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一章 诛吕不韦满门

    赢煇之死不仅令四王五王子这些王子王孙惊骇不已,就是绑在柱子上的吕不韦、华阳夫人他们哪一个不是惊骇欲绝。

    秦异人这是雷霆手段,出手无情,尽管嬴煇是他的三叔,他也没有丝毫手软的意思,更别说华阳夫人这个女人,还有吕不韦这个与秦异人没有丝毫血脉关系的人了,秦异人要杀他们是铁板上钉钉了。

    尽管他们早就知道他们是在劫难逃,可是,当见识了嬴煇的下场后,他们仍是惊惧不已。

    “格格!”吕不韦这个奸商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如同在土里埋过似的,牙关相击,发出一阵牙齿撞击声。

    “格格!”华阳夫人不仅吓得牙关相击,更是当场就尿了。

    她是一国之后,竟然当场就尿了,这事太让人无语,那些看在眼里的秦国大臣长叹一口声,一国之后就这点儿胆量,当场尿了,这太丢秦国的脸面了。

    “君上,饶命饶命,华阳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华阳夫人好不容易说出话来,却是一句求饶的话。

    “哼!”回答她的却是秦异人的冷哼声,只听秦异人冷冷的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父明明要在诸子中选一个无才无识之人去赵国为质,你为了你的权势竟然动了手脚,把寡人派去邯郸为质,你不仁在先。寡人即位,你就是太后,你当谨守妇道,你却上跳下蹿,欲要行那谋逆之事。你不义在后。你不仁不义。如此之人也配做大秦之后?”

    一通话义正词严。说得华阳夫人哑口无言。

    她与秦异人之间的恩怨,都是她自找的,是他先要陷害秦异人,欲要借赵国之手除掉秦异人,秦异人这才被派去赵国为质。

    这事虽然不仁,令秦异人不爽,倒还不至于杀她,顶多就是给她一点脸色瞧瞧。若她能谨守妇道的话。他就是一秦国的太后,可以坐享荣华富贵,然而,她却一心要置秦异人于死地,要效宣太后掌控秦国,她这是自寻死路。

    回想过往的一切,宛若一场梦似的,华阳夫人仰首向天,长叹一声:“哎!”

    一声叹息蕴含着太多的东西,有悔恨。有无奈,有伤悲……

    “君上。求给你快杀了我。”知道不能幸免了,华阳夫人的表现倒也有些胆色,竟然求速死了。

    “你想速死,你想得美!寡人要你站着死,你不能跪着生,你何时死得由寡人说了算。”秦异人却是没有丝毫怜惜之心,冷冷的道。

    想想当初,在离开邯郸之后,秦异人力主不强攻邯郸,为邯郸人留一条生路。那时节,是因为秦异人不忍心,那时的秦异人还没有见到多少刀光血影。如今的秦异人,经过邯郸之战、中牟之战、征战匈奴这一系列的大战后,见惯了尸山血海,早就是心如铁石,区区华阳夫人的求死之言岂会放在心上?

    “……”华阳夫人张口无言,她竟然连求死的权利都没有了。

    “先斩这些帮凶。”秦异人右手一挥。

    吕不韦招揽的死士,华阳夫人的佣仆,一个个被斩杀。

    人头滚落,鲜血飞溅,令吕不韦和华阳夫人魂胆俱丧,心里一个劲的说:“当初怎会招惹他呢?早知如此,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招惹他的。”

    可惜的是,此时后悔已经晚了。

    秦异人踱到华阳夫人跟前,冲华阳夫人道:“你瞧仔细了,轮到你的姐姐和你弟弟了。”

    华阳夫人瞳孔一缩,苍白的脸孔都扭曲了,因为她的姐姐华月夫人和弟弟孙泉君被押了上来。先前那些人的死固然让她害怕,却也没有让她心痛,那些人毕竟与她没有血脉关系。

    华月夫人是她的亲姐姐,阳泉君是她的亲弟弟,三人在秦国相依为命,感情极深,眼睁睁的看着华月夫人和阳泉君被杀,这对于华阳夫人来说是折磨。

    “君上,求你饶过他们,好不好?这都是我的罪过,与他们无干。”华阳夫人还算有点儿担待,为她的姐弟求情。

    “哼,你陷害寡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寡人的母亲会是如何伤心绝望?就你的姐姐弟弟是人,寡人的母亲就不是人?”秦异人眼中精光闪烁,大声喝斥。

    秦异人被派去邯郸为质,可把夏姬担心死了,夏姬因此而生病,差点死掉。每当想起这事,秦异人对华阳夫人就是恨得牙根发痒。

    夏姬对秦异人非常之好,这让秦异人感到家的温暖,也令秦异人异常珍惜这份亲情,凡令夏姬伤心之事,必令秦异人痛恨。

    华阳夫人哑口无言,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秦异人右手一挥,华阳夫人和阳泉君发出一声尖叫,就人头滚落了。

    “呜呜。”华阳夫人痛哭失声。

    “你应该感谢寡人,寡人没有用其他的手段对付他们。”秦异人仿佛没有看见华阳夫人那副伤心绝望的样儿似的。

    秦异人这绝不是夸大之词,而是事实。秦异人要对付华月夫人和阳泉君的手段太多了,可以把他们罚为官奴,甚至可以把华月夫人罚为官娼,任由千人骑万人跨,若真要如此的话,华月夫人就是生不如死了。

    “谢谢。”华阳夫人竟然点了点头,轻声道谢。

    她知道秦异人说的是事实,虽然她极不愿意承认,却又不能不承认。

    “该轮到你了。”秦异人右手一挥,立时有人把华阳夫人押走。

    很快的,华阳夫人就人头落地了。

    历史上,华阳夫人收秦异人为义子,赐字“子楚”,她因此而成为秦国的太后。她不甘于寂寞,想要掌控秦国。却被吕不韦架空了。到了秦始皇时候。她仍想再度为祸。却被秦始皇架空了。后来,她是悒悒不乐,郁郁而终。

    如今,她却没有一丝一毫为祸的机会,被秦异人斩杀。

    秦异人瞄了一眼身首异处的华阳夫人,来到吕不韦身前,冷冷的打量着吕不韦,问道:“吕不韦。你可知你为何是最后一人?”

    这问题,吕不韦哪里想得到。即使他想得到,惊惧难安之下,也是没法说得清。

    “因为寡人不能让你走得太急,你的家人会赶来与你相会。”秦异人的话云淡风轻,却是透着杀机,令吕不韦不寒而栗。

    “秦帝,求求你饶过我的家人,好不好?这都是我的过错,是我的错。我不该对付您。”吕不韦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语气极为恭敬。

    “哼!”秦异人冷笑一声。道:“你参与谋逆之事,你可想过,若是寡人有个三长两短,寡人的母亲、妻子、儿子会是何等下场?就你的亲人是人,寡人的亲人就不是人?”

    若秦异人被吕不韦他们杀了的话,夏姬、赵姬和小嬴政的下场会非常悲惨,华阳夫人、赢煇、吕不韦不会放过他们的。

    “……”吕不韦张口无言。

    “来人,给卫君传旨,要他立时斩杀吕不韦满门,一个不得走脱!若是走漏一个,寡人就灭了卫国!”秦异人眉头一掀,如同出鞘的利剑,杀气腾腾。

    当着吕不韦的面给卫国国君传旨,诛杀吕不韦的满门,这对吕不韦来说是天大的打击,他脑中嗡嗡直响,想要晕去,却就是晕不了。

    就算他晕过去了,秦异人也会把他弄醒,让他经受这种天大的折磨。

    “诺。”范睢领命,立时去办理。

    秦异人拍拍手,快步而去,右手一挥,连看都没有看吕不韦一眼。

    吕不韦被押了上去,刀光闪烁,吕不韦的人头滚落。

    一代奸商就此成了刀下鬼!

    吕不韦是中国历史上的著名的大商贾,他最为成功的并不是他经商成功,而是他行“买国”之事,把不为人重视的秦异人扶上秦王之位,并因此得到丰厚的回报。

    后人对吕不韦多加赞扬,实则吕不韦是一奸商,包藏祸心。

    吕不韦成为秦国丞相之后,大坏秦法,他废除了虚封制,而就实封,被封为十万户。更要命的是,他的封地是王都洛阳。

    他这一举动包藏祸心,因为洛阳地处天下之中,与山东之地接壤,若是一旦在秦国站不住脚,他就可以投靠山东之地,没有后顾之忧。

    正是因为如此,秦始皇要吕不韦去蜀中,不准他呆在洛阳。要是吕不韦呆在洛阳的话,对秦国的危害太大了。

    后人多不知吕不韦此举的用意何在,把秦始皇命吕不韦入蜀一事归为秦始皇的不是,何其谬也。

    吕不韦还在秦国大养门客,这也是秦法所不允许的,自商鞅变法之后,到秦朝灭亡,能大养门客者,也只有吕不韦一人了,由此可见其骄横。

    还有,他命人著《吕氏春秋》,还大张旗鼓的宣扬,能改一字者可得千金,由此有了“一字千金”的典故。吕不韦此举的用意何在?难道是他的金多得烫手了?

    那是因为吕不韦想要名望,只要得到足够的名望,他就可以篡秦了。只可惜,他的对手是秦始皇,他这一举动失败了。

    后人因为《吕氏春秋》而封吕不韦为“杂家”,说他有学识。吕不韦有学识吗?他就一奸商罢了,《吕氏春秋》是他人代笔之作。他能得到美名,是因为他金多,这与现代社会找“枪手”代笔没差别。

    另外,吕不韦在秦国的另一个大失误,就是他没有清醒的政治头脑,而是命蒙骜起兵大伐山东六国,山东六国都被秦国攻击,促成了山东六国合纵,蒙骜战死在华**。

    这一战败不得了,令秦国的实力大损,十来年都没有恢复过来。

    吕不韦在秦国最大的功劳,应该是他推行了“标准化生产”,秦始皇陵发现的铜箭头,误差不超过0。02毫米,这就是吕不韦的功劳。

    如今,吕不韦没有机会为奸,被秦异人果断斩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