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七章 雷霆手段

    ()咸阳,秦国王宫,上书房。

    秦异人头戴帝冠,身着帝袍,端坐在王座上,四平八稳,顾盼生威,帝王之气十足。

    范睢、白起、乐毅、王翦、蒙武、黄石公、尉缭、韩非这些重臣端坐在矮几上,个个脸se凝重,又是气愤。

    秦异人的目光在他们身上缓缓扫过,不由得有些好笑:“呵呵。”

    秦异人的笑声很是畅快,这令范睢他们大是惊讶,蒙武立时问道:“君上,事已至此,何故发笑?”

    蒙武是秦异人的死党,两人的交情好得不得了,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了。秦异人突兀发笑,他自然是要问问。

    这话颇有些不敬,却是得到范睢、白起、乐毅他们的支持,因为他们也是如此想的。

    嬴柱一死,华阳夫人上跳下蹿,其用意不言自明,她就是想要插手朝政,想要废掉秦异人,想要独揽秦国大权。更让人气愤的是,她竟然与吕不韦勾结,引诱嬴煇,yu要作乱。

    若仅仅是华阳夫人上跳下蹿,范睢他们还不会气愤,让他们气愤的是,嬴煇牵连进来了,这会引起骨肉相残,很令人痛心之事。

    “瞧你们那脸se,仿佛这事儿很棘手似的,这棘手吗?”秦异人脸上泛着笑容,讥嘲一句,道:“那个女人不甘心,上跳下蹿的,想要废寡人,独揽大权,她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势力没势力,她拿什么与寡人斗?”

    这话很是在理,华阳夫人虽是嬴柱的正宫王后,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女人罢了,她无钱无权无势力,而秦异人却是手握重权,在朝在野的声望无人能及,两人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嗯。”范睢他们甚为赞成这话,微微颔首。

    “还有那个jian商吕不韦,他老是想要坏寡人之事,可是,从邯郸时起,我们就在斗智斗勇,一直到眼下,他哪次占过上风?”秦异人嘴角一咧,极是不屑,对吕不韦大加讥嘲。

    这话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事实。秦异人穿越过来之后,处于极度困境中,要吃没吃的,要喝没喝的,随时可能饥饿而死,就是在这样的困境中与吕不韦斗得不可开交,秦异人还占了上风,令吕不韦讨不了好。

    那时节,吕不韦在秦异人手下吃过大亏,被秦异人逼得钻狗洞逃走不说,还横刀夺爱,抢走了吕不韦看中的赵姬,更是堂而皇之的给吕不韦送上公狗身上那一条,令吕不韦的名声大坏。

    “如今,寡人贵为大秦国君,是天子,执掌秦国江山。而吕不韦不过是一区区商贾,不过有几个小钱,不过蓄养了一批死士罢了,就这点儿力量,也想与寡人相斗,他是不自量力。”秦异人对吕不韦极尽嘲讽之能事:“要不是寡人想要借他之手,把所有的潜伏在暗中的势力引出来,寡人早就让他身首异上了。”

    如今的秦异人已经是秦国的国君,是天子,可以威行天下了,手中的势力是何其庞大。而吕不韦不过是一区区商贾,他虽是天下间有数的商贾,手中有很多金,不过,在如今秦异人的眼里,那不过是小钱。

    吕不韦能动用的不过三二十万金,而秦异人能动用的金是以百万计,在吕不韦最为善长的财力上,两人的差距非常大,不在一个级别。

    至于武力、号召力、威慑力,那就更不用说了,秦异人完胜吕不韦。

    吕不韦这次悄悄来到咸阳,想要对付秦异人,却是不知道,他的行踪早就落到秦国秘兵黑冰台的掌控中了。若不是秦异人要借他之手把那些反对秦异人的势力引出来的话,吕不韦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君上所言极是,我们是有些高看他们了。”范睢率先赞成秦异人的话。

    一接到华阳夫人和吕不韦、嬴煇勾结的消息,范睢他们感到有些棘手,心情沉痛。此时,听了秦异人的话,这种感觉消失了,代之而起的就是轻松。

    “只可惜了三王子。”范睢叹息不已。

    “是呀。三王子能活到眼下,全是君上放他一马的结果,他不知自重,反而还牵连到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中,那是自寻死路。”白起大是赞成范睢的感慨之言。

    以嬴煇在蜀中所犯的事儿,就是杀他十回八次也不是问题,他能活到眼下,就是秦异人放他一马的结果。秦异人之所以放他一马,那是因为不想太过刺激秦昭王。当时的秦昭王年岁已经很大了,若是把嬴煇这个他喜爱的儿子杀了的话,秦昭王说不定一口气上不来就嗝屁了。正是因为如此,秦异人这才没有处置嬴煇。

    如今,嬴煇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竟然牵连到为逆之事中去了,他这是自己找死。

    “四叔王叔六叔,他们虽然有些小心意,倒也知机识趣,没有牵连进去,这次就不动他们了。”秦昭王对秦异人很好,对秦昭王这些王子王孙,秦异人还真的不想大开杀戒,四王子五王子六王子他们虽然有些小心思,想坐山观虎斗,从中渔利,毕竟他们没有参与进去,秦异人还能容忍。

    “君上仁德。”范睢、白起、乐毅他们齐声赞颂一句。

    这并是不拍马屁,而是发自内心的赞赏。

    四王子、五王子、六王子他们虽然没有参与这等逆天之事,然而,他们毕竟知情,却没有禀报秦异人,这就是大罪。秦异人即使要处置他们,他们也无话可说了。秦异人能放他们一马,这是天大的恩情。

    “寡人想经过华阳、吕不韦上跳下蹿的勾结,该跳出来的都跳出来了,是该收网的时候了。”秦异人眼中jing光暴she,杀机涌现,道:“王翦,这事就交给你了。”

    “诺。”王翦高声领命。

    “君上,是不是从蓝田大营调些锐士?”蒙武想了想提醒一句。

    “不必。”秦异人还没有回答,王翦就作答了,道:“区区一点儿死士,说到底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要对付分他们太简单了,何须惊动大秦锐士。”

    王翦的声调并不高,却是信心十足。

    “嗯。”秦异人、范睢、白起、乐毅他们都是如此想的,无不是点头赞同。

    就凭吕不韦那点儿死士,秦国在咸阳的力量就足以把他灭上十回八回的,哪里用得着再从蓝田大营调动秦军锐士。

    xxxxxxx

    咸阳城东,是外国商贾集中之地,这里叫做“尚商坊”,是秦国划出来专供山东之人住宿、贸易、休息之处。

    山东之人到了咸阳,多住在城东的尚商坊,原因无他,因为在这里可以尽情的玩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秦国不会管,只要不违反秦法就成。

    秦国之所以如此做,是因为秦国惜时,珍惜时间,而山东之地散漫,不把时间当时间,而且山东之地多享乐,为了追求享乐不惜穷尽手段。为了不让秦人沾上这种坏毛病,秦国专门把城东划出来,让山东之人在这里活动。

    尚商坊集酒坊、作坊、贸易、休闲于一体,是真正的“不夜城”,即使是深更半夜,这里也是灯火通明,堪称咸阳一景,这是因为山东之人太爱享乐了。

    而其他的地方,每到晚上十点左右,就要实行霄禁,与尚商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每到霄禁之时,秦人就不准进入尚商坊了,不然的话,秦法侍候。是以,每当到了霄禁之后,留在尚商坊的全是山东之人。

    宵禁的时间到了,秦国实行霄禁,秦人不得进入尚商坊。这丝毫不会影响尚商坊的热闹,山东之人大摆酒宴,准备做长夜之饮。

    就在这时,只听一阵惊天动地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队队秦军锐士开来,把尚商坊围了个水泄不通。

    “发生何事了?怎会有如此之多的秦军锐士?”

    “秦军锐士不会是要对我们不利?”

    “休要胡说。秦军锐士号令严明,绝不会做对我们不利之事。尚商坊存在上百年了,你可听说过有不利于山东之事?”

    “这倒也是。虽说秦人是虎狼,上了战场杀人如麻,可在尚商坊里还真没有对我们不利之事呢。”

    山东之人看在眼里,先是一阵惊惶,后来就是泰然处之。因为他们知道,秦法森严,没人敢违抗秦法,秦军锐士绝不会做不利于他们的事儿。

    就在山东之人议论之际,只见秦军锐士冲进尚商坊,把“客来栈”、“福悦栈”、“悦来坊”这三处围了个水泄不通。

    “有事,有大事。”山东之人立时明白过来,想要赶去瞧个究竟,一见盔明甲亮的秦军锐士杀气腾腾,又没有那个胆,只能远远站着瞧热闹。

    秦军锐士还没有破门而入,这三处酒坊里就乱套了。

    “不好了,秦军锐士来了,事情败露了,我们赶紧逃。”

    “能往哪里逃?你也不睁大眼睛瞧瞧,到处都是秦军锐士,我们能逃得掉吗?”

    “主家不是说了,我们不会有事吗?他这是在骗人,秦军锐士来了,我们还能没事?”

    这些人就是吕不韦招揽的死士,藏在尚商坊,吕不韦以为可以瞒过去,却是不知道他们的行踪早就被秦国秘兵黑冰台掌握得一清二楚。

    “砰!”秦军锐士破门而入,领军的秦将手里拿着厚厚一摞羊皮纸,这是这些死士的画像,对着画像拿人就是了,一拿一个准。

    没多大一会儿功夫,这些死士全部成擒。

    这些死士心里那叫一个后悔,怎么就鬼迷心窍跟了吕不韦这个jian商呢?以一个商贾的力量与最强战国斗,那是不自量力,自寻死路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