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章 杀鸡儆猴

    华阳夫人刚刚晕过去,嬴煇就被押了过来,秦异人一瞧,差点没失笑出声。

    此时的嬴煇哪有丝毫往昔的强横样儿,浑身筛糠,抖个不住,脸色卡白卡白的,如同受惊的兔子似的。

    要不是秦异人亲眼所见,还真是不相信往昔里那个强横的嬴煇会被吓成这样。回想往昔,嬴煇蛮横,一言不合就要饱以老拳,好象就没有他害怕的事儿似的,今日一见方才知道他的胆子其实也不大嘛。

    “三叔啊,你瞧瞧你自个,吓成什么样儿了,你不用害怕,我是请你前来饮宴的。”秦异人心中念头一转,立时有了主意,脸上泛着亲切的笑容,仿佛他与嬴煇之间没有过节似的。

    “当真?”嬴煇原本有些泛白跟鱼死眼有得一比的眼中掠过一抹明亮。

    谁都惜命,嬴煇也不例外。他被朱亥擒住,原本以为死定了,要他不怕都不成,哪里想得到,秦异人竟然说是请他赴宴,要他不充满希望都不成。

    范睢、乐毅、黄石公、尉缭、韩非、王翦这些了解秦异人的人知道秦异人这是在戏耍嬴煇,无不是一脸的古怪,强忍着笑意。

    白起直性子,哪里想得到秦异人有如此多的花花肠子,不由得大是不解。

    “千真万确。”秦异人上前一步,来到嬴煇面前,在嬴煇肩上轻拍几下。

    这一拍不要紧,嬴煇心下大定,不再惊惧难安。脸上挤出笑容。忙道:“君上仁德。胸襟宽广,嬴煇佩服,佩服。”

    由惊惧难安到心下大定,这一转换太快了,他还没有适应下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这话也有生硬。

    秦异人搂着嬴煇的脖子,笑得眼睛都眯一起了。道:“三叔,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是嬴氏血脉,你这话就太见外了啊。”

    “是是是。”嬴煇忙称是,一口气不知说了几多个“是”字。

    秦异人强调都是嬴氏血脉,是一家人,这让嬴煇心下大定,以为秦异人会看在嬴氏一脉的份上放过他,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

    “三叔,我问你。我回国后遇刺,那是不是你的人?”突然间。只见秦异人脸一板,沉喝一声,如同惊雷滚滚在嬴煇耳际炸响。

    “啊!”嬴煇惊呼一声,脸色苍白,差点没给吓晕倒。

    秦异人对他异常亲切,他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哪里想得到异变突生,秦异人竟然提起这事,他吓得不轻,一声惊呼如同炸雷似的。

    “不……是……”嬴煇惊骇之下,一句话说得结结巴巴,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是个人都能看得明白,这事必然是嬴煇做的。

    “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你做的?”秦异人脸色阴沉,几欲拧出水来了。

    这事一直是秦异人心头的一根刺,他每每想到就很是不爽,这是骨肉相残啊,谁的心里都不好受。要不是怕伤了秦昭王的心,秦异人早就把这事掀出来了。

    “不……”嬴煇有心否认,把秦异人那副快喷出火来的样儿看在眼里,一句否认之言再说不出来了。

    “你有种做,却没种承认,真是丢嬴氏脸面。”秦异人目光如剑,在嬴煇身上刮来刮去,阴森森的道:“寡人早就在知道是你做的,这是骨肉相残,令人痛心。要不是怕伤了大父之心,寡人早就收拾了你。若只是这事,寡人倒也可以饶你一命,可你不知进退,竟然参与到谋逆之事中,寡人就是要饶你也不行。”

    秦异人没有说假话,若仅仅是行刺一事,秦异人还真的可以饶嬴煇一命,无论怎么说,嬴煇都是秦昭王最为喜爱的儿子,秦昭王对秦异人很好,秦异人虽然恨嬴煇,也能容忍。只是,嬴煇不知自爱,竟然参与到谋逆之事中,秦异人就绝不能饶他了。

    “君上,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嬴煇脸色苍白,浑身筛糠,牙关相击,差点软倒在地上,忙向秦异人讨饶。

    秦异人不耐烦的挥挥手,立时有铁鹰锐士押着他出去了。

    “君上饶命……”远远的传来嬴煇的求饶声。

    “传旨,明日早朝,凡在咸阳的官员宗室都得上朝。尤其是四叔五叔六叔他们这些王子王孙,更是一个不能少。”秦异人沉声下旨。

    秦异人是要借这机会杀鸡儆猴,四王子五王子六王子这些王子王孙自然是跑不掉的。他们虽然没有参与这次谋逆,却是知晓其事,并没有向秦异人禀报,秦异人虽然没有追究的意思,吓吓他们总不为过?

    次日早朝,四王子赶到朝殿前,放眼一瞧,差点没被吓软倒在地上。

    只见朝殿前出现很多木桩,每根木桩上绑着一个人,有吕不韦招揽的死士,有华阳夫人的佣仆,还有吕不韦、华阳夫人、阳泉君、华月夫人和嬴煇。

    吕不韦、阳泉君和华月夫人三人,四王子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可是,一看见华阳夫人和嬴煇也绑在木桩上,他的心差点蹦出来。

    “这……是在示威,他要杀鸡儆猴!”四王子立时明白秦异人的用意,差点软倒在地上。

    华阳夫人是嬴柱的夫人,是一国之后,她犯了国法可以交给宗正处置。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可以保全嬴氏的脸面,可以让华阳夫人死得体面点。秦异人没有这么做,没有把华阳夫人交给宗正处置,而是令人绑在木桩上示众,就是不给华阳夫人留一点体面。

    同样的,嬴氏作为宗室子弟,秦异人也可以把他交给宗正处置,保留一些脸面,让他有个体面的死法。秦异人令人把他绑在这里,那就是要示威,就是要杀鸡儆猴。让那些有非份之想的人好好掂量掂量。

    “还好。还好。幸得我当初没有见吕不韦这奸商,要不然的话,我也会被绑在上面。”四王子又是庆幸,幸好拒绝见吕不韦,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这也是好事,异人只是吓吓我们。也就是说这事与我们无关,他放过我们了。”四王子想明白这一层,心下大定。

    “以后,千万莫要招惹异人了,切记切记!”四王子在心里告诫自己。

    “四哥。”正转念头之际,只听有人叫他,扭头一瞧,只见五王子六王子这些王子赶到,个个脸色煞白,走路都在打颤。很明显,他们被眼前情形吓得不轻。

    “你们记住。以后老老实实做人,千万莫要乱来。”四王子倒也是个明白人,知道秦异人这次可以饶过他们,下一次就不会饶他们,忙告诫一众兄弟。

    “谢四哥教诲。”五王子以及一众王子忙道谢,他们额头上的冷汗直冒,仿佛绑在木桩上的是他们似的。

    唯有六王子不以为然,脸色阴沉,眼中凶光闪闪。

    “四弟,快救救我,救我。”嬴煇一见四王子他们到来,如同落水的人抓住稻草似的,以为可以救命,忙叫嚷开来。

    “走!”四王子一听这话,差点没软倒在地上,要是能救你我自然是救你,可是,眼下我是自身难保,怎么救你?忙加快脚步,进入朝殿中。

    五王子六王子他们无不如是,跑得比兔子还要快,转眼功夫,就进入了朝殿。

    “呜呜。”一众兄弟都进入了朝殿,没有救自己的打算,这对于嬴煇来说是沉重的打击,如同天塌了似的,不由得眼泪直下,哭得那叫一个惨,比起被轮了千儿八百回的小媳妇还要悲惨。

    时辰一到,秦异人到来,端坐在宝座上,群臣忙参见:“见过君上。”

    “免了。”秦异人四平八稳,威仪四射,右手一摆。

    “今日早朝不议他事,只议谋逆之事。”秦异人眼中精光闪烁,在四王子五王子六王子这些王子王孙身上扫来扫去。

    四王子他们只觉秦异人那目光如同利剑似的,好象要剜心似的,无不是低垂着头,不敢与秦异人的目光相触。

    “抬起头来。”秦异人却是不放过他们,沉喝一声,如同雷霆炸响。

    四王子他们万般不愿,却不敢不抬起头来。

    “嬴煇身为巴蜀太守,不遵秦法,而是胡作非为,恶行累累,按律当诛。只是念大父年事已高,难以经受丧子之痛,寡人这才暂且放过他。然,嬴煇不知悔改,竟敢参与到谋逆之事中,此等大罪不得不办。”秦异人先是列举了嬴煇的罪过,然后声调拔高,突然问道:“四叔,你说嬴煇当如何处置?”

    如何处置嬴煇这得问掌管律令的廷尉,问我做甚?四王子很郁闷,却又不敢不答,道:“按律当……斩。”

    他很不想说出“当斩”二字,却又明白秦异人这是在试探他的态度,若是他敢为嬴煇求情,那么他也保不住了,他不得不说出如此绝情的话。

    “五叔呢?”秦异人盯着五王子问道。

    秦异人的声调并不高,五王子听在耳里,如同雷霆在耳际炸响,差点没晕过去。

    不用想也知道,秦异人这是在试探他的态度,要是他敢为嬴煇求情,对不起,你也莫想活了。五王子万分不愿,却是不得不说“当斩”。

    就这样,秦异人问了六王子七王子,把秦昭王的王子王孙会问了个遍,他们没有一人敢为嬴煇求情,众口一词“当斩”。

    “既然你们都认为他当斩,那就斩了他。你们都去观刑。”秦异人右手一挥,云淡风轻,仿佛这事并不算大事似的。

    对于秦异人来说,他从未把嬴煇放在眼里,杀嬴煇如同捏死一只臭虫,他真不当一回事。

    “这不是要我们命吗?”四王子五王子他们在心里直嚷,却是不敢说出口,只得去观刑。

    当嬴煇人头滚落后,有不少王子王孙禁不住吓,当场就晕了过去。即使没有晕过去的,也是脸色煞白,浑身筛糠,如同见到恶魔似的。

    秦异人杀鸡儆猴的效果不错。(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