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九章 斩尽杀绝

    云阳国狱,嬴煇关押处。

    此时的嬴煇异常欣喜,在囚室里走来走去,哼着俚曲,浑身毛细孔都在散发着欢喜劲头。

    对于嬴煇来说,他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却是一心要当秦帝,为此,他是不惜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原本以为,嬴柱身子骨弱,被秦昭王废掉是必然之事,他也不急,反正那太子之位是自己的,跑不了的。秦昭王不可能把秦国江山交到嬴柱这个出了名的病夫手上,这是秦国的共识,废嬴柱是迟早间事。

    哪里想得到,秦异人异军突起,干了一件又一件惊天之事,最后挟天下第一名士的名望,谋划中牟之战的大功回国,得到秦昭王的赏识,这令嬴煇大是不满,为了当上秦王,他连刺杀都用上了。

    只是他这人没甚脑子,他派出的刺客太差劲了,没有成功。

    后来,秦异人奉命提兵北上打匈奴,秦异人建立奇功,其在朝在野的声望人所难及,秦异人的地位异常稳固。嬴煇知道他当上秦王的机会越来越渺茫,想要行险。

    然而,就在这时,他在蜀中所犯的事儿发了,被秦异人先下手为强,把他关在云阳国狱。原本嬴煇以为自己是在劫难逃,必死无疑了,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只是被关着,并没有被处置,这让他在庆幸之余,又生出了希望。

    华阳夫人的到访令他的心火热,这意味着他不仅能当上秦帝,还能拥有华阳夫人这样的美人。这虽然为人不齿。会被人讥嘲。可是。华阳夫人貌美,若能一亲芳泽,这点儿恶名算得了什么?

    此时的嬴煇恨不得华阳夫人他们立时成事,把他放出去,他就能登上秦帝之位,号令天下,坐拥华阳夫人这等绝色,那才是人生的乐事。

    “咔嚓。”一声清脆的开锁声响起。久闭的牢门被打开了。

    “你们这是怎生了?这么久才来,有你们这样办事的吗?”嬴煇一听这声音,如同天音仙乐似的,大是欢喜,脱口而出就是一通数落之词。

    对于嬴煇来说,他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离开这该死的囚室,乍见牢门打开了,他岂能不数落一番?

    “你是……”然而,嬴煇一句数落之词刚落音,眼睛就瞪圆了。瞳孔缩成了针状,吃惊的打量着大步进来的一行人。

    这一行人不是别人。正是黄石公和朱亥,以及一队铁鹰锐士。

    “你们怎生来了?”嬴煇自然识得秦异人左臂右膀的黄石公和朱亥了,当下又是奇怪。

    “三王子真心急,急着赴死。”黄石公打量一眼嬴煇,冷笑一声。

    “赴死?”嬴煇心头狂跳,到了眼下这份上,就是猪也能想得明白了,他的处境极为不妙,要他不惧都不成。

    “你们要做什么?”嬴煇不住后退,脸色煞白。

    是人就怕死,即使是嬴煇这样的莽撞之人也是惜命的。

    “拿下了!”黄石公右手一挥,大声下令。

    朱亥大步而来,对着嬴煇而去。

    望着快步而来的朱亥,羸煇那感觉就象面对泰山似的,压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你你你……莫要过来。你再敢过来,休怪我不客气了。”嬴煇身子骨壮实,力气不小,身手了得,可是,他也不是朱亥这个闻名天下猛士的对手,不得不怕,这番话说来没有丝毫底气。

    “你要如何不客气?”朱亥冷冷一笑,蒲扇般的右手一伸,按在嬴煇肩头上。

    嬴煇那感觉如同泰山压在身上似的,双膝一软,就要跪下去。忙使出吃奶的力气,仍是没用,双膝重重撞在地上,不得不跪下。

    朱亥是名动天下的猛士,一身力气武艺岂是嬴煇所能抗衡的,就这般,他被擒住了。

    “押走。”黄石公右手一挥,铁鹰锐士押着嬴煇出了囚室。

    xxxxxxx

    秦国王宫,秦异人正在等着结果。

    没过多久,秦军锐士押着一众死士进来,秦异人一瞧,不由得大是好笑。

    只见这些死士个个心惊胆颤,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走路在打颤,摇摇晃晃,仿佛随时可能昏倒似的。

    “哈哈!”秦异人爆发出一阵大笑声,不屑的道:“吕不韦啊吕不韦,就凭这些无胆无识之徒,也想要寡人的命?怪不得你老是败在寡人手下。”

    “说得是。”范睢、白起、乐毅他们把情形一瞧,大是赞成秦异人的点评。

    这些死士一瞧便知其胆识并不怎么样,就凭这样不堪之人也想与秦异人叫板,吕不韦真是让人无语了。

    “押到一边去。”秦异人挥挥手,如同在赶苍蝇似的。

    秦异人颇有点儿好奇,吕不韦会招揽怎样的死士,这才一见。哪知一见之下,大失所望。

    “吕不韦那些死士中,也只有那个荆云还象个样。”秦异人想了想,想到了被他废掉的荆云。

    荆云虽然品行有亏,毕竟是政侠出身,无论胆识眼界行事手段,都比这些死士高明得多,也是吕不韦所有死士中令秦异人唯一能入眼的了。

    刚把这些死士押下去,蒙武就押着吕不韦进来了。

    秦异人放眼一瞧,不由得大是好笑。此时的吕不韦胆颤心惊,脸色煞白,如同在土里埋过似的,没有一点儿血色,昔日里那里个趾高气扬的大商贾气势荡然无存。

    他吓得不轻,连路都走不稳,要不是两个铁鹰锐士架着他,他早就软倒在地上了。

    来到近前,铁鹰锐士一松手,吕不韦软倒在地上,蜷做一团,跟条死狗似的,想要说话,却是嘴巴不听使唤,就是说不出来。

    “吕不韦啊吕不韦,你也有今日!”秦异人大步而来,在吕不韦面前站,俯视着吕不韦,冷森森的道:“吕不韦,做人要适可而止,切不能太贪心,若你不贪心的话,你不会有今日。”

    在当初,秦异人处于极度困境中,若吕不韦不贪心,而是适可而止的话,他绝不会落到今日这般下场。

    若他适可而止,不想着要全面掌控秦异人,而是与秦异人合作的话,他不仅不会落到今日这般结局,反而会有说不完的好处。秦异人肯定会付给他令他满意的回报,他就有荣华富贵可享了。

    “是……是我猪油蒙了心。”吕不韦终于能说出话来了,此时的吕不韦很是后悔,大为赞成秦异人这话。

    他不会不明白,当初两人见面时,秦异人摆出这样那样的姿态,就是在告诉他,可以合作,但不要漫天要价。他认为秦异人处于极度困境中,是任由他拿捏的软柿子,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秦异人。

    就这样,两人之间的仇恨越来越深,最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此时回想起来,吕不韦当时的确是做得过份了。只需要他退让,不需要太多,小小的退让一步,都不会有今日这般下场。

    秦异人右脚踩在吕不韦脸上,冷笑道:“今日你落到寡人手里,寡人不会让你好过的。你当初是如何对付寡人的,寡人就要百倍千倍的还给你。寡人不仅要杀了你,还要把你满门诛杀!”

    “轰!”这话听在吕不韦耳里,如同五雷轰顶似的,一下就晕了过去。

    诛杀满门这事,是古时最为严重的刑罚了,依秦异人的心性,一般是不会如此做的。只是吕不韦太让他气愤了,总是想要对付自己,秦异人不得不怒。若吕不韦这次不来对付秦异人,要置秦异人于死地的话,秦异人也不会生起诛吕不韦满门的心思,顶多就是对付吕不韦本人。

    秦异人右脚从吕不韦人上提起,落在地上,呲了呲,如同踩到狗屎般厌恶。

    此时的吕不韦跟条死狗似的,让人生厌。

    华阳夫人被王翦押了进来,秦异人一瞧,脸色大变,眼中厉芒闪烁,死盯着华阳夫人。

    此时的华阳夫人浑身筛糠,要不是有铁鹰锐士扶着,她早就软倒在地上了。

    “你……”一见秦异人这凶狠样儿,华阳夫人就知道大势不妙,脑中嗡嗡直响,想要求饶,却是嘴巴打颤,一句求饶的话只能在心里说说。

    “华阳……”秦异人一字一顿的沉喝一声,如同受伤的野兽在咆哮。

    要是没有华阳夫人,前任就不会被派去赵国为质,就不会被赵国软禁三载,就不会有吃不饱穿不暖的苦难日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华阳夫人弄的鬼,秦异人早就想对付华阳夫人,只是因为华阳夫人能照顾嬴柱,若是没了她,嬴柱肯定会死翘翘,这才一直忍着。

    如今,嬴柱已死,华阳夫人已经失去了用处,无须再忍了,秦异人这新仇旧恨齐上心头,怒火万丈,杀气腾腾。

    秦异人这番怒火上腾,更主要是前任的情绪有些上涌。要说对华阳夫人的恨,前任是恨之入骨,此时即将报仇,这情绪要不涌上来都不成。

    “寡人不仅要诛杀你,还要诛杀阳泉君、华月夫人,以及你的亲朋!他们一个也跑不掉!”秦异人眼中厉芒闪烁,咬牙切齿的道。

    “哥们,我如此帮你报仇,你该安息了。”秦异人在心里嘀咕。

    秦异人这是欠前任的情,这是在为他申冤报仇。

    华阳夫人一听这话,如同五雷轰顶,再也忍不住,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