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八章 嬴柱即位

    秦昭王,秦孝公之孙,秦惠文王少子,年少时被派去质燕,适逢燕国子之之乱,差点死在燕国。为了生存,不得掏鸟窝,扒鼠洞,与鸟兽争食,艰难存活。

    当时的秦昭王虽然年纪小,却是极为聪颖,就是莽撞的秦武王对这个弟弟也是心服口服,是以,秦武王在举鼎折胫临死之前把秦王之位传给了他。

    在白起的护送下,秦昭王回到秦国,当上了秦国的国君。当时的秦昭王只有十六岁,秦国的实权落在他母亲宣太后手中,再有他舅舅穰侯魏冉为相,姐弟两人联手,把秦昭王架空了,秦昭王成了有名无实的秦王。

    不过,秦昭王特别能忍,其忍耐力是中国历史上所有帝王中首屈一指的,就是后世那些大名鼎鼎的帝王,比如汉武帝、康熙都不比不了他。

    秦昭王当有名无实的秦王不是数年,不是十年,不是二十年,而是三十多近四十年。汉武帝被窦太后架空了六年就受不了,康熙被鳌拜架空数年就忍不了,这忍耐功夫,他们与秦昭王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直到范睢入秦,得到秦昭王的赏识,拜为客卿,在范睢的谋划下,一举夺了穰侯的相权,逼得宣太后交出权力,秦昭王这才成了名至实归的秦王。

    当了数十年有名无实的秦王,着实把秦昭王给憋坏了,他一夺回权力后,就来了一个大手笔。要谋夺韩国上党,准备势压邯郸,与赵国决战。把赵国这个秦国统一道路上唯一的竞争对手干掉。

    然而。这一谋划被韩国上党太守冯亭识破。冯亭不顾韩王的旨意,把韩上党献于赵国。起初,秦国惧秦,不敢收地,冯亭一番剖析,赵国君臣这才明白秦昭王谋划得极为深远,不得不受地,就此引发了著名的长平大战。

    经过一番苦战。秦国终于获胜,而赵国这个秦国统一道路上的唯一竞争对手不复存在,失去了问鼎天下的资格,天下大势操于秦国之手,秦国一统天下的道路打通了。

    长平大战的影响非常深远,后世历史学家一致认为,长平大战极大的缩短了中国历史的统一进程,这是秦昭王之功也!

    秦昭王在历史上没有秦穆公、秦孝公和秦始皇这三个秦国有为之君出名,不过,他对中国历史作出的贡献是勿庸置疑的。可以这样说。若没有秦昭王谋划并且一手实施的长平大战,秦始皇要想统一中国难如登天。

    因为当时的赵国非常强大。是唯一能与秦国争夺天下的战国,秦国要想统一中国,就必须先把赵国干掉,这是跳不过的。若没有秦昭王挑起的长平大战的话,赵国就不会被秦国干掉,就会成为秦国统一道路上的最大障碍,即使以秦始皇之了得,也是很棘手。秦始皇能不能统一中国,谁也说不清。

    从商鞅变法,到秦昭王,秦国一共历四代国君,不过,真正与山东大战的是秦昭王,而不是秦孝公,不是秦惠文王,更不是秦武王。

    秦孝公发求贤诏,招来商鞅,重用商鞅,经过商鞅变法,秦国由弱转强,成为最强战国。秦孝公壮志未酬,英年早逝,秦国根本就没有机会东进。

    到了秦惠文王时,秦孝公进行的变法大业还未彻底稳固。一提起“商鞅变法”,后人就会想到秦国杀了商鞅,却不弃商君之法,认为这是商鞅之法合乎秦国国情。

    这也没错,商君之法的确符合秦国国情,这是能够顺利推行的原因所在。但是,真正让商君之法稳固下来的是秦惠文王。秦惠文王虽然杀了商鞅,却是接着推行商君之法,在秦国全国各地推行,即使边远偏僻之地也不例外,经过他的努力,秦国的根基这才稳固下来。

    也正是因为秦惠文王的主要精力用在稳固秦国国本上,秦国在当时几乎没有东进,只是与苏秦提出的“合纵”较量,战线主要是在邦交,也就是外交。真正的军事行动,很少很少。

    秦武王不用说了,他在位不过区区两载,对秦国的贡献少得可怜,对内没有让秦国的国本更加稳固,没有让秦国的国力更加强大,对外没有得胜之仗,反倒落了一个举鼎折胫而死的笑柄。

    到了秦昭王即位进,秦国的国本已固,秦国的实力已经强大,具备了与山东争霸的条件,是以,秦昭王当政期间,秦国大举东进,打了一系列的胜仗。

    伊阙之战斩首近三十万,河外之战打破了冬不用兵的古训,夺取了魏国大量的土地城池;白起进攻楚国,攻破了楚国的都城郢,逼迫楚国迁都,屈原气愤不过,跳了汩罗江;长平之战,干掉了秦国统一道路上最大的竟争对手赵国,极大的缩短了中国历史的统一进程……

    这一系列而又辉煌的胜利,都是秦昭王时取得的。

    说句题外话:若是苏秦晚生数十年,在秦昭王时象游说秦惠文王那般游说秦昭王,要秦国大举东进,秦昭王一定会欣然赞同。只可惜,苏秦早生了数十年,不了解秦国的国本未固,实力还不够雄厚的情况下,冒然游说秦惠文,要秦国大举东进,这才有苏秦不为秦用,引发了一系列的大事件。

    “父王!”嬴柱痛哭失声,扑在秦昭王的尸身哭得死去活来,差点晕死过去。

    “大父!”秦异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与秦昭王相处的一幕幕,秦昭王虽然严厉了些,甚至有些冷酷无情,不过,他还不失为一个合格的祖父,对秦异人极好,秦异人也是伤心,垂下泪来。

    “曾祖,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要不理政儿。”小嬴政眼里涌出泪水,一双小手死命的摇着秦昭王,秦昭王却是没有动静。

    “君上!”范睢扑上来。跪在秦昭王榻前。身子扑在秦昭王尸身上。眼泪如同涌泉般滚了下来。

    对于范睢来说,秦昭王对他有知遇之恩,这份恩情比天大,比海深,秦昭王驾崩,他那感觉如同天塌了似的。

    范睢本是魏国大梁人,人生道路异常艰辛,虽是负有绝世之才。却是没有机会一展抱负。他不仅没有机会一展抱负,还差点被魏齐害死,受尽了羞辱,就是他这样为人不齿的人,到了秦国,却被秦昭王拜为丞相不说,还对他异常敬重,对他是言听计从,这是何等的深恩?

    “君上!”白起也跪在秦昭王的榻前,抱头痛哭。哭声如同炸雷滚滚。

    白起是不世出的军事奇才,是旷世名将。一生打了那么多的胜仗,其功业极为惊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秦昭王给的。若没有秦昭王对他的信任,没有秦昭王的重用,白起即使身负不世奇才,又有什么用呢?

    良臣亦需明主嘛!

    正是因为有秦昭王这个明君,信任白起,重用白起,白起这才有机会一展胸中所学,放开了手脚去打,没有后顾之忧。

    要知道,秦昭王这一朝,最不缺的就是武将,有白起、王龁、王陵、蒙骜、桓齮这些猛将,哪一个不是名动天下,令山东之地谈之色变的良将?除了白起,王龁、王陵、蒙骜、桓齮他们一样能带兵上战场,一样能打胜仗。而秦昭王偏偏就重用了白起,这对白起来说,是莫大的恩遇,秦昭王辞世,令他极为伤心。

    “君上!”长史桓兴哭得那叫一个惨,声泪俱下,不住捶胸,跟他父亲死了似的。

    长史这一职位看似不高,却极为重要,相当于现在的秘书长,掌管的是秦昭王的秘事,最为机密之事都能知晓。更别说,两人相处数十载,这份感情极为深厚,要桓兴不伤心都不成。

    “父王!”四王子、五王子、六王子……这些王子王孙听得殿里传出哭声,知道秦昭王已经死了,无不是放声大哭。

    秦昭王是一代风云雄杰,雄视天下,却不见得是个合格的父亲,他对自己的儿孙很严厉,甚至于迹近残忍,为了结交赵国,不惜把秦异人派到赵国去送死,由此可见他的心性有多么的残忍了。不过,若是可能的话,他也会尽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他的这些王子王孙对他是又怕又敬,乍闻死讯,不能不伤心。

    一时间,整个宫里都是哭声,悲恸天地。

    秦异人也是伤心,不住垂泪,哭得很是伤心。来到这个世界,能有秦昭王这样真心关爱疼惜自己的祖父,那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要秦异人不伤心都不成。

    正哭间的秦异人猛的想到一事,沉喝一声道:“够了!”

    这一声断喝,如同惊雷炸响,嬴柱、范睢、白起、桓兴他们的哭声戛然而止,如同被剪刀剪断似的,扭过头,不解的打量着秦异人。

    “大父已逝,秦国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父亲即位。”秦异人哽咽道。

    “王太孙说得是,国不可一日无君,眼下当以太子即位为第一要务。”范睢擦着通红的眼睛,第一个赞成。

    要说伤心,范睢的悲痛不在嬴柱和秦异人之下,毕竟秦昭王对他的知遇之恩很隆,不过,眼下不是伤心的时候,而是要以秦国江山为重。

    “请太子即位!”白起、乐毅、桓兴、王翦他们齐声道。

    “我……我……”嬴柱张口难言。

    以前,他是很怕被秦昭王废掉自己的太子之位,如今,他即将当上秦帝,却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可是出了名的病夫,体弱多病,是不是真能当上国君,他真的没有一点把握。

    不要说秦昭王会不会废他,他能不能活到即位之时都成问题。

    “参见君上。”秦异人、白起、范睢、乐毅、桓兴、王翦他们冲嬴柱见礼。

    太子嬴柱就此即位,这就是秦国历史上的短命之君:秦孝文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