来说是何等之可怕。更别说。战国大争之世。人力的重要性不需要说的,若是举国无盐吃,这对于秦国来说就是灾难性的。

    正是因为合纵在政治上和邦交上对秦国有着如此大的威胁,张仪这才被拜为丞相,提出联横,破了苏秦的合纵。

    “君上所言极是有理,只是这次联兵与任何一次皆不同呀。”桓兴很是气愤,道:“大秦连丧两君。更有肘腋之变,再有列国合纵联兵,这对大秦很是不利。”

    “嗯。”秦异人微一颔首,大为赞成桓兴的说法,冷笑道:“他们倒是会拣时机。”

    “信陵君更是扬言,要攻破函谷关,扫灭大秦呢。”桓兴的声调有些高,有些尖细刺耳,一脸的气愤之色。

    信陵君这话太过狂妄了,任谁听了都不舒服。秦异人冷哼一声,道:“狂妄。寡人好久没有敲打敲打魏无忌了。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桓兴,传旨意,要丞相、上将军、乐毅、前将军、国尉前来商议大事。”

    要是在其他时候,六国联兵秦异人还真不放在心上,只是眼下这事有些棘手,因为秦国连丧两君,这对秦国不利,必须要与范睢他们商议。

    桓兴领命,立时去办理。

    “你们以为此事如何处置为宜?”秦异人冲黄石公、尉缭和韩非问道。

    他是准备在范睢他们到来之前先小范围的商议一番,拿出一个章程。

    “君上,山东之地这是在挑衅大秦,绝不能纵容,一定要迎头痛击!”黄石公微一凝思,眼中精光闪烁。

    “没错,不如此不能严惩山东之地。”尉缭也是赞成这话。

    “狠狠打就是了。”韩非的话有些冷酷。

    正说着,范睢、白起、乐毅、王翦、蒙武他们到来,冲秦异人见过礼后,秦异人要他们坐下来,把事儿一说,道:“你们以为当如何处置?”

    “君上,臣以为当谨守函谷关,列国粮草不济,会自动退走。”白起第一个表态。

    “哦。”白起身为上将军,历来是勇猛无敌,这次却是主张坚守函谷关,这着实让人意外,一片惊哦声响起,秦异人他们的目光齐刷刷聚集在白起身上。

    “上将军,何出此言?”秦异人颇为不解。

    “君上,若是在别的时候,大秦将狠狠出击,迎头痛击,定要打得山东列国闻风丧胆。”白起一脸的气愤,道:“可眼下时机不对呀。大秦三日内连丧两君,这对军心士气的打击非常沉重。若是与山东之地硬碰硬,恐于大秦不利。”

    “嗯。”秦异人轻嗯一声,微微颔首。

    白起的眼光不错,说得在理。秦昭王和嬴柱先后死去,这对秦国的军心士气的打击相当沉重。打仗,靠的就是稳固的军心,高昂的士气,没有了军心士气,这仗还怎么打?

    坚守函谷关是最为稳妥之策,因为函谷关城高垣厚,易守难攻,列国之军难以攻破。只要守住了函谷关,列国联兵就会因为粮草消耗过大,不攻自破,自己就会退走。

    自从苏秦提出合纵之策以来,历来六国联兵攻秦,秦国几乎都是实行的这套战术,可以说是无往不利。

    “上将军此言差矣!”然而,让人意外的是,白起话刚落音,前将军王翦就反对了。

    而且,王翦这话很直白,直接说白起的话不对,这太罕见了。要知道,白起是旷世名将,他拥有杰出的军事才干,他的话就是权威,谁都得掂量掂量,象王翦这么直接说他的话不对,在白起一生中还真没几次。

    秦异人、范睢、乐毅、蒙武、黄石公、尉缭、韩非他们大是讶异,无不是瞪大眼睛,打量着王翦。

    “嗯。”白起鼻孔中传出一声轻嗯,一脸的诧异。

    在白起的记忆中,他这辈子还是头一遭听到有人如此反驳他的军事见解,就是秦昭王也没有如此直言过呀。

    “王翦,兵凶战危,我这是最为稳妥之策,你年纪轻轻,不要太过冒失了。”白起紧接着就是眉头一拧,沉声道。

    白起了打一辈子的仗,还没有吃过败仗,他有资格教训王翦。

    “上将军的话虽是有理。却是只看到了兵凶战危。却是没有看到楚燕齐魏四国这次联兵对大秦的挑衅。”王翦却是脖了一梗。昂昂而言,道:“这一仗不能仅凭战场决胜,还要在战场之外。大秦连丧两君,而两君还未安葬,四国就联兵讨秦,若不能狠狠打击,若不能打得他们闻风丧胆,大秦之威何在?”

    白起和王翦都是“战神”级的天才统帅。然而,两人又有不同。白起在打仗一事上没得说的,那是百战百胜,从无败绩,端的当得“战神”的称誉。然而,白起在政治上的眼光就不敢恭维了。

    与白起恰恰相反,王翦的成功,不仅仅在于他有着不凡的军事才干,还在于他拥有过人的政治智慧,人所难及的政治眼光。

    若单从军事上来说。白起是对的,没有任何问题。问题是。战争是政治的另一种延续,不能仅仅盯住战场,还要看到战场以外的问题,白起没有看到战场以外的问题,而王翦就看到了。

    秦昭王和嬴柱尸骨未寒,还未安葬,楚燕齐魏四国就联兵讨秦了,这是对秦国的挑衅,秦国必须要予以严惩,不如此不能打出秦国的威风,不如此不能展现秦国的强势。

    一句话,这一仗不是军事上需要,而是政治上需要。

    “有理。”秦异人他们齐声赞同。

    “再者,君上新即位,山东就联兵讨秦,若大秦不能强硬回击,君上之威何在?”王翦考虑问题很是全面。

    秦异人刚刚即位,若是不能强势回应山东的挑衅,山东之地就会以为秦异人软弱可欺,秦国的强硬回应就是必然了。

    “前将军,你说得虽是有理,然,这事可以暂缓。只要先君安葬之后,军心士气稳定下来,大秦完全可以再讨回来,不必急在一时。”白起虽然认可王翦的说法,却是不赞成王翦的处置之法,道:“用兵切忌急燥。”

    “上将军,你担心军心士气固然没错,可有一句话说的好‘哀兵必胜’……”王翦仍是不同意白起的办法。

    “哀兵必胜?”白起的嘴巴张得老大,半天说不出话来,脸上神色变幻。

    “噌!”白起猛的站起,冲王翦深深一躬,道:“前将军言之有理,白起自愧不如,惭愧惭愧!”

    白起心胸开阔,一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立时认错,自承不如,这无论如何赞誉都不为过。

    “呵呵!”秦异人他们发出一阵畅笑声。

    众人的目光在王翦和白起身上溜来溜去,大是欢快。白起已老,秦国正缺一能挑重任的大将,如今,王翦展现的才华让人心折,没说的,王翦必将接替白起而挑起重任,这令众人极是欣慰。

    秦异人是最开心的。秦异人早就知道王翦必将成为秦国的顶梁柱,只是他还年轻,还需要时间成长。如今,王翦能折服白起,这说明王翦的成长已经足够了,足以担当重任了。

    “不用寡人说,你们也知道王翦所言极是。”秦异人缓缓开口,脸上泛着笑容。

    “是呀。”众人齐齐点头赞同。

    “王翦,你说,这一仗该当如何打?”秦异人问道。

    “君上,臣以为这一仗不能在函谷关打……”王翦语出惊人。

    “不在函谷关打?”白起失声问道。

    利用函谷关的优势,消耗联军,再相机行事,择机出击 ,定能大获全胜,这是很好的办法了。王翦竟然说不在函谷关打,着实令人惊讶。

    “没错。”王翦却是重重点头,道:“大秦应当精兵猛将齐出,果断出击,不能让联兵压到函谷关来。”

    说到底,这一仗就是政治仗,是气势仗。若是在丞谷打的话,秦国固然能胜,只是气势上就弱了。不在函谷关打,而是果断出击,迎着六国联军而去,这气势就出来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